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四章 能量间

第六十四章 能量间

    左手断臂处,剧烈的疼痛一波波涌向路西恩的头部,让他神经抽搐,脑袋发胀,痛苦万分,但路西恩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紧紧咬着牙齿,速度展开,瞬间就绕到了血肉傀儡骑士正面,躲开了它的巨斧,撞向它的身前。

    完好的右手狠狠一拳挥出,打中了血肉傀儡骑士掩盖脸部的盔甲面罩,乓的一声,黑色金属面罩微微凹陷,而路西恩右手皮肤破裂,流出鲜血。

    巨斧回斩,路西恩猛地矮身,躲过了这一击,接着再次化成残影在血肉傀儡骑士身周游走,依仗巨大的速度优势重复着先前的场景:躲开巨斧,撞向身前,右手重击血肉傀儡骑士脸部面罩……

    一拳,两拳,三拳,黑色金属面罩凹陷痕迹越来越明显,可路西恩的右手却变得血肉模糊,每一次打中都像是有万根钢针在穿刺着骨髓。

    四拳,五拳,六拳……路西恩再次抓住机会撞到了血肉傀儡骑士怀中,以它高大沉重的身体和冰冷厚实的盔甲为借力点,拧腰,扭胯,送肩,集中全身力量重重一拳挥出。

    哐当,路西恩右手血肉飞溅,露出森森白骨,黑色面罩则分崩离析,化成一块块金属片四散飞舞!

    盔甲面罩之下露出一张苍白的刻满黑色花纹的诡异面孔,仿佛是一张张不同脸皮拼凑缝制而成。

    拳头其势未尽,带着打碎金属面罩的狠辣凶猛,一拳就将这张让人惊悚恶心的脸打了个稀烂。

    失去了金属盔甲的保护。仅仅正式骑士又没有灵智的血肉傀儡如何挡得住接近大骑士的路西恩全力攻击,尤其它的头部是防御最差的地方!

    路西恩为了速战速决,从一开始就是根据自己对血肉傀儡的了解,准备正面硬碰硬地打碎它的脑袋!

    血肉飞溅之中,金属碎片叮叮当当落地,巨斧脱手,镶嵌入地面石砖内,穿着黑色沉重盔甲的血肉傀儡骑士双腿一弯,重重跪在了地上,破烂的脑袋深深低垂。再没有任何动作。

    卡瑞娜清澈碧绿的双眼中倒影出亚麻衣服处处血迹。左手缺了大半条手臂的路西恩身影,那断裂处一边蠕动一边还在喷着鲜血,右拳白骨露出,鲜血滴滴答答落到地面。而他却这样满不在乎地转身往回走来。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血战的骑士。

    “他真是的魔法师吗?”卡瑞娜被这强烈的形象冲击着心灵。前后对比反差实在是太大了。

    接着她看到路西恩走了几步后,微微弯腰,用伤口开始恢复的右手拔起超凡巨斧。然后步伐极快地向着自己走来。

    “向我走来?”

    一阵浓重的血腥味透入卡瑞娜的鼻端,熏得她脑袋有点眩晕,然后看见路西恩将巨斧交给左手夹着,右手伸出按住自己脖子上的项圈。

    艰涩拗口,难以重复的声音在卡瑞娜耳边响起,配合路西恩现在的形象,真是宛如从深渊中召唤出来的恶魔。

    路西恩集中精神,就像骑士使用魔法物品那样,用意志代替精神力念出了解析禁魔项圈结构后模拟的咒文,同时右手的血脉力量刺入了禁魔项圈的关键位置。

    一阵银白的电蛇窜出,卡瑞娜微微抽搐,但很快禁魔项圈就发出咔哒响声,所有的痛苦消失。

    抓住机会,路西恩握住禁魔项圈,抬手将它扔得远远的。

    半空中,禁魔项圈自行合拢!

    路西恩只能短暂打开项圈,还不敢侵入里面抹去老巫婆的精神烙印,那样会惊动处在地下遗迹的她!

