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十一章 讣闻

第五十一章 讣闻

    今日的娜塔莎穿着一条朴素的全黑色长裙,紫色长发挽起并蒙着一块朦胧的黑纱,露出修长光洁的脖子,整个人显得悲伤肃穆。

    她从弗朗茨身边走过,对所有一切都漠视般直接往楼梯走去。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弗朗茨有点担忧地再次问着自己,同时看向四周。

    大厅中包括负责接待的少女波莉在内的寥寥几位人员都一脸茫然,根本不清楚是什么事情让未来的女大公、现在的紫罗兰女伯爵如此悲痛。

    是大公忽然蒙主恩召了?

    不对,那她应该是立刻向所有贵族发出讣告,接着扶灵前往金色大教堂,接受萨尔德枢机主教代表教皇的加冕,等到葬礼结束还得前往圣城兰斯朝拜教皇,根本不可能有空闲到音乐家协会来。

    是北方异端攻破了要塞,即将踏入阿尔托?

    不对,被誉为“真正骑士”的她应该是第一个带领剩余紫罗兰骑士团出击的大贵族,而不是躲到音乐家协会靠音乐麻痹自己的懦弱者!

    是哪位著名的音乐家过世?

    不对,除了克里斯多夫这位教导过娜塔莎的大师外,没哪位音乐家有资格让她以这样的姿态和郑重态度亲自前来协会。

    等等!

    所有人似乎都想到了什么,那位刚刚结束了一场辉煌的、似乎无法超越的音乐会的天才音乐家,开始被大家暗地里称呼为大师的音乐传奇,难道是他出了什么事情?

    虽然音乐会结束后,公主殿下就派侍卫宣布路西恩?伊文斯先生只是重病加上激动才晕倒,有红衣主教哥塞大人在,他是顺利痊愈,只不过身体还很虚弱,需要一段长时间的静养,但从那之后的两天多,除了少部分伊文斯先生的朋友探望过他,其他人都被阻挡在了别墅外,根本不知道他的状况究竟是好是坏。

    这种虚弱的状态之下,突生急病而等不到牧师、主教们前来救治,短短几分钟就死亡的事情可是有着无数前例!

    如果是他,以那刚刚结束的音乐会,以那震撼感动人心的d小调交响曲《欢乐颂》,以那一部部伟大的作品,确实有资格让未来的大公亲自到协会宣布噩耗。

    更为重要的是,他和娜塔莎公主殿下的亲密关系已经得到公认,被不少人认为是未来的提兰公爵——在瓦欧里特公国,如果继位的是女性,那她的丈夫将得到没有实权的、无法继承的提兰公爵爵位。如果是他,那娜塔莎公主的打扮和无法克制的悲伤就显得很正常了!

    “主啊,伊文斯先生还没到二十一岁啊……”波莉悲伤惊讶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角有晶莹的水光闪耀,然后她努力制止着自己的胡思乱想,“绝对不是伊文斯先生,主啊,千万不要是他……”

    归来音乐会之后,她已经将伊文斯先生视为主管音乐和欢乐的天使,是最崇拜最仰慕的对象。

    弗朗茨手中的《阿尔托周报》缓缓飘落,在第一天早上去探望过伊文斯先生并确认他状况还算平稳后,自己就陷入了创作音乐的激情中,被《欢乐颂》激发的灵感无时无刻不在脑海里回荡,似乎有一首交响曲的主题旋律呼之欲出,因此接下来的几十个小时,自己都关在琴房内,没有再关心其他任何事情。

    今天离开琴房,前来协会,弗朗茨并非专门为了搜集《阿尔托周报》,而是想到音乐图书馆查找一些资料,然后再去探望伊文斯先生,向他请教并探讨自己创作的想法。

    “不会的,不会的……”弗朗茨消瘦的脸庞充满下意识的抗拒,接着他双脚不受控制般紧跟着娜塔莎、卡米尔他们往楼上走去,想要亲口听到公主殿下说出最后的答案,想要确认结果不是自己心中担忧的那样。

    …………

    克里斯多夫的专属休息室内。

    奥赛罗无奈地看着白发稀疏的大师:“会长先生,你的乐评还没有写出来吗?这一期的《音乐评论》和《交响乐导报》已经延后两天了。”他即使已经担任了会长,私底下还是习惯像原来那样称呼克里斯多夫。

    旁边的维克托则目光瞟向克里斯多夫面前的纸张。

    由于六月一日“归来音乐会”的缘故,《音乐评论》和《交响乐导报》都推迟到六月二日刊发,这样便于第一时间将这场很可能非凡的音乐会以及肯定很出色的路西恩?伊文斯的新作品登载其上。

    结果,音乐会和新作品不仅没有辜负期盼,反响更是超乎想象,于是两本期刊迫不及待地准备发行了。而受到震撼、感动的音乐家们纷纷爆发激情地撰文评论,短短一夜间,合乎要求的稿件数量就超过两期的需要,让它们不得不追加增刊,但这个过程中,原本打算作为“头版头条”文章的克里斯多夫大师的评论却整整两天未能交出,让刊发的日期一天天推迟。

    克里斯多夫没有半点窘迫,呵呵笑道:“因为《欢乐颂》击中了我心灵,无论是它蕴含的主题思想价值,还是它作为交响乐在结构上的严谨和创新,都达到了一个难以企及的程度,让我想要用最真诚最美好的话语去评论,所以反复修改了几次都不满意。”

    “或许不经思考,一口气写出来的评论更贴近心灵。”维克托用富有哲理的说辞隐蔽地催着稿子。

    克里斯多夫微微点头:“维克托,你说得有点道理,你帮我看看这篇写得怎么样?”

