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八章 惊讶的变化

第六十八章 惊讶的变化

    无形的力场墙壁被一道道解离术彻底泯灭,反魔法射线则对准了路西恩右手的水晶球,试图穿透进去,在它里面构建小型反魔法场,将它与魔法塔的联系中断。

    路西恩反正已经被反魔法射线击中过,本身的魔法能力都被限制,于是没有尝试用魔法反制,右手伸出,直接挡住了反魔法射线,同时,口中念完了那让人耳膜刺痛的咒文这可不是自己施展魔法,强行中断只是一点反噬伤害,现在是以五环的精神力操纵七环水准的魔法塔,临时中止并改换咒文会让汹涌的能量反扑,让灵魂受到严重创伤!

    一道道银白粗大的闪电从天花板凶猛劈下,瞬间就将整个房间变成了雷霆的海洋,除了铭刻魔法塔花纹的书桌和地板外,老巫婆书房内的所有事物都被电光摧毁。

    七环魔法“闪电风暴”!

    老巫婆身边陡然浮现一层层镂空花纹般的光影,凡是劈到了她身上的闪电全部无声无息消失。

    七环魔法“能量免疫电”!

    紧跟着,老巫婆左眼那黄褐色球体上一道道不同颜色的光线接连打出,有魅惑人类的,有让人陷入睡眠的,有直接造成伤害的,有使人恐惧、迟缓的,也有把人石化或解离的,而中央的黄色妖异巨眼则弥漫出浓烈的死亡气息。

    七环魔法“死亡一指”!

    这样一轮汹涌狂暴的进攻后,老巫婆改造的“左眼”黯淡下来。暂时失去了施法能力。

    其实没有哪只眼魔会用这种方式战斗,它们会合理地分配不同眼睛的使用,保证自己能连续不断的施法,但老巫婆已经完全不顾这些,似乎陷入了疯狂,或者有别的什么原因。

    路西恩面对这么恐怖的攻击哪敢大意,右手在水晶球上一抚,配合口中发出的咒文,让无形的“魔力监牢”凭空落下,将自己困住。

    恐惧、迟缓、魅惑、睡眠、死亡等射线打中了“魔力监牢”。可只能将它染上不同颜色的光晕。幽绿的解离术则使它分崩离析,迅速泯灭。

    疯狂的进攻并不意味着完美的进攻,如果老巫婆有先后顺序地打出射线,“魔力监牢”要么在第一轮解离术中就被分解。要么将路西恩自己困住。使战斗主动权易手!

    挡下这轮让人头皮发麻的攻击后。路西恩忽然发现老巫婆迅速而隐蔽地瞄了一眼右手边的几个美女石雕。

    “那几个石雕竟然没有在闪电风暴里被摧毁?”路西恩心中一惊,愕然发现了这个事实,它们究竟是什么材料制成。或者为什么老巫婆对它们的保护胜过魔法书籍?!

    没有多想,路西恩下意识就念出了咒语,一只仿佛由晶莹寒冰结成的巨大手爪突兀地从地板冒出,向着那几个美女石雕抓去。

    七环魔法“萨吉芒的冰爪监牢”!

    魔法塔能够产生的魔法效果有限,包括已经使用过的那些在内只有九种,路西恩担心持久战斗下去,老巫婆各种魔法迭出会让自己毫无悬念地败北,因此一发现那美女石雕有问题后是毫不犹豫地改变了攻击对象。

    同时,担心老巫婆趁机攻击自己的路西恩是没有停顿地继续诵念咒文。

    老巫婆愤怒地尖叫起来,身上一道道黑气冒出,波浪般向四周蔓延,刚从玻璃型态恢复并慢慢爬向角落的亚当立刻就陷入了力量枯竭、全身乏力的状态。

    七环魔法“枯竭之波”,老巫婆魔法袍恒定的强大魔法。她自身的法术则还处在施展了能量免疫的缓冲中。

    虽然明白被枯竭之波打中后自己连开口发声的力气都会失去,但路西恩没有慌乱,从容不迫地念完了那段咒文,一道幽黯的射线从墙壁打出,落在路西恩面前的空地之上。

    反魔法射线击中地面后立刻产生了一个小型的反魔法场,枯竭之波一涌到这里就自行平息,而被巨大冰爪捏住的几个美女雕像则爆发出诸多防护法术的光芒,与冰爪抵消。

    “果然有问题!”

    “一进来这魔法塔核心,我就觉得有点诡异,老巫婆是女性,而且被诅咒污染得异常衰老,为什么会摆放美女雕像给自己找不痛快?!”

    “老巫婆身体和灵魂都腐朽衰老到了这个程度,为什么几百年都没死去?!”

    “这里是魔法塔核心,是防御最为严密的地方,藏着最为关键和重要的事物很正常!”

    无数念头涌向路西恩脑海,水晶球漂浮到半空,呈现出红宝石的颜色。一道赤红的光芒从中射出,狠狠地打向剩下的几个美女雕像。

    七环魔法“红宝石逆转射线”,能够解除目标身上最高等级的防御效果!

    几个美女雕像身上的防御魔法早在闪电风暴中就消耗了很多,又被“冰爪牢笼”再次抵消了部分,因此被红宝石逆转射线击中后,其中一个雕像身上的光芒是迅速黯淡,露出石膏色的身体。

    “啊!”老巫婆愤怒的尖叫,顾不得攻击路西恩,力场凝结成一个巨大的手掌,将美女雕像握住,拉往自己背后。

    路西恩明白自己找到了老巫婆的弱点,乘势追击,咒文再次响起,一道道粗大恐怖的闪电充塞老巫婆附近。

    啪啪啪,一个失去了所有防御能力的美女雕像被闪电劈成了碎片,一道淡淡的灵魂紧跟着消失在了电光之中。

    老巫婆似乎一下衰老了很多,背佝偻得快要折断,右眼愈发浑浊,改造的左眼则猛然干瘪。

    “果然是类似于锁住生命的事物!”

