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三章 愤怒的小丑

第四十三章 愤怒的小丑

    ——三千八百多字,送给大家。

    ………………………………………………………………………………

    阿尔托金色大教堂。

    “什么?你要求处死守夜人队长‘小丑’?”红衣主教哥塞虽然在检查出路西恩的身体状况后,就对娜塔莎的愤怒反应有所预料,但他完全没想到娜塔莎会如此激进,态度会如此强硬。

    娜塔莎银紫色双眸晶莹剔透,宛如梦幻,语气非常严肃:“是的,必须处死小丑。”

    作为一名红衣主教,哥塞很能保持温暖慈爱的表情,他语气和善地道:“公主殿下,伊文斯先生并没有问题,没有死亡,没有瘫痪,也没有残疾,为什么要紧追不放呢?而且未必是小丑做的,当时伊文斯先生也许看错了人,很大可能是银白之角的邪教徒假扮的。”

    “哥塞主教,如果你们觉得是路西恩认错了人,那就让小丑站出来,接受他的指认和询问,同时用神术测谎,我想这样应该能弄明白一切。”娜塔莎气势逼人,给哥塞造成了极大的压迫感,毕竟大家同为高阶。

    面对娜塔莎的提议,哥塞短暂沉默,因为无论是他,还是裁判所的负责人都有理由相信是小丑做的,如果在贵族们众目睽睽之下被测出撒谎,小丑确实没按照正常的规程就出手伤害了一位上流社会人物,那教会的威信将会受到不小的打击。

    过了一会儿,哥塞才继续用自己和善的声音道:“好吧,我们先假设是小丑做的。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很显然,伊文斯先生可能与‘教授’这个净化序列上的邪恶人物有着关系。为了防止邪恶侵害瓦欧里特公国,侵害阿尔托和各位贵族,小丑才会冒险试探。”

    “但有证据吗?有真实的证据吗?”娜塔莎上前一步,目光充满威严,“哥塞主教,现在不是曙光战争后期,不是守夜人们怀疑谁是魔法师,怀疑谁与魔法师有关系,就可以单纯凭借怀疑将他们抓起来慢慢审问或直接出手试探、检查的年代了。今天可以因为臆想的邪恶就差点杀死路西恩?伊文斯,那明天是否也可以因为同样的怀疑而直接击杀某位贵族呢?”

    “我想没有哪位贵族愿意生活在这种惶惶不安的环境里,不愿意早晚都要担心是否会有教会的守夜人突然闯进自己的房屋,凭借没有影子的证据将自己逮捕或者击杀!”

    “实力强大的骑士或许不担心自己,但他们同样害怕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孩子遭遇类似的事情!”

    一连几句严厉的、咄咄逼人的话语后,娜塔莎声音变大:“哥塞主教,我代表瓦欧里特公国所有贵族要求处死小丑,震慑所有敢于违背教会与贵族之间约定的守夜人!”

    如果是几百年前就好了,就不用听娜塔莎的“无理”要求了,哥塞主教有些无奈地想道,可南北教会的对峙、魔法议会的兴起,让本身就代表着强大力量的贵族地位急速提高,当他们团结起来的时候已经可以在某些问题上抗衡教会,左右教会的决断,而这件事情确实有点触犯到贵族们的底线。

    “公主殿下,您是虔诚的贵族,之前的处理就很好。而且伊文斯先生并没有大事,小丑即使有罪,也还没到需要处死的地步。”哥塞语气软化,先试图用娜塔莎的虔诚信仰消弱她的强硬立场,然后抛出一个低调的、双方都能接受的办法,“不如让裁判所的内部法庭审判小丑,给予他应该得到的处罚。”

    娜塔莎在胸口画了个十字架:“唯真理永存。”

    然后她郑重地道:“我是虔诚的信徒,所以更加不想看到守夜人中像小丑这样疯狂的家伙破坏教会与贵族之间的关系。”

    说完,她双眼直视哥塞,将自己的强硬意志传递过去:

    “小丑不死,所有贵族都无法安心!”