    一边说,他一边递给维克托几张布满潦草单词的纸。

    维克托拿到手中,轻声地念了出来:“这是一部让人难以想象的艺术杰作,它是所有爱好音乐的人类最为宝贵的财富,是交响乐殿堂最巅峰最无与伦比的作品。我似乎已经产生了这样一种信念,很长很长的一段时光内,交响乐领域将无法出现能够和它媲美的乐曲。”

    “这不是什么遗憾的事情,而是一件值得振奋和开心的记忆,因为我们正处在这样一个辉煌的时刻,亲身体会到了那难以言喻的音乐美感,与它一起被历史所铭记。请让我们离开座位,向着路西恩?伊文斯先生致以最为崇高的敬意,这是他最伟大的创造……”

    “他已经足以进入音乐殿堂,与那一位位闪耀着光芒们的大师相提并论,而且比起其他大师,他贯穿在所有作品内的永不放弃、永不屈服的精神以及《欢乐颂》最后所强调的与黑暗搏斗,历经苦难而得到的欢乐、团结、博爱更是将音乐与思想完美融合在一起的典范。不管时代和音乐再发展,他的乐曲都是不朽的,因为这些精神注定不朽!”

    后面是解析交响乐结构和内涵的评论,奥赛罗听到后,古板严肃的脸上忍不住露出笑意:“会长先生,你的评价实在是太高了。不过我认为非常恰当,因为从来没有哪部交响乐能够让我如此入迷。”

    克里斯多夫还未回答,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缓慢有力。

    “谁?”奥赛罗代替克里斯多夫问道。

    一位士兵的声音透了进来:“是公主殿下。”

    奥赛罗赶紧站起,与克里斯多夫和维克托一起迎接到门边。

    房门打开,他们看到了娜塔莎像是参加葬礼般的打扮,感觉到了那悲伤沉痛的情绪,惊讶地齐声问道:“公主殿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娜塔莎微微低头,在胸口画着一个十字架,语气平缓地说道:“路西恩?伊文斯在昨晚凌晨蒙主恩召了。”

    这平缓中似乎带着深深的伤痛。

    “什么?!”三道声音异口同声地发出,维克托有些接受不了地连退两步,直到被奥赛罗下意识扶住。

    而走廊上,弗朗茨的表情变得迷茫,宛如失去了灵魂般脚步虚浮地走着,然后被一位士兵拦了下来。

    “虽然很抱歉、很痛苦,但我还是要告诉各位,昨晚凌晨路西恩?伊文斯被一位邪恶的魔法师杀害了,仅仅只是为了一件与他关系不大的阴谋。”娜塔莎按照教会的说辞“悲痛”地陈述着,不过她很快发现,这简直就是真正的事实描述,大音乐家路西恩?伊文斯确实是被一位邪恶的魔法师“杀害”的。

    以娜塔莎的身份和地位,以众人眼中她对路西恩的感情,大家都相信这种事情她肯定是反复确认之后才会宣布,于是悲伤的情绪在这一层走廊上蔓延,不少听到动静出来观望的音乐家甚至有人低声抽泣,咒骂着该死的魔法师。

    维克托脸色苍白,张嘴想要说话却只能发出沙哑的荷荷声,克里斯多夫苍老的脸上是明显的悲痛和惋惜。

    奥赛罗拍了拍维克托的肩膀:“维克托,不要太伤心。伊文斯他拥有旁人难以企及的才华,年纪轻轻就创作出了世间能够存在的最好音乐,所以主才提前将他召入了天堂山,让他在身边创作更好的但不属于凡俗的音乐。伊文斯得到了主的宠爱,将享受永恒的欢乐,他是幸运的,也是值得羡慕,因此我们要祝福他,不要让自己的悲伤使他难过。他会在天堂山注视着我们。”

    “希望如此,但我更想静一静。还有,公主殿下,我能去看看路西恩的尸体吗?”维克托恢复了说话的能力,虽然神情依然悲伤,但经历过妻子去世痛苦的他已经能够开始调节自己的状况。

    娜塔莎摇了摇头:“尸体已经被邪恶的魔法师毁掉了,只有一些,一些……”

    连公认坚强的“裁决之剑”都未能说下去,尸体的惨状可想而知,于是悲伤的气氛更加浓重。

    “公主殿下,接下来我们该做什么?”奥赛罗见克里斯多夫身体颤颤巍巍,赶街搀扶他坐下,然后略带悲伤地肃穆问道。

    娜塔莎的表情还是那样僵硬木然:“接下来,以阿尔托音乐家协会的名义在报纸、期刊上登载讣闻,在协会门口、阿尔托十多个城区张贴讣告,将这个噩耗告诉所有喜欢他音乐的人,告诉他们三天之后将有一场告别的葬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