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十四章 选择(五千字大章求月票)

第五十四章 选择(五千字大章求月票)

    热情之月(六月)的夜晚还不算炎热,凉风徐徐,带来清爽之意。

    可在约翰家的大厅内,这凉爽却变得冷清,带着几分透入骨髓的冰寒,让感觉到浓重的悲伤。

    红木制成的沙发上,一家四口都显得沉默,没有交流的心情,仿佛陷入了过去的回忆当中。

    艾丽萨不时拿着手帕擦拭暗自垂下的眼泪;艾文青涩的脸上一片阴郁,想到痛恨处,双拳是紧紧握着;乔尔完好的右手握着一杯烈酒,偶尔喝上一口,但这个除了音乐之外的最大爱好却不能让他眉头稍微展开一点;约翰则表情沉静,既没有喜悦也没有扭曲,左手拿着的那杯美酒不见丝毫减少,仿佛一具石制的雕像。

    “哎,人老了,就变得心软,无法接受生命的逝去。以前在阿得让区的时候,我亲自送走的好朋友、邻居那么多,但都是几天就恢复了过来,重新充满生活的热情,比如老伊文斯病死时,哎。”乔尔自我调侃地叹息了一句。

    阿得让区是贫民区,里面生活着不少朝不保夕的最底层普通人,也有很多单纯靠出卖力气养家的男子,所以忽然病倒再也爬不起来的人非常多,死亡率是整个阿尔托最高的地方。从这里出来的乔尔他们一家算是见惯了死亡和别离。

    艾丽萨瞪了乔尔一眼,带着哭泣声道:“他们怎么能和小伊文斯比,他是那么的年轻,连二十一岁都没有,又是那么的才华横溢、品格高尚、顽强努力,是最好最棒的音乐家。呜呜呜,他还没有妻子,还没有孩子,伊文斯家的血脉就这样断绝了。”

    几年的贵族生活,她说话文雅了很多。

    “哎,如果没有这次意外的话,大概半年内我们就能参加小伊文斯的婚礼了。”乔尔再次叹气一声。音乐会、葬礼上娜塔莎的表现,以及两人半夜偷偷约会的事情让他相信,只要大公不反对,两位明显陷入了炙热爱情里的年轻人肯定会迫不及待地步入婚礼殿堂。而大公会反对公主殿下正常的婚姻吗?显然不会!

    这样的惋惜让大厅再次沉默,然后约翰站了起来,语气平缓地安慰道:“爸爸,妈妈,你们早点休息,路西恩在天堂山肯定不希望你们因他而生病。”

    “好吧,既然小约翰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回楼上睡觉。”乔尔起身拍了拍约翰的肩膀,再次叹息一声。

    已经成为爵士的约翰是整个家庭的主心骨,他的安慰很有作用,于是艾丽萨收起眼泪,叮嘱了他一句:“小约翰,你也早点休息,不要挥霍自己骑士的身体。在黑暗山脉要塞附近巡逻的时候,身体强一点就安全一点,那里邪恶的黑暗生物和魔法师很多的。”

    这些其他贵族夫人灌输给她的担忧,她原本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但这次路西恩?伊文斯被邪恶魔法师“教授”杀害的事情,让她真正重视起此事,担心起自己的大儿子,黑暗山脉要塞附近可比阿尔托危险多了。

    听到魔法师这个单词时,约翰的双手有一个微不可见的颤抖,接着他抱了抱艾丽萨:“妈妈,你放心,我会注意自己的。只有严格要求自己,不放纵不懈怠,我才能成为二级骑士,并且有希望在十年内晋升大骑士。这样才可以更好地打击邪恶,打击该死的魔鬼、恶魔和魔法师们。”

    说到最后,约翰也忍不住咒骂了一句。

    这时,从开着的窗户吹进来的凉风猛地变大很多,呜呜作响,如同无数幽灵在哭泣嚎叫。外面一下变得阴沉,月光消失,如果不是大厅内几盏铜制的烛台上昏黄光芒摇曳不定,说不定四周将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谁?”约翰从风中感应到了一点魔法波动的味道,同时察觉到楼梯上正有人缓缓走下,于是一步跨前,抽出放在茶几上的超凡长剑,坚定不退地挡在乔尔、艾丽萨和艾文身前。

