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十二章 一个城市的悲伤

第五十二章 一个城市的悲伤

    这两天没求月票,被拉到十五名之外了,求月票支持~

    ………………………………………………………………………………

    紫百合区,一家不错的平民房屋内。

    赖恩走到餐桌旁,发现自己餐盘的右手边摆放着一叠报纸,顿时疑惑地向忙碌准备着的妻子问道:“《阿尔托周报》不是昨天才出了一期吗?怎么今天又来了?”

    在一家商行做着管理者的他,需要了解阿尔托各个方面的情况,以对应不同货物的购买和销售,因此订阅了综合性的《阿尔托周报》。

    他的妻子伊莲娜安抚几岁的儿子坐好后,一边向厨房走去,一边声音极快地回答:“据说是增刊。但我不认识单词,不明白上面写得是什么。”

    说完,她哼起了“欢乐天使圣洁美丽,灿烂光芒照大地”的歌词,餐厅、厨房的气氛立刻变得欢快起来,让人充满了好心情。

    跟着妻子的歌声哼唱了两句的赖恩在儿子面前威严地坐下,顺手拿起了《阿尔托周报》“增刊”。

    从商行最底层学徒做起的他,虽然不是同一批学徒里最聪明最敏锐的,但却是最勤奋最刻苦的,靠着不肯服输的坚持,他一步步摆脱了贫民的生活、认识了文字、学会了与经商有关的诸多知识,慢慢晋升到了目前管理者的地位,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和还算宽裕的生活状况。

    所以,第一次听到《命运交响曲》时。他就觉得那是自己的心声,是自己无法表述的精神,与音乐产生了强烈的共鸣,连带着一家人都疯狂地喜欢上路西恩?伊文斯的音乐。

    《阿尔托周报》展开,赖恩看到头版头条是一个漆黑肃穆的单词:

    “讣告”。

    赖恩只觉头皮发麻,心中油然想道:“是哪位大人物蒙主恩召了?”这会让很多商品的销售量或者价格出现极大的波动。

    视线迅速下移,只见后面是一排排仿佛带着沉重压抑感觉的深黑色铅字:

    “不朽的音乐大师,伟大的钢琴演奏家、指挥家,一个音乐时代的开创者、变革者,当前交响乐发展潮流和结构的引导者、奠基者、完善者。主所宠爱的音乐天才路西恩?伊文斯先生。在六月四日凌晨带着他无与伦比的作品蒙主恩召了。”

    ……

    看到这一段,赖恩脑子里嗡嗡作响,怎么也无法将仆告与路西恩?伊文斯先生联系在一起,“主啊。他是那么的年轻。那么的才华横溢。还能带领阿尔托音乐界再发展几十年的!”

    有点模糊的视线往下移动,那一排排铅字就像一支支利箭刺痛了他的心灵:

    “……伊文斯先生从贫民区走到音乐大师的一生,是永不屈服、永不放弃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光辉的一生!”

    “……让我们致以最沉痛的哀悼,祝福这位主的宠儿在天堂山继续代替我们歌颂主、赞美主。”

    伊莲娜端着早餐走出来,看到赖恩脸色迷茫悲痛,眼眶泛红,顿时吓了一大跳,差点失手将食物打翻到地上:“亲爱的,你怎么了?为什么哭了?”

    “我……哭了?”赖恩疑惑又迟钝地问道,只觉眼睛涨涨的,视线内的事物一片模糊。

    滴答一声,他看见一滴泪水落到了摊开的报纸上,然后它迅速晕染蔓延,将那一位位音乐家、贵族的悼词变得模糊不清。

    “我简直无法相信这是事实,他的过世是整个音乐界永远无法弥补的损失!”克里斯多夫。

    “或许就是因为他的作品太出色,心灵太纯净,所以提前得到了主的青睐。”奥赛罗。

    “他将永不放弃的精神和欢乐带给了我们,却什么也没有带走地离开了,我不想哭泣,但我忍不住哭泣。”菲丽丝。

    “他升入天堂山了,留给我们的是一个交响乐难以攀登的巅峰。他给我们的‘财富’不分贵贱、不分贫富,只要有一颗感恩的心、不屈的心,都能从中收获到人生最有价值的东西。如果有一天我死去,希望能葬在这样一位伟大人物的附近。”弗朗茨。

    赖恩看着那一小团水迹,下意识地自语道:“我竟然真的哭了……”

    …………

    阿得让区通往市场区的城门旁边,围着一堆堆的人,他们有的独自抽泣,有的哀伤沉默。

    也有不少姑娘互相拥抱着流泪,神情哀婉。

    贝蒂、乔安娜和西蒙尼从铜冠酒馆出来后就看到了这奇怪又凝重的一幕,同时他们发现城墙上贴着一张布告。

    虽然她们并不识字,但漆黑如同棺材底色的单词却让她们明白这是一份讣告。

    “是哪个大人物的死亡让贫民们如此伤悲?”贝蒂可不认为什么大贵族、大领主、红衣主教的过世能够使得阿得让区的贫民们哭泣,除非哭了有铜费尔领。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之下,贝蒂向两位明显流露出悲伤情绪的守门士兵问道:“两位大人,这份讣告的内容是什么?”

