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十五章 不自在的路西恩(第一更)

第五十五章 不自在的路西恩(第一更)

    当阿尔托城还沉浸于白天葬礼的悲伤中时,郊外梅尔泽黑森林附近的半空,被黑暗和云朵掩盖的地方,路西恩正与娜塔莎告别。

    “乔尔叔叔他们那里就麻烦娜塔莎你了。我有预感,这次黑暗山脉送信的事情之后,短时间内我的生活状况会有一个极大的变化,也许将促使我对奥术和魔法的研究更进一步,而这样一来,可能会加大教会对我的关注,揭穿我假死的事情,所以如果约翰他们不愿意去举报我,就请你暗中派人督促引导,这样也能在事情暴露前最大程度地降低你的嫌疑。”

    “我不让你一剑杀死小丑的另外一个原因就在这里,如果你是和我串通的、知情的,当时肯定会不顾阻拦杀人灭口。”

    路西恩语气温和恳求、不急不徐地对娜塔莎道。

    依然穿着白天那件朴素黑色长裙的娜塔莎啧了一下:“和你这种魔法师做朋友感觉压力真大,做一件事情背后似乎都不止一个目的。喂,路西恩,你不会还有其他事情欺骗我或者另有目的吧?”

    这好像很多啊,路西恩略微尴尬地笑了两声:“哪有,哪有。”

    娜塔莎性格爽朗,刚才只是随口调侃两句,此时见路西恩不想说,也不计较,郑重地点头道:“如果半年内约翰他们还不肯去举报你,我会暗中施加压力的,放心,不会伤害到他们。”

    承诺完这件事情,娜塔莎有些兴奋又有点关心地道:“路西恩,黑暗山脉诡异强大的生物很多,光是已知的就足足几百种,有各种巨龙、堕落精灵、巨魔、变形蜘蛛、猩红魔树、闪电鹰,等等,你要小心应对。”

    “而且大部分古代传承魔法师残忍、冷漠、无情,他们擅长于禁忌实验、操纵人心,对生命、对自己及部分特定对象之外的事物毫无认同感,除了让自己强大和满足自己各种欲望之外,再没有别的想法,与他们打交道时,一定要警惕和戒备,他们可不是你在魔法议会内遇到的奥术师。”

    “虽然你是替某位阁下送信,从正常逻辑判断,魔法议会或者元素意志肯定有所安排,不会让你陷入必死的境地,但我们做事,最好不要一开始就将希望和盼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能够放心依靠的只有自己。”

    路西恩刚经历了与乔尔一家的残忍告别,心情正是激荡不太稳定的时候,因此感觉到娜塔莎的关心后很是受用,带着一丝欣喜地开玩笑道:“娜塔莎,为什么你在描述危险生物和古代传承魔法师时,我感觉不到你的慎重,反而有点遗憾有点兴奋?”

    “当然,你不觉得在这样的黑暗山脉里冒险很有意思,很兴奋吗?与各种奇怪的生物战斗,领略不同的超凡力量,那真是极大的享受。”娜塔莎兴致勃勃地道,然后非常遗憾地叹了口气:“其实知道你要去黑暗山脉后,我就想和你一起,这既满足我一直以来的渴望,也能保护你。但我是紫罗兰伯爵,是未来的大公,我一举一动都要考虑到我的领民、我的骑士、我的贵族,而且,父亲只剩我这个亲人,我已经没有任性冒险的资格了。”

    虽然很遗憾,但她并没有一点埋怨,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和本身的性格让她非常理解地接受。

    听到娜塔莎与平常一样大大咧咧、直言不讳地表示曾经打算保护自己,路西恩就有点窘迫:“没关系,娜塔莎,我相信以我的实力只要不在黑暗山脉深处乱走,大部分黑暗生物我都能够应付。等我回来,向你讲诉亲身经历的冒险趣事。”

    “当然,你身上可是有一枚霍尔姆皇冠戒指。”娜塔莎比较放心地点了点头,接着笑得像只狐狸地拿出一对紫罗兰花瓣似的耳环:“这是长辈送我的恒定了‘费尔南多的电磁传讯术的耳环,你要是遇到危险可以通知我,我知道你身上有类似物品的。嘿嘿,暴风海峡的雷电场阻断了你与魔法议会的联系,但在阿尔托,你还有援军的。”

    她作为一名骑士,性格又比较偏男性,除了每年的新年宴会需要正式打扮外,一直不怎么戴首饰之类的物品,所以直到今天,路西恩才知道她身上有这么一件魔法物品,心中猜测是海瑟薇阁下送的。

    “如果遇到危险,我不会矫情地拒绝向你求援。”路西恩认真地点了点头,忽然心里有些遗憾升起,脱口而出:“可惜暴风海峡的雷电场和遥远的距离让电磁传讯不稳定,容易被破坏,否则我们就能常常联系了。”