    因为他未感觉到对方攻击的意思,并且担心自己上前迎战后,会有别的敌人从另外的角落扑出,那样父母就无人守护了,所以选择固守待援,用大声喝问的方式通知外面驻守的骑士侍从和士兵。

    比起自己经验丰富、实力出色的哥哥,才进行骑士训练没几年的艾文就显得非常青涩茫然,直到约翰断喝之后才回过神来,结果寻找自己的佩剑又花费了不少的工夫,好不容易才满头大汗地持剑护住旁边。

    整个大厅异常安静,约翰的喝问没有激起任何反应,只有楼梯上传来清脆响亮的脚步声,蹬蹬蹬,蹬蹬蹬地仿佛踩在人心之上。

    艾丽萨紧紧拉着乔尔的袖子,满脸恐惧,而乔尔则担忧地看着约翰和艾文,自己和妻子都四十来岁了,还过了几年安逸享受的贵族生活,即使死亡,也没有什么遗憾,可儿子们还如此年轻,应该有更加美好的将来。

    “谁?谁?!”约翰没有放弃地喝问,强大的意志让他心情由紧张转为冷静。这里是贵族区不错地带,附近有着不少骑士、大骑士,甚至某些大贵族家中还有天骑士,再加上巡逻的守夜人,时间拖得越久对自己一家越有利。

    一点昏黄的烛光出现在楼梯口的拐角处,约翰凝目望去,顿时脱口而出:

    “路西恩?!”

    那穿着黑色礼服,打着领结,举着一个银制烛台慢慢从楼梯上走下来的竟然是已经过世的路西恩?伊文斯。

    “小伊文斯?!”

    “小伊文斯?!”

    “路西恩大哥?!”

    乔尔、艾丽萨和艾文也看清楚了来人的面容,烛光映照下,那熟悉的俊秀脸庞安静中透着沉重,面上肤色白晰却不苍白,充满了生命光彩。

    “是我,乔尔叔叔,艾丽萨婶婶、约翰、艾文。”路西恩努力让自己微笑,这样有利于缓和气氛,但怎么也笑不出来。

    艾丽萨惊呼一声:“小伊文斯,你得到主的许可,在升入天堂山之前来最后看望我们一次?”瓦欧里特公国长大的她,自然将一切自己无法理解、无法解释的事情都归于神灵。

    而激动之下,她似乎想要扑出去。

    “妈妈,小心,你不是路西恩!是一名邪恶的魔法师变成了路西恩的样子来玩弄我们!”约翰制止了艾丽萨的冲动。

    在路西恩毫不掩饰的精神力压制下他只能勉强防御。

    “约翰,你说对了一半也错了一半。我确实是路西恩?伊文斯,可也同样是一名魔法师。我并未死去,而是借那个机会摆脱音乐家的身份。”路西恩停在最后一阶楼梯上,因为乔尔、艾丽萨和艾文听到约翰的话语后,是惊慌失措、憎恨厌恶,下意识地往后退着,试图拉开距离,而约翰则非常的警惕戒备,似乎随时都会挥剑斩出,所以,保持一个合适的距离对大家都好。

    这样的认知让路西恩的心情又变差了很多。

    “路西恩是魔法师,假死脱身?”约翰重复了一遍,脸上怒气蓬勃:“混蛋,你这该死的混蛋,你们这些该死的魔法师,杀害了路西恩之后,还来诋毁他的名誉!他经受过裁判所的审问,他全身心都投入到音乐上,是虔诚的、坚韧的、顽强的、开朗的、乐观的、纯净的好人,怎么可能是魔法师?!”

    一连串的形容词将他内心的路西恩形象树立了起来。

    本来有点迟疑和茫然的乔尔等人再次被约翰的坚决所感染,憎恨地瞪着路西恩。

    约翰继续说道:“我是一名骑士,难道我不知道魔法师拥有变形的法术,你变成路西恩的样子来诋毁他究竟是为了什么?”