    哥塞沉默了一会儿道:“公主殿下,我会将你的要求转告枢机主教阁下,转告阿莫顿主教,毕竟我不负责裁判所,只能由他们做出决定。”

    娜塔莎这才点了点头:“我相信枢机主教阁下和阿莫顿主教都明白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我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

    阿尔托某幢普通无奇的别墅中。

    小丑正在仔细看着搜集起来的情报,试图从里面找到蛛丝马迹,确认路西恩?伊文斯与教授的关系匪浅。

    突然,房门被人猛地推开,战斗牧师朱莉安娜惊慌焦急地走了进来:“队长,快,快逃走!”

    “朱莉安娜,出了什么事情?冷静一点。”小丑抬起头,用那张滑稽的笑脸看着朱莉安娜。

    朱莉安娜深呼吸了两下:‘队长,裁判所决定处死你,你快逃走吧!“

    “什么?!这怎么可能?!”即使是五级的大骑士,意志惊人,小丑也忍不住惊讶反问,似乎有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自己辛辛苦苦为了主、为了教会、为了裁判所去打击邪恶、消除黑暗,可居然会被裁判所决定处死?!

    朱莉安娜不清楚这个秘密的藏身地方是否已经暴露,只能长话短说:“队长,一个小时前结束的‘归来音乐会’上,路西恩?伊文斯重病倒在了舞台中央,被哥塞主教大人确认为之前受伤没有痊愈而引起的疾病,于是娜塔莎非常愤怒,不再妥协,以整个贵族阶层为后盾,要求教会处死你。而从伦德队长冒险透露的消息看,教会已经退让,准备秘密抓捕你,然后秘秘密处死,换取贵族们的满意和不宣扬。”

    “处死我……处死我?”小丑不能接受的低声自语,声音里充满了沮丧、绝望和茫然,与夸张的笑脸形成鲜明对比。

    朱莉安娜还以为他不相信,赶紧解释道:“伦德队长在梅尔泽黑森林事件之前与我们的关系一直不好,后来表面上也与我们非常疏远,所以裁判所几位大人招集守夜人搜集情报并抓捕你时选中了他。他接受任务之后,立刻冒险透露给我,让我通知你逃跑,离开阿尔托,去别的地方躲一段时间,然后再换个身份回来。裁判所几位大人里面不乏同情你的!”

    小丑的低声自语停住,像是失去了灵魂般呆立,就在朱莉安娜想再次催促他时,他忽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中充满了疯狂的意味。

    “队长,你没事吧?”朱莉安娜担心地道。

    笑声戛然而止,小丑用一种异常冷静的语气道:“我没事,只是觉得非常好笑。一个与邪恶魔法师关系匪浅的音乐家,一个与魔法议会渊源深厚的公主,竟然能逼得教会处死他最虔诚、最忠心的黑暗侍卫。这究竟是魔法师们的教会,还是主的教会?萨尔德阁下、阿莫顿大人、哥塞大人他们怎么能纵容和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队长,不要管那些大人物们怎么想的,我相信你,明斯克相信你,伦德队长相信你,很多守夜人相信你,裁判所三位大人里面也有两位同情你!我相信光明终究会战胜黑暗,神圣一定能击败邪恶!”朱莉安娜有点激动地道,似乎同样被刺激到了。

    小丑摇了摇头:“朱莉安娜,你不用担心我情绪失控,没有过人的意志我怎么能驾驭得住五级的血脉?我会好好躲藏,然后找到证据,当着所有人的面指证路西恩?伊文斯,光明正大地返回裁判所。呵呵,如果能亲手在娜塔莎的面前杀掉路西恩?伊文斯,让她眼睁睁看着却无力挽回,那就最好了。”

