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二章 诱导

第四十二章 诱导

    ——先感谢一下,经过大家的指点,我昨晚自己拆开笔记本电脑清灰和涂抹硅脂后,它似乎抢救回来了。

    ………………………………………………………………………………

    市政广场及附近行政区好几条街道上人头窜动,黑压压一片如同夜晚奔涌的潮水,他们有的饱含感动的泪水疯狂鼓掌,有的带着激动的心情高声呼唤着路西恩?伊文斯的名字,尤其是近距离围着音乐停止后渐渐消失的水晶墙的人们,更是带着满脸的泪痕,一遍遍地大声呼喊:

    “路西恩?伊文斯!”

    从来没有哪部音乐能够这样打动他们的心灵,具备了他们生活中能够经历的一切,有难以忍受的苦难、艰险,有辉煌的胜利、真正的欢乐,也有他们发自内心喜欢的音乐和虔诚的礼赞,所以当法布里尼唱出欢乐颂开头时,他们才会从灵魂到身体都无法克制的颤栗。

    这样的感觉在交响乐结束后久久未能平息,所以他们哪怕已经看不到圣咏大厅,看不到那位将这部无与伦比的音乐从真神身边带到世间的大师,也还是宣泄着、表达着崇拜、敬意和喜爱。

    而在疯狂的场面背后,在他们看不到的圣咏大厅内,少部分还保持着理智的贵族、牧师、主教是难以反应过来地看着身穿黑色燕尾服的路西恩?伊文斯如同陨落的天使般带着优雅却悲壮的感觉缓缓倒地,这一幕铭记在了他们的瞳孔里,铭记在了他们的记忆中。

    接着,仿佛有一道银紫色的闪电划破空间,穿着紫色晚礼服的娜塔莎猛然出现在舞台上,在路西恩真正倒地前抱住了他,然后脚一蹬,急速飞回了贵宾包厢,只留下舞台周围那些疯狂涌来的贵族们目瞪口呆。

    她的反应比任何人都快,等到大家都回味过来,又平添了诸多暧昧的猜想。

    “哥塞主教,请你治疗路西恩!”娜塔莎保持着众人习惯的沉着冷静,但语气中、眼神中依然透露出了几分焦灼,而她白皙修长的右手是与路西恩右手十指紧扣,不肯松开。

    红衣主教哥塞郑重地在胸口画着十字架:“只有主最虔诚的信徒,才能创作出这样神圣宏大的礼赞式交响乐,所以公主殿下你放心,真神不会让伊文斯先生死亡的,而我也会尽力治疗他。”

    一旁的维克托焦急地想要确认路西恩的状况,但娜塔莎就像守护着小孩的母亲,守护着领主的骑士,以一种排斥他人的方式将路西恩抱在怀里,手怎么也不肯松开。这让维克托只能在旁边心神不宁地打转,看着哥塞握住的真理圣徽亮起一层乳白色的神圣光芒照在路西恩身上。

    娜塔莎通过紧握的双手,悄悄将自身天骑士等级的力量不停灌输入路西恩身体,死死压制和掩盖着他的灵魂异常。

    而哥塞由于路西恩还没到垂死的边缘,只是用常规的神术检查,没有直接爆发全部力量从内到外地观察。

    过了几十秒钟,在众人关心着急的目光注视里,哥塞微笑起来:“伊文斯先生只是生病加上太过激动才会晕倒,并不是很严重的事情。当然,如果他不接受治疗,再拖上一两个礼拜,那即使拥有骑士的力量也会真正死亡。但现在,我想一切都没有问题了,主会庇佑他的。”

    治疗神术并非万能,至少在教会的观点里,这是靠着激发人本身的生命力来治疗。如果这个人由于长期的病痛而流逝生命力,等到没剩下多少时,就不得不宣布他处于真正死亡的边缘,即将蒙主恩召,再强的治疗神术都无法救治,除非是神话传说里真理之神施展过的“复活术”!

    而哥塞没有说出口的话是,路西恩?伊文斯似乎是二级骑士,不过想到他与娜塔莎之间的“关系”,他也就释然了。

    “可为什么路西恩会生病?作为一名年轻的骑士,若非烈性瘟疫或者身体状况极差,他是不可能患病的。”听到不太严重之后,娜塔莎冷静地问了一句。

    其实,她很清楚这是路西恩在几个礼拜前就施展在身上的四环魔法“疫病术”。

    路西恩对自己用了“疾病术”之后一直没有去治疗它,只是靠着二级骑士的自愈能力硬抗,让它通过很多天的时间由魔法类疾病渐渐发展成缠绵不止的自然疾病,免得被人看出端倪。

    哥塞沉默了几秒钟才回答:“也许是因为伊文斯先生之前内脏受伤没有及时治疗好。”

    “我明白了,请哥塞主教你快点治疗路西恩。”娜塔莎很“清楚”目前的情况,没有对生病的原因纠缠不休,当前最重要的还是救治路西恩。

    红衣主教哥塞伸出双手,放出充满神圣意味的纯净光芒,它照在路西恩身上后,可以明显看到路西恩体内升腾出一团团像是由无数肉眼难见的小“虫子”结成的黑色烟雾。

    三极神术“移除疾病”,不强大、不高阶但却非常对症的治疗神术!

