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一章 辉煌(两更合一)

第四十一章 辉煌(两更合一)

    ——今天的两章一起合并更新,不吊大家胃口。

    为了写出来,我到现在都还没吃午饭,没睡午觉的,先去吃点东西,回来修改错别字等。

    求月票~

    ………………………………………………………………………………

    市政广场,水晶墙周围。

    看着几位著名的歌唱家与成年合唱团、童声唱诗班一起走了出来,站在围成半圆形的乐队后面,周围的人们是充满了惊愕。

    “这是什么?”

    “法布里尼先生怎么也来了?”

    “难道最后一部不是交响乐,是合唱?”

    ……

    刚才还满怀期待的他们此时只剩下惊讶,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歌唱家、合唱团和童声唱诗班出现在路西恩?伊文斯的音乐会上,而且曲目明明是d小调交响曲!

    听着周围议论纷纷,贝蒂疑惑地对姐姐乔安娜道:“难道伊文斯先生的这部交响曲之中会加入合唱段落?”

    “这怎么可能?从来没有哪部交响曲有合唱部分的!这又不是清唱剧!”旁边的一位阿尔托市民强烈地表示不信,他是资深的交响乐爱好者。

    见妹妹被质疑,乔安娜轻哼了一声:“伊文斯先生可是以变革和创新闻名,他之前《命运》和《自新国度》,难道就完美符合传统的交响乐结构?”

    类似的争论在市政广场各个地方都有发生,让人对路西恩?伊文斯最后一部交响曲愈发好奇。

    而圣咏大厅内,看着法布里尼等人鱼贯而出,克里斯多夫感慨道:“他果然要在交响曲中加入人声合唱部分,真是大胆的创新,不知道效果怎样?”

    虽然路西恩的排练很保密,但阿尔托音乐家协会并不大,法布里尼等人又不是默默无名之人,所以绝大部分音乐家和乐师都猜到路西恩要在交响曲中大胆地启用合唱来配合。

    由于习惯了路西恩每部乐曲都带来变化,音乐家们都抱以观望的态度,只要不是像《自新国度》那样出格,他们都比较期待着交响乐形式的创新,尤其是克里斯多夫这种宽厚长者,更是喜闻乐见地关注着这一切,希望能给自己的音乐创作带来新的灵感。

    “据说非常好,但独自排练和在圣咏大厅面对众多的观众演奏是两件不同的事情,效果也许会好上一百倍!”娜塔莎信心十足地道,好像创作乐曲并即将上台指挥的是她自己一样,同时她心里略微埋怨,“这家伙真是好能保密,明明这三年中已经有这两部交响曲的雏形,其中一部更是接近完成,却提都没提一句,难道是创造惊喜?”

    在她看来,《自新大陆》和《欢乐颂》这两部宏大的交响乐显然不可能是路西恩回到阿尔托这短短一个多月创作的,而且路西恩当时也承认谱写出了部分乐章。

    奥赛罗摇了摇头:“但交响曲中从来没有过人声合唱的尝试,最后能表现得怎样还无法肯定,是一个未知的谜团。”

    这时,穿着笔挺燕尾服,俊美安静如同月光的路西恩拿着短短的指挥棒从后台走出,对着四周依次按胸行礼。

    不管圣咏大厅内还是市政广场上的议论声顿时戛然而止,完全平息。

    这就是一位顶尖音乐家的魅力。

    …………

    转过身,站到乐队半圆形队伍的中央,路西恩抬起双手,做出安静和准备的手势。

    习惯性地闭上眼睛,回忆过去种种苦难和沉思,回忆自己经过漫长艰辛的旅途抵达霍尔姆王国港口,从黑暗压抑的货物木箱出来时看到穿着黑色双排扣长礼服、戴着高礼帽的拉扎尔的一幕,当时天气明媚而他又笑容灿烂,就仿佛一道刺破黑暗困苦,预示着光明来临的神圣阳光!

