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五章 即将完成(第一更)

第三十五章 即将完成(第一更)

    见路西恩嘴角、下巴、胸前全染上了鲜红的血液,这位安全护卫对他“没事”的说辞完全没听进去,急切担心地道:“伊文斯先生,您撑住!身上有没有治疗药剂?如果没有,我这里有一瓶,要是还没效果,我就去金色大教堂请主教来为您治疗!”

    这位安全护卫的“忠于职守”吓了路西恩一跳,若是请主教级别的人来给自己治疗,那很容易被发现灵魂的异常,于是艰难地掏出一瓶能够在教堂买到的普通治疗药剂,缓缓喝了下去,然后摆了摆手道:“我只是小伤,喝了药剂之后就没事了。而且不要忘记,我也是位骑士,自愈能力很强,那位刺客虽然厉害,可还没来得及下杀手就被你们惊跑了。”

    听到路西恩说话顺畅,只是中气不足,夹杂咳嗽,这位安全护卫总算放下心来,然后拔出长剑,寸步不离地守在路西恩身边,害怕还有别的刺客。

    不过他又提醒了一句:“伊文斯先生,不少黑暗性质的血脉力量很诡异,哪怕表面上伤势不重,也很可能在缓慢无法察觉之下腐蚀、破坏您的内脏,等到彻底爆发出来时,就算是红衣主教大人们的高等级治疗术也没什么效果了,所以您天亮后还是去金色大教堂找一位主教仔细检查一遍。”

    “谢谢你的提醒,天亮之后我会视本身情况而定。作为一名骑士,我想我能判断自己的身体状况。”路西恩假作固执地道。

    “好吧。”这名安全护卫没有再多说什么。不少人就是这样,明明非常怕死,却又忌讳别人说他有问题。他们在伤势或病情没有爆发出来前,总是抱着强烈的侥幸心理,对于去见善堂的医生或者教堂的牧师、主教既害怕又嫌麻烦。

    没过多久,察觉到动静的艾丽萨和乔尔在私人士兵的保护下冲进了路西恩的房间,见他脸色“苍白”、脚步“虚浮”之外并没有鲜血之类的吓人状况,才将一颗吊着的心落后原地。

    “可怜的小伊文斯,是哪个该死的混蛋要刺杀你?!你只是一位音乐家,又不是骑士,不是牧师……”艾丽萨一边流泪,一边愤怒地说道,“难道,难道是你音乐上的竞争对手?”

    “艾丽萨,不要胡思乱想,哪位音乐家请得起大骑士等级的刺客?”乔尔从安全护卫那里打听到了一些情报,“小伊文斯,你有没有什么发现?”

    这时,娜塔莎带着卡米尔从窗户飞了进来,鼻子微微抽动,似乎闻到了还未彻底消散的血腥味,于是她表情变得有点奇怪,然后很快就“异常严厉”、“气势逼人”地问道:“路西恩,刺客身上有什么特征?”

    “只是一团黑影,但给我熟悉的感觉,似乎是银白之角的邪教徒……”当着众人的面,路西恩自然不会说看到了一个小丑,看到了一双黑手套,于是推到了与音乐家路西恩?伊文斯有仇的银白之角身上。

    “是他们?!”艾丽萨血色褪去,有点站不稳地倒退了一步,被银白之角绑架又砍掉手指的经历是她不愿意回忆的噩梦。

    乔尔两只手紧紧握着,低沉的声音里是极端的愤怒:“他们居然还想报复小伊文斯你!”

    显然,银白之角完美地背上了黑锅。

    将情绪变得不稳定的乔尔、艾丽萨送回房间,打发走了安全护卫,娜塔莎似笑非笑地道:“路西恩,是你自己想装成遇刺身亡,还是真的有刺客来临,被你借势而为?”

    “真的刺客,大概是五级大骑士,戴着黑手套和小丑面具。”路西恩没有隐瞒地回答。

    娜塔莎微抬脑袋:“似乎有点熟悉……”

    “是守夜人队长小丑。”卡米尔保持着严肃的脸孔,简单地回答,“在几次与守夜人合作的行动中,我见过他。”

    担任守夜人之后,资料是严格保密的,只有裁判所巨头,主持该教区的枢机主教或红衣主教能够知晓,不会向任何人透露,平时以代号或假名称呼。

    他们长期生活在黑暗当中,有的还一直带着面具、兜帽、斗篷等遮掩容貌,所以娜塔莎并不清楚瓦欧里特教区的守夜人具体情况,也造成路西恩最先听到小丑时没有任何联想——当初梅尔泽黑森林设计守夜人和银白之角火并时,路西恩没有接近,自然也就不知道有哪些守夜人,又有哪些活了下来。

    “真是守夜人啊……”确认为黑手套之后,路西恩半是凝重半是放松,凝重的是教会的守夜人还是盯上了自己,他们就像疯狗一样,只要咬住就绝不会轻易松口,放松的是他用这种方式试探,说明他们的怀疑并未得到上层的认同,要不然随便让位红衣主教借着宴会、音乐会的机会悄悄施展一个鉴别侦查的神术就能非常轻松地得出结论。

    卡米尔死板着脸道:“他是梅尔泽黑森林中与银白之角战斗后活下来的一位守夜人。”

