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九章 守夜人的挽歌

第四十九章 守夜人的挽歌

    ——先请个假,因为空调坏掉、租约又到期的关系,所以今晚搬家,明天早上的那章放到周末补,不好意思。

    ………………………………………………………………………………

    阿尔托紫百合区某个看似普通的平民房屋内。

    小丑靠在陈旧的大衣柜旁,用仅剩的左手艰难地从守夜人长袍内取出一管药剂喝下。

    小半个右边身体已经没有的小丑连呼吸都无法办到,只能靠着大骑士强悍的生命力支撑,而逃到这个秘密藏身之处后,他终于力竭,连多走一步抵达密室的力量都没有,不得不依着衣柜倒下,试图靠治疗药剂稳定伤势。

    纯净圣洁的液体灌入喉咙,小丑裸露在外的内脏、血肉开始蠕动,可不管它们再怎么增加,一碰到断裂处就自行溃散,仿佛那里有着一道无形的裂缝阻挡着所有恢复的努力,让生命坚定而快速地流逝。

    “就要死在这里了吗?”小丑神智有些恍惚地叹息,第一次领略到顶尖血脉能力的恐怖。

    蹬蹬蹬,几道脚步声逼近,小丑无力又无奈地睁开眼睛,只能眼睁睁看着守夜人追到。

    房门被推开,进来的却是朱莉安娜以及没有被编入这次任务的伦德和明斯克。

    看到是他们,小丑升起几分求生的希望,并挣扎着将内心的不甘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吐出:“不是……我……杀的……是……教授……的……阴谋。”

    想不到自己谨慎小心,还是中了教授的计谋,可最让自己不甘心、死不瞑目的是怎么也不明白教授的目的。就是因为目的弄错了,自己才落到这样的地步!

    他丧心病狂地策划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朱莉安娜看到小丑凄惨的模样,即使见惯了死亡和杀戮,眼眶也忍不住泛红:“队长,我相信你,一定是那该死的教授,你再怎么疯狂也不可能当着娜塔莎的面杀掉路西恩?伊文斯。你撑住,我给你治疗!”

    虽然小丑确实说过要当着娜塔莎的面亲手抓住或杀掉路西恩?伊文斯的话,但那是有确切证据指证的情况下,现在承诺看似实现了,前提却不对,不得不说是绝大的讽刺。

    一旁的伦德听到朱莉安娜的话后,庄重严肃的古板脸上露出几分不忍心,似乎预见到了什么,可他没有阻止,而是仿佛在期待奇迹般看着朱莉安娜施展神术。

    战斗牧师也是牧师,朱莉安娜在治疗神术上并不比其他人差,但无论自身施展还是神术物品激发的治疗神术,在一道道不同等级的光芒亮起又消失后却无法让巨大的狰狞的伤口好转一点,那“无形的裂缝”吞噬着、分割着一切。

    “伦德队长……”朱莉安娜泫然欲泣地看向伦德,这里只有他的等级接近高阶,如果连他都没有办法了,那就基本宣告小丑死亡。

    伦德深吸一口气,将种种软弱和悲伤的情绪收敛,整个人冷静如冰地举起长剑,身上缓缓亮起一层平静而幽深的光芒,然后光芒与黑手套泛出的诡异黑暗融合在一起并沾染到了长剑之上。

    他大喊一声,一步跨前,长剑斩向小丑的伤口,似乎想要将那无形扭曲的缝隙斩开。

    消除血脉,能够消除真神之外的所有超自然力量!

    长剑斩中那隔离着小丑伤口的无形缝隙,一阵阵诡异的波动产生,朱莉安娜顿时感觉到有什么在消失。

    但缝隙顽强依旧,没有任何减弱,似乎那消失感只是众人的幻觉。

    伦德还不死心,一剑剑劈下,激起猛烈的强风,可一切还是没有变化,小丑蠕动的血肉仍然无法弥合。

    “不用……再试了……除非……伦德你……成为天骑士……要不然……等到我死……也无法完全消除……”小丑好像恢复了一点,滑稽夸张的笑脸上是一双黑色深沉的眼睛,过去的疯狂、愤怒、仇恨、不甘心等似乎酝酿出了最后的平静。

    “队长,你……”朱莉安娜悲鸣了一声。

    作为跟随了小丑七八年的队员,她很多次在危险的时候被小丑所救,而面对恐怖的邪恶时,队长小丑就是他们整个小队最坚强的后盾,所以即便很多守夜人谴责小丑疯狂乖张,性格暴虐扭曲,她依然信赖和崇爱着队长,想不到两次遇见教授,自己身边的队友到队长就无法幸免地一一悲哀死去。

    小丑仿佛有着执念般地道:“不是我……杀的……是教授的……阴谋。”

    “我知道,队长,我知道。如果不是裁判所几位负责人耽搁了时间,我们肯定会及时赶到,不至于让你被教授陷害,被娜塔莎暴怒攻击。”朱莉安娜流露出对教会、对裁判所的强烈不满,虽然自己一再要求尽快出发,不能放走教授,但他们却依然继续讨论这是否为教授引开守夜人除去背叛者的阴谋,浪费了很多时间才做出决定。而且如果不是教会和裁判所之前在贵族们的压迫下退步软弱,一切又怎么可能走到如此无法挽回的地步?!

