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七章 “悲伤”的公主

第四十七章 “悲伤”的公主

    从一开始就认为路西恩?伊文斯与教授关系密切的小丑,在赶到吉苏区116号之前,就考虑过两人联合起来陷害自己的可能,比如让路西恩?伊文斯装成被自己重伤的样子,然后娜塔莎、卡米尔或者公国情报部门的人恰到好处地目睹和阻止这一切,并将自己击杀或捉拿。

    可小丑仔细推敲之后,发现如果这样陷害自己,漏洞会比较大。要是将自己当场杀死,裁判所内同情自己的人肯定不会随便接受结论,至少要对路西恩进行一次严格的询问核实,这对疑点众多、与教授关系紧密的路西恩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娜塔莎则无法在教会合情合理的要求下强硬反对,其他贵族同样不会支持——在教会和贵族的关系之中,双方都有一定的底线,谁也不会任意逾越,并且教会占据强势的地位。

    而仅是设计陷阱将自己捉拿的话,只要不是当场死亡,自己翻身的机会就很大。路西恩是怎么受伤的?受伤的痕迹怎么样?与自己的血脉特点是否吻合?自己是追查教授来到这里的,这件事情可以从“贤者”克莱恩子爵那里得到印证,那路西恩为什么在静养中半夜到吉苏区116号?

    最最重要的是,这次问心无愧的自己可以直接要求教会用神术手段等审问、测谎,通过它们完全可以证明自己的无辜!

    但路西恩?伊文斯就这样诡异到极点的死亡了,这彻底超出了小丑的想象。他脑海里凝固着那幅折翼天使般堕落的画面,看着烟花般“绽放”的场景,一时竟然回不过神来。

    这一刻,他相信路西恩?伊文斯是真的死了,因为如果用短暂变形后的尸体伪装陷害自己,那除非他再也不出现,再也不以大音乐家路西恩?伊文斯的身份出现,否则根本没用,误杀自己更会让教会怀疑其中有问题,肯定要进行严格的询问。

    短暂的失神之后,小丑滑稽面具上露出的双眼猛地收缩成两点针芒。

    他看到了半空中呆愣在那里的娜塔莎,她穿着一身华丽的紫色宫廷长裙,身材纤秾合度,双腿修长笔直,眼波流光溢彩,嘴唇朱红fen嫩,英姿勃勃却又不失娇艳绝美,如同半夜与情人相会的贵族小姐。

    当然,此时娜塔莎的目光已经彻底凝固,似乎失去了灵魂般看着那绽放的血肉“烟花”。

    逃!逃!逃!

    这是小丑脑海内闪过的所有念头,绝对不要在一位目睹了最亲密爱人被分尸的女人面前多待一秒钟,尤其这个女人还拥有极为强大的破坏力时!

    此时此刻,她根本不会讲理!

    危险之下,小丑爆发了所有的潜力,周围空中似乎有一根根无形的黑色细线升腾。而他则踏着、抓着这些细线,两三下间就逃到了别墅后面的树林边缘。

    但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道饱含怒气和悲伤的吼叫,或者更贴近于哀鸣,附近大地和空气都仿佛颤抖了起来。

    “不好!”小丑扑进树林,但一道沾染上银灰色的剑光划破一切地斩向了他的背后。

    剑光很快化成无形的、扭曲的诡异缝隙,不算短的距离瞬息消失,小丑身上闪耀的一层层神术光芒和魔法物品光芒像普通纸张般被划开。

    小丑身体忽然扭曲,整个人变成一个仿佛由条条黑色细线包裹住的玩具人偶。

    细线一条条断开,黑色人偶上浮现一条几乎将它分成两半的缝隙。

    紧接着,小丑恢复原样,但右半边身体一下与躯干分开,落到地上,内脏、血液等满天飞溅。

    小丑脑海开始模糊,可他明白不能有任何停顿,要想在一位天骑士,而且还是顶级血脉的天骑士手下逃命,那就必须把握住每一个微小的机会。

    既然娜塔莎第一剑没能杀掉自己,那自己就还有希望!