    卡瑞娜头皮发麻后,立刻感觉精神力以飞快的速度恢复着,迅速将那干涸的河床填满。

    属于自己的最重要的事物归来,让卡瑞娜充满了欣喜,连声感激:“谢谢,谢谢……”

    “停!”路西恩没有丝毫怜惜地打断了卡瑞娜的感谢,声音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有点沙哑,“记住我念的咒文,然后用精神力刺激禁魔项圈上太阳花、荆棘魔树、黄道十二宫三种花纹围绕的地方……”

    虽然靠直觉可以感应禁魔项圈花纹的分布,但左手断掉后,剧烈的疼痛和失血过多带来的眩晕是冲击着自己脑袋,很容易按错,被电击晕倒,因此既然还有一位魔法师在,自己就不必那么冒险。

    作为一名魔法师,记忆咒语是最基本的能力,路西恩教了三遍后,卡瑞娜就能丝毫无错地重复了,旁边的亚当、阿尔瓦、布拉德则知道自己等人解开禁锢手环的希望在路西恩身上,并未催促。

    卡瑞娜进入施法专注中,冷静地念出咒文,精神力随之震荡蔓延,刺向路西恩脖子上禁魔项圈那特定的位置。

    一条条闪烁的电光在路西恩身上环绕,已经习惯了电击的他没有麻痹过去,听到咔哒响声后,一直放在脖子旁边的右手抓住禁魔项圈就丢了出去,比卡瑞娜伸出的左手快了足足一秒!

    精神力如同潮水涌现,路西恩发现自己灵魂和精神力竟然都达到了五级的水准,这似乎不仅仅是来自于电击刺激,还有其他很多因素。

    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么多,路西恩激发了灵魂内一个三环的死灵魔法:“医疗术”。

    自从费利佩借助大奥术师“亡魂主宰”的实验基础破解了细胞记忆性和大骑士恢复能力的关系后,直接治疗的法术不再仅仅是教会的独有,死灵魔法内每个等级都多了相应的医疗法术,只不过比起同阶的神术而言,效果要差一点,似乎少了关键的事物,所以很多时候还得配合治疗药剂使用。

    乳白光芒在路西恩左手断臂处闪现,白骨开始愈合。血肉迅速蠕动,很快,流血止住,伤口蒙上了一层肉膜。

    做完这一切,路西恩开始为亚当解除禁锢手环,同时让卡瑞娜跟着学习,这能节约之后帮助阿尔瓦和布拉德的时间。

    在路西恩的行动安排里,最好能够有两位助手,而且越多越好。

    禁锢手环脱离,亚当身体猛地黯淡。呈现明显的黑暗化迹象。

    “哈哈哈。真是太感谢你了,伙计!我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了!”亚当适应着失而复得的血脉力量,无法克制地大笑起来。

    路西恩没有多话,赶紧走到阿尔瓦身边。帮他解除禁锢。而卡瑞娜则负责布拉德。

    一边警戒。亚当一边很是感叹地看着地上那条断臂:“伙计,你真是够狠,竟然直接让血肉傀儡骑士斩掉你的手臂来解脱禁锢。换做是我。即使能下定决心,也做不到这样冷酷淡然,仿佛那不是你的手臂一样。”

    路西恩笑了笑,没有回答。如果是亚当,哪怕被斩掉左臂,也打不开禁锢手环。

    不能完整地了解禁锢手环的炼金结构和魔法构成,没有渊博的相关知识,就无法抓住血脉力量短暂松动的机会冲击剩下那个禁锢手环,即使左臂失去,右手的手环也会继续发挥作用,除非舍得两只手都断掉。

    但这样一来,未能成为高阶而彻底黑暗化的亚当就等于失去了绝大部分实力,双手不仅仅代表着力量和能持有武器,还是保持平衡,维持高速高敏的重要器官,在没有长时间适应的情况下,加上短时间内大量失血带来的实力骤降,五级的大骑士亚当未必能打败血肉傀儡骑士。

