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四章 借势而行(第三更)

第三十四章 借势而行(第三更)

    ——总算赶在十二点前更新了。今天的状态实在不好,也就是俗称的卡文了,但还是努力地理顺了情节写了出来。

    恩,现在时间比较迟了,来不及写明天早上那章了,明天的第一章推迟到中午一点更新,放心,还是三更~

    ………………………………………………………………………

    小丑面具上永远是夸张的笑容,可他的声音却分外低沉:“没有,路西恩??伊文斯表现得坦坦荡荡,对于为什么会私下让格瑞丝给格兰纽夫传递纸条没有任何避忌,看起来这件事情确实没有古怪。”

    “队长,难道真的与他无关?他是我们目前唯一可以调查的与‘教授’可能有关系的人……”战斗牧师朱莉安娜沮丧地低着头,右手无意识地捏着一撮黑色的头发。

    教授是一个代号,而且似乎没怎么再使用了,要是断掉线索,那就只能依靠魔法议会内部的间谍窃取其档案了。可是能接触这种机密档案的间谍用在类似方面异常浪费,枢机主教团绝对不会同意!

    “守夜红龙”明斯克仿佛巨龙咆哮般大声地道:“不可能!路西恩?伊文斯绝对与教授有关系!教授最初出现时,就是因为有魔法学徒去询问他情报;教授设计我们与银白之角遭遇,杀掉叛徒的同时,路西恩?伊文斯的叔叔、婶婶也被顺利救出;路西恩离开的这几年,教授从未出现……”

    朱莉安娜、“猎魔骑士”伦德都微微摇了摇头,这些理由之中不乏非常勉强甚至是拼凑出来的,比如明明是教授干掉叛徒后再未出现,距离路西恩离开阿尔托还有差不多半年。

    “明斯克的理由确实很难指控路西恩?伊文斯,但你们不要忘记了吉布提教区提交的消息,净化序列有名的两位人物——费利佩和教授曾经同时出现在原威尔弗里德领。”小丑用滑稽的笑脸看着三位同伴。

    本来“死亡盛宴”的事情,教会一直不知道,也没有着手过这方面的调查,但费利佩强行突破暴风海峡封锁线的猖狂举动激怒了教会,并注意到他带领的是一群古代传承死灵法师。

    这种死灵法师,除了黑暗山脉深处的那些之外,绝大部分是散居隐藏在大陆各地,只有原威尔弗里德领这个死灵魔法根深蒂固、渊源流长的区域才可能聚集起如此多的数量,因此教会加强了对原威尔弗里德领的暗中调查和密集搜捕。

    即使费利佩离开前早就对那些死灵学徒做好了安排,可在教会严密控制的区域中面临如此强度的追捕,终于有一位魔法学徒露出了破绽,被守夜人抓住。

    虽然在突破费利佩签订的奇怪魔法契约时,裁判所审查人员未能成功,无法知晓死亡盛宴上发生的事情,但还是拷问出了最简单的事实,当时参加死亡盛宴的有两位“知名”人物,“复原者”和“教授”。

    由于涉及净化序列,所以吉布提公国将这个情报提交给了圣城兰斯,然后负责此事的红衣主教花费大量资源,按照正常流程传达给了各个教区、各个裁判所。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我们一直在关注路西恩?伊文斯,怎么可能没有发现他在那个时候同样也在吉布提公国,在原威尔弗里德领!与教授参加死亡盛宴的时间非常吻合!”小丑声音拔高,非常愤怒地道,“可是我们向瓦欧里特裁判所几位负责人提交此事时,却被他们以没有证据、不需要关注驳回,连调查都不愿意做!难道你们还不清楚这是为什么?”

    “我觉得裁判官说得比较有道理,最大可能是公主殿下安排教授顺路保护路西恩?伊文斯。”“猎魔骑士”伦德不像小丑那样激动,依然与往常一样辩解。

    每个教区的裁判所都有三位负责人:代行者、审查官、裁判官,不过很多强势的教区为了控制下属的裁判所,往往都有一位红衣主教全权负责它,是裁判所真正的巨头,比如瓦欧里特教区的阿莫顿。

    明斯克咆哮道:“再加上前面那一连串巧合呢?如果路西恩?伊文斯与教授没有某种密切的关系,我愿意堕落地狱!伦德,我告诉你,原因是裁判所的负责人以及红衣主教们不愿意与娜塔莎闹翻!她是虔诚的信徒,是未来的瓦欧里特大公,是教会平衡贵族势力的重要棋子,怎么可能由于一位中阶魔法师,一位才害死那么‘点’守夜人的魔鬼就去调查她心爱的情人,让她与教会之间产生裂缝?”

    “伦德,你忘记了萨尔瓦多的死吗?他是去救助娜塔莎时莫名死亡的,连尸体都变成了灰烬!”小丑用一种凄凉的声音道,“当时追逐娜塔莎的只有几位大骑士,你认为可以飞翔,拥有强大神术物品的萨尔瓦多会被他们轻松杀死,连帮手都等不到吗?猜猜看,他当时究竟看到了谁?又是被谁杀死的?”

    伦德脸部肌肉抽动地埋下头,异常悲痛和沮丧:“我不知道……”

    提到这件事情,朱莉安娜比另外三人都感伤和触动,她声音宛如哭泣般飘忽:“可是萨尔瓦多这样一位五级主教、守夜人队长的陨落,却没有哪位裁判所负责人吩咐彻底调查,只换来圣城兰斯对娜塔莎的三年囚禁。他这样虔诚的主的黑暗守卫者,仅仅值大人物三年的时光吗?”

