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七章 照在心上的月光(第三更求保底月票)

第三十七章 照在心上的月光(第三更求保底月票)

    ——又迟了好多……不过还是更新了,第三更送上,没有食言!

    已经是八月一日了,拜求保底月票,今天还是努力三更。当然,第一更是中午一点左右更新,现在没时间写了。

    求月票~

    …………………………………………………………………………

    格林顿回头看见黑压压的人群,心情异常沮丧和愤懑,为什么那些显要人物、那些贵族牧师能够不用买票就得到邀请?

    他转过身,抬头望向巍峨华丽的圣咏大厅,第一次感觉到它奢侈辉煌的外表之下掩盖的是冷漠歧视的冰冷,明是圣咏却只为少数贵族和神职人员歌颂,不向广大的虔诚信徒开放。

    苦涩地摇了摇头,格林顿内心低语:“主的宝座下,虔诚的羔羊们全部平等,但有些人更加平等。”

    就在格林顿与满脸失望的大部分市民、商人即将离开圣咏大厅,耐心等待上演的曲目流传出来时,一匹黑色龙鳞骏马从道路的另外一边奔来,速度渐渐放缓。

    然后,马背上的骑士大声疾呼:

    “各位瓦欧里特公国的臣民们,紫罗兰女伯爵娜塔莎公主殿下有感于音乐不分阶层、不分贵贱、不分贫富,因此从自己的领地收入中拿出资源提供给教会,在路西恩?伊文斯先生‘归来音乐会’举行时开启市政广场和圣咏大厅的神术阵,让所有人爱好音乐的人都能在音乐之都听到美好的音乐!”

    吵杂的人群猛地安静下来,接着爆发汹涌的欢呼声。

    “伟大的公主殿下!”

    “真神庇佑殿下!”

    “公主殿下万岁!紫罗兰万岁!瓦欧里特万岁!”

    ……

    混杂在人群中的格林顿也忍不住振臂高呼了几下,总算没有浪费自己昼夜兼程赶到阿尔托的心血。

    …………

    六月一日,一个欢乐的“节日”,至少对阿尔托的人们来说是这样的。

    圣咏大厅后台,已经迎接过瓦欧里特大公、娜塔莎公主、克里斯多夫大师、奥赛罗会长、维克托老师等人的路西恩正在做着最后的准备。

    他身边围着的是弗朗茨、学生格瑞丝、阉伶歌手法布里尼以及熟悉的几位乐师——路西恩挑选了合作过的那个乐团,但首席不再是莱茵。

    在隔得远一点的地方,则是其他乐师和唱诗班的小孩、阉伶歌手们。

    “伊文斯先生,我想我已经能够想象最后那部d小调交响曲的辉煌壮丽,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登上舞台,赞美真神!这是我听过的最好最让我颤抖的乐曲,我怕我会忍不住在那样神圣肃穆的音乐氛围里留下眼泪。”法布里尼歌唱似地赞美,他穿着一身正式的黑色燕尾服,打着红色领结,嘴唇红艳似火。

    在最后的几次合练之中,法布里尼已经充分感受到了这部被路西恩?伊文斯命名为《欢乐颂》的d小调交响曲的魅力,因此情感充沛的他只要找到机会就要赞颂几句。

    没能旁听合练的格瑞丝好奇地看向路西恩:“老师,这部交响曲真的有法布里尼先生说的那么美好吗?难道还能胜过《命运》?”

    “虽然在不同的心情之下,对于不同的音乐会有不同的判别,但我认为它肯定是一部出色的作品。”路西恩像是在赞美着别人般温和笑道。

    弗朗茨松了口气般接道:“其实我一直担心伊文斯先生您前面的那部e小调交响曲会被音乐家、评论家们抨击。虽然我个人非常喜欢这部作品,尤其是第二乐章开头的那段旋律,但它的结构实在太自由了,完全超过了目前的形式,很难得到一致的认同,不过有《欢乐颂》这部交响曲作为压轴,一切都没有问题了。”

    他对《欢乐颂》也是推崇备至。

    “音乐是抒发内心情感的,结构只是一种辅助,当它束缚到我们的灵感和创作时,就要勇敢地抛弃它,使用新的结构形式。”路西恩说着古典音乐到浪漫主义音乐的转变。

    其实相比于浪漫主义后期的很多作品,德沃夏克e小调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目前被路西恩改名为《自新国度》)算是结构没那么自由,比较贴近古典的一部民俗风格交响曲了,毕竟德沃夏克本人深受古典乐派的影响。

    听到路西恩的这句话,弗朗茨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似乎在反省自己过去创作中与结构有关的种种问题。

    大提琴手托马斯附和着说道:“《自新国度》是一部非常非常动听的交响曲,即使被音乐家们批评,它也会被每一位懂得倾听音乐的人赞赏,时光会让它绽放出不逊色于其他杰出交响曲的光芒。而这一切都来自于伊文斯先生您不固守结构、勇敢变革的风格,再加上最后那部打动我心灵的《欢乐颂》,我想先向伊文斯先生您表达我的敬意。”

    他态度真挚、诚肯,相信这次音乐会将获得空前成功,每一部作品都能载入史册,从而让参与演奏的自己也得到更多的赞誉和金钱——经历维克托、路西恩在圣咏大厅的几次音乐会后,他们已经被誉为宫廷乐队之外最好的乐团了,虽然价格昂贵,但贵族们、大商人们还是趋之若鹜。

    路西恩微笑起来:“谢谢你们的赞美、称颂,但一切都要等到音乐会结束才能有公论。好了,时间到了,我们该出发了。”

    接着,路西恩又动情地补充道:“接下来的近四小时里,让我们忘记一切,为音乐而活!”