    而路西恩倒是无所谓,反正自己主要实力在魔法上,失去一只手顶多让自己没办法施展那些需要手势配合的魔法。

    随着阿尔瓦、布拉德的禁锢手环断开,卡瑞娜转过头,恳切地感激:“路西恩先生,真是非常感谢你,为了帮助大家脱困,你是丢掉了一条手臂。以后我们会尽力帮你寻找恢复手臂的办法……”

    “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们赶紧去能量间!”左手断裂处的抽痛依然一阵阵侵袭着路西恩的头部,但他没有多话,转身就往老巫婆魔法实验室方向跑去,根据平时的观察,能量间就在实验室附近,而魔法塔核心由于不在这条路线上,路西恩和亚当都不清楚它位于哪里,不过能够通过能量间能量的流动来判断。

    至于卡瑞娜的担心,路西恩毫不在意,反正魔法议会掌握有断肢再生的法术和仪式,自己又是“工伤”,只要活着回去,得到治疗是必然的。

    而且,就算没有断肢再生,为了逃脱,失去一只手臂算什么!

    同时,让路西恩疑惑的是,自己现在还无法开启灵魂图书馆和联络莱茵,似乎这个禁锢之地封锁了通往外界的一切,并且有莫名的压制力量。

    跑了几步,路西恩忽然停住,蹲下身将那大半条左臂捡起,插在腰间,然后右手握着巨斧化成残影狂奔。

    这有点诡异又有点恐怖的举动让卡瑞娜等人微微发毛,不过时间紧迫,老巫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归来,所以他们压下疑惑,跟随路西恩向着能量间而去,其中亚当速度最快,迅速冲到了一边跑一边给自己叠加法术防御的路西恩前面。

    …………

    一个血肉傀儡骑士举着双手巨剑狠狠劈下,亚当化成一团黑暗直接就迎着巨剑扑了过去。

    巨剑像是斩中了空气,毫无作用,黑暗将它彻底包裹。

    一秒钟后,黑暗褪去,血肉傀儡骑士的盔甲和身体每一处地方都呈现黑色的腐蚀痕迹,只有巨剑在亚当刻意之下没有受到损伤。

    阿尔瓦赶紧上前一步,捡起巨剑,亚当可以不要武器,但自己不能不要。

    一路之上,有亚当这位五级骑士开路和路西恩魔法配合,守在关键处的几位血肉傀儡骑士连同他们的首领达到二级程度的血肉傀儡都被轻松解决,但由于这条路线上没有藏宝库,路西恩等人没发现也没时间去寻找自己丢失的魔法物品或老巫婆的收藏,争分夺秒地冲到了能量间附近。

    “能量间是魔法塔的禁区之一,有强大的魔法阵保护,接下来就看伙计你的了。”亚当慎重地看向不远处的能量间,“千万不要惊动了老巫婆,否则我们加起来也挡不住她一个魔法。”

    路西恩轻轻点头,虽然每位高阶魔法师的魔法塔都有自己独特的魔法阵,但基础上都脱离不掉《魔法塔建造指南和一百零七种魔法塔详解》的范畴,在“主人外出”又未彻底开启魔法塔的情况下,法术结构、数学知识和奥术理论都近乎高阶水准的自己确实有一定把握解析并破解掉魔法塔守护阵,唯一的问题是不知道需要多久。

    这不是单纯靠力量的事情,稍微解析错误,尝试破解时就会要么惊动老巫婆,要么被魔法阵高阶力量反击而死。

    机会,只有一次!

    正当路西恩准备行动时,旁边劲风四溢,巨大的压迫感产生。

    一团黑暗急速迎了上去,随着如中败革的声音响起,亚当现出身形,蹬蹬瞪连退几步,脸上红润褪去,变得很是苍白。

    而在右手拐角处,一只两人高的魔像拿着巨锤倒退了一步。

    它双眼闪烁红光,全身仿佛由钢铁铸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