    没有生活的积累,没有情感的积淀,一位指挥家是难以出色驾驭住乐曲的。

    右手的指挥棒和虚握的左手轻缓起伏,似乎在捕捉着那份来自远方、来自开始的感情和旋律,低低的音乐奏响,仿佛发自心灵颤音回荡,一幕深沉、平静、严肃的朦胧远景似乎跃然于众人眼前。

    维克托只觉得灵魂在这颤音之下有一种无法控制的战栗感,不知道是来自于对这段旋律的激动,还是因为它蕴含的严肃深沉而产生的敬畏。

    这样的颤栗感在每一个人心中划过,包括红衣主教在内,都对音乐有了最初的、深刻的、直观的印象,它宏大严肃,似乎蕴育着一股蓬勃无法阻挡的力量,也昭示着即将到来的险恶,那是每个人都无法躲避,从出生到死亡都会经历的困难和痛苦!

    接着,蕴含的那股力量渐渐壮大,音乐变得刚劲有力,异常鲜明的节奏一波*地震颤心灵,而另外的主题压抑严峻,似乎是所有人不愿面对、不愿到来的艰难和一开始就注定的命运,两个主题反复纠缠,让整个第一乐章变现出了贯穿于《命运》《悲怆》的永不屈服的斗争和永不放弃的呐喊。

    其中夹杂一些平缓或昂扬的旋律,既在用斗争过程中暂时的风平浪静衬托战斗的艰苦和悲壮,又仿佛在揭示着战胜苦难、战胜敌人和战胜黑暗的神圣和必然!

    十六分钟的第一乐章就在听众们专注到如痴如醉中飞快过去,以斗争的暂时胜利宣告结束,他们爆发出了雷鸣的掌声,毫不保留地表达自己对这个乐章的喜爱。

    “开头就如此宏大庄严、深沉肃穆,这个乐章真是出色,而且结构严谨牢固,非常完美,几乎是没有瑕疵的一个乐章!”喜欢庄严音乐的奥赛罗没有像之前《自新国度》一样皱眉,而是用他暂时能想到的溢美之词赞扬着。

    娜塔莎略带骄傲地附和:“如果后面三个乐章还保持同样的水准,那这一部就是毫无疑问的交响乐顶尖之作,能够和《命运》《曙光战争》等在同一个层次接受后来者膜拜的经典。这次的音乐会真是丰盛到了极点,而且有两部是新作品,以后恐怕很难有类似的情况出现了。”

    但瓦欧里特大公却微微疑惑地道:“不管从任何一个方面,第一乐章都值得你们的赞美,但我总觉得缺少了什么,少了那种震撼爆发的感觉?”

    “确实,无论是从技巧、结构,还是从旋律等上面讲,这一乐章都接近完美,可它既不像《命运》第一乐章那样充满了狂风暴雨让人喘不过气的恐怖和紧迫,又不像《悲怆》和《月光》第一章能给人独特的心里感受。”

    克里斯多夫说出自己的感官,“恢弘、深沉、严峻等它都展现了出来,却少了一点让人铭记的事物,就像一座蕴藏着恐怖力量的火山,它偶尔爆发了,但还达不到大家的期望,不是那样顺理成章地喷涌而出,给人愈发压抑、低沉、黑暗的感受。”

    “克里斯多夫先生说得正是我的感受,但就因为这样,我愈发期待后面某个乐章的爆发,这是它能不能成为真正经典的关键。”维克托并不没有急切,依然没有怀疑地等待着后面三个乐章,不过他也有淡淡的黑暗压抑感。

    坐在旁边的海恩伯爵、拉法蒂伯爵和红衣主教哥塞等人对于他们的音乐讨论很难插上嘴,但不妨碍他们认同克里斯多夫的感官,虽然第一乐章的斗争以一种恢弘的、暂时战胜敌人和黑暗的胜利收尾,但他们还是觉得自己在黑暗中独行,前方依旧有着众多的苦难和险恶。

