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一章 一个崇拜者(贺第十三盟古逸川)

第三十一章 一个崇拜者(贺第十三盟古逸川)

    ——恭喜古逸川成为第十三位盟主~非常感谢。

    月底了,明后两天会有加更,即使有其他事情耽搁了,我也会在周末补上,恩恩!

    ………………………………………………………………………………

    阿尔托音乐家协会,维克托办公室内。

    从得意学生久别归来的激动中平缓下来的维克托与路西恩聊着大陆各地的风土人情、民俗音乐,气氛融洽喜悦。

    “很好,很好!路西恩你这次的旅行采风收获不小啊。”交流之后,维克托毫不吝啬自己的赞扬和欣喜,因为明显可以看出路西恩对于民俗音乐等有着不错的见解和吸纳。

    因为维克托本身也在大陆各国巡回举行过音乐会,所以路西恩将自己的行程描述为从大陆中南部抵达了暴风海峡边,接着由于对这个区域的民俗音乐忽然有了一定想法,于是原路返回,并长期定居学习。路西恩没有谎称自己从大陆南部或神圣海尔兹帝国北部、叙拉古王国等地方回来,那样很容易被维克托看出破绽。

    路西恩在自己的老师面前没有任何拘谨,点头笑道:“其实很多地方的民俗音乐都很棒,有属于自己独特的风格,值得我们吸收到音乐创作中来。”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音乐积累的一部分,不常常出去走走、看看、听听,总是待在阿尔托,很容易会思维僵化,乐曲重复。当然,感情的沉淀和迸发则是音乐积累最重要的另外一部分。”维克托阐述着自己的观念,对于路西恩他没有任何隐瞒,无私地教导,“而且路西恩你音乐基础上的问题全部都弥补了起来,足见你这三年的勤奋和坚持。”

    三年前,哪怕路西恩记忆力再好,身体协调性再强,不到一年的时间也很难将音乐基础完美地掌握,仅仅能表现得像个天才横溢的音乐家。在平时的交流里,路西恩与普通乐师、音乐家对话没有问题,可遇到克里斯多夫、维克托这种等级的音乐家时,就难免会出现疏漏。好在他们都是宽厚的长辈,也知道路西恩确实学习音乐没多久,并未责难,随口指出并纠正。

    而在旅途中,在阿林厄的生活中,除了奥术和魔法的学习和研究外,路西恩顶多一周花费半天的工夫指导学徒,其余时间都是用音乐来愉悦兼放松自己。

    这样情况在魔法师里面并不少见,虽然专心是成功的首要条件,但魔法的学习和研究有时候需要忍受枯燥,有时候又很容易沉浸进去,回不到“现实世界”,如果没有另外的爱好调和一下,精神崩溃和异于常人都是有一定可能的,所以大部分奥术师都有不同的放松方式,比如“湮灭之手”就是一位出色的油画家,一位卓越的花花公子。

    正当路西恩要回答时,门口传到礼貌的敲门声,轻巧而有节奏,毫不急促。

    作为学生,路西恩站起身来,走到门边,拉开了房门。

    “克里斯多夫会长?”路西恩惊讶地看到出现在门边的居然是“活着的音乐传奇”。

    明显苍老不少,皱纹开始深刻的克里斯多夫依然像年轻时候一样将胡子刮得干干净净,他和蔼地微笑道:“路西恩,欢迎回来。”

    “会长先生,您怎么过来了?”路西恩依然用着熟悉的称呼,哪怕现在真正的会长已经是奥赛罗。

    克里斯多夫呵呵笑道:“我等着你这位年轻小伙子来看望我这个老人家,结果等了许久也没见你过来,只好自己找来了。我可是非常好奇你的见闻经历和新的音乐。”

    比起三年起,克里斯多夫似乎活泼幽默了一些,有一种越老越小的感觉。

    “我打算和维克托老师交流完就去看望您的……”路西恩有点尬尴地道。

    克里斯多夫露出诙谐的笑容:“开玩笑的,其实我是来邀请你和维克托一起去听听一位年轻人的小型音乐会。他来自古斯塔帝国南部,是一位饱受苦难却没有放弃音乐的好小伙子,经历了不少事情终于走到了阿尔托。音乐节时我偶然在街头听到他的演奏,觉得有点意思,于是邀请他到协会演奏厅举行一场小型音乐会,让我们能完整地欣赏到他的作品。”

    “街头?”维克托看见是克里斯多夫,也走到了门边,发出了疑问。

    如果在街头表演中有能够得到克里斯多夫先生欣赏的才华,那这位年轻音乐家肯定不会被众多的街头艺人、吟游诗人掩盖光芒,他的名声应该已经传入了自己的耳朵,可为什么自己从来没听说过?

