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六章 错过的音乐节

第二十六章 错过的音乐节

    ——这个周末有点琐事,没办法加更,不过月底两天会加更的~求月票

    ………………………………………………………………………

    路西恩手中的这把双手巨剑朴实无华,锋芒内敛,淡淡光泽流淌间却蕴含神圣庄严的味道,但让雷欧身体和声音都忍不住颤抖的不是其可能价值不菲,而是它非常眼熟,像极了他那晚看到的伊万诺夫斯基追杀路西恩时握着的双手巨剑。

    “雷欧你眼光不错,这把双手巨剑叫做净化者,上一位主人正是伊万诺夫斯基。他追杀我时,被我反过来击杀了。”

    路西恩笑容平和浅淡地道,一点也不担心“净化者”巨剑的暴露会让人怀疑自己知道了死灵界的存在,因为当时伊万诺夫斯基以卓越的、高超的“演技”让所有人相信他是来追杀自己,而不是向着矿洞底部的死灵界缝隙逃跑。

    而他在追杀过程中,被自己借助地形、提前布置的陷阱、强力的魔法物品等在偏僻山林处反杀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尤其尼科诺夫并未发现矿洞底部有人战斗的痕迹,也没有在死灵界中看到伊万诺夫斯基,这样一来,前面的推论就是毫无疑问的唯一“真正”结果。

    另外,中阶魔法师要想魅惑、暗示、控制一位意志坚定的大骑士并非容易的事情,如果遇到的还是伊万诺夫斯基这种“干扰”血脉的话,那就根本不可能了。他对魔法的抗性非常高,再结合自身的意志,除非是高阶魔法师才有可能魅惑和控制住他,而想要从他口中问到死灵界存在这种他潜意识里也不敢泄露的秘密,至少需要九环魔法“侵袭头脑”,否则一被询问就会像被人控制去自杀一样由于强烈违背身心意愿而清醒。

    其实反过来想也成立,若非伊万诺夫斯基被人抓住后拷问出这个秘密的可能极其之小,他背后的大人物也不会将死灵界的存在和进入方式告诉他。

    从最高神学会议上反对教皇的圣徒名单和围剿“苍白之主”威尔弗里德的枢机主教名单对比,路西恩认为自己已经站到了那个可以震惊整个世界的秘密门前,隐隐约约能够察觉到问题所在,对于死灵界的价值有了更加深刻的体会,明白一旦自己知道其存在的事情曝光,不说别人,至少北方教会目前的教宗和圣徒这几位大人物肯定会不顾脸面地亲自出手抹杀自己。

    这两份名单,北方教会明明白白地摆在了世人面前,毫不担心让人看到,是因为读懂这两份名单真正诡异之处的前提是必须清楚“苍白之主”威尔弗里德虽然没有失踪,但与失踪那几位传奇魔法师暗中关系匪浅,一起进行了某个神秘实验,并且知道死灵界的存在,知道死灵界深处藏着关于不朽的秘密,而清楚这些的人,绝大部分看不看这两份名单都能猜到一些情况。

    所以,魔法议会即使搜集了南北教会各自的历史资料,也未能从中发现什么。

    雷欧听到路西恩平淡如常的回答后,虽然只是中年,但眼角却有深深皱纹的脸一下变得茫然空洞,像是自身活着的意义猛地消失,而他双手又肉眼可见地颤抖着,昭示出他内心无法平静的激荡情绪。

    路西恩静静看着他,没有说话,过了足足五分钟,雷欧才情绪复杂地勉强笑道:“多谢老爷您替我报仇。”

    其声音中透着浓烈的欣喜和深深的遗憾、失落、迷茫。

    路西恩非常理解他的心情,因为如果换成自己,一位杀了自己全家的仇人不是自己亲手干掉,亲眼目睹他死去的话,也会同样的失落和遗憾。

    “死去的终将过去……”路西恩缓缓开口,准备宽慰雷欧几句,而雷欧却有点失常地打断了路西恩的话,“老爷,请允许我去旁边安静几分钟。”

    随着路西恩理解地轻轻点头,雷欧往旁边一块巨石走去,他步伐看似从容平稳,但走出几步后却差点被一块小石头和树根绊倒,高大的身体跌跌撞撞地前进。

    来到巨石旁边后,雷欧没有顾忌形象地单膝跪地,嘴唇亲吻着石头上干枯的青苔,右手在胸前画着上下长左右短的正统十字架,口中喃喃自语着“狄安娜”、“小米哈伊尔”等名字。

    路西恩往旁边走了几步,没有去偷听他祈祷什么,在教会所属国度成长起来的骑士们,不管他们是否真正信仰真理之神,是否完全违背了教会的《圣典》,是否做过渎神的事情,当他们心情激荡时,当他们不自觉时,都会画着十字架,做着祈祷。这是从小被布道、在有鉴别能力前被父母带着进出教堂而铭刻的深深烙印,无关虔诚。

    “童年时的经历确实非常影响每个人的行为模式……这也可以作为奥术研究的一个方向。”路西恩思绪发散地想着。

    几分钟后,雷欧慢慢走了回来,他略带疲惫地道:“老爷,我们出发吧,赶紧离开乌拉尔州。守夜人和骑士们正像疯狗一样四处追寻,如果不是我曾经在附近走私过很多次,恐怕难以躲开他们。”

