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十章 另一个目的

第五十章 另一个目的

    漆黑星空,无数璀璨星辰环绕,路西恩伫立在命运主星之上静静看着那仿佛蕴含无尽奥妙的深邃,齐耳的黑发随着滚滚而来的莫名之风飞扬,将平时的安静沉稳沾染上了几分肆意张扬。

    忽然,路西恩面前的星空变得一片猩红,一轮皎洁的银月从中急速升起,将黑暗尽数洞穿。

    紧跟着,银月变成了身穿红色衬衣和黑色外套的莱茵,他巨大的蝙蝠羽翼重新将星空笼罩。

    “你的梦境和上次一模一样,你到底有多么喜欢星空啊?难道这就是你选择星相系魔法的原因?”莱茵微笑着随口调侃了几句,“当然,我知道你其实是临睡前有意催眠控制自己的灵魂和大脑,免得梦境中暴露什么秘密被我看到。魔法师真是无趣啊,还是音乐家好玩。可惜,可惜……”

    在自己的梦境中,路西恩保持着从容不迫的强者姿态:“莱茵先生,小丑的梦境里有发现什么吗?”

    莱茵呵呵笑道:“当然,顺利完成了你的要求,果然有大人物在小丑临死前到来,并拉拢剩下的几位守夜人。”

    在谋划这次行动前,路西恩已经通过印记召唤了莱茵的投影,让他今晚准备投影到濒临死亡的小丑梦中,查看他死前看到的一切。这才是路西恩反复叮嘱娜塔莎让小丑垂死逃走的真正原因。

    “确实有大人物来……是萨尔德本人,还是红衣主教阿莫顿?”路西恩冷静地问道,没有因为自己推断正确而沾沾自喜。当然,主要还是在于这是路西恩自己半浅睡半催眠的梦境,他认为自己有多么冷静就能有多么冷静,是事实上的梦境主宰。

    莱茵笑容慢慢消失,语气平静地道:“你怎么猜到可能会是阿莫顿?”

    他的平静里带着淡淡的疑问。

    “因为在这次的事情上,没有萨尔德枢机主教与我‘心灵感应’的配合,娜塔莎很难将教会、将裁判所逼到如此狼狈软弱的地步,也很难将小丑推到处死的边缘。没有他的纵容,我的计谋绝对无法如此顺利地进行。而这样的顺利中,我发现红衣主教薇拉?阿莫顿始终保持着缄默,只是传达萨尔德的意思,实在不像一位真正的裁判所巨头。据此,我判断她也有了问题。”路西恩将自己谋划假死背后的另外一层目的——试探萨尔德的状况说了出来。

    很多时候,阴谋不一定需要多么复杂精巧,需要的是能把握住对手的想法和欲望!

    小丑贸然动手试探自己后,自己是改变了主意,借助假死之事再编织了一层“秘网”,接着从教会一步步的应对中读出了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而今晚莱茵投影小丑梦境,则是最后的也是必须的确认。

    这件事情,即使娜塔莎也只是清楚路西恩的部分目的,小丑又怎么可能猜得到?于是在一边的主动诱导和一边的配合压迫下,他无可避免地踏中了陷阱。

    莱茵俊美的脸庞露出淡淡的笑意:“他已经迫不及待地借助每一个别人无法察觉的机会在分化着教会,发展着自己的势力,就像过去那几位圣徒做得那样。对死灵界,显然他比我了解得更多,难怪我被困住而他没有。不过,也许是他在里面有了另外的际遇。”

    “路西恩,这对你们魔法议会是好事啊,如果让萨尔德顺利发展起来,也许几十上百年后南方教会又会再次分裂了。你能借助这次的机会提前肯定此事,对你日后的选择和发展有着极大的好处。”

    “我不认为会分裂。萨尔德不是蠢货也不是疯子,他肯定明白如果又一次分裂,南方教会将再也无力维持目前压迫各方的局面,能够控制的地方将大幅度缩小。而无论萨尔德有什么目的,控制财富和信众数量的急剧减少,对他都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他的选择应该是像寄生虫一样趴在教会这颗大树身上吸取它的精华,并渐渐壮大,直到有朝一日,比如成为教皇时,则表皮不变地取而代之。”

    路西恩顿了顿,继续道:“所以我推断,阿莫顿收服那几位守夜人时,应该是借口教会目前软弱堕落,偏离了《圣典》,需要回归正道,而不是像当初那几位圣徒分裂教会时一样激烈地直指教皇为地狱之主的化身,窃取着主的荣光。他们的道路应该更柔和更偏向于‘改*革’,虽然实质上没变。”

    莱茵啧了一下:“随着魔法等级的增长,路西恩你是越来越聪明,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具备大局观念了。哎,不过我还是觉得以前那个青涩的少年更有趣。”

    接着,他将小丑梦境里看到的东西都一一讲了出来,最后确认小丑已经死亡。

    路西恩这时松了口气,因为放小丑垂死离开是冒着一定风险的,那边要是萨尔德亲自出手,有不小可能挽救回来,而等到自己在魔法议会知名度渐高,以原本身份登上净化序列时,很难保证疯狂的小丑不会对自己的亲人朋友们做出什么事情。

    虽然如果小丑活下来又被其他守夜人或贵族们发现,很容易暴露出瓦欧里特教区的诡异,这让路西恩推断萨尔德不会救小丑,不管是他自己本人还是找代言者出面,都会故意迟到一段时间,但事情没有绝对,萨尔德的心思也不是自己能够完全揣测的,万一他觉得小丑是个人才,可以派到别的地方做秘密的事情呢?

