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十九章 冒险者

第五十九章 冒险者

    被电得有点麻木的路西恩茫然地看向左边墙壁,隔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然后走到墙边,对着发出敲击声的位置,压低声音道:“谁?”

    “住在你隔壁的亚当。伙计,刚才我们不是见过面吗?”随着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那个位置的石砖突然动了起来,往对面方向凹陷。

    沙沙的摩擦声里,石砖变魔术般被取了下来,露出贯通的空洞和一双深蓝色的眼睛。

    “没有魔法阵保护?”路西恩学着娜塔莎挑了挑左边眉毛,略微惊讶地问道。

    一位至少高阶的魔法师的魔法塔内,墙壁居然没有用魔法阵加固和隔音,而且这里还是牢房,竟然连基本的防止破坏的能力都没有!

    亚当轮廓分明的硬朗脸上泛起微笑:“因为这里是禁锢的恶魔之地!虽然附近以及森林里有不少矿脉和恐怖的魔法生物,但品种严重不全又非常危险,能够修建起一座魔法塔已经是老巫婆实力强大、积蓄丰厚的表现了,所以,这座魔法塔除了外部和核心几个地方有恒定魔法阵保护,其他都是普通的建筑。嘿,伙计,说了这么多,还不知道该叫你什么?”

    他似乎由于很久没有和正常人交流而憋了一肚子的话,完全不似外表那么硬朗。

    “亚当先生,你可以叫我路西恩。对了,你是怎么挖掉这块石砖的?”路西恩习惯性地保持礼貌。

    亚当透过空洞看着路西恩的眼睛眨了眨,啧啧道:“真是一位有礼貌的。诶,伙计,你是魔法师还是骑士?低阶,还是中阶?”

    “魔法师,中阶。”

    听到路西恩的简洁回答,亚当微笑道:“我说伙计,我们都是实验材料了,何必这么拘谨?直接叫我亚当就行了,黑暗血脉的大骑士亚当。”

    然后他伸出右手,上面许久没有修剪的指甲闪烁着锋利的寒光。“我用指甲将石砖慢慢挖下来的。禁锢手环能够压制我的血脉力量。可它无法让我已经改变的肉体倒退回原来的模样。”

    路西恩低头看了看自己剪得干干净净的指甲,幽默地道:“如果没有老巫婆在这里,只是普通的侍卫看守,那我们就可以靠指甲成功越狱了。亚当。你知道附近的情况吗?还有。你知道老巫婆究竟在做什么实验吗?我在黑暗山脉里晕了过去后。一醒来就在牢房里,什么都不清楚。”

    亚当久未与人交流的兴奋慢慢平息,语气变得凝重:“伙计。知道了情况也没有用。魔法塔防御范围内有两个城市和不少村庄,里面的人应该是过去很多年里被恶魔之地困住的人类的后裔传说曾经有一个黑暗山脉边缘的村庄整个都被吞噬了进来。”

    “再远处包围这片地域的是与黑暗山脉类似的巨大化森林,非常危险,有猩红魔树、杀人藤、三臂巨怪、羽毛蛇、石化蜥蜴等强大的黑暗生物。我刚落入恶魔之地时就是在那里,差点没能走出森林。森林再远处还有什么我就不清楚了,根据越往外界方向走怪物越强的规律,恐怕会有奇美拉、囚魂魔、狮身人面兽、巨龙等顶级生物。”

    他按照黑暗山脉内出现过的怪物推断着种类。

    介绍完周围情况,亚当声音越来越低沉:“这座魔法塔底下有一处古代遗迹,似乎关系到禁锢之地的秘密。老巫婆一直在尝试破解它,以寻找脱离这里的办法,但限于实力只有七八环,总是无法成功,所以她的实验大部分是如何使用有限的资源提升魔法实力。”

    “对了,她在某次魔法实验事故里灵魂和肉体都被污染,再也无法变形出青春的模样,生命急速流逝,因此还在寻找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感觉亚当越往后说语气中越是流露出畏惧之意,路西恩疑惑又担忧地问道:“难道老巫婆已经有了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向?而我们就是这个实验的材料?”

    亚当透着深深恐惧地道:“老巫婆灵魂被污染,换了几具少女身体后都无法克制地急速衰老,连一分钟都难以保持,所以她认为问题的核心在灵魂上,想试着分割灵魂,将未受污染的部分分割下来,与原本的灵魂彻底断开联系,免得污染无法根除,然后再培养壮大,成为另外一个自己。”

    路西恩有些艰难地吞咽了口唾沫:“那分割后谁听谁指挥?谁才是老巫婆?”