    “是啊,真是可惜。”想到这点,娜塔莎也是满脸的遗憾。

    路西恩心中油然浮现一个想法:“是不是该加速奥术的研究,等以后送几颗魔法卫星到天上做为通信的中间站,绕开暴风海峡,这样就能够常常和娜塔莎通话了。”

    “可如果被其他魔法师知道,魔法卫星和远程通信魔法的诞生是因为某位魔法师想和远方的姑娘联系,会不会很丢脸,而且这个世界是不是星球,有没有轨道还未确定,还得继续研究……”

    “路西恩,你在想什么?”娜塔莎见路西恩沉默不语,以为他在遗憾电磁传讯的事情,安慰道:“没关系,反正我们可以借助我舅舅的名义经常写信。有些时候,写信比直接通话感觉更好。”

    被娜塔莎打断了漫无边际联想的路西恩回过神来,心中惊讶地想道:“等等,我为什么要想那么多?难道……不会,不会,她可是喜欢女性的,我们是好朋友。”

    内心有点奇怪感触的路西恩赶紧否定了自己的莫名想法,轻轻点头道:“能够保持写信交流就很好了,但需要我们重新再约定一下不同含义的记号,免得被教会察觉。”

    两人再次约定后,娜塔莎笑容爽朗明媚地道:“路西恩,不知道你去黑暗山脉要多久才能返回,按照正常推算,很可能会错过你的生日。我们认识以来,你的每一个生日我都没有在场,真是一件遗憾的事情,所以请允许我在这里邀请你跳一只开场舞,算是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她微微鞠躬,右手抚胸,左手伸出,标准的男士礼节。

    路西恩好笑又好气地道:“公主殿下,应该由我这位男士邀请你的。”

    顿了顿,路西恩温和笑道:“认识以来,娜塔莎你的每一个生日我也没有在场,所以请允许我邀请你跳这只开场舞。”

    说完,路西恩同样鞠躬,右手抚胸,左手伸出,与娜塔莎一样的姿势。

    娜塔莎笑着挑了挑眉毛,然后站直身体,右手伸出,搭在路西恩的左手上。

    没有音乐,没有旋律,只有半空的强风和四周的云朵,但路西恩和娜塔莎都是擅长音乐的人,舞步移动间充满韵律美感。

    这几年长高了一截的路西恩虽然还是要矮娜塔莎一些,但已经相差不多了,所以舞蹈时,两人视线相对,呼吸相闻。

    看到娜塔莎幽深晶莹的银紫色双眸,大气绝美的容貌,感觉到她温热甜香的气息,柔软有致的身体,之前产生了奇怪想法的路西恩忽然强烈地不自在起来,与以往和娜塔莎跳舞时的心平气和、谈笑风声截然不同,心跳似乎有些无法控制的加快。

    见路西恩双眼凝视又躲闪着自己,脸色似乎微微胀红,脚步略显僵硬,握住自己右手和扶住肩膀的双手力量好像有些变大,同时非常反常地沉默不说话,喷洒在自己唇鼻间的呼吸显得粗重和灼热了一些,娜塔莎开始觉得这种氛围实在太诡异太莫名了,让自己有种不自在的感觉。

    “路西恩,你怎么了?”娜塔莎疑惑地直言问道,朋友之间不需要掩饰,“是不是在担心黑暗山脉的事情?”

    路西恩有点尴尬地摇了摇头:“没有,只是第一次在半空中跳舞,有点不自在。”

    “哦,我也是,风很大,四周很空旷,只有云朵。”娜塔莎呵呵笑道。

    努力控制着自己,但依然少许不自在的路西恩与努力帮助路西恩适应的娜塔莎有点艰难还算流畅的结束了舞蹈。

    “路西恩,生日快乐。“

    “娜塔莎,生日快乐。”

    舞蹈结束时,两人默契的同声说道,然后互相看着笑了起来。

    …………

    与娜塔莎告别的路西恩皱着眉头飞向黑暗山脉,过了一会儿才自言自语地道:“千万不要因为长期没接触女性就因为积压的情欲产生错觉,我怎么可能会对自己的好朋友有奇怪想法呢,而且她喜欢女性啊……”

    …………

    与卡米尔一起飞回阿尔托城的娜塔莎想了想,将那对紫罗兰花瓣般的耳环取出来戴在耳朵上,然后有点不习惯地摇晃了下脑袋。

    结束了摇晃,娜塔莎注意到卡米尔正认真地看着自己的耳朵,疑惑地道:“卡米尔阿姨,怎么了?如果不戴在耳朵上,路西恩遇到危险求救时说不定我就没办法第一时间感应到。”

    “没什么,你耳朵很漂亮,戴上耳环衬托就更漂亮了。”卡米尔淡淡地回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