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十八章 尝试(周一求推荐票)

第五十八章 尝试(周一求推荐票)

    老太婆碧绿的眼睛散发出妖异的光芒,路西恩脑袋立刻变得眩晕,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等到清醒有意识,路西恩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一张银灰色的平台上,像是等待手术的病人或是即将被解剖的尸体。

    咔哒几声,路西恩手腕、脚踝、脖子等地方被平台上冒出的银灰色金属环固定住,一根根冰冷的细针扎入了血管内,带来无法描述的刺痛和轻微麻痹。

    “这位古代传承魔法师至少是高阶……”路西恩没有慌张,暗自判断着老太婆的实力,虽然自己的精神力被禁锢住,但灵魂依然是四环魔法师的灵魂,若非实力上有着极大的差距,否则很难被如此轻松地“指示”。

    两条黑色触手般的管线似乎活了过来,从半空中游走到路西恩脑袋两侧,贴在了太阳穴上。

    “这好像是记录灵魂变化的魔法物品?”路西恩一直没有从资料里找到古代魔法师们的人体实验需要电击的记载,差点还以为自己遇到同样穿越的杨教授,于是只能从实验魔法阵、魔法物品等判断最终目的,然后抓紧时间开口:“这位女士,您是否在进行电击刺激灵魂变化的实验?我想我作为助手比作为实验材料更有用处。”

    老太婆如同一只猫头鹰般怪笑起来:“桀桀桀桀,事实上,你作为实验材料比助手有用多了,我在这里可是很少遇到中阶魔法师。你变异过的灵魂能够给我带来全新的实验数据,弥补我改进魔法仪式的基础。”

    见路西恩还想说话,她念出了一个古怪的单词,于是路西恩张开嘴巴却发现怎么也无法出声。

    “小家伙,语言只是虚有其表的武器,不要试图影响我的决定。在这里,我是唯一的主宰,进不进行电击实验只能我说了算,不需要考虑其他任何因素!”老太婆神色略微疯狂,“你身上那封信我已经看过,可两位传奇魔法师与我有什么关系?他们找得到这里吗?威胁得到我吗?我会害怕他们吗?我能够出去吗?我还是尽快完成实验,找到提升自己实力的途径,这样才有可能打开那里……”

    路西恩真想大喊一句:“那你更应该放开我!我们坐下来共同探讨才能找到有效提升实力的办法,我这里可是有很多类似的实验资料!”

    可惜,这样的呐喊只能堵塞在喉咙处,变成野兽般的荷荷作响声。

    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路西恩凝重地想道:“她语言混乱,逻辑不清,有点发疯的迹象。这样一来,沟通会非常困难,除非找到她最渴望的事情。哎,宁愿遇到邪恶残忍但精神状态正常的魔法师。”

    “从她话语的描述看,她也是被禁锢在恶魔之地的魔法师,也就是年轻仆役口中的第三个幸存者,而且似乎被困在这里很久很久了,难怪精神状况会出现问题。如果想打动她,或许该从这方面着手。可是,我对这里完全不了解。”

    老太婆拿起身边仿佛弯曲黑蛇般的魔法杖一指,固定住路西恩手腕、脚踝的金属环上就浮现出一道道细小的银白电蛇,踊跃地钻入他的身体内。

    手腕、脚踝处先是灼烧般的疼痛,紧跟着强烈的麻痹让路西恩感觉到无法言喻的痛苦,肌肉开始抽搐,渐渐失去知觉,变得麻木无力,大脑和灵魂则像是被无数根细针来回穿刺,带来极端的疼痛。

    路西恩宁愿电流加大到极限,那样自己就会陷入一片空白之中,不会再感觉到难以忍受的疼痛,但此时只能强迫自己撑住,不让自己晕厥过去。

    若是失去知觉,自己就无法知道这个实验会对灵魂造成什么隐性的影响了!

    电流渐渐加大,那细小的银蛇仿佛汇成了一条鞭子,不停抽打麻痹着路西恩的身体和灵魂。

    路西恩没有力气咬牙,也没有办法握紧拳头,只能死死撑住,唯一的信念就是不能放弃、不能屈服。

    灵魂在电流刺激之下,慢慢开始膨胀,仿佛将所有潜力都激发了出来,但痛苦更加剧烈,更加让人难以忍受。

    半晕半醒之间,路西恩迷迷糊糊听到了老太婆的声音:

    “1分23秒,灵魂开始出现变化。”

    ……

    “4分10秒,他竟然还能支撑,似乎有着什么坚定的信念让他灵魂和大脑都没有失去知觉。”

    “难道信念的强大可以反向影响灵魂?而不是像过去普遍认知的一样只能转化为骑士的意志。”

    “意志同样由人体产生,也许与灵魂有着神秘的联系。”

    “说不定所有超凡力量从本质上来讲都是一样的,太阳王塔诺斯阁下与诸多传奇魔法师就一直试图通过力量的提升触摸到那最本质的真理。世界是复杂的,也是简单的,或许真的有构成一切的唯一本质。”

    ……

    老太婆偏离了自己的实验目的,开始观察起预料之外的状况。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当路西恩以为自己会永远陷入“电击地狱”时,麻痹的感觉消退,换来全身的抽痛和酥软无力。

    “非常好!你比我想象的还适合作为实验材料。”老太婆毫不吝啬自己的满意,虽然这满意不是路西恩想要的。

    然后她仔细端详着路西恩,桀桀笑道:“等你灵魂稳定和恢复,我们再进行后续的实验。只要你能活下来,将有非常非常大的收获。”

    路西恩发现此时自己恢复了说话的能力,于是尝试道:“这位女士,在人体和灵魂实验上,我有着丰富的资料和许多新开发的魔法,或许能帮到你。”

    “哦,看看,看看,一个小男孩竟然试图指导我?我看起来很愚蠢,很没有知识吗?”老太婆将魔法杖当成拐棍杵在地上,佝偻的身体仿佛要弯折般来回走动,声音肆意而恶毒,“你接触过高等级的魔法吗?你解析过它们的原理吗?”

