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二章 行动

第六十二章 行动

    镜子漆黑,什么也没映照出来,可却有讨好谄媚的声音道:“尤杜拉,你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

    老巫婆满意地放下魔镜:“非常好,特里奥斯,你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诚实的镜子,不像被我毁掉的那几面一样虚伪。”

    “啦啦啦,尤杜拉头发灿烂如同太阳,眼睛清澈碧绿仿佛湖水,嘴唇娇艳红润像是玫瑰花瓣……”魔镜特里奥斯欢乐地唱了起来,“真诚”地赞美老巫婆尤杜拉的“绝色”容貌。

    老巫婆嗓音也被诅咒污染,发出桀桀笑声:“特里奥斯,等我们离开这个该死的鬼地方后,我会给你镶嵌满你最喜欢的那些宝石。”

    笑声中,她放下魔镜,目光转向路西恩,突然,她高声尖叫起来,恐怖的音波如同魔法般让路西恩耳膜震荡,头脑眩晕,身不由己地倒退了两步。

    “闭上眼睛!闭上你的眼睛!”

    路西恩不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赶紧闭上眼睛,然后就听到女巫来回走动的脚步声和凶狠恶毒的咒骂声:“你的眼睛坏掉了,你的眼睛一定坏掉了,否则怎么会将我映照成丑陋的模样,我要挖……”

    一贯有涵养,能保持冷静等待机会的路西恩忍不住暗骂了几句,赶紧出言打断老巫婆的话:“尤杜拉女士,请问您找我来有什么事情?”

    要是老巫婆下定决心挖自己眼睛就麻烦了。

    和一个疯子打交道真危险!随时随地莫名其妙就会遇到危险!

    尤杜拉愣了愣,似乎被转移了注意力。没有继续发疯:“我让你来是要抽取你的血液与这个女孩的血脉混合。”

    呼,还好实验的事情能够让她恢复一点清醒,路西恩悄悄吐了口气,然后疑惑地问道:“她是二级的骑士,血脉并不比我差,为什么要混合?”又不是像娜塔莎的父母那样用诞生后代的方式混合两种顶尖血脉。

    提到实验的具体内容,尤杜拉变得狂热但冷静:“之前在你昏睡时抽取过一点你的血液,发现比其他同阶的月光血脉恢复力更强,似乎是高位吸血鬼用他的血液本质帮你提升的。这样就有希望弥补直接混合血脉时产生的排斥反应。而这个二级的骑士若是能融合那超强的恢复能力,就能荣幸地成为我的新身体了!”

    被固定在解剖台上的奥菲莉亚眼神空洞绝望。眼角的泪水已经干涸。经过多次实验开始麻木的她本打算就这样过一天算一天,等待逃脱机会的来临,可没想到厄运还是降临到了自己头上,老巫婆连最后的希望都要收去!

    路西恩虽然很同情奥菲莉亚的命运。但还未解脱禁锢的他连抗拒老巫婆的暗示都难以办到。只能迷迷糊糊走到另外一个解剖台上躺下。

    咔嗒几声。金属圈将路西恩手脚锁住,一根有着蛇牙般黑色针头的管线扎入了路西恩左手的血管内,尖锐的疼痛让路西恩清醒过来。然后感觉到血液被抽了出来,慢慢流淌向不远处的奥菲莉亚。

    奥菲莉亚身上缠着很多根管线,如同被触手包裹。血液在魔法阵作用下混合着不同宝石粉末、魔法植物粉末等,然后顺着管线一滴滴注射了进去,

    她空洞的双眼中无法克制地出现痛苦的反应,身上的血管青色蟒蛇般一根根凸显出来,仿佛随时会炸裂。

    老巫婆拿起黑色魔蛇盘绕似的魔法杖一指,奥菲莉亚身下的魔法阵就一个个亮起,湛蓝、金黄、银白、墨绿、纯黑、赤红六种颜色相继绽放,两种血脉开始慢慢融合。

    这种直接的融合让奥菲莉亚遭受了巨大的痛苦,让她恨不得赶紧死去。

    当这六种流淌在奥菲莉亚身上的不同颜色光芒开始汇成一个诡异的六芒星时,那一根根凸起的血管猛地凹陷了下去,皮肤亮起银月清冷的光辉。

    “要成功了?!”老巫婆兴奋的声音响起。

    但这时,碰的一声巨响,血液满天飞舞,营造了一场淅淅沥沥的血雨。

    奥菲莉亚身上的血管全部炸开,露出了解脱的平静笑容。她终于按照自己心愿那样不用再接受折磨了。

    这惨烈的一幕给路西恩留下了一个难以忘记的震撼印象,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折磨到了死亡。