    “闪电风暴”还在继续,路西恩赶紧给自己施加了“魔力监牢”。这是一个困人的法术。可如果能施展解离术,则不失为一个极好的防御选择,能避免被老巫婆最后的爆发杀死。

    随着一个个美女雕像破碎,老巫婆失去了施展魔法能力般呆在原地,并且越来越苍老,到了最后更是直接腐烂化脓。

    “总算干掉她了吗?”路西恩油然想道。面对高阶魔法师时,自己是一直紧绷着那根弦,担心被她层出不穷的强大魔法反转局势,但等到接近胜利,又突地浮现一种不真实感。就这样杀掉了一位高阶魔法师?

    “她的法术触发呢?在地底遗迹消耗掉了?”

    “她几次魔法的选择似乎都有问题。要不然在我发现美女雕像是她的弱点前就能将我控制住……”

    一个个疑问在路西恩心中升起,失去力气的亚当则通过次级心灵连线发出了欣喜的声音:“伙计,你真有一套,竟然真的干掉了老巫婆!这下我们彻底解脱了!”

    “亚当。不要高兴得太早。我们还得去地下遗迹看看。希望能找到出去的道路。”路西恩见老巫婆慢慢软倒,总算放下了心中的疑惑。

    这时,老巫婆脸上霍然浮现一抹诡异的微笑。

    “糟糕?”

    路西恩警戒刚起。整座魔法塔就剧烈摇晃起来,一块块石砖掉落,一蓬蓬灰尘飞舞。

    路西恩的脑袋开始模糊,周围一切变得黑暗。

    …………

    黑暗退去,光亮重现,路西恩下意识就要翻身坐起,可却愕然发现双手和双脚都被什么东西给禁锢住了。

    “桀桀桀桀,很好,你的魔法基础非常好,这几百年魔法的发展真是超乎想象。”老巫婆苍老的笑声在路西恩耳边响起。

    路西恩愕然转头,就看到老巫婆依然穿着红色魔法袍,佝偻着背,满脸皱纹地来回走动,而自己正躺在熟悉的魔法实验室内,像是刚刚才接受完“电击治疗”。

    “这?”莫名的变化让路西恩下意识发出疑问。

    老巫婆得意地笑道:“六环魔法铸梦术,让我轻松就能知道你的魔法水准和目前魔法的发展。”

    之前的逃亡只是一场梦?路西恩心理素质再好也难免有点茫然,不过这也解释了诸多疑惑,比如为什么解开禁魔项圈后,自己还是没办法开启灵魂图书馆,没办法召唤莱茵,为什么老巫婆几次魔法选择会有问题,等等。

    “桀桀桀桀,鉴于你所谓的‘奥术’水准不错,我会带你进入地底遗迹。里面有一个迷宫非常麻烦,希望你能给我惊喜。”老巫婆像是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显得颇为高兴。

    路西恩迅速恢复了镇定,抓住机会讨价还价:“尤杜拉女士,我认为将我的禁魔项圈解开能有助于我帮你探索并走通迷宫。”

    “没有问题,进迷宫之前我就会帮你解开。”作为一名实力强大的高阶魔法师,老巫婆完全没担心路西恩会反噬自己。

    然后,老巫婆带着路西恩一路走到了魔法塔底层,然后再顺着一条蜿蜒而下的楼梯来到了一个地下通道。

    整个通道有五六米高、七八人宽,全部铺满巨大石板,左右墙上则雕刻着远古人类与地底怪物战斗的壁画,。

    “这个地下遗迹真是宏伟。”路西恩由衷地发出感叹。

    老巫婆没有说话,习以为常地走到了通道尽头,这里有着十个大门,每个门上都绘着不同的神秘符号。

    “就是这个迷宫。”老巫婆指着最中间的灰色大门道。

    这个大门上的符号让路西恩隐隐约约有些眼熟,好像是不同的数学符号,于是疑惑地问道:“尤杜拉女士,迷宫里有些什么?我好做准备。”

    “什么怪物都没有,只是一道道难题……”老巫婆有点不堪回首的样子,接着解除了路西恩的禁魔项圈和禁锢手环,催促他进去。

    感受到精神力恢复,路西恩推开灰色大门,慢慢走了进去,既然没有怪物,应该就是单纯的思维式迷宫。

    刚一走入,后面的大门就无声无息关上,有着黑暗视觉的路西恩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没有尽头的桥上,周围是无尽的虚空。

    “什么都没有啊?”

    路西恩一边疑惑地想着,一边漫步前行,只走出两步,周围突生变化。

    无尽的虚空里凝结出了一颗颗星辰,而这些璀璨的星辰是接连在路西恩眼前划过,光芒映照出一个个单词。

    “请证明任一大于2的偶数都可写成两个素数之和……”

    “呃?”路西恩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变化,后续而来的星辰更是直接成为了一道道数学题,似乎全部都是自己前段时间才着手练习的《吉米多维奇数学分析习题集》里面的内容。

    那一个个数学符号、数字、等式、假设等在路西恩周围环绕,很快就让他脑袋开始迷糊,突然,黑暗猛地破碎,光明诡异再现。

    路西恩睁开眼睛,茫然地摇了摇沉重的脑袋,条件反射式地看向四周,只见本该已经死去的埃尔维斯正坐在一边。

    他捂着嘴鼻,一滴滴鲜血落下,闷着声音,愤怒地指责:

    “你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