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八章 欢迎回来

第二十八章 欢迎回来

    凌晨,诺兰区某家高级旅馆。

    路西恩早早就打发了雷欧去隔壁房间休息,并叮嘱他今晚如果听到这边有什么动静,不要惊疑奇怪。

    与娜塔莎碰面之后,路西恩相信以她紫罗兰女伯爵的身份和地位,以她天骑士的实力,只要自己不刻意躲藏,其肯定能轻松在阿尔托城内找到自己。

    手中端着一杯红色葡萄酒,路西恩闲适地坐在沙发上,可没有喝它,只是轻轻摇晃,从荡起的鲜红涟漪中回忆过去的事情。

    这是产自于菲丽丝家庄园的“伯尔尼”酒,基本只能在她家举办的宴会和舞会上才能品尝到,但这家旅馆与海恩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得到几瓶,作为招揽某些富豪商人的噱头。

    哐哐哐,清脆有节奏的敲窗声传来,路西恩微笑回头,果然看到换了一身淡紫色宫廷长裙的娜塔莎出现在阳台上,她背后没有例外地跟着典雅严肃的黑裙卡米尔。

    果然是天骑士啊,哪怕我一直在等待着她,注意着窗外、门外,也还是在她降临阳台之后才发觉,路西恩一边内心有所感触,一边放下“伯尔尼”葡萄酒,走到窗边,拉开了落地窗。

    “晚上好,路西恩。”娜塔莎轻松惬意地打着招呼,然后嘿嘿笑道,“今晚银月梦幻美丽,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一起散步和赏月?”

    路西恩失笑出声:“你真是……”

    简单的一句过去的玩笑,顿时让几年不见的少许隔阂烟消云散。

    或许是进阶了天骑士的关系,娜塔莎的容貌几乎没变,依然是二十来岁最鲜艳最美丽的模样,兼具了成熟大气和活力充沛,不过她的气质沉稳了许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像一位掌控权柄的大贵族。

    “你没怎么变……”

    “你成熟了不少。更像一位男士了……”

    路西恩和娜塔莎同时出声,然后相视一笑,好朋友的默契尽在其中。

    “晚上好。公主殿下,晚上好,卡米尔女士。”笑过之后,路西恩招呼起影子般跟在娜塔莎身后的卡米尔。

    见识过“枯萎幽影”维特伯爵的力量后。路西恩才分外感觉到这位“深蓝潮汐”的恐怖。

    卡米尔轻轻点头,算是回礼,继续安静地跟着娜塔莎。

    娜塔莎则迈开有着惊人美感和力量的修长双腿。如同在拉塔夏宫“战争画廊”一样自在没有拘束地坐到沙发上,然后紫色眉毛一挑,仔细打量着路西恩:“虽然路西恩你这样也挺不错,但我还是更喜欢你原来的样子,黑发黑瞳,俊秀漂亮。”

    “怎么感觉你在形容一位女士?”路西恩同样没有拘束地开着玩笑。其实穿越过来时,自己的外貌只能勉强算清秀。可随着音乐的学习,各种危险的经历,气质变得安静沉稳,优雅从容,衬托得相貌比较耐看。之后又激发了月光血脉,加上当时尚未成年,所以渐渐长得英俊了一些,但和莱茵他们这种天生的俊美男子相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娜塔莎干笑两声,接着颇为骄傲地道:“我从修道院底层出来后,就想着你或许已经回到阿尔托,即使没有,两三个月以内也肯定回来。由于担心你找不到机会遇见我,所以我估算了下从北方提兰行省过来的旅客大致会在什么时候入城,然后每天按照时间往返庄园一趟,这样哪怕不能刚好遇上,你稍微打听一下后也能在固定的时间段去我经过的道路等着。哈哈,谁知道今天在城门口竟然直接就感应到路西恩你熟悉的气息。”

    她嘴角微翘,得意洋洋,毫不羞涩和掩饰地炫耀自己的“先见之明”和对好朋友的用心。

    “其实我当时正担心该怎么遇到娜塔莎你,还想着像刺客那样搜集好关于你的情报,然后偷偷潜到你的面前。”路西恩说着自己当时的烦恼,笑容温和地看向娜塔莎,“不过问题都被公主殿下你解决了……”

    隔得远的时候,娜塔莎的眼睛还是梦幻的紫色,可离得这么近的情况下,路西恩能看到她紫色双眸下淡淡漾开的银紫,晶莹剔透又深邃迷人,仿佛能吞噬人心。似乎经过三年的苦修士生活后,她已经彻底地掌握住血脉力量。

    得到肯定地赞扬,娜塔莎愈发开心,兴致勃勃地问起了路西恩在阿林厄、在霍尔姆王国、在旅程中的经历。

    由于大十字星架迷锁崩溃的事情,娜塔莎肯定知道了死灵界的存在,但其估计是和绝大部分知晓者一样当做普通的亡灵性质异度空间,所以路西恩隐瞒了牵扯死灵界重要秘密的部分遭遇和米勒实验真相、图书馆存在的事情,将信中讲过的和没讲过的点点滴滴都娓娓道来。

    不得不说,娜塔莎是一位很好的听众,能恰到好处地提问和附和,并随口说下她自己的经历,让路西恩谈性甚浓,一直到夜深人静才讲完。

    对于路西恩的经历,娜塔莎在听的时候已经发表过不少意见,此时她表情古怪地道:“路西恩,你似乎没有讲你的感情经历啊?难道在阿林厄,在可以光明正大学习魔法的地方,你也没有展开一场甜蜜的爱情?这样的人生是非常缺憾的!”