    “我选择成为守夜人是因为我相信圣典上的一句话,‘主的宝座下,虔诚的羔羊们全部平等’,但现在看来,有些人更加平等。”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用近乎叛逆的语气道:“我相信这不是主的真意,而是有人扭曲了教会……”

    “唯真理永存。”听到这样的话,小丑、明斯克和伦德都在胸前画着十字架回应,只不过小丑和明斯克的更接近于神圣历前的古典正十字风格。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从哪方面调查路西恩?伊文斯?”祈祷过后,伦德冷静了下来。

    他现在已经接替萨尔瓦多成为守夜人队长。

    小丑那张笑得非常夸张的脸转过来看着伦德:“当然是直接动手试探他。”

    “直接动手?”伦德没想到小丑会这么疯狂,“这会惹怒娜塔莎的,她现在可是天骑士,是名声响亮的‘裁决之剑’!身边还跟着‘深蓝潮汐’卡米尔,光是她们两个就能将整个瓦欧里特公国的守夜人队伍灭掉!而且裁判所肯定不会袒护我们……”

    成为天骑士后,娜塔莎也有了属于自己的荣誉称号“裁决之剑”。

    小丑非常配合自身面具地夸张笑道:“她和卡米尔难道能天天看着路西恩?像我这样的五级大骑士一旦没有顾忌地行动,很多事情就会变得非常简单。不要忘了我成为‘小丑’前的外号:黑暗山脉里的‘杀戮傀儡’!”

    “伦德,你放心,公国情报部门的安全护卫里没有天骑士的存在,也没有几位大骑士,能够派来暗中保护路西恩的更是一般,根本不可能发现我的潜入。如果路西恩只是调查出来的准骑士实力,那我就能轻松不惊动任何人地控制他、操纵他,得到想要的情报,如果他表现出了魔法实力,这不就是最直接、最有力的证据吗?到时候还担心娜塔莎的报复吗?”

    看着小丑滑稽、疯狂的笑脸,伦德无法反对,轻轻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办法。

    …………

    几天后的深夜。

    一道淡淡的人影几乎融入黑暗地穿行在贵族区约翰爵士的别墅花园中,悄无声息地躲过了守卫在暗处的几位情报部门人员,潜入了别墅内部。

    原本一片漆黑的走廊上,一位女仆拿着烛台走了出来,昏黄的光芒将四周照得愈发静谧和压抑——她睡到半夜才想起打扫时自己将一件首饰遗忘在了客厅角落,于是赶紧起床,前去寻找。

    昏暗和漆黑交杂,暮春的晚风微凉,吓得这位女仆有点战战兢兢。突然,一阵风吹过,让这位女仆打了个冷战,愈发地害怕,因为她似乎看到风中有道淡淡的、模糊的黑色影子一晃而过,快得不像是人类,而像是鬼魂和幽灵!

    牙齿上下碰撞地快速四处打量后,女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于是一边画着十字架一边往自己房间返回,决定天亮了再去客厅。

    路西恩居住客房的木门没有声音、没有激起微风地缓缓打开,小丑那张滑稽的面具浮现在黑暗里。

    他穿着五彩斑斓的小丑服,手上戴着看似普通的黑手套,隔得远远地举起两只手,弹奏钢琴般蠕动着十根指头,似乎在寻找着每个人与世界、与空间、与别人的神秘连线!

    就在他手指蠕动时,床上的路西恩猛地弹了起来!

    路西恩的手臂动作和身体姿态非常扭曲,但双手闪烁出银白色光泽,瞬间就拉断了什么似的恢复许多。

    “五级大骑士?!”“小丑”觉得自己像真正的小丑那样变傻了,如此的力量足以与自己媲美,甚至胜过一点——他的操纵(傀儡)血脉并不擅长力量。

    不过战斗经验非常丰富的他很快就回过神来,“提升力量的超凡物品!教授或者娜塔莎真舍得!”

    就是这短短的惊讶瞬间,路西恩左手拉断了喉咙上缠着的傀儡之线,放开声音地喊道:

    “有刺客!”

    声音一咏三叹,颇具韵律之美感,深得高声之神髓。

    小丑双手连动,路西恩像是木偶一样歪歪斜斜地动着,但怪力反抗之下,小丑未能完全操纵住他,被他争得机会拿到了一把幽蓝冰冷的长剑,用防御的姿态抵抗着傀儡之线。

    这种靠超凡物品单纯提高了某项能力的骑士,小丑根本不怕,因为他们的缺陷非常明显,只要给自己两三分钟的时间,想怎么玩死他就怎么玩死他!

    但这时,外面的情报人员在埋伏的朱莉安娜和明斯克反应过来杀人灭口前,已经点燃了信号弹,一朵好大烟花在天空绽放。

    小丑滑稽的笑脸盯着路西恩看了两秒钟,然后毫不犹豫地跳出三楼窗户,在黑暗里急速奔逃。要是再晚一点,真理之剑或者深蓝潮汐就会从天而降了!

    路西恩没有用魔法攻击,手握长剑站在床边,努力切割着那傀儡之线。它们不仅能操纵身体,而且还能像刺入的长剑般搅动,从而伤害内脏。

    “伊文斯先生,您没事吧?”一位安全护卫跑入房间,看到路西恩扭曲弯腰的姿态,于是担心地询问。

    路西恩心中一动,任由内脏的伤痛上涌,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得满嘴是血:“没事,一点小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