    如果说路西恩原本还因为最先接受的是古代魔法师传承而对他们抱有一定的同情,那现在终于明白即使几位传奇魔法师失踪,实力也强于教会不少的古代魔法帝国为什么会突然内忧外患、墙倒众人推地灭亡了,所以一定要引导古代传承魔法师们走向奥术的道路,不能接受的就让历史的车轮毫不留情地碾压过去吧!

    “噢,不!”老巫婆的惨叫声传来,然后她迅速站到一个摆满宝石的魔法阵内,疯狂地抽取能量让它绽放出生命的乳白。

    奥菲莉亚身下最后一个魔法阵亮起,与老巫婆所在的乳白光彩相对应地呈现幽深的黑色。

    渐渐的,幽深黑色中开始泛出一丝乳白,乳白里面也浮现幽黑。

    这个过程,窥见到极好机会的路西恩用力地拉扯束缚着自己的金属圈,想要趁生命交换的魔法阵运行时干掉老巫婆,可却被金属圈牢牢锁住,完全无法挣脱。

    手腕被勒得血肉模糊,没有血脉力量和魔法的路西恩终究还是未能扯断魔法合金制作的金属圈。

    等到光芒转化完毕并迅速消退,解剖台上的奥菲莉亚伤势全部恢复,肌肤散发出诱人的光泽。

    “奥菲莉亚”念出咒语,解除了自己的束缚,接着轻盈的像头小鹿般跳跃下来。迫不及待地拿起魔镜特里奥斯,轻抚着镜面念道:“魔镜魔镜告诉我,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是谁?”

    “是你,尤杜拉!”魔镜不再漆黑,渐渐晶莹剔透,映照出“奥菲利亚”金发碧眼的清秀容貌。

    老巫婆尤杜拉满意地左看右看,不时梳理着齐耳短发。

    听到她们对话的路西恩,再次浮现那种诡异的感觉,为什么两次遇见老巫婆,她都说出了自己似曾相识的话语?可从事实看却又另有根据。并非单纯读取了自己记忆!

    好不容易看到“自己”青春貌美模样的老巫婆恨不得目光一直黏在镜子上。那细如针叶的金色眉毛,高挺小巧的鼻梁,薄而性感的红唇,白皙弹性的皮肤。无一不让她非常满意。

    突然。闪耀青春光泽的皮肤猛地黯淡了下来。清澈碧绿的双迅速浑浊,一条条皱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现……

    老巫婆呆呆地看到自己在短短几十秒内就重新衰老干瘪,高挑挺直的背再次佝偻了起来。

    “不!”

    恐怖的尖叫肆虐。魔法实验室内不少刻着魔法阵的玻璃试管一个接一个破碎,魔镜特里奥斯出现了一道道狰狞的裂缝,路西恩则再次产生耳聋轰鸣的迹象。

    老巫婆的尖叫看起来很有女妖之嚎的感觉!

    过了很久,老巫婆才平静下来,目光森冷地看着路西恩,不知道在盘算什么,然后念出咒文,松开锁住路西恩的金属圈,暗示他自己站起来走出房门,同时召唤仆役进来吩咐:“带他回牢房。”

    她根本没给路西恩插言游说,用恢复青春诱导她接触奥术的机会,赶苍蝇般将路西恩赶了出去。

    等到步伐有些虚浮的路西恩离开,老巫婆才低声道:“不能改造他的身体来使用,还要靠他来实验灵魂分割的。”

    …………

    回到牢房途中,路西恩与以往一样沉默无言地打量拿着超凡巨斧、巨剑的几个血肉傀儡骑士,不时看向手腕上开始恢复的伤口,若有所思地皱起了眉头,同时坚定了尽快寻找机会逃离的想法,因为没人知道一个疯子会做出什么意料之外的举动!