    伦德没有被纳入追捕教授的守夜人队伍,直到听说小丑出事才慌忙寻找他藏身的可能地方,然后与朱莉安娜在附近碰面。

    此时,他说着最新的情报:“晨星死了,被教授杀死的,留下了‘背叛者的结局’。”他的语气冰冷而透着无穷的愤怒,如果教授这时出现在他的面前,他肯定忍不住将教授撕成碎片。

    “是吗?”小丑的愤怒似乎又渐渐点燃,吃力地道:“是教会太堕落……太软弱了,如果还是以前……那样,我们怎么会……被教授像……猫戏弄老鼠……一样……戏耍两次……”

    “是啊,我觉得教会里很多人失去了虔诚的信仰,借口艰难和阻碍就对贵族妥协、对黑暗妥协!”愤怒的明斯克身上冒出一层赤红火焰,有点失去理智的感觉。

    小丑的精神变得亢奋,说话不再如同刚才那么断断续续:“虽然我激发了傀儡血脉后,控制不住自己的疯狂,犯下过很多罪行,杀害过众多无辜之人,并因此而沾沾自喜,像个真正小丑,但被那位苦修士感化后,我是全身心地信奉主,牢记着守夜人誓言,抛弃享受,甘愿永远居于黑暗地守护着光明和正义,致力于打击邪恶。”

    “不管在别人眼中我是多么的疯狂和暴虐,连邪恶者的普通家人都不放过,可我所做的一切没有半点愧疚,这都是为了根除邪恶!”

    小丑仿佛绽放出了生命中最后一抹光辉,说到这里后,气息忽然变得虚弱,双眼看着伦德、朱莉安娜和明斯克:“希望……你们……不要……忘记……守夜人……誓言……不要与黑暗和邪恶……妥协……不要……放过……教授……”

    “是的,队长。”朱莉安娜泪水直流却异常坚定地回答。

    而伦德则双眼微红地在胸口画着十字架,面对小丑庄重严肃地念道:

    “黑夜将至,我从现在开始守护,直到蒙主恩召。我将放弃其他,枯守黑暗,不娶妻、不生子、不受封地、不得财富。我将远离荣耀、远离赞誉,尽忠职守,至死方休。我是邪恶的反面,堕落的死敌。我是抵抗寒冷的火焰,刺穿黑暗的光芒。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主,为祂守卫黑暗,今夜如此,夜夜如此。”

    朱莉安娜和明斯克都带着泪水重复守夜人誓言:“……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主,为祂守卫黑暗,今夜如此,夜夜如此。”

    小丑艰难地伸出左手,在还没有破碎的心脏前画着十字架:“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主……为祂……守卫……黑暗……今夜……如此……夜夜……如此……”

    随着声音渐渐低沉,小丑的眼睛缓缓合上。他的视线已经散乱,朱莉安娜他们悲愤哀伤的表情变得模糊。

    这时,小丑迷迷糊糊听到有清脆的脚步声响起!

    伦德最先反应过来,猛地转头,接着双目圆瞪,惊讶又畏惧地道:“阿莫顿大人!”

    门口站着一位穿着红色主教袍、戴着红色特殊方帽的女子,她有着一头黑色长发,秀美的脸孔木然中透着淡淡的悲悯。

    “阿莫顿主教大人!”明斯克和朱莉安娜同样充满了震惊和恐慌,没想到出现在这里的竟然是负责裁判所的巨头,红衣主教薇拉?阿莫顿。

    她是追捕小丑的吗?

    她会一并处罚自己等人吗?

    阿莫顿快步走到小丑面前,半蹲下来看了一会儿才道:“我来迟了一些,小丑的灵魂已经被真理之剑割裂……”

    说话的同时,她手中放出乳白色的圣光将那无形扭曲的缝隙缓缓消退,可小丑的血肉却再没有之前的蠕动感,宛如一摊烂肉。这是生命力耗尽的表现。

    “阿莫顿大人?”对于阿莫顿的表现,悲痛的伦德等人察觉到异常,她似乎不是来抓捕小丑的?

    阿莫顿半蹲在小丑面前,微微侧头看着他们,语气沉重地说道:“贵族嚣张,忘记了主的庇佑,教会软弱,丢失了神的荣光。对于这些,我想你们应该深有体会。”

    刚才悲愤之下说过这些话语的伦德等人感同身受,但这近乎于背叛教会的话语,他们一时之间还是不敢在负责裁判所的红衣主教面前重复。

    见他们沉默,阿莫顿转头看向小丑:“你是主最忠诚的守夜人,我代表教会内部与我一样对现状表示不满的其他人向你致以崇高的敬意。不管是在地上,还是在天堂山,我们将与你同行,主的荣光必将笼罩着你,你永远不会孤单。”

    小丑快要说不出话了,但他模糊的感觉里依然爆发强烈的欣喜。

    “阿莫顿大人,您是教会内部反对现状的一派?”伦德小心翼翼地问道,这可是从未听说过的一件事情。

    阿莫顿站起身,怜悯地看着他们:“是的,你们愿意加入吗?”

    想到之前的无力和悲愤,想到小丑的下场,想到过去的荣光,想到有阿莫顿这种大人物带头,伦德、朱莉安娜、明斯克都在胸口画着十字架,坚定地道:“唯真理永存。我们誓死捍卫主的荣光!”

    小丑意识完全模糊,仿佛陷入了一场永远也不会醒的梦中,清楚地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而意识彻底消失前,他似乎在自己的梦里看到了一位穿着红色衬衣、黑色外套的银发男子,他拿着一杯红色液体,轻声笑道:“他真的在尝试了……”

    PS:守夜人誓言改自冰与火之歌,大体框架都没变,向大师致敬,这是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段誓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