    依然压制和掩盖住路西恩灵魂异常的娜塔莎看到那些黑色细小“虫子”在纯净光芒里慢慢化成白烟彻底消失,脸上“油然”流露出一丝放松和欣喜的情绪。

    看到女儿的表情,又看了看他们十指交叉紧紧相握的右手,瓦欧里特大公的情绪是非常复杂,既有每一位疼爱女儿的父亲目睹她即将被某个混蛋小子拐跑后的惆怅和愤怒,也有她终于回归正常,不用再担心她被人攻击和血脉断绝的欣喜。

    见大公表情复杂,拉法蒂伯爵低声笑道:“准骑士也是骑士,至少激发了血脉力量,比随随便便找个普通人好多了。”

    曾经瓦欧里特大公对拉法蒂伯爵等人透露过,不管是否激发了血脉力量,不管是否为贵族,也不管是否真正将娜塔莎拉回了正路,只要女儿能够表面上正常地结婚生子,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同意了。

    “是啊……”瓦欧里特大公长长地叹了口气。

    施展完“移除疾病”后,哥塞又用了一个四环神术“复原术”,然后所有人就看到路西恩缓缓睁开了双眼,似乎有些迷茫地打量周围:“怎么了?”

    维克托既关心又痛惜地道:“路西恩你太不注意身体了,带着这么严重的病还要创作音乐,还要坚持举行音乐会,还要自己指挥!有这个必要吗?以你现在的地位,将音乐会推迟到身体好了之后再举行不可以吗?会被人们遗忘吗?”

    一连串的问题触动了路西恩的情绪,让他有点感动地回答:“我错了,维克托老师。不过您也知道的,有了灵感有了创作激情,就怎么也停不下来。恩,我接下来会好好休息和调养的。”

    哥塞则微微颌首:“伊文斯先生,你的疾病和没有全好的伤势已经治愈,但你流逝和消耗的生命力太多,接下来需要一段长时间的静养来恢复虚弱的身体。”

    “呵呵,路西恩,刚才那一幕真是差点吓得我这个老头子心脏停止跳动,不过能用这个代价听到《欢乐颂》这部交响曲,也算值得了。”克里斯多夫见路西恩没什么问题了才半是打趣半是放松地道。

    而娜塔莎先是轻轻地吐了口气,然后严肃地对哥塞道:“哥塞主教,我先将路西恩送回去,然后与你好好讨论一下他受伤的问题。”

    “娜塔莎,记得将我没事的消息转告给弗朗茨、法布里尼以及其他所有看到我倒下的人,不要让他们为我担心。”路西恩转过头,对娜塔莎说道。

    娜塔莎轻轻点头:“放心,我会吩咐侍卫们宣布的,你最重要的就是好好休息和恢复。”

    看到他们旁若无人地对话,看到已经恢复的路西恩依然没有抗拒地靠在娜塔莎怀里,两人几乎呼吸可闻,瓦欧里特大公、克里斯多夫、维克托等贵宾包厢内的人表情全部变得略微古怪和暧昧。

    一直到娜塔莎抱着路西恩飞走,他们才回过神来,纷纷用奇怪的恭喜眼神偷看瓦欧里特大公,让大公愈发得惆怅。

    …………

    半空中,娜塔莎得意地道:“路西恩,等到你‘死亡’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父亲应该就不会逼我结婚了。”

    然后她用一种悲伤的语气道:“他会体谅我连续失去两位‘爱人’的痛苦,明白我因此而受到的打击……”

    “娜塔莎,你的演技真不错。”路西恩由衷地赞叹。

    娜塔莎嘿嘿笑道:“那是,可棒了!我也很喜欢看歌剧的!”

    “不过你当初提出用‘死亡’换取教会发现后的心照不宣时,是不是就抱着这个心思,想借助我来摆脱大公给你施加的压力?”路西恩嘿了一声。

    娜塔莎干笑道:“哪有?哪有!我刚刚才想到的!”

    “没关系,我们是好朋友嘛,娜塔莎你坦率地承认吧,我不会生气的。”路西恩学着娜塔莎那样挑了挑眉毛。

    娜塔莎左顾右盼:“唔,得快点送你回家,我好去向哥塞主教施加压力,便于你下一步计划的进行。”

    卡米尔飞在旁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

    圣咏大厅内,得知路西恩?伊文斯只是激动地晕倒,贵族们纷纷松了口气,然后带着依然激动的心情慢慢退场。

    他们现在并不知道,刚才看见的路西恩在致意中、在疯狂的热情场面中缓缓倒下的一幕,那宛如黑天鹅折翼陨落的一幕,是他们对这位大音乐家最后的一个印象。

    克里斯多夫和维克托、奥赛罗等人走出圣咏大厅后,看到附近市政广场和周围街道上依然是黑压压的人群,听到他们高声的呼唤,不由感慨道:“我从未见过这样疯狂的场面,或许在我死亡前也很难再重现了。”

    “是啊,但《欢乐颂》当之无愧。”对类似庄严肃穆、宏大神圣音乐没有抵抗力的奥赛罗非常认真地道:“在我看来,这是目前为止交响乐最顶峰的作品,无与伦比!”

    哪怕克里斯多夫大师就在身边,他也要这么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