    “如您所愿!”所有乐师、唱诗班成员全部大声说道。

    路西恩整理了下领结,拿起指挥棒起身,但还未站直身体,整个人忽然虚弱无力地瘫软下去,同时剧烈地咳嗽起来。

    “伊文斯先生,您怎么了?”

    “老师?老师?!”

    ……

    紧张担忧的声音在后台杂乱地响起,路西恩喘了几口气,摆了摆手道:“我没事,只是一时有点不舒服,很快就能恢复。乐队的成员先出去准备。”

    “伊文斯先生,您真的没事吗?”大提琴手托马斯这个粗豪的大胡子男人此时没有大大咧咧地带着乐队的人离开,而是再次小心确认。

    路西恩从怀里拿出一瓶粉红色的药剂,仰头喝下,脸色渐渐从苍白转为红润:“托马斯,你看,我有药剂的。这点小病难不倒我,音乐会完全没有问题。”

    见路西恩脸色恢复,说话顺畅且没有虚弱的感觉,托马斯才放心下来,招呼乐队成员去外面准备。

    等到托马斯离开,法布里尼有点疑惑担忧地柔声问道:“伊文斯先生,您喝得好像不是单纯的治疗药剂。真正的治疗药剂不可能好得这么快,尤其是疾病上面。”他是教堂唱诗班的领唱,在这方面的见识比其他人强很多。

    路西恩仿佛恢复了所有力量,精神奕奕地整理刚才因倒下而凌乱的衣着,然后坚定温和地看着法布里尼笑道:“有一点其他的东西,让我能撑过四个小时。放心,音乐会之后我就会好好休息,调养身体。”

    说完,路西恩拿起指挥棒,从容优雅地走出后台,只留给弗朗茨、格瑞丝和还轮不到他们上场的法布里尼等唱诗班成员一个不算高大却异常挺拔的背影。

    法布里尼许久没有说话,路西恩?伊文斯那温和俊美又坚定刚硬的笑容仿佛一直浮现在眼前。

    …………

    市政广场上,当路西恩走到圣咏大厅中央舞台时,先是一点稀疏的掌声出现,接着越来越热烈。

    不管路西恩听没听到,所有人都在表达着自己的喜悦和欢呼——他们一半是欢迎天才音乐家的出场,一半是感激娜塔莎公主殿下的仁慈和大方。

    阿尔托历史上,从来没有音乐会在开始前就能出现如此汹涌的掌声!

    格林顿站在广场边缘,看着那水晶墙壁,由衷地感觉到开心和满足:“总算能亲耳听到一次伊文斯先生的演奏,亲眼看到一次他的指挥,亲身体会一次他的作品!”

    演奏曲目已经出来,最开始是以大家熟悉的《命运交响曲》宣告归来,接着是独奏《月光》《悲怆》和某个即兴发挥的炫技性钢琴段落,然后是《自新国度》交响曲,最后是d小调交响曲《欢乐颂》收尾。

    当当当当!铿锵有力,简短激昂的熟悉旋律再次仿佛敲响心灵般浮现在每个人心中,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接受音乐盛宴的洗礼,忘记了其他一切。

    等到《命运交响曲》结束,克里斯多夫笑着对维克托道:“经过三年的锤炼,伊文斯的指挥是更加出色了,不再像过去那么癫狂,那么不受控制,能够完整地按照内心的想法指挥,该激动时激动,该缓慢时缓慢,该收时收,该放时放。这既充满了他独特的激情指挥风格,真正表现出困难和黑暗来袭时的恐怖、疯狂和对它们决不妥协的坚韧,又不至于因此而影响乐曲的整体感受。”

    在他看来,路西恩的指挥风格不再稚嫩,已经彻底成熟,游刃有余,足以与《命运》匹配。

    “他是一个从来不会忘记努力的人。呵呵,所有演出过的《命运》之中,那种永不放弃、永不屈服的精神只有他指挥的两次是最明显最具冲击力的。”维克托毫不吝啬对学生的赞美。

    十多分钟的休息后,乐队暂时离开,整个舞台上只剩下一台黑色钢琴和穿着同色燕尾服的路西恩。

    神术阵的光芒收敛,集中到了他的身上,让他仿佛带着淡淡的光晕。

    坐在钢琴前面,路西恩闭上了双眼,这是一次告别的演出,真正的告别。自己不可能停止奥术和魔法上的进步,迟早会被教会真正重视,放入净化序列,所以为了亲人和朋友们的安全,只能做出取舍。

    不知道乔尔叔叔、艾丽萨婶婶、约翰、艾文他们会做出怎样的选择,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维克托老师、艾琳娜等人,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光明正大地重返阿尔托……

    也许,只能等成为高阶魔法师后,远远地看上他们一眼?

    一股难以言喻、难以克制的哀伤在路西恩心里浮现,双手自然按下,宁静而优美的旋律舒缓流淌,仿佛将所有人都带到了湖边,带到了夜晚凉风徐徐的湖畔,看到银白色的美丽月光照在水面之上,荡起一阵阵粼粼波光,它们是那样的唯美,那样的梦幻。

    安宁、静谧的氛围笼罩住所有人,让他们陶醉和沉浸,感受着淡淡的甜蜜,而甜蜜掩盖之下,忧郁是如此的悲伤、如此的明显,分外打动人心。

    心绪变得宁静低沉的菲丽丝忽然感觉到旁边坐着的艾琳娜擦了擦眼角,悄声自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好想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