    对于“教授”,卡米尔完全没有好感。

    “原来是他,难怪我觉得熟悉。”参与了那场战斗的娜塔莎拍了下手掌。

    教授给他们造成了多大伤害?路西恩总算明白为什么守夜人会锲而不舍地追查自己了。

    “但这样也好,他直接动手试探说明没有决定性的证据,而且教会的高层也没有怀疑你。”娜塔莎微笑起来,“本来我还想让你借口重病,由别人代替你指挥音乐会,然后在音乐会结束的同时,一代大音乐家蒙主恩召,免得在圣咏大厅里被有所怀疑的红衣主教试探,可现在看来,也许不用这样了。”

    “这样很好啊,虽然在圣咏大厅的反魔法阵内,我可以靠着血脉力量压制灵魂的异常,不担心被红衣主教级别的大人物看出问题,但萨尔德枢机主教可是圣灵牧师。”路西恩刻意没有去调理被伤害的内脏,说话有点喘息地道,“在魔法学徒时,灵魂的异常很微小,与常人没什么区别,我出现在他的面前没有关系,可现在我已经是四环魔法师了,被他仔细看上几眼就有可能暴露。”

    娜塔莎表情有点凝重:“上次迷锁崩溃之后,萨尔德枢机主教就彻底地隐居,再没有参加过一次音乐会,也没有主持过大型祈祷仪式,只有圣城兰斯召集枢机主教团议事时,他才出现过一次。路西恩你不用担心他会来圣咏大厅,即使来到,你也有足够的时间假装旧疾复发,换人指挥。”

    她对于萨尔德枢机主教的状况似乎有点担心。

    接着,娜塔莎目光变得惊讶,右手下意识摩挲着自己下巴:“等等,路西恩你已经四环了?”

    因为涉及死灵界秘密,涉及莱茵,路西恩并未提及自己魔法实力提升到四环的事情。

    “有些时候,危险能激发灵魂的潜力,就像我最初在下水道时那样。”路西恩用这个不错的理由解释道,对萨尔德枢机主教这三年来的状况有点了然。

    “很不错!路西恩你还差两个月才满二十一岁,却已经是四环魔法师了,即使在魔法议会天才辈出的最近一百年,你也算是最出类拔萃的少数几位。”娜塔莎对于好朋友的成就发自内心的喜悦,没有任何怀疑,毕竟这是真切的实力“这说明你的奥术天分非常出众,以后的道路会走得比别人坚实。”

    路西恩笑着摇了摇头:“比起公主殿下你,我还是差很多。我记得你成年时就已经是大骑士,二十一岁时更是晋升了五级。”

    “很高兴听到路西恩你的赞美,可对骑士来说,坚强的意志和选择的骑士精神是一部分,顶尖血脉的混合也是一部分。我能够在成年时就晋升大骑士,虽然离不开苦练和磨练,但主要原因还是在于我自身血脉的出众,倒是进阶天骑士更反应我本身的意志和骑士精神。”娜塔莎对于依靠血脉高贵快速进阶没有骄傲也没有自卑,坦坦荡荡地承认。

    路西恩笑道:“但很多顶尖血脉混合的人一辈子也没有靠自身激发血脉力量。”

    “嘿嘿,我的骑士天赋也很不错的。”娜塔莎没有谦虚。

    接下来,两人又交谈了一阵,决定了后续反应。

    …………

    一幢房屋内。

    小丑戴着滑稽的面具,阴郁地走回了密室。

    “队长,裁判官怎么说?”朱莉安娜关心地询问,伦德和明斯克也忧心忡忡地看着他。

    由于没料到路西恩身上会有异常贵重的五级骑士类超凡物品和一把至少四级的长剑,小丑不仅未能得手,反而被路西恩看到了面具和黑手套,出现了严重的疏漏,于是裁判所很快就收到了娜塔莎的抗议。

    小丑摇了摇头:“裁判官借口银白之角假冒守夜人唬弄了过去,毕竟对裁判所而言,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必须尽力隐瞒。但同时裁判官也没有听我的解释,给了我最严厉的警告,如果再有下次,就要接受内部法庭的审判了。”

    “我们就这样放弃?”朱莉安娜和明斯克等人不甘愿地问道。

    小丑看向窗外,低声道:“我从黑暗中觉醒,受到主的感召而成为守夜人。不管过去我有多么残暴,多么疯狂,但立下守夜人誓言后,就一直专注地打击着邪恶。所以,即使从此堕入黑暗,被教会冤枉,我也不会让邪恶的教授得意洋洋地活下去。我的荣耀、我的信条都不允许我放弃。”

    如果说他最初对教授的重视来自于仇恨和脸面的受损——否则为什么只针对他而不是其他魔法师,但到了现在的地步,则接近了底线,一位骑士和守夜人的底线。

    “我也是。”另外三人同样低声道。

    小丑看了他们一眼,说出自己的决定:“好的,我们先暂时假装放弃,然后等待机会。”

    …………

    咳咳咳,路西恩剧烈的咳嗽让帮助他创作长诗并转化为歌曲的弗朗茨吓了一跳:“伊文斯先生,您不要紧吧?不如先休息一段时间,等身体好了再进行?”

    路西恩苍白着脸,坚定地摇了摇头:“随着这部交响乐最后乐章的接近完成,我愈发感觉到创作的激情和灵感,那是从我生命里喷涌出来的赞美,我不想停止,也无法停止,弗朗茨,你明白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