    “因为刚到阿林厄,要弥补奥术基础,要提升魔法实力,哪有时间去追逐女性,太忙了,恩恩,实在是太忙了,以后应该会吧。”路西恩有点尴尬地回答。

    娜塔莎右手伸出,摩挲着自己嫩白的下巴,依然是那副古怪的表情:“也不符合常理啊!阿林厄的姑娘们,我记得水准普遍高于伦塔特和阿尔托的。路西恩你年轻优秀,魔法实力相对年龄来说非常强,奥术水准更加恐怖,是最年轻的霍尔姆皇冠奖得主,所以即使你再忙,也应该有姑娘主动向你示好,难道。难道,其实你喜欢男人?”

    她由自己的倾向发散想开。

    “怎么可能!真的是太忙了!”路西恩强调道,“在阿林厄。确实有几位姑娘暗示,但我对她们实在没有动心的感觉。感情这种事情宁愿没有也不能胡乱凑合啊!”

    娜塔莎右手离开下巴,拍了拍坐在对面的路西恩肩膀,语重心长地道:“没关系。我能理解,不会歧视你。”

    “真的没有,公主殿下你不要想歪了……”路西恩估计娜塔莎心里面已经编织出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有点无奈地再三否定。

    娜塔莎嘿嘿笑了两声,像是一只偷到了小鸡的狐狸,然后她识趣地转移了话题,疑惑地问道:“为什么某位阁下会让你送信到黑暗山脉?危险就不用说了,这不是浪费时间吗?以传奇魔法师的能力,通过星空为踏板的跳跃,只需要下午茶的时间就能从阿林厄抵达黑暗山脉深处……”

    她与大奥术师海瑟薇关系匪浅。这方面的见识是超过路西恩不少。

    “我也一直疑惑,或许有其他原因吧,比如梦魇之王担心现代奥术理论的冲击,所以拒绝见中阶以上的魔法师……”路西恩猜测着。

    娜塔莎皱眉想了一会儿:“很难说。不过路西恩你也不用担心,魔法议会肯定不会让你这种潜力惊人的年轻奥术师真的在黑暗山脉送命的。传奇魔法师也不可能处心积虑地对付你。”

    她说完,抬头看了看挂钟,忽然笑了起来,让整个房间仿佛都有灿烂的感觉:“快五点了,我们竟然聊了这么久,我都忘了欢迎你回来。”

    于是,她站起身,拍了拍宫廷长裙,露出绝美的笑容:“欢迎回来,我的骑士!”

    路西恩也笑着持起娜塔莎的右手,以骑士的礼节在手背上轻轻一吻:“很高兴再次见到你,公主殿下。”

    进阶天骑士后,娜塔莎的手变得比以往白皙细腻,与修长好看的形状相得益彰,力量完全内敛。

    娜塔莎安静地等到路西恩行完骑士礼,才幽默地笑道:“我的骑士,你是不是也忘了一些事情?”

    “对。”路西恩揉了揉自己额角,“我最开始就想问的,我音乐家的身份有没有被教会揭穿?约翰、乔尔叔叔、艾丽萨婶婶、小艾文、艾琳娜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娜塔莎“哇哦”了一声:“这么多问题,我得慢慢回答。”

    “从我在圣城内部打听到的消息,你获得霍尔姆皇冠奖后,无论长相、年龄,还是实力都已经被教会搜集到,但当时连续的实验冲击让教会转移了注意力,加上你尚不‘足以’进入净化序列,所以不是全大陆通缉,没有发给瓦欧里特教区。短时间内,还没有被揭穿的可能。”

    她是从路西恩的信里知道米勒实验的,当时迷茫了很久,不过在教会重新讲解修改版“生命神赐”论前,她就已经平静了下来,虔诚似乎依旧。

    然后娜塔莎表情严肃地道:“对不起,路西恩,当初是我预计错误了。”

    “恩?”路西恩疑惑地看向娜塔莎。

    娜塔莎继续严肃地道:“我建议你保留音乐家身份,是想让你长时间内有一个可以行走于大陆诸国的光明正大身份,但没想到你如此快就获得了霍尔姆皇冠奖,真是出乎意料。这样一来,音乐家身份就变成了你的负担,所以,找个机会,比如一场辉煌的音乐会后,让音乐家身份死去吧。这比在外面游历失踪更能让你的朋友以及喜欢你的人们好受一点。”

    “我对音乐家的身份没有不舍,可是假死的话,会让乔尔叔叔、约翰他们伤心的。而且以后随着我进入净化序列,教会迟早会将我与死去的音乐家联系起来,会对约翰他们不利的。”路西恩表达了自己的不解和担心。

    娜塔莎微微笑道:“朋友可以隐瞒,亲人不要。因为就像路西恩你自己所说,随着你的成长,教会迟早会发现这一点,很可能危及你的亲人。呵呵,到时候你可以在霍尔姆举行音乐会了。所以,直接告诉他们你是魔法师吧,看他们的反应,邀请他们去霍尔姆定居。”

    无论路西恩自己还是娜塔莎,都没怀疑过其进入净化序列的可能。

    “如果他们能接受你的身份和邀请那是最好的,若都不能接受,或者能接受身份但不愿意离开阿尔托,则由我‘看着’他们,等你离开后,让他们去教会举报你是魔法师,做出与你断绝关系,甚至成为仇人的假象。这样一来,加上我从中斡旋,就不会因为你是魔法师而危害到他们了。”说话时,娜塔莎的气质变得愈发沉稳内敛,难以看穿,仿佛一位真正的女大公。

    “这真是一个残忍的方法。”路西恩有点感慨地道。

    娜塔莎保持着大气决断的笑容道:“有时候,残忍也是一种温柔。”

    “娜塔莎,你越来越像一位哲学家了。”路西恩用玩笑排解着复杂心情。

    娜塔莎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自嘲地笑道:“每一个失恋的人都是哲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