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四 引路者

第四十四 引路者

    六月三日夜晚十点。

    当整座城市还沉浸在“归来音乐会”的空前盛况时,当人们还陶醉在《自新国度》和《欢乐颂》两部交响曲的经典伟大时,当大街小巷经常能听到《欢乐颂》的歌声和《自新国度》第二乐章的悠扬苍凉旋律时,阿尔托黑暗角落里的人们已经重新恢复了惯常的生活,并且趁这样的难得时机举行隐秘聚会。

    紫百合区一间看似普通的平民房屋内,隐蔽的地下室中聚集着十来位神秘人物,他们大部分穿着风格相似的黑色带兜帽长袍,小部分则在脸上戴着各种街头就能买到的面具,上面画着孩子们喜欢的熊、山羊等动物。

    “吊死者,贤者先生怎么还没来?”一位用兜帽掩盖住容颜但黑袍包裹里隐隐透露出凹凸有致身材的女性神秘人低声问道,声音虽然经过改变,却依然听得出几分甜美。

    他们围着一个圆形桌子,上面点着几根白色蜡烛,放着很多书籍、纸张和材料。

    吊死者用他特殊的阴冷诡异声音回答:“水银,我怎么知道?贤者先生已经是正式魔法师,他有权在最后时刻到来。”

    贤者在危险密布的阿尔托成为正式魔法师后,并未退出这个魔法学徒圈子,反而以一种老师般的态度指导着其他魔法学徒,并将一些魔法药剂配方交换给他们,所以他很快就成为这个魔法圈子实质上的首领,让不少魔法学徒从中受益,至少吊死者自己本人就越来越接近正式魔法师的位阶,而且他还隐隐约约感觉到水银、晨星、驯鹿的实力是大幅度提高,不知道是否已经成为正式魔法师,还是靠魔法药剂、魔法阵手段提升了其他方面的能力。

    “还有五分钟,如果贤者先生还没来,我们就必须离开了。”在水银回答前,戴着驯鹿面具的黑袍男子沙哑着声音道。

    其他魔法学徒对此纷纷点头赞同,这种隐秘圈子的聚会根本不容忍有人迟到,因为迟到往往就代表着意外发生,不能有半点侥幸。

    晨星听到驯鹿的话后苦笑道:“这样时时刻刻都要警惕危险、担惊受怕的生活真是让人压抑和烦恼。”

    “如果不想压抑痛苦,那就像火狼一样好了。”吊死者冷冷地讽刺了一句。

    顿时,所有小声讨论着的魔法学徒们都安静了下来,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表明,也没有谁亲眼目睹和完整听闻了当年梅尔泽黑森林内发生的事情,但从几个简单的、方便打听到的事实就可以判定火狼是潜伏在魔法圈子内的叛徒,比如火狼自告奋勇知晓遗迹,比如战斗的一方是大量的守夜人,比如从此之后教授再未前来,比如教授“荣”登净化序列名单——他们从其他圈子的正式魔法师那里知道的。

    提到这件事情,声音努力沙哑却还有几分甜美动人的水银轻轻叹了口气:“可惜我们之中出了叛徒,让教授先生匆匆忙忙离开了阿尔托,没有来得及告诉我们魔法议会总部的所在,要不然我们也就不用感觉迷茫压抑,找不到那‘光明的天堂’,觉得前方无路了。”

    提到教授,她是透着深深的敬畏,这来自于那亲身体会到的渊博知识,来自于那亲眼目睹的恐怖魔法,来自于他竟然登上了净化序列!

    几名新加入的魔法学徒是时常从原本成员那里听到这位“教授先生”的名字,心中都充满了好奇,但他们丝毫不怀疑水银他们的描述,能够进入净化序列就证明一切——这是其他圈子的魔法师提到时也同样敬畏的大人物!

    “当初我以为教授先生只是普通的中阶魔法师,想不到他比我想象得要恐怖很多……”吊死者阴冷着嗓音感慨,突然地下室入口传来独特的敲门之声。

    “贤者先生来了……”魔法学徒们顿时松了口气,纷纷起身,安静地迎接贤者,因为他是正式魔法师,而他们是魔法学徒。

    水银谨慎地走到密室门口,低声询问了一句:“贤者先生?”

    这里是两层楼带地下室的平民房屋,有着众多的窗户入口,所以他们没有在大门那里布置第一道鉴别的措施,而是直接在通往密室的走道上安放魔法陷阱,并通过敲门声和问题确认身份,以便提前察觉,用早就准备好的魔法手段从地下室内逃脱。

    “是我。”贤者苍老的声音传来。

    熟悉的声音,平和的语气,再加上精神力隐隐约约没有感应到异常,魔法学徒们都放下了吊着的心。

    每次有人到来,他们都绷紧了那根弦,实在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痛苦感觉。

    水银解除魔法陷阱,打开房门,看到了穿着黑色魔法长袍、兜帽阴影遮住脸部的贤者。

    “晚上好,贤者先生。”所有学徒右手扶额,深深鞠躬,以古代魔法师的礼仪向贤者致敬。

    等到他们行完礼,抬起头,却全部倒吸一口凉气,因为贤者身边还站着一位被阴冷宽大黑色魔法长袍罩住的神秘人,而自己等人刚才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任何问题,在模糊的精神力感应中,贤者前后左右都是空空荡荡的!