    “我没有,但我背后是魔法议会,有许多传奇魔法师、大法师、高阶法师进行过无数次人体和灵魂的实验,在图书馆就能查到相关的资料。”路西恩缓慢从抽搐和无力中恢复。

    老太婆干瘪的嘴巴裂开,露出平坦的暗红牙床,双眼闪烁疯狂的光芒:“那什么用?你能接触的资料能有多高等级?能帮助我打开那里吗?能让我恢复生命活力、恢复青春吗?能解脱禁锢吗?”

    她的精神状态似乎变得非常不稳定,于是挥手让年轻仆役带路西恩回牢房去。

    路西恩无法和一个疯子沟通,只能希望她平静下来后想起自己的话语,被实验资料打动。

    摆脱实验材料的身份是目前最迫在眉睫的一步。

    …………

    离开魔法实验室时,路西恩还处在电击后遗症里,所以走得很慢,但年轻仆役没有任何搀扶他的想法,自顾自地走在前方。

    “灵魂好像有所增强。电击刺激真的有效果?”路西恩检查着自身状况,颇为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灵魂如同连续服用了一个月的药剂。

    静下心,又仔细感应了一番,路西恩若有所思地想道:“似乎不是直接增强,而是将灵魂尚未开发的潜力激发了出来,而且这样的电流刺激对于灵魂不够强大的魔法学徒、普通魔法师则只有伤害,没有效果。”

    回到牢房附近时,路西恩看到另外一个年轻仆役从自己左边的房间内带出一位金发黯淡的高大男子,他有着深蓝色双眼、硬朗的外貌和坚定的步伐。

    “另外一位幸存者兼实验材料?”路西恩没有肯定,因为这个禁锢的恶魔之地似乎有土生土长的人类,比如自己旁边的这位仆役就是。

    两人擦身而过,互相打量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

    …………

    咔哒一声,铁门被反锁,路西恩躺到床上恢复着抽痛和无力,足足半个小时才慢慢正常。

    接着路西恩抬起双手,仔细解析计算着黑色禁锢手环上的花纹,它们与内部的魔法阵组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禁锢血脉力量的魔法阵路西恩大概都知道,也解析过,可制作魔法物品时,几乎所有魔法师都会在核心之外布置其他不同类型的魔法阵,以达到辅助、惩戒和传讯等作用,因此,必须解析出这部分魔法阵,才能完整掌握禁锢手环的结构,找到借助其他途径打开手环的办法。

    虽然在自身不能使用精神力和血脉力量的情况下,找到这样办法的可能极其渺茫,但路西恩也没准备束手待毙。自己从来不是困难太大就随意放弃的人,只要有一丝希望就要努力追寻和把握。

    力量被限制,可路西恩的记忆、知识和计算能力依然存在,认真研究了一个小时的魔法花纹后,大概掌握了禁锢手环的一些结构,但接下来的解析就不能停留在表面,必须让禁锢手环的力量激发出来,这样才能在没有精神力探入的情况下看到魔法符文的流转!

    “激发过后是惩戒还是传讯?”路西恩有点担忧地想道,有的禁锢手环是通过伤害肉体和灵魂警告任何试图打开的努力,有的则会将尝试的行动报告给监守者。

    对于路西恩而言,最担心的就是后者,这或许会让自己遭遇灭顶之灾。

    想了想,认为老太婆实验材料异常匮乏,对于尝试打开手环的努力应该是先给予警告和惩罚而不是直接解剖成一块一块,于是路西恩咬牙将右手放到了左手的黑色手环上。

    虽然这么想很有道理,但路西恩心中还是带着强烈的不安,因为一位疯子魔法师的行为模式是很难预料的。

    扭动黑色手环,让扎在血脉里的针状事物抬起少许,路西恩竭力催动着月光血脉的力量。

    浅黑色妖异光芒猛地亮起,阵阵电流从针状事物传导到路西恩体内,让他再次感受到那种麻痹针刺的痛苦,同时诡异的力量急速将月光血脉消解压制。

    光芒消失,路西恩痛苦地闭上双眼,黑暗的视线内浮现那流淌着的一个个魔法符文、记号和模型。

    “只是惩戒性的魔法阵……”路西恩欣喜地发现这点,“就是激发到被压制的时间太短暂了,只能记住少数几个符文。”

    深吸几口气,路西恩面无表情地等到身体状况恢复,然后再次扭动了黑色手环,努力催动自身的血脉力量。

    一次次的尝试,一次次的电击痛苦,一次次的妖异光芒闪耀,路西恩脸部扭曲,咬得嘴唇流血地坚持着。

    不知道多少次后,就在路西恩觉得大脑像是被刀子搅过般空荡黏糊时,脸上终于绽放欣慰的笑容,因为完整的禁锢手环结构已经映照在自己脑海里!

    “知识就是力量啊!”

    路西恩暗自感叹了一句,这时,左边的墙壁上响起轻轻的敲击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