    他已经将苦涩、解脱、失落、遗憾、悲伤和喜悦等复杂情绪重新收敛回心底,认真地履行着自己向导的职责,尽着自己的义务。

    接着他又拿出一双绘着暗金色花纹的靴子:“老爷,这是我从那位魔法师尸体上捡到的靴子,似乎有短距离瞬移的能力。”

    “闪避之靴,三极中等魔法物品,能提升魔法师的敏捷到三极骑士的程度,同时每日两次三环魔法‘短距瞬移’。”

    路西恩检查了这双靴子后,微笑赞同雷欧的建议:“好的,我们直接从乌拉尔山脉穿行过去,这里的怪物还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而且我有魔法师小屋。”

    说完,路西恩又宽慰了他一句:“雷欧,等你到了阿尔托,就留在那边居住吧,不要再回东流亡地,我想你也该重新考虑后裔的事情了。这把净化者双手巨剑你先拿着,对付山脉里的怪物时能派上用场。”

    听到后裔这个单词,雷欧的表情再次变得复杂,在这个血脉传承力量、爵位、财产和荣耀的世界上,绝大部分人对自身后裔都非常看重。

    雷欧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地默默接过“净化者”,仔细端详了它一遍,然后提着它,在路西恩身前开路。

    …………

    暮春之月(四月)二十日傍晚。

    一辆马车从北方提兰行省驶入了马萨瓦小镇,它距离阿尔托只有大半天的路程。

    “金发碧眼”的路西恩在“管家”雷欧的陪同下,走出马车,步入了那家熟悉的旅馆,同时打量着周围似乎拥挤的人潮。

    “神圣历416年的4月9日我从阿尔托出发,抵达了这里。前前后后竟然差不多刚好三年。”路西恩有点感慨地想着,心中油然而生一种亲切之感,似乎是快回到“家乡”的感觉。

    从乌拉尔州离开后,路西恩和雷欧一路从山脉深处穿行,遭遇了很多次怪物的袭击,但都仗着已经四环的魔法实力解决,顺利抵达了北方要塞。

    鉴于北方要塞有两位传奇强者“神之光辉”和“混沌巨蛇”镇守,路西恩与雷欧绕得远远地从高耸入云的雪峰攀爬而过,进入了瓦欧里特公国境内,但也因此耽误了不少时间,本该三月底抵达的行程拖延到了四月下旬。

    马萨瓦是一个小镇,又不直属于大公,所以这家旅馆没有什么讲究,大厅就是餐厅,不少口音各异、打扮不同的客人正在用餐,而且他们用餐时也没有所谓的贵族礼仪,热烈地互相交谈着。

    “这次的‘阿尔托音乐节’比起三年前差了很多,可也算是大陆音乐的盛典了,让我舍不得离开,又多待了一个多礼拜。”一位穿着丝绸衬衣,明显身家不菲的中年男子对与他拼桌的三位客人说道。

    路西恩听到这句话后才醒悟过来,今年又是阿尔托音乐节的年份,可惜自己未能赶上:“不过这样也好,娜塔莎应该从修道院底层出来了,得先联络上她。要不然大摇大摆以音乐家身份回去岂不是小瞧教会搜集情报的能力?”

    由于自己获得了霍尔姆皇冠奖,在魔法议会名声不小,路西恩没有大意,继续乔装打扮,因为教会很可能已经将天才魔法师路西恩?伊文斯?X与大音乐家路西恩?伊文斯联系到了一起。

    雷欧在路西恩眼神示意下,走到那位中年男子面前,礼貌地问道:“您好,这位先生,大厅的餐桌已经坐满,只有你们这张长餐桌还有空位,不知我们能否坐到这里。”

    路西恩希望在重返阿尔托前多打听点最近的事情以及朋友们的消息,等到今晚将终于完成的“教授的次声共鸣”构建在灵魂内作为自己的第五个四环魔法后,明天就直接启程“回”阿尔托。

    “没有问题,这段时间赶到阿尔托的人们陆续返回,沿途的旅馆都很拥挤。”中年男子见路西恩外表英俊,举止优雅,而且还带着管家,似乎是位贵族,因此非常客气地答应下来,另外三位客人也没有意见。

    在雷欧服侍下,路西恩坐到餐桌前,微笑道:“你们好,我是来自叙拉古王国的米歇尔,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们?”

    “我是来往于黑暗山脉要塞与阿尔托、特里亚经商的格林顿。”中年商人微笑回答,另外两男一女客人也做了自我介绍。

    路西恩假装惋惜地叹了口气:“我本来是专门到阿尔托参加音乐节的,可惜路上仿佛厄运缠身般遇到了很多事情,结果迟了十几天,错过了音乐节,真是遗憾啊。我听格林顿先生你之前的话,似乎是刚从阿尔托返回,能不能给我讲讲音乐节的事情?”

    “这真是让人惋惜的遭遇。”格林顿颇为理解地说道,“其实这次的音乐节很不错,只不过因为三年前那次音乐节盛况空前又饱含音乐变革和时代传承的深刻意义,所以对比之下,没有克里斯多夫大师和路西恩?伊文斯先生这两位大音乐家参与的这次音乐节就显得平凡很多,让不少人略微失望。”

    “当然,维克托先生在圣咏大厅的音乐会同样美妙而富有真正的音乐气息,展现了高超的水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