    “贤者,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忽然带一个陌生人过来?!”回过神,水银愤怒地指责,这是类似的隐秘聚会最忌讳的事情。

    在没有事先告知的情况下绝对不允许带别人前来。

    吊死者等人虽然愤慨、担忧,但都没有像水银那样出声指责,因为贤者可是正式魔法师,光他一人就能干掉这里的所有魔法学徒。

    “水银果然隐藏着实力,说不定已经成为正式魔法师……”看到这一幕,他们默然想道。

    贤者呵呵笑道:“水银,不要激动,他可不是陌生人,也参加过我们聚会的。”

    “啊,谁?”水银和其他魔法学徒们都惊愕地问道。

    “水银、吊死者、晨星、驯鹿,你们不记得我了吗?”路西恩再次用刻意扭曲过的阴冷沙哑声音道,同时毫无保留地将强大的精神力散发出来。

    这不再是借助魔法物品带来的意志压迫,而是货真价实的中阶魔法师气势。

    吊死者等人只觉得面前这位黑袍魔法师阴冷恐怖,如同永远也到达不了底部的深渊,仅仅只是看到他,感觉到他的气息,就让自己全身发抖,发自内心的寒冷蔓延到身体每个部位。若非他仅仅只是散发气势,没有真正压迫,自己等魔法学徒早就已经腿软倒地,更别提集中精神施展魔法了。

    中阶魔法师,绝对的中阶魔法师!

    与魔法学徒有着天与地差别的中阶魔法师!

    只有水银稍微正常一点,虽然她下意识退后了两步,裸露在外的纤美双手微微颤抖,但更多的仅仅是惊愕而非被压制住。

    她颤着声音道:“教授先生?教授先生!您是教授先生!”

    自己唯一认识的陌生中阶魔法师只有教授先生!

    “很高兴你能认出我来。”路西恩阴森地笑着回答,不过同样很清楚,水银不是靠自己刻意扭曲过的、魔法圈子里经常能听到的沙哑声音和再次垫高过的身材认出来的。

    呼!呼!……一道道惊讶畏惧的抽气声响亮发出。

    “教授先生?”“教授?”……一个个难以置信的声音接连响起。

    这可是恐惧之名笼罩在阿尔托魔法圈子和守夜人队伍上方三年多的大人物!

    中阶魔法师在阿尔托还有寥寥几位,但能够被列入净化序列的一位也没有!

    想不到今天会遇上这位被水银等人溢美敬畏很久的排在净化序列第三百六十位的恐怖魔法师!

    贤者对这样的状况有所预料,微笑着道:“让我们欢迎教授先生再次来临,这次他将给我们带来魔法议会总部的消息!”

    真的是教授,真的是教授!

    魔法学徒们忽然感觉很自豪,自己竟然能够和一位净化序列上有名的大人物在同一个圈子,真是好有面子。

    同时,他们心情彻底地振奋起来,因为魔法议会总部所在的消息是他们之中绝大部分人梦寐以求的!

    作为过来人,路西恩很明白、很理解、很同情他们的生活和心理状态,所以即使没有其他原因,自己也会用另外的身份将魔法议会总部的消息传递给他们,告诉他们前去的办法和道路,让他们有机会迎接光明。

    等到魔法学徒们右手扶额,向路西恩恭敬行礼后,贤者介绍道:“教授先生,几年前你认识的魔法学徒之中,有觉得阿尔托太恐怖或者前途无望离开的,比如栎树和白手套,也有在黑森林或附近遗迹冒险中遇险死亡的,比如猫头鹰和白蜜糖,所以目前还在的只有水银、吊死者、晨星、驯鹿和我,其余几位是新加入的成员……”

    在贤者一一介绍中,路西恩微微感慨,自己认识的第一位魔法学徒“猫头鹰”斯迈尔竟然死在了冒险里,不知道那只搞笑的多罗大人有没有逃掉,至于白蜜糖是怎么死的,贤者哪有路西恩清楚。

    介绍完,等到教授先生坐下,水银甜美的声音无可克制地透出焦灼:“教授先生,您真的会告诉我们魔法议会总部所在吗?是否有什么条件?如果在我能力范围内,我一定办到!”

    她抓紧时间问道,不想如同以前两次机会那样由于耽搁而错过。

    在贤者和魔法学徒们的渴望目光里,路西恩呵呵笑了一声:“没有条件,因为这是每一位魔法师应该做的,每一位魔法师都该有引路者的自觉,只有前后相继,不断引领着后来者,我们魔法议会才能发展壮大,与教会抗衡。而且作为一名经常被追杀的魔法师,我对你们的处境很同情,也愿意帮助你们。”我可不是苍白之手派出的费利佩那种家伙。

    短暂沉默后,水银有点泣音地道:“教授先生,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感激,总之非常感谢您。现在,您现在就能告诉我们吗?”

    那种黑暗,那种压抑,那种痛苦,那种随时紧绷的感觉,不是体会过的人根本无法了解。

    “教授先生,如果我们能抵达魔法议会总部,一定,一定不会忘记您的帮助!”阴冷死气沉沉的吊死者也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等到每一位魔法学徒都表达了感激后,路西恩仔细回味甄别了一下,接着笑道:“魔法议会总部就在暴风海峡对面的霍尔姆王国,是它首都伦塔特附近的一座浮空城,叫做阿林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