    就路西恩的知识而言,目前为止没有真正的灵魂分割实验成功,即使是巫妖转化术中分割出来藏在命匣的部分灵魂和生命藏匿术里斩下的手指,也不是与原本灵魂和身体完全断开联系,还以某种神奇的方式关联着。

    不管相隔多远,只有本体灵魂死亡时,命匣内的灵魂才会复活过来,不会存在哲学意义和认知上的冲突,而如果遇到某种能够干扰这种联系的攻击,复活的灵魂同样会带上相同的伤势。

    亚当苦笑着眨了眨眼睛:“谁知道呢?反正被老巫婆分割了灵魂的伙计全部当场死亡,灵魂消散,无一例外。”

    他指了指路西恩后面的墙壁:“那间牢房内的伙计今晚就要接受这个实验了,如果他没有回来,就说明实验再次失败。要是实验成功的话,或许我们就能获得自由了。”

    “如果实验成功……”路西恩重复了一遍,没有说下去,只是在心里凝重地想道,再配合克隆技术,或许就意味着出现了一条永生的道路。

    在目前的魔法成果里,即使是完美转化为巫妖或者用其他方式延长寿命,随着时间的推移,灵魂也难免出现衰减迹象。而若是分割出尚未开始衰老的部分。依然会被原本影响,所以魔法议会记载里活得最久的一位传奇魔法师是六千四百四十九岁,其余要么在这个年龄前死亡,要么莫名失踪。

    亚当再次压低声音:“伙计,我得提醒你一句,你要早做准备。”

    “什么?”路西恩抬头看向缺了一块石砖的墙壁,对面是亚当深蓝色的眼睛。

    “老巫婆认为实验失败的原因主要是供她实验的灵魂不够强大,所以你这位难得出现的中阶魔法师肯定会成为这个实验的主要材料。不过在此之前,她一定会想尽办法提升你的灵魂强度。对你来说,既是危险。也是机会。”亚当磁性低沉的声音带给了路西恩一个不怎么好的消息。

    路西恩深吸一口气。轻轻颌首:“我会寻找机会的。亚当,能告诉我你知道的魔法塔内部结构吗?比如能量间在哪里?”

    “没有问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都可以来找我。”亚当豪爽地回答,眼睛微微眯起。

    交流了一番后。怕被仆役们发现。亚当将石砖放回了远处。

    路西恩沉默着走回床边坐下。对亚当怂恿自己寻找逃跑办法而他藏身背后捡便宜的心思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无论如何,自己都会努力尝试。正好从他那里套取一些情报。

    用过仆役送来的晚餐,路西恩抓紧时间睡眠恢复体力,接下来就该想办法解除禁锢手环了。

    …………

    半夜,铁门突然被打开,那位红脸的年轻仆役冰冷冷地对翻身坐起的路西恩道:“主人吩咐我带你去晒月光,这有助于你身体和灵魂的恢复。”

    虽然瞬间想到了“放风”这个上辈子的词语,但出去走动的机会,路西恩哪会拒绝,很快就跟着年轻仆役到了这层魔法塔凸在外面的露台。

    银月高悬,清冷的光辉与外界没有区别,照到露台上后映出一片银白荡漾的光影。

    路西恩体内所有细胞都异常饥渴地吸食着月光,让他迅速恢复着尚未痊愈的伤势。

    “嗨,伙计,你也出来了?”亚当热情的声音从路西恩背后传来。

    路西恩转过头,微笑道:“嗨,亚当,你来沐浴黑暗?”

    “是啊,我下午也参与了实验,当然,是作为实验材料参与的。”亚当裂开嘴,灿烂的笑容让他硬朗的线条柔和不少,整个人缩在月光被遮挡的角落,似乎与黑暗融合在了一起。

    接着,他压低声音道:“那位伙计没有回来。”

    “真是不幸。”路西恩“悲痛”地回答。

    露台距离地面不算高,但老巫婆丝毫不担心两个被禁锢了力量的家伙能够逃脱出魔法塔范围,而路西恩与亚当也暂时没有其他想法,随口闲聊着周围黑暗森林的事情。

    忽然,前方的小丘陵上绽放出明亮的光芒,将那里变得如同白昼。

    靠在露台边上的路西恩目光锐利地看到小丘陵内跑出两男两女,他们身手敏捷地向着魔法塔冲来,似乎刚才踩中了什么魔法陷阱。

    “哇噢,不错,这次的冒险小队有两位二级骑士,一位二环魔法师,一位正式骑士。”亚当离开了黑暗,有点兴奋地看着下面破除着陷阱、斩杀着骷髅仆役的两男两女。

    路西恩疑惑地转头看向他:“什么?”

    “老巫婆除了学习和实验魔法之外,非常懒惰,为了不让实验材料绝种,她在附近村庄和城市留有激发血脉力量的各种锻炼方法和不少魔法书籍,然后将魔法塔隐藏,让他们自行发展,免得实验材料死气沉沉。”

    “同时,她派人隐秘散布消息,说这里有一座藏着无数财宝和无穷力量的魔法塔,只要找到了魔法塔,解除了封印,打败了邪恶的女巫,就能得到一切,于是实验材料们就经常自己送上门来,不用自己去寻找。”亚当津津有味地看着下方“激烈”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