    这是所有人的共同感受。

    很快,第二乐章在路西恩的指挥下开始,一反该乐章必须用慢板形式的传统,奏响了活泼明朗的旋律,仿佛在借着之前的胜利追进敌人,仿佛黑暗短暂消失,能看到明亮的蓝天和灿烂的阳光,给人振奋的感受。

    “他果然又打破传统了。”克里斯多夫像是早有预料般地和蔼笑道,带着长者对晚辈的宠爱放纵笑容。

    奥赛罗微微皱眉,但很快放开,因为他觉得在这里用活泼的快板乐章承接第一乐章的庄严肃穆非常恰当,自己竟然想不到更好的方式,而且乐章之间结构的安排变化让他容易接受一点。

    市政广场上的人们只要对交响乐稍有了解,都发现这个变化,但他们更专注于倾听音乐本质,对第二乐章也同样的喜欢,觉得旋律优美,气氛恰到好处。

    既然第二乐章如此出色,如此锲和,那就证明结构改变很有必要!

    胜利的前进还在继续,可黑暗似乎再次悄悄降临,敌人仿佛又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急促的旋律带给大家紧张的感觉。

    就在这种不安的情绪里,第二乐章结束,听众们鼓舞着自己、鼓舞着路西恩般再次爆发热烈如同潮水的掌声,似乎掌声越热烈他们就越不会孤单,越是能团结在一起,共同战胜黑暗和险恶。

    很少有交响曲能够在每个乐章的停顿时都收获如此热烈的掌声!

    掌声之后,所有人都没说话,那种内心深处的压抑和黑暗感愈发浓郁,深藏的火山停止喷发,仿佛在积蓄着惊人的、恐怖的力量。

    短暂的休息和沉思后,路西恩再次跃动指挥棒,让整个乐队跟随着他的情绪奏响第三乐章。

    宁静、安详的旋律柔和美妙而和缓平稳地回荡,让人陷入安静的沉思之中。

    没有音乐家去议论这个乐章的结构不再是快板,而是优美的慢板,如歌般柔和。经过前面两个乐章的或激烈或振奋或悲壮或不安的斗争后,所有人都迫切需要一个安静思考的时间,去思考自己为什么而战斗,去思考自己战斗的意义,去回忆整个斗争过程中的种种苦难和努力,从而积蓄出新的力量,收获辉煌、欢乐的胜利!

    你做每一件事情都一帆风顺吗?

    你是否感受到过战胜困难后发自内心的喜悦?

    你是否在生活中处处受到困难的袭击?

    你面对它们是勇敢战斗,还是沮丧放弃?

    ……

    安静的思考里,维克托再次回想起了人生道路的艰难,自己从来不是顺顺利利就成为音乐家的:

    忘记所有一切、反锁在房间内的音乐创作,违背内心喜好的与贵族们、与音乐家协会的先生交际,从而‘祈求’到了一次音乐会的来临,但迎来的却是失败的打击,是观众们毫不留情的退场,是周围大部分人恶意的嘲笑,自己几乎被困难和黑暗击垮,幸好有温妮的鼓励,自己才能再次站起来,付出十倍的努力重新取得了音乐会的举行机会,收获了成功,可自己还未实现承诺时,温妮就蒙主恩召了……

    娜塔莎则想到了过去,自己出身高贵,血脉顶尖,家庭和睦,似乎得到了真理之神的宠爱般幸福,可生活永远不会一帆风顺,短短时间内,兄长的战死,母亲的过世,让自己封闭了心灵,背上了沉重的负担,完全投入了骑士的艰苦训练中。

    而等到自己找到属于自己的骑士精神,走出过去的阴影,迎来美好的感情和新的生活时,一场原本可以避免的残酷背叛就降临在自己身上,为了所有支持和爱惜自己的人,自己不得不忍痛斩杀了爱人,而且差点被堂兄的手下杀死,幸亏有路西恩这位好朋友不计生死的相救……

    指挥着的路西恩也在想着种种磨难,那一件件黑暗的往事萦绕在心头,它们是如此的压抑和危险,却给了自己前进的收获,让自己能向着光明奔跑,追逐着太阳和成功,永不停止,永不放弃。

    你有过黑暗压抑,颓废痛苦的经历吗?