    “约翰,还记得我们反击亚伦黑帮前关于骑士精神和信条的讨论吗,还记得打败亚伦黑帮后我们在阿得让区小巷子里说过的话吗?关于游历大陆的话语,关于狗头人、豺狼人能不能吃的话语?”路西恩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不急不忙地说道,任谁也不会立刻相信自己刚刚下葬的好友突然复活并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假的,尤其这还是一个有着魔法的世界。

    约翰目光变得惊讶,但他很快就沉声道:“说这些事情有什么用?有不少魔法手段让你从路西恩口中知道这些事情!”

    路西恩对于骑士的坚定意志一直很欣赏,但今天却颇觉头痛,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自己并不清楚穿越过来前的点点滴滴,继续靠细节证实的话反而很容易“证明”自己是假的,因此只好道:“约翰你应该很清楚,这些小事情靠魔法手段很难问出每一个细节,除非是九环魔法侵袭头脑。你可以用这件事情的任何一个微小的地方问我,来证实我的身份。”

    约翰表情凝重又透着几分挣扎和厌恶,乔尔、艾丽萨、艾文则是痛恨、厌恶夹杂茫然。

    见约翰没问,路西恩自顾自地从头讲起:“我认识女巫后确实没有学习魔法,所以能经受住裁判所的拷问,但后来本杰明牧师让我和几位骑士侍从去处理女巫魔法实验室时,我得到了一份女巫谨慎之下备份的书籍和笔记,从踏上了魔法的道路。”

    “乔尔叔叔,艾丽萨婶婶,约翰,你们还记得我为什么忽然想要学习文字吗?那是因为只有学会文字才能读懂魔法笔记和书籍!”

    “约翰,你知道为什么我能发现银白之角的阴谋吗?那是因为我在下水道里练习魔法!”

    ……

    回忆的细节以及细节掩盖下的问题被路西恩一一揭露,严密的逻辑和其他方面的证实让约翰脸上出现了强烈的动摇,他很矛盾地低吼了一句:“路西恩,你为什么要让我相信?相信我的好朋友是一位魔法师?玩弄了整个城市善良人们的魔法师?”

    在他心中,似乎路西恩的形象被彻底破坏。

    艾丽萨不肯相信地摇着头,自己疼爱的、经常相处的孩子竟然是教会宣传里的邪恶魔法师,而且如果假死的事情是真的,那确实很邪恶……

    乔尔盯住路西恩的双眼,看到了他眼中的痛苦,脸上的厌恶减轻了几分:“小伊文斯,你最开始选择魔法是迫不得已,可你展露了如此出色的音乐才华后为什么还要继续追寻魔法的道路?难道你对力量是如此渴望,以至于要背弃主?”

    “乔尔叔叔,并非这样。我追逐魔法是因为我深爱着它,我想洞彻这个世界的真实。我们的生命是什么,这个世界为什么能存在,以怎样的形式存在,头顶的星空为什么那么规律又神秘等问题以及它们未知的答案才是最美好最吸引人的,充满了极致的魅力。”路西恩发自内心地回答,然后看向约翰,“约翰,我假死是因为魔法师的身份迟早会曝光,既然如此,不如让大家喜爱的音乐家永远活在他们心中。对于让他们伤心的事情,我很抱歉。”

    “而我成为魔法师后,除了自保和救人,从来没有主动伤害过任何一个无辜的人,不管你能不能接受我魔法师的身份,我都希望你能明白我并非那种邪恶的魔法师,而魔法议会大部分魔法师也不是。”

    约翰脸色缓和了一点:“路西恩,你既然假死了,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们面前,不担心我们出卖你吗?”