    到了晚上散步时,随着路西恩和亚当的暗中沟通,以及一位年轻仆役的多嘴,卡瑞娜、阿尔瓦、布拉德三人都知道了奥菲莉亚的悲惨下场,一个个变得精神恍惚,像是无法接受她就这么离开了人世,她早上还好好的趁仆役送早餐机会与自己等人交流的。

    本以为成为实验材料就已经足够悲惨,没想到还有更加恐怖的下场等待着自己等人!

    沉默地散完步回到牢房,路西恩敲响了右边的墙壁。

    “路西恩先生?”卡瑞娜虚弱茫然的声音透过缝隙传了过来。

    路西恩将下午赶工挖好的石砖取下,看向对面卡瑞娜的脖子:“卡瑞娜,想逃出去吗?”

    “什么?”卡瑞娜猛地蹲了下来,噙着泪水的碧绿双眼与路西恩对视:“路西恩先生,你有办法带我们逃出去吗?我再也不想待在这个鬼地方了!”

    奥菲莉亚的死亡给她造成了极大的心理打击。

    路西恩目光凝重地道:“任何逃跑的举动都会有极大的危险,但比坐在这里等死强。如果你想跟着我逃走,我需要你做一件事情,这会给你造成非常大的痛苦,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见路西恩语气极其郑重,卡瑞娜没有盲目答应,沉默了一会儿才坚定地点了点头:“只要能逃出这里,摆脱女巫的追捕,什么样的痛苦我都能承受。路西恩先生,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那你将脖子靠过来。”路西恩声音温和平静,让卡瑞娜的紧张情绪被安抚了不少。

    卡瑞娜微微站起,将脖子靠在石砖空洞前,有些明悟地道:“路西恩先生,你是要解析禁魔项圈?”

    “是的,我自己的看不到。”路西恩没有撒谎,然后温柔地道:“忍住痛苦。”

    “恩。”卡瑞娜轻轻点头。

    路西恩右手伸了过去,触摸到卡瑞娜脖子上的禁魔项圈,然后按照最初解析的印象,在某个特殊的位置缓缓推动,同时另外一根手指稳定地击打着墙壁,制造出不停变化的微小独特震动,这与能被人听到的艰涩古怪咒文非常相似。

    在震动和推动双重影响下,禁魔项圈开始闪烁银白色电芒,而在电光底层则是不停流动的符文。

    卡瑞娜被电得细小汗毛直立,身体颤抖起来,依稀能看到她嘴唇死死咬着。

    虽然路西恩灵魂计算能力依然存在,但单纯靠目前没有血脉力量的身体击打出不同特殊震动基本不可能,频率迅速走样,完全无法精确。

    不过对路西恩来说,能在不威胁卡瑞娜的性命之下激发禁魔项圈就足够了。若没有震动频率影响魔法阵发挥作用,减少部分电流,持久观察之下,位于脊椎骨的项圈很容易让卡瑞娜这个没激发血脉力量的纯魔法师瘫痪。

    不过路西恩也没有观察太久,免得出现意外,同时还给卡瑞娜留出了足够的恢复时间。

    深夜,路西恩将前面记住的符文和结构回想了一遍,再次问道:“卡瑞娜,还愿意吗?”

    “没有问题,路西恩先生!”卡瑞娜咬牙回答,电击虽然痛苦,可至少还有希望。

    “非常好!”路西恩由衷地赞叹。

    就这样,在避免老巫婆发现的前提下,用了一个礼拜的时间,路西恩从卡瑞娜那里得到了禁魔项圈的完整结构,开始等待月底的到来。

    …………

    月底倒数第三天和第二天,路西恩没有举动,安稳地享受食物和睡眠,将精神和身体状况调整到最佳。

    月底最后一天晚上,本就黯淡的银月被乌云彻底掩盖。

    路西恩猛地从床上翻身坐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