    你是从这样的经历中汲取了教训和力量,更加坚强地前进,还是堕落其中,永远无法自拔?

    你向往光明和成功吗?

    你是否做好了准备迎接通往它们道路上的黑暗和险恶?

    安静柔美的旋律里,那强烈但内敛的感情给了所有人沉思的力量,在回忆过去种种苦难里积蓄着力量,酝酿着情绪,暗流着汹涌,期待着宣泄,仿佛内心的情感在一次次的压抑、一次次的苦难中想要冲破一切,仿佛深藏的火山在内心低鸣,即将无法遏制的蓬勃爆发。

    不知不觉,第三乐章结束,那积累起来的点点滴滴让每一个人都有无法克制的喷涌之感。

    人生中已经遭受太多的苦难,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要冲向光明,迎接胜利,收获成功!

    路西恩动作猛地激烈起来,第四乐章开头就是一个火山爆发般的喷涌,让沉思得到的力量,酝酿低沉的情绪如同洪水般被引导出来,冲破一切枷锁,击败所有敌人,战胜全部险恶!

    这样的爆发让圣咏大厅和市政广场的听众们情绪一下振奋起来,似乎即将看到明媚的曙光,辉煌的胜利!

    但黑暗还在徘徊,艰难依然存在,旋律片段式地重复了前面三个乐章,再次给人惊心动魄的斗争和危险之感。

    还没到胜利,还要继续前进,还要冲向光明!

    欢乐颂的旋律被低音大提琴之下轻柔奏出,庄严轻快又明朗欢乐的调子仿佛在抚慰着人们。

    但还不够,还不够!

    人们就像经过了无数的努力,已经接近了胜利的边缘,可光明只是若有察觉,还未真正来临!

    这就如同维克托第二次音乐会时,已经演奏完了曲目,但观众们还没有做出反应,还无法知晓是否成功,内心的压抑、期待、徘徊和紧张依然存在。

    欢乐颂的调子渐渐发展到整个乐队,越来越鲜明,越来越庞大,无数条小溪飞快地汇成了一条洪流。

    但还不够,还不够!

    这就如同路西恩已经抵达了霍尔姆王国“帕德雷”港口,但木箱的盖子还没有被揭开,一切都还在黑暗和压抑之中。

    包括娜塔莎在内,所有的观众不知不觉握紧了拳头,想要欢呼胜利。

    但还不够,还不够!

    突然,一个男中音浑厚雄壮地唱道:

    “啊,朋友们,何必唱着陈旧的调子?”

    “还是让我们的歌声”

    “汇成欢乐的合唱吧!”

    就像是被闪电击中,就像是目睹天使降临,无法言喻的颤栗感从每个人灵魂深处迸发,蔓延到全身。

    激情澎湃的礼赞和欢乐神圣的旋律潮水般涌来,淹没一切,冲破一切!

    “欢乐,欢乐。”

    “欢乐天使圣洁美丽”

    “灿烂光芒照大地”

    ……

    一直无法得到彻底宣泄的情感在这一刻完全喷涌,每个人的灵魂都因为感动而变得空灵,充满了极致的神圣的快乐。

    这就如同经历漫长的黑暗,看到了第一缕照破漆黑和云彩照样大地的阳光,它是如此的肃穆和庄严,又是如此的明亮和神圣!

    这就如同维克托经历了无数的困难和挫折后收获了热烈的掌声,得到了真正的成功,那一刻,这一刻,他的双眼都饱含泪水。

    这就如同木箱盖子被揭开,路西恩坐起之后看到笑容灿烂的拉扎尔和明朗的蓝天,心情异常舒畅和感动,过去的所有的危险和压抑在这一刻都似乎得到了回报。

    没有苦,就没有甜。

    没有磨难,就没有收获。

    没有艰辛的努力,就没有成功的到来。

    没有痛苦、困难、压抑的衬托,又怎能有这样极致、这样纯粹的欢乐?

