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八章 他

    留下“背叛者的结局”后,路西恩与贤者快速离开了晨星的家,融入了黑暗里,免得被教会堵住。

    其实对于教授的行事风格,经历过一次的裁判所已经不再陌生,有所察觉,因此他们怀疑过教授是否故意在魔法圈子中露面,以此让他们安插的间谍暴露马脚,重演一次火狼事件,甚至裁判所已经打算以几位间谍为诱饵布置陷阱——魔法议会总部所在和教授重新出现的消息会通过水银等向着其他魔法圈子流传,那些圈子同样有着间谍,也同样将类似的情报传递给了守夜人。

    但是,裁判所没想到教授能第一时间锁定晨星,在他秘密传递出情报后短短半个小时就果断动手,显然一直在监视他,而另外一边,贤者身份的暴露、小丑的行动又让裁判所的负责人相信教授陷阱的对象是小丑,是追捕的守夜人,因此重心偏移,没来得及布置陷阱,只是安排了两位普通守夜人暗中保护和警戒,被路西恩轻松瞒过,击杀了晨星。

    路西恩和贤者在黑暗中隐秘地七弯八拐,穿过了好几个街区,来到了贤者前几年布置的一个秘密藏身地方。

    “教授先生,想不到您除了擅长星相和元素外,对死灵魔法也是非常精通。”直到此时才真正放心的贤者感叹道,身体还没达到准骑士程度的他失血过多后语气很是虚弱。

    之前目睹了路西恩用人体练成的死灵魔法阵将自己三分之一的鲜血与黑森林内搜集到的残肢断腿等尸体混合练成了一具与真人没什么区别的身体时,贤者是发自内心地震撼,这完全是在触摸真神的领域,让年纪越来越大的他对于神奇奥妙的魔法愈发神往,更加坚定了去魔法议会的决心。

    路西恩还是假装出沙哑的声音,微微笑道:“与精通还相差很远,只是在一年多前开始弥补这方面的薄弱,但议会在人体炼成方面的研究进展很大,比如我用到的细胞记忆性的成果就能充分发挥你鲜血的作用,以教会目前在类似方面的神术效果来看,绝对分辨不出是假的尸体,除非哪位枢机主教用请问‘神灵’、回溯场景等九级或以上的神术来检查。”

    一年多的研究,加上扎实的奥术和魔法基础,已经是四环魔法师的路西恩并不比当年进行人体炼成的亨特在死灵魔法上差,而且得益于奥术和魔法的进步,人体炼成更加接近真实。

    “与精通还相差很远?那真正的精通死灵魔法又该是怎样?”即使身体虚弱,贤者也忍不住发出惊讶的疑问,接着他想到了一件事情:“两年多前忽然从净化序列倒数几位升到第九十一位的费利佩?卡内罗就是一位死灵法师,而且排位上升的时候还仅是五环,后来才晋升为高阶。教授先生您所指的精通是否就是他这种程度?”

    作为阿尔托市政厅的“前”执政官,贤者克莱恩子爵有资格详细地了解净化序列。

    “对于死灵魔法,不得不承认他非常精通。”路西恩哪怕与费利佩关系再紧张,也没有随意贬低他,他在死灵魔法上确实是难得的天才。而且费利佩已经是高阶,即使魔法议会内部很多年轻魔法师将自己与他相提并论,可自己还是很清楚两人之间目前的差距。

    魔法的晋升是越往后越难,几个关隘的地方尤其如此,到了五环晋升高阶时,已经开始需要魔法仪式的辅助,没有足够的奥术和魔法积累,失败率极高。

    接着,路西恩转移了话题:“贤者,我很抱歉没有详细地说明就将你牵扯入此事,而且小丑会不会真的杀掉你,守夜人与他的间隔是否足够我解救你,都是未知数,这让你陷入了巨大的危险里。对此,我深表歉意。”

    由于担心小丑控制之后能问出一些细节性的东西,路西恩根本没有给贤者提过陷阱的事情,仅仅暗示他今晚会有很大的危险,而自己将会救他。

    “没关系,教授先生,我一直很相信您的智慧,而且想要逃离这种黑暗压抑的生活,踏上人生新的道路,怎么可能不付出一点代价?”由于路西恩事前有暗示,贤者自己当时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看到小丑后更是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并且顺势表演了一把贵族的高傲和虚伪,所以对此倒是比较豁达,然后他呵呵笑道,“再说我相信教授先生您当时肯定有另外的布置,不至于让我真的死掉。”

    路西恩轻轻颌首,当时卡米尔确实就在附近:“不管如何,让你陷入巨大的危险都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从晨星身上得到的物品就留给贤者你作为补偿。不要拒绝,这是我做人的原则。好了,你服用药剂后休息一段时间,然后尽快离开阿尔托。”

    “好的,教授先生。我现在感觉自己轻松了很多。”贤者成为正式魔法师后,压力是越来越大,执政官的地位和子爵的身份不但无法带给他荣耀和享受,反而让他感觉到难以言喻的恐慌,加上年龄渐老,他早就产生了抛开一切去寻找魔法奥秘的想法,反正家族已经后继有人,所以这次的假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帮助他解脱了。