    见他们情绪缓和了一点,路西恩跨前一步,但约翰、乔尔、艾丽萨、艾文都下意识退后一步,惊恐害怕依然存在。

    目睹这样的状况,路西恩苦笑摇了摇头:“乔尔叔叔,艾丽萨婶婶,约翰,艾文,我回来是想问你们是否愿意跟随我去霍尔姆王国,那里虽然存在众多的魔法师,但依然有着教会,有着贵族,只不过大家相处得很和平,而且我有把握让霍尔姆王国的贵族接受你们。”

    “霍尔姆王国?魔法议会总部?公主殿下?”约翰似乎想到了什么。

    路西恩再次摇头:“这次的事情与娜塔莎无关,是我的老师‘教授’和我一手策划的。等到见过你们,我还要去见见她,向她说明事实,并希望得到她的原谅。”

    不把娜塔莎摘出来,以后很多事情就不好办了。刚才回忆时,关于娜塔莎的部分,路西恩也是做了纂改,并虚构了“教授”这个人物来圆谎。

    接着路西恩再次问道:“你们愿意跟随我去吗?无论身份地位、财富信仰,都不用改变。”

    沉默,乔尔一家难以言喻的沉默。

    过了一会儿,就在路西恩准备再问一遍时,约翰戒备地摇了摇头:“路西恩,我是瓦欧里特公国的骑士,是紫罗兰骑士团的骑士,我有自己守护的国家和领主,我的骑士信条让我无法抛下这些。”

    坚定的拒绝,并带着淡淡的生疏和隔阂。

    乔尔则努力微笑道:“小伊文斯,你没有忘记我们,让我很开心。但我喜欢阿尔托,喜欢音乐之都,我的朋友、我的家人都在这里,我没办法割舍。”

    “小伊文斯,我很难想象和魔法师们生活在一起的场景,我虔诚信奉着主。”艾丽萨委婉地拒绝,但这也是最大的沟壑。

    艾文同样毫不意外地摇头。

    见他们态度坚定,路西恩闭了闭眼睛,轻轻叹息一声:“好吧,我明白了。乔尔叔叔,艾丽萨婶婶,约翰,艾文,我希望我离开后一段时间,你们能向裁判所举报我是魔法师。”

    “什么?!”约翰、乔尔、艾丽萨、艾文完全无法理解路西恩的思路和想法,他竟然让自己等人去举报他?!

    路西恩露出一抹略带哀伤的笑容:“我的魔法师身份迟早会曝光,那会牵连到你们,所以不如由你们去举报。这样一来,教会就不会为难你们了。”

    这样的“背叛和出卖”之后,教会肯定不会再想着拿乔尔一家来要挟自己。

    “你……”约翰他们都震惊地说不出话来,去举报路西恩,举报自己的“孩子”、好朋友、哥哥,这是怎样的残忍?即使刚才最痛恨最厌恶路西恩时,他们都没想过这点!

    路西恩左手按胸深深鞠躬:“残忍也是一种温柔。请允许我就此告辞,希望以后还能有再见面的机会。”

    乔尔、约翰、艾丽萨、艾文无言的沉默,像是在抗拒着魔法师路西恩。

    路西恩心中悲痛,转身往屋外走去,也许以后真的没机会再见了。

    一片沉默中,眼看路西恩就要走到门口,背后突然传来艾丽萨颤抖的声音:

    “小伊文斯……”

    路西恩略微愕然又期待地回头看去。

    艾丽萨咬了咬嘴唇道:“在那什么魔法议会要小心一点,那里肯定比阿尔托音乐界危险。”

    “我会的,艾丽萨婶婶。”路西恩眼角变得有点湿润。

    乔尔挣扎了一番后,也叹了一口气道:“我相信你的心地是善良的,如果有一天,你在魔法议会过不下去了,记住,这里还有你的一个家。”

    约翰表情很复杂、很矛盾,握着剑的双手青筋暴露,等看到路西恩答应乔尔之后即将转身离开时,终于脱口而出:“千万不要做坏事,做坏事的时候不要让我碰到。”

    顿了顿,他声音变低地道:“一切小心。”

    路西恩忽然笑了起来,笑得很灿烂,再次对着他们深深鞠躬,然后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黑暗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