    因此,听到莱茵确认小丑的死亡后,路西恩终于放下心来,接下来就是不用自己参加的大音乐家葬礼仪式了。

    …………

    从梦境中苏醒,窗外月光依旧清冷。

    睁开双眼的路西恩想到接下来自己死讯传出去后亲人朋友们的悲痛反应,顿时颇感愧疚和痛苦——为了保证葬礼的感情真切和自己的安全,必须等到一切结束、自己即将离开阿尔托时,才能向乔尔叔叔他们透露自己还活着的事实以及做出这个选择的原因。

    这会使他们承受好几天的痛苦煎熬,让路西恩现在有点感同身受,于是低落的心情完全抵消了谋划成功的喜悦,辗转反侧难以平静。

    由于战争画廊是娜塔莎的私人宫殿,又有卡米尔的保护,所以路西恩不担心被发现地起床走到窗边,静静遥望亘古不变般的银月,试图平复心情。

    “你也睡不着?”这样安静的夜晚,娜塔莎传来的声音也显得轻柔。

    路西恩微微转头,看见她在月光下的花园里漫步。一片片的紫罗兰、百合花在神术阵的效果下反常地同时怒发,娇艳梦幻,花香扑鼻。

    “恩,一想到乔尔叔叔、维克托老师他们知道我‘死讯’后的反应,我的心情就很乱,很痛苦,想今晚就告诉他们真相。”路西恩没有隐瞒地说道,内心有着倾述的欲望。

    娜塔莎招手示意路西恩出来,自己则拍了拍花园旁边走廊的栏杆,很没有公主形象地坐到了上面。

    路西恩没有洁癖,因此不介意地坐到了娜塔莎身边的栏杆,闻到一股让人安静的清爽味道。她不像绝大部分贵族小姐那样喜欢给自己涂抹各种化妆品,而且天骑士的身体已经少了许多杂质,身上香味干净纯粹。

    “路西恩,我理解你的痛苦,就像之前我在父亲面前装着很伤心让他担忧时一样。不,不一样,他只是担忧,我的心情就很不好,而等到天亮,你乔尔叔叔他们的痛苦将比担忧更严重,你的心情比我之前肯定要差上很多很多。”娜塔莎安慰性拍了拍路西恩的肩膀,“但是,我们不能让情绪影响我们的判断,只要做出了决定,就要坚定地执行下去。这样或许很冷酷,可结果才是最好的。”

    “软弱、感性、犹豫等既拯救不了我们自己,也拯救不了我们想要守护的人。就像我之前说的,残忍也是一种温柔。”

    路西恩轻轻点头:“我明白,一直很明白,也坚定地做了下去,但内心的痛苦和感伤不会因此减少半点,只能自己摸摸承受着它们的撕咬。”

    “所以,说出来吧,那样会好受一点。不如这样,免得你尴尬和体现公平,我们互相交换难过的事情。”娜塔莎很仗义地说道。

    “好啊,我先说,这次的事情让我觉得自己很卑劣,将人类最美好的那些感情作为了自己谋划的一部分,无视着自己亲人朋友的痛苦。”路西恩低声道。

    娜塔莎侧过身,与路西恩斜靠着背而坐:“能够有这样自责的情绪,就说明你并不卑劣,并且也是为了他们好。而我明知道父亲和其他长辈的心愿,却视而不见,肆意地伤害着他们,做着自己想做的一切。嘿,连为他们好的理由都没有,真是一个自私又残酷的人啊。”

    “我们不能因为别人而扭曲自己的道路和意志,有些可以妥协而有些注定无法放弃。”路西恩没有转头看娜塔莎的表情,心情依然低落地安慰了她一句,接着继续倾诉。

    “阴险狡诈”、“残忍无情”的“教授”和“坚定强硬”、“杀伐决断”的“裁决之剑”你一言我一语地述说着内心种种被压制的软弱和悲伤。

    一直半夜时分,两人声音才渐渐平息,同时陷入了安静平和的心境里。

    四周寂静无声,可能感觉到娜塔莎背部传来的体温,所以路西恩没有回头地道:“小心萨尔德。”

    “好。”娜塔莎没有追问,这是路西恩承诺的事情结果。

    …………

    一大早,阿尔托音乐家协会。

    弗朗茨拿着一份《阿尔托周报》走了进来,这是他搜集的关于“归来音乐会”的又一份报导。

    《前所未有的音乐盛会,无与伦比的交响高峰》标题之下,第一句评论就是:“这晚,简直就是一场骚乱,他们对路西恩?伊文斯的疯狂和礼敬超过了想象。当然,‘他们’之中也包括了我……”

    参加这场音乐会筹备的弗朗茨看到这些称赞是非常高兴,因为这两部交响曲将他对伊文斯先生的崇敬推到了一个极致,每一句赞美路西恩的句子都能让他开心。

    一边走一边看的弗朗茨,猛地察觉到空气似乎变得压抑凝固,于是愕然转身,看到一群庄严士兵簇拥下,娜塔莎公主正缓缓走入大厅,那压抑悲伤就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

    “发生了什么事情?”弗朗茨略微有些不安地想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