    这一刻,仿佛灵魂都受到冲击的人们彻底地迷失在了音乐当中,迷失在了四个声部反复呈现的欢乐颂演唱里,他们都含着感动的泪水,感觉到由衷的快乐,赞美着真理之神的恩赐!

    “在这美丽大地之上”

    “所有众生共欢乐”

    “一切人们不论贵贱”

    “都蒙神圣赐恩泽”

    ……

    唱着似乎赞美着真理之神的欢乐颂,感觉到欢乐神圣奔流不息的音乐环绕,看到下面听众一张张感动快乐又蕴含泪水的面孔,法布里尼有些战栗地感觉到音乐的神圣伟大,这首歌曲的神圣伟大,他莫名感动,一边演唱,一边就有泪水滑过洁净的双颊。

    从出生到现在,从残忍的手术到艰苦的练习,法布里尼第一次感觉到了由衷的欢乐,不掺有任何杂质,单纯的由真理之神赐予的欢乐,极致到让人想哭泣的欢乐。

    当别的歌唱家演唱时,法布里尼趁机看向乐队前方的指挥家,他是如此的投入,如此的用力。

    真是一位伟大的音乐家啊!

    等到轮到他演唱时,他愈发得用心和动情。

    “朋友们,在天上”

    “仁爱的神圣看顾我们”

    “所有人们虔诚礼拜”

    “敬拜仁慈的神圣。”

    听着这似乎在礼赞真理之神的歌词,早就受到触动的红衣主教哥塞和其他在场的主教、牧师们,一起在胸口画着十字架,神圣就是主的代名词!

    一遍遍的合唱,一遍遍的乐队奏响,两者结合的是如此完美。

    当清澈、纯净的童声合唱发出“欢乐天使圣洁美丽,灿烂光芒照大地”时,所有观众再次到外,从灵魂到身体的战栗,之前的所有压抑、所有苦难、所有努力和所有奋发,全部爆发出来,彻底爆发出来,酣畅淋漓!

    阳光洒满大地,欢乐充塞世界,交响乐随着路西恩的指挥划出了完美的休止符。

    短短几秒钟的安静后,人们忽然疯狂起来,掌声如同火山爆发、天崩地裂,而且他们还带着激动的泪水和难以压抑的情绪不自觉向着前方涌去,似乎想要以簇拥在路西恩身边,亲吻他的身体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喜爱和崇敬之情。

    圣咏大厅的大部分贵族顾不得礼仪,纷纷起身,潮水般向着舞台冲去。

    市政广场上的人们发现面前的不过是水晶墙后,只能停止前进,一遍遍地高呼:

    “路西恩?伊文斯。”

    “路西恩?伊文斯”

    “路西恩?伊文斯”

    ……

    他们似乎觉得万众一心的呼唤能够传递到圣咏大厅,传递到路西恩的耳中,让他知道自己的尊崇和喜爱。

    这样疯狂场面前所未有,法布里尼站在台上看着那些涌上来的贵族时,有一种还在做梦的感觉,但他很快就明白这是成功的收获,这是恐怖的热情,这是应该得到的赞誉。

    “伊文斯先生,你快接受鼓掌并向观众致意。”法布里尼看到路西恩指挥完后一直低着头站在那里,于是出声提醒他。

    路西恩缓慢抬起头,脸色异常的苍白,没有一点血色。

    接着他露出一丝让人觉得异常好看的笑容,缓缓转身致意,右手按住胸口,身体俯下。

    法布里尼忽然惊恐地看到路西恩弯腰之后是软软倒地,像是一只失去了所有力量和翅膀的天鹅。

    这一刻的画面似乎在他的脑海里凝固成了黑白色,一边是沸腾如同开水的热情场面,一边是无法阻止的慢慢滑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