    …………

    拉塔夏宫内,表情沉郁冷漠的娜塔莎象征性地拥抱了一下闻讯赶来的瓦欧里特大公,宽慰他道:“父亲大人,不用担心我,我会很快恢复的。放心,我经受过的打击和磨难还少吗?我想这是主对我的考验,母亲他们都会在天堂山爱惜地看着我,所以我会好好活下去,开心地活下去,为了你们活下去。”

    “可怜的小娜塔莎,我相信你的坚韧,但不要太憋着自己。”瓦欧里特大公疼惜地摸了摸她的头发,这孩子一定很难过吧,都忘了她母亲是魔法师,灵魂怎么可能去天堂山?不过小娜塔莎也真是可怜,刚从封闭的内心走出来,仅有的两次恋情都没有好结局。

    不过让大公宽慰的是,至少自己女儿与路西恩?伊文斯的相爱说明她不仅仅只喜欢姑娘,顶多是以前还没机会爱上男性,所以之后不要太逼迫她,免得向相反方向发展。

    “父亲大人,今晚请允许我自己安静一会儿。”娜塔莎抬起头,“努力”地微笑道,心里确实也不太好受,没谁愿意欺骗挚爱的亲人,但自己上一段感情受伤太深,而且目前为止,对女性的感觉是胜于男性,所以最好有一段比较长的时间来安静和分辨内心。

    瓦欧里特大公点了点头,再次摸了摸她的头发:“娜塔莎,我相信你能走出来的。”

    目送娜塔莎带着卡米尔和几位侍卫往“战争画廊”返回,瓦欧里特大公脸色忽然一变:“她不会受到打击后,女的、男的都不喜欢了吧?”

    战争画廊内,卡米尔安静坐在沙发上,而娜塔莎心情有点不太好的用钢琴发泄着,激昂悲怆的旋律反复回荡。

    “这是我听过你弹得最好的一次《悲怆》了,但能不能停下来讲讲别墅内发生的事情,小丑和守夜人们有没有发现什么?”一个侍卫竟然没有退出房间地站在钢琴边,并且用很熟悉的语气调侃着娜塔莎,试图让她心情好转。

    娜塔莎停下手指,深吸一口气,恢复了冷静:“路西恩,你的人偶炼制得不错,他们没有发现问题。”

    这位侍卫就是伪装过后的路西恩,与贤者告别的他悄悄与卡米尔会合,在她和娜塔莎的掩护下潜入了拉塔夏宫,躲在这个看似危险的地方。

    “我对用了我四分之一鲜血的人偶很有信心,我关心的是娜塔莎你的表现,要是你在哀痛忧伤说着‘情话’的时候突然失笑,事情就彻底搞砸了。”路西恩明白娜塔莎因为欺骗大公而心情不好,所以开起了玩笑。

    娜塔莎哼哼两声:“我是那么控制不住自己的人吗?我觉得我当时都能去演歌剧了!不过那样的角色有点不适合我,我应该是这样的……”

    话未说完,娜塔莎身体一晃,直接出现在了路西恩面前,然后右手按胸,脑袋稍微埋下,距离很近地注视着路西恩的双眼,用一种男士的姿态“深情”款款地道:

    “每当看见月光,就会想起我。”

    双目凝视,呼吸可闻,不知道为什么,平时习惯开类似玩笑的路西恩和娜塔莎看到对方漂亮幽深的瞳孔后,都有点不自在起来。

    娜塔莎干笑两声退后,路西恩也趁机往旁边跨了一步。

    “对了,路西恩你为什么不让我一剑杀死小丑,而是让他重伤垂死地逃跑?虽然我有信心他活不了多久,但事情总是有出现意外的可能。”对小丑锲而不舍的消除邪恶,娜塔莎确实有点敬佩,可面对不守规矩的疯狂之人时,敬佩不能改变立场,要是哪天小丑为了消除邪恶,绑架乔尔等普通人逼迫呢?所以,对小丑,娜塔莎是杀意坚定,若非路西恩反复叮嘱,当时并没陷入“愤怒”的她,不可能一剑斩偏少许。

    路西恩略带神秘地笑道:“我在等待他的出现。”

    “他?”娜塔莎疑惑地问道。

    路西恩嘿嘿笑了一声,说得模糊无比:“虽然我和他这次没见过面,但我想应该能猜得到他的想法,这件事情的顺利进行多亏了他的‘帮忙’。”

    “不能透露吗?”娜塔莎没有死缠烂打非要知道别人秘密的念头。

    路西恩摇了摇头:“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但我会告诉你一个结果。”

    “你从哪里知道结果?”娜塔莎愈发觉得从魔法议会归来的路西恩手段神秘。

    路西恩笑而不语。

    …………

    安排路西恩躲到战争画廊某间空房后,娜塔莎表情有点沉郁地靠在椅子上,看着窗外的银月。

    虽然自己和路西恩是好朋友,但这次的事情里,一位魔法师和一位信仰真神的贵族之间那淡淡的隔阂是无法自欺欺人地展露了出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的卡米尔推开了房门,慢慢走了进来。

    “卡米尔阿姨,外面有什么新的情报?”娜塔莎没有转头地问道。

    卡米尔严肃的脸上露出几分古怪:“教授再次出现,留下了‘背叛者的结局’,于是守夜人们做出判断,是他杀死的大音乐家,然后设计陷害小丑。当然,小丑之前违背教会和贵族之间约定的举动也应该被处死。”

    怔了怔,娜塔莎的表情变得柔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