    “队长,你不要鲁莽,这个时候路西恩?伊文斯身边肯定有着众多的保护和埋伏,说不定就是想yin*你前去,将你彻底杀死!”朱莉安娜慌忙提醒了一句。

    虽然她知道以小丑的意志不难控制住情绪,不会犯愚蠢的错误,但也明白黑暗性质的血脉或多或少带着点疯狂的因子。

    小丑滑稽的笑脸转向窗外,冷冷笑道:“我知道。因为路西恩?伊文斯最初伤得有多重,别人不清楚,难道我还不明白?我并没有时间下重手,以他骑士的自愈能力,即使不用药剂,也顶多两三天就能完全恢复,不可能久脱未好,变成严重的疾病。他根本就是趁机逼迫娜塔莎,让她给教会施加压力。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不预防我逃脱追捕后向他复仇?”

    “我会小心地调查,这次一定要抓住他的尾巴!”小丑滑稽夸张面具上的双眼森然冰冷。

    …………

    别墅内。

    “路西恩,你真的确定小丑会被人故意放跑?”娜塔莎有点疑惑地道,然后幽默地打趣:“别告诉我你是用水晶球占卜出来的?”

    路西恩故作惊讶地看着她:“咦,你怎么知道?”

    接着路西恩呵呵笑道:“其实,只是一个简单的推理。娜塔莎你的立场太强硬,要求太过分了,不管是红衣主教还是裁判所负责人,都难免同情小丑,所以故意将消息泄露出去让他逃跑是很正常的可能。而且从持典者萨尔瓦多的事情,和你确认的当初梅尔泽黑森林活下来的守夜人数量来推断,裁判所内部不乏与小丑一样极端痛恨教授的人,他们很可能与小丑有密切的联系。”

    强硬的立场和要求是之前两人就商量好的。

    “原来是这样。但这只是心理方面的推理,没有切实的证据支撑,而红衣主教和裁判所在类似的事情上非常严肃,所以小丑有很大可能被真的处死,让你的计划难以进行下去。”娜塔莎虽然敬佩小丑打击邪恶的决心和行动,但伤害到自己朋友就绝对不能忍受,在这方面,她一贯没有柔软和犹豫,非常清楚自己该站在哪边,不会做没有必要的仁慈和善良。

    路西恩笑道:“即使被处死了,也还有那么多被激起愤怒和同情的守夜人在,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教授的。”

    而且,“他”应该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如果“他”发现了什么的话,路西恩内心默然想道。这是小丑出手试探后,自己临时添加的重要目的和刚才一切推理的基础。

    “希望如此。”娜塔莎笑道,“那个人的资料已经给了你,我在这里帮你掩盖,快去快回。”

    …………

    克莱恩子爵,阿尔托市政厅执政官,一位没有激发血脉力量但五十多岁依然精力充沛的老者,满头的黑发梳得整整齐齐,一双碧绿眼睛幽深如同湖水,充满上位者的威严。

    在圣咏大厅听完路西恩?伊文斯的音乐会后,他带着激动的心情回到家中,久久不能入睡,不得不在起居室里看着搜集起来的书籍。

    随着时间推移,渐渐夜深人静,克莱恩放下手中的古朴图书,准备进入卧室安眠。

    当他脱下外套,换上睡衣,习惯性地在穿衣镜前整理衣服时,忽然看到镜子内倒影出一位黑色兜帽罩头的神秘之人,他似乎在镜子的另外一面,用沙哑艰涩的声音道:

    “你好,贤者先生,很久不见。”

    “教授?”克莱恩惊愕异常,脱口而出,然后下意识激发了法师护甲,看来在这几年里他终于成为了正式魔法师。

    他正是当初的魔法学徒贤者,因为与白蜜糖(西尔维娅)与她的父亲关系较为密切,所以被娜塔莎掌握住了情报和资料,但一直未曾责难和揭穿他。

    克莱恩小心翼翼回头,却发现背后空无一人,但镜子中依然倒影着那黑色长袍神秘人。

    四环魔法,镜中显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