    阿得让区的贫民基本没有识字的,所以两位士兵没有奇怪贝蒂的询问,而且她还嘴甜的叫了声大人,于是其中一位和蔼又沉重地道:“是阿得让区,不,阿尔托城的骄傲路西恩?伊文斯先生重病之下蒙主恩召了。”

    除了对路西恩的好友、贵族和音乐家协会的正式人员透露他是被邪恶魔法师“教授”害死之外,教会请求娜塔莎对外宣布路西恩是重病过世的,就像前几次银白之角的事情一样向普通人隐瞒。

    这是因为一位刚刚获得辉煌成功的、得到绝大部分阿尔托人民喜爱的大音乐家竟然在圣咏之城被邪恶魔法师杀害,会让阿尔托的信众们怀疑教会的能力。怀疑他们是否可以像宣传的那样保护自己避免邪恶的侵害。

    如果不是无法解决尸体的问题以及娜塔莎的坚持,教会都想要娜塔莎完全隐瞒住乔尔等人。

    贝蒂呆滞在原地,觉得自己灵魂似乎飞出了身体,整个人变得非常茫然。

    “贝蒂,怎么了?”乔安娜关心地询问。

    贝蒂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抱住姐姐的肩膀大声抽泣:“伊文斯,呜呜,伊文斯先生,呜呜,病死了……”

    即使三年磨练。她的年龄也未满二十岁。还是藏着许多感性情绪的少女。

    乔安娜完全不能相信自己听到的事情,那位冷静睿智、果断坚定的准骑士竟然会因为重病身亡?

    但阿尔托的士兵不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于是她眼眶微红,拍着贝蒂的肩膀道:“不要哭。伊文斯先生只是提前被主召到了天堂山。因为他的作品实在太出色了。你要好好努力。不要辜负伊文斯先生的期望,争取成为一位强大的骑士。”

    “恩。”贝蒂伤心地哭泣点头。

    …………

    约翰骑着龙鳞马,带着一队侍从缓缓进入了阿尔托面向梅尔泽黑森林的城门。

    阿尔托本身就是进入黑暗山脉前最后一座大城市。所以与黑暗山脉要塞的距离并不遥远,骑着龙鳞马即使是用普通速度奔跑再加上休息也只是一天的时间。

    因此,从家人送来的书信中得知自己离家三年的好朋友已经返回了阿尔托后,约翰就开始申请每年一次的十天假期,准备回来见见老朋友、陪陪家人。

    可惜黑暗山脉要塞管理严格,娜塔莎和路西恩又担心有正式骑士实力的约翰在别墅内会察觉到什么,所以将他假期的核准一直压到了音乐会结束的第三天。

    穿着紫罗兰骑士团银灰色全身盔甲和紫色披风的约翰,金发灿烂,双眼有神,沉稳的表情中透着几分喜悦。

    虽然偶尔能从公主殿下那里得到转交的书信,但怎么比得上久别重逢的欣喜,尤其一路上他还听说好友的归来音乐会获得了空前成功,那似乎在赞美主、赞美着欢乐、赞美着团结的《欢乐颂》让人百听不厌,所以心情愈发迫不及待,若非街头都是平民,他都想纵马奔驰回家了。

    走着走着,约翰渐渐察觉不对,大街上到处都是悲伤难过的人们,而且他敏锐的听觉反复听到了路西恩?伊文斯的名字。

    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中升起,约翰表情沉凝下来,吩咐自己的侍从去打听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侍从与路人之间的问答,约翰听得清清楚楚:

    “伊文斯大师蒙主恩召了……”

    啪,约翰手中握着的马鞭猛地落到地上,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

    …………

    这一天,在后来的《阿尔托周报》上是如此记载的:“仿佛有一朵悲痛哀伤的巨大乌云笼罩了整个阿尔托,让人们脸上失去欢乐,不敢相信那位掌管音乐的天使会如此年轻就离开人世。”

    “这是一个城市的悲伤。”

    …………

    三天后,阿得让区,路西恩的老房子。

    一辆黑色的灵车在四匹公牛的拉扯下缓缓启动,它将追寻着路西恩?伊文斯的人生轨迹,由阿得让区到吉苏区,再到行政区,最后抵达贵族区,进入金色大教堂,开始正式的葬礼。

    约翰穿着深黑色骑士礼服,表情严肃沉默地走在灵车右边最前方,他的背后依次是黯然的乔尔、哭得很伤心的艾丽萨、眼眶通红的艾文和艾琳娜等路西恩的亲人朋友,右边扶灵的则是维克托、奥赛罗、菲丽丝等路西恩的老师、同学、音乐界同仁。

    而克里斯多夫和娜塔莎,一个因为年龄太大,一个因为自身身份和还没正式关系的“缘故”,都在金色大教堂等候。

    灵车行驶缓慢,肃穆安静,只有低低的哭泣声飘扬。

    一位贫民被这氛围感染,被心中几天来酝酿的情绪驱使,自发地走到后面,加入了护灵队伍。

    有了榜样,一位位市民安静悲伤地走出街道,跟随在灵车后面,护送路西恩?伊文斯最后一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