    克里斯多夫认真地点头:“他没有钱,没办法租用场地演奏交响乐,只能用钢琴伴奏演唱歌曲。他的歌曲在音乐节时很受欢迎,但协会大部分先生们对于非歌剧式、非圣咏式的歌曲有着下意识的排斥,认为是低俗的,简单的,不值得重视的。对了,他叫弗朗茨。”

    “我相信会长先生您的判断,小型音乐会就要开始了吗?”维克托微笑询问。

    克里斯多夫指了指上方:“是的,我们出发吧,女士们、先生们都在等着我们。”

    路西恩与维克托分别伴随在克里斯多夫两边,走着走着,他突然呵呵笑道:“路西恩,我听弗朗茨说,他非常崇拜你,你的音乐给了他力量,否则他无法坚持音乐的道路。”

    “呃?”路西恩有点不解地发出疑问声。

    “弗朗茨的父亲是位普通的市民,在一家商行做着底层的事情。本来他家没有钱让他接触音乐的,但他年幼时声音出众,被选入了教堂唱诗班,在那里学到了声乐基础和简单的作曲理论。后来他不愿意成为阉伶歌手,离开了唱诗班。那时候他就已经深深爱上了音乐,开始疯狂地从图书馆、音乐家协会等地方吸收着一切音乐知识,从当地民俗歌曲、诗句中汲取财富。”

    克里斯多夫简单地介绍着弗朗茨,“可惜当时他的创作未能得到贵族们和大众们的喜爱,加上父亲的过世,变得贫困潦倒,不得不做其他工作来维持生活。他做过码头工人,看管过仓库,当过酒保和吟游诗人,但同时都继续着音乐、诗歌的学习和创作,结果不到二十二岁,身体和精神状况都变得很差。”

    “正当他无法支撑,想要放弃音乐时,《命运交响曲》传播到了古斯塔帝国这个南部港口,让他重新获得了力量,坚持了下来。渐渐的,他的歌曲开始出名,收入变得丰厚,但他却毅然放弃了这一切,踏上了旅途,来到阿尔托追寻音乐的梦想。”

    维克托微笑起来:“真是一位坚韧的年轻人。每次听到这种坚持不放弃的故事时,我的心情就会变得很温暖。”

    “能够鼓舞他,给他力量,我很开心。”路西恩由衷地道,这能抵销一点自己的愧疚。

    …………

    在克里斯多夫的管家陪同下,三人很快走到了五楼的演奏厅。

    大厅里,不少得到消息的音乐家、乐师和音乐学生们好奇地赶来,准备听听这位名不见经传的陌生人为什么能够让克里斯多夫先生邀请他到协会举行小型音乐会。

    他们坐满了演奏厅大半的位置,但第一排却空空荡荡,因为按照默认的规矩,它们是留给最著名最权威的顶尖音乐家们的。

    “会长先生。”

    “维克托先生。”

    “伊文斯先生。”

    在克里斯多夫、维克托和路西恩鱼贯而入时,他们纷纷起身打招呼,然后目送他们坐到了第一排。

    对于此,没人提出疑议,都觉得理所当然。

    路西恩等人到来没多久,小型音乐会开始,弗朗茨穿着黑色夜礼服,神情有点激动地上台,频频向观众鞠躬行礼。

    他大概二十四五岁,脸型削瘦,外貌并不出众,黑色头发卷曲成一团团“小球”,很有几分凌乱感,但表情却异常的庄重严肃,宛如在教堂做着礼拜。

    等看清楚第一排坐着的音乐家除了熟悉的克里斯多夫大师、维克托先生外,还有一位陌生的俊秀年轻人时,弗朗茨微微一愣,谁这么年轻就有资格和大师、和顶尖音乐家坐在一起?

    很快,他回过神来,双手变得颤抖,神情非常激动,努力呼吸了几下后才镇定下来,坐到了钢琴旁边。同时,一位配合他弹奏演唱的阉伶歌手也站到了舞台中央。

    钢琴旋律如同潺潺流水般在演奏厅响起,富有诗意的歌词从阉伶歌手口中唱出。

    歌曲形式小巧多样,结构严谨,随着不同的分节而变化,在保留质朴深沉感情的基础上,脱离了民俗歌曲和吟游诗人歌曲,和钢琴曲完美融合在了一起。

    明澈优美的歌曲让听众们随着旋律缓缓点头,这样的歌曲似乎具有了一定的艺术性。

    一首首或炙热、或奔放、或抒情、或叙事、或哀伤、或孤独的歌曲让整个大厅变得安静,从来没有哪位音乐家想过,民俗歌曲、吟游诗人歌曲能在弗朗茨的手上绽放出如此高雅的光芒。

    当音乐会前半部分的歌曲表演结束时,弗朗茨有点惴惴不安地再次站到台前,准备接受音乐家们的点评。

    这是小型试演音乐会的特点,在许多专业人士面前展现自己的才华,以获得评价。

    克里斯多夫微笑道:“伊文斯刚刚从国外回来,算是半个客人,就由他先说说吧。”

    果然是伊文斯先生,弗朗茨双手紧握,愈发紧张地等着路西恩开口。

    路西恩谦虚了两句,见克里斯多夫坚持,沉吟了一下,微笑道:“这样的音乐和歌曲将我们引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使我们忘记了过去普通歌曲的形式。”

    这是极高的评价,这是来自于崇拜对象的肯定,弗朗茨忍不住挥了挥右手,内心有一种疯狂的情绪,眼角变得略微湿润。

    路西恩继续道:“你充分发掘了歌曲的艺术形式,给我们开拓出了一条新的道路。我对长诗转化成歌曲有点想法,希望音乐会后能够和你好好交流。”

    听到弗朗茨的歌曲后,路西恩有了新的想法。

    “没有问题,谢谢您,伊文斯先生。您可能不知道,当我悲伤绝望,像要结束自己生命般停止音乐道路时,当我站在音乐大厅的门口,做最后告别时,当我的世界一片灰暗,没有半点光亮时,您的《命运交响曲》给了我怎样的震撼……”弗朗茨有点哽咽但语速极快地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