    强大的意志让小丑忍受着剧烈的疼痛和可以让绝大部分主教瘫软的伤势,速度没有变慢地飞奔着,在黑暗的树林里隐蔽逃跑着,同时他冷静蠕动躯体,让鲜血被包裹在一层无形的膜内,不再溢出,不留下任何痕迹。

    虽然他知道,如果娜塔莎再来一剑,自己绝对不可能躲得开,而娜塔莎忽然遗忘了自己不再攻击的可能几乎为零,但希望再小,也要去争取,不能因为自己的绝望而放弃!

    即使自己很讨厌路西恩?伊文斯,可他音乐里蕴含的那种永不放弃的精神是每一位骑士都应该具备的!

    奇迹似乎发生了,直到小丑消失在黑暗里,娜塔莎的第二剑也没有斩出。

    …………

    “瓦尔多,你要阻止我?”娜塔莎手握一把银白无光的长剑,双眼冰冷恐怖。

    瓦欧里特裁判所“代行者”瓦尔多在那无形的气势压迫下头发狂乱飞扬着,但他依然稳稳不动地挡在娜塔莎前面,冷静地道:“公主殿下,我已经派守夜人去抓捕小丑了。而在事情弄清楚前,我想最好能保住他的生命。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由于小丑是一间间房屋地谨慎检查,所以当娜塔莎一剑斩向他时,“代行者”瓦尔多是赶到了现场。本身比较同情小丑的他自然阻止了娜塔莎的第二次攻击,免得被她“杀人灭口”。

    远处,之前似乎怕打扰到什么的卡米尔此时才飞了过来。

    “小丑杀了路西恩。”娜塔莎像是在压抑着无穷怒气地回答,银紫色的双眸变得冷漠无情。

    “什么?!”包括瓦尔多在内,所有守夜人都惊呼出声。

    刚刚赶到别墅后面,准备“追捕”小丑的朱莉安娜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脸色变得极为煞白。

    大音乐家路西恩?伊文斯竟然死了?!

    他们与小丑一样,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个可能!

    娜塔莎仿佛放弃了追杀小丑,将事情交还给了守夜人,闭上眼睛道:“我亲眼看到路西恩在我面前死亡,而小丑就在旁边。”

    她的语气萧索凄凉,带着浓重的悲意。

    看到别墅面前草坪上没有一块完整的血肉,瓦尔多悄悄吸了口气,以紫罗兰女伯爵的身份和两人的亲密情人关系,她既然说亲眼看到路西恩?伊文斯死掉,那就不可能过几天又冒出一个活生生的大音乐家,而看这样的手法,以及分辨动机,还真有可能是小丑!

    “公主殿下,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请不要太过悲伤,我想伊文斯先生他也不希望你忘记快乐。”瓦尔多在胸口画着十字架,“他是如此杰出,如此优秀,以至于主早早将他召去,让他在天堂山继续音乐的创作。”

    安慰了几句后,瓦尔多表情郑重起来:“不过,公主殿下,现在我需要问你一些问题,并检查血液是否属于伊文斯先生。这不是怀疑你,而是正常的裁判所做事流程,希望你能理解。”

    在娜塔莎点头之前,瓦尔多是小心又警惕,很怕她忽然失去理智。虽然同为六阶,但她是顶尖血脉,又处于极端的悲愤之中,自己未必能够招架得下来。

    沉默了几秒钟,娜塔莎睁开双眼,银紫色的眸子冰冷幽深:“瓦尔多先生,你问吧。”

    不愧是比众多男人更男人的公主殿下,瓦尔多此时真是非常欣赏娜塔莎,一边吩咐没有追击小丑的守夜人去检查血液,一边斟酌着语气问道:“公主殿下,你们为什么会半夜到这里来?伊文斯先生不是还在静养当中吗?即使你们半夜,咳咳,也可以选择伊文斯先生目前住的约翰爵士的别墅幽会。”

    娜塔莎忽然露出一抹浅笑,凄艳绝美:“这是他以前住的地方。就在那卧室的琴房内,他给我弹奏了月光的第一乐章,并对我说,每当看到月光,就会想起他……所以我们今晚想在这里回味一下过去的时光。”

    说到后面,似乎怕自己哭出来,娜塔莎捂住了嘴巴。

    下意识就浮现无数香艳场景的瓦尔多暗骂了自己一句,怎么能在这种时候没有同情和仁慈地想这些?

    “公主殿下,我明白了。”瓦尔多轻轻点头。

    等他又询问了几个问题后,一位主教级的守夜人飞了上来,在他耳边低语:“月光血脉,确实是路西恩?伊文斯的血液。”

    “瓦尔多先生,小丑被我全力一剑斩中,应该活不过一个小时,希望你们能早点找到他。”娜塔莎说出自己没有追赶小丑的真正原因。

    突然,她目光一转,看到了草坪上一枚铁指环般的事物,于是飞了下去,将它捡了起来,表情温柔甜蜜又悲伤阴郁。

    “这与《月光》第一乐章的感觉一模一样,想不到能看到公主殿下如此女人味的一面,不愧是瓦欧里特的紫罗兰。”瓦尔多和不少喜欢音乐的守夜人油然浮现这个想法。一位平时刚硬大气、英姿飒爽的绝色女子忽然露出这种表情,强烈的对比之下是分外让人感觉美得哀伤却梦幻。

    而那枚铁指环是什么,瓦尔多很清楚,它是毁掉的霍尔姆皇冠戒指,是娜塔莎母亲的遗物,现在看来似乎也是定情信物。

    “公主殿下,请不要太悲伤。这件事情是我们的错,是我们没能及时抓住小丑。”瓦尔多再次安慰了一句。

    娜塔莎摇了摇头:“与你们无关,你们之前就已经决定处死小丑了,是他自己狡猾跑掉。恩,和教会没有关系。”

    听到娜塔莎理解的话语,瓦尔多满意又放松地点了点头,他最怕的就是这件事情让教会与娜塔莎这位瓦欧里特未来统治者之间出现难以弥补的缝隙:“公主殿下您真是一位虔诚的信徒,睿智的领主。”

    等到瓦尔多等人开始检查别墅和四周,娜塔莎轻轻松了口气,之前的“情话”说得自己感觉怪怪的,有点浓郁到想吐,又有点难言的莫名。

    不过她松了口气最主要的原因是瓦尔多没有怀疑,事情向着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

    作为一名虔诚的信徒,偶尔打击下教会以保护自己的好朋友并维护贵族们的地位,娜塔莎是没有半点心理障碍,但要借自己和路西恩策划出来的事情狠狠地破坏教会的威信,破坏它和贵族之间的关系,破坏它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则是自己不愿意做的。

    “希望路西恩能够理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和底线。”

    …………

    一栋别墅内,一位穿着黑色带兜帽长袍的中年男子双眼失去光芒地坐在靠背椅上。

    “想不到一直沉默寡言的晨星竟然是叛徒。”贤者脸色苍白虚弱地感慨,似乎失去了不少鲜血。

    之前观察每个学徒听到魔法议会总部消息的反应时,他其实已经大概看出来了。

    他面前的教授依然全身笼罩在黑袍内,然后伸出手,用血液在晨星身上写下几个单词:

    “背叛者的结局。”

    “教授。”

    对于教授的举动,贤者有些不能理解:“教授先生,为什么要留下尸体和警句、代号?让晨星消失,将一切的事情推给小丑,推给教会,那不是更好?”

    “现在这样会让仇恨和注意集中到您身上的。”

    “为了震慑其他背叛者。”路西恩微笑道,内心则低语了一句,“她已经帮了我那么多,怎么能让她为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