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章 简单的“仪式”

第二章 简单的“仪式”

    听到矮小老头的话后,路西恩是暗暗腹诽:“连句夸奖的话都舍不得……”

    不过表面上,路西恩还是谦虚礼貌地道:“是的,阁下,我还有很多需要改进和学习的地方。”这位变态老头能够坐在海瑟薇阁下旁边,至少也是一位传奇魔法师,顺着他的话说总是没错。

    领着路西恩进来的加斯东此时微笑道:“伊文斯,这位是大奥术师海瑟薇阁下。”他先指着那位秀美漂亮的女士介绍,果然是路西恩猜想的“元素支配者”,霍尔姆王室直系血脉,娜塔莎不知道几代前的“祖先”。

    “奥秘在上,阁下您的光辉照耀了整个元素世界。”路西恩左手扶胸,右手按住额头,用正式的魔法议会最高礼节向海瑟薇问好,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点惴惴不安,有种见长辈的感觉,而对于每一位传奇魔法师,按照源远流长的传统,都有一段独特的致敬辞。

    海瑟薇表情冷淡地轻轻点头:“奥秘和真理的道路容不下一点懈怠。”

    她少于言辞,话语简洁,好像是平铺直叙一个道理,又仿佛在提点路西恩。

    等到海瑟薇说完,加斯东目光转向那位穿着鲜艳红色长袍的矮小老头,脸上的笑意之下流露自己也没察觉的少许畏惧,似乎生怕说错什么迎来毫不留情的批评和指责。

    “伊文斯,这位是大奥术师费尔南多?巴力斯塔阁下。”几经斟酌后,加斯东还是用最朴素最简单的话语介绍。没有添加任何修饰和其余话语。

    风暴主宰?变态老头是风暴主宰?路西恩颇为惊讶,按照自己听到的传闻,风暴主宰应该是一位古板严肃,不通人情,不畏惧权威,面对错误零容忍的暴躁奥术师,就像他的传奇称号一样。这矮小清癯,依稀能看出年轻时候俊美模样的老头实在是不像啊,而且他当初的幽默调侃也给路西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过想到加斯东不可能拿这种事情欺骗自己,除非他想被真正的风暴主宰狂风巨浪般的咆哮给淹没。于是路西恩再次庄重行礼:“奥秘在上。阁下您是风暴,是闪电,是天空的主宰。”

    行礼的时候,路西恩也变得小心。字斟句酌。有点怕自己哪一个动作。哪一个词语出现错误而被咆哮,拉文第先生的咆哮和风暴主宰的肯定不在同一个级数上。

    “不用这么小心翼翼,除了奥术和魔法上的错误。我很少由于别的事情而争执,比如奥利弗讨论油画和戏剧的时候,我就从来不插嘴。”费尔南多嘿嘿笑着为自己辩解了一句,让路西恩放松下来。

    可其他人的表情却不这么认为,弗洛伦莎用口型对路西恩说道,“那是因为他一点也不懂。”

    没有等加斯东介绍其他人,费尔南多直截了当地道:“路西恩,汤谱看到你的第一篇论文后将它推荐给了我,我从中得到了一些灵感,认为你具备基本的奥术思维和一定的潜力,因此专门到图书馆走了一趟,想具体看下你是什么人,不错,一个很有趣的年轻人,比较合我的胃口。而之后你的两篇论文也没有什么错误,这对于你这个年龄的小伙子来说非常难得,要知道最高评议团内某些家伙的论文也一样有着幼稚的错误、可笑的错误!”

    虽然他可能是在表扬自己,但路西恩总觉得他的用词非常古怪,让人听不出来是表扬,而且完全不顾及旁边就有一位最高评议团的阁下。

    “贝尔特朗城堡以及送信去黑暗山脉的两次任务,展现了你战斗和处理事情方面的潜质,这是议会目前不少奥术师所缺乏的,也是议会正在努力改进的,希望你能够继续保持。”

    “路西恩,我认为以你表现出来的东西,不应该局限在元素和星相,而是踏入更广阔的领域,我想让你跟着我学习奥术和魔法,成为我的学生,你有意见吗?”风暴主宰费尔南多略显猥琐的笑意收敛,表情变得严肃。

    根据路西恩知道的消息,风暴主宰虽然是热力系的大奥术师,但本身还擅长元素、电磁、力场、幻术、光暗,是传奇魔法师里面少见的精力充沛到可以同时研究这么多派系的一位,曾经拿到过冰雪勋章、霍尔姆皇冠奖、银月奖章和巫师桂冠等四个不同领域的最高荣誉。

    仅仅思考了一秒钟,路西恩就坚定地点头:“很荣幸能成为您的学生。”

    “很好,你现在就是我的学生了。”费尔南多严肃认真地回答。

    “啊?”不管是路西恩,还是加斯东、莫里斯、弗洛伦莎都脱口而出惊讶的疑问,只有冷淡安静的“元素支配者”海瑟薇以及费尔南多身边的中年男士没有任何意外的神情。

    费尔南多嘿了一声:“现在我们就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了,你有疑问吗?”

    这么简简单单就多了一位大奥术师当老师,路西恩忽然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加斯东等人也觉得有点荒谬茫然,按照古代魔法帝国延续到魔法议会的传统,召收正式学生是一件隆重的、严肃的事情,需要繁复的仪式才能彰显双方身份的变化。

    他们一直知道费尔南多是急性子,脾气暴躁,讨厌麻烦流程,可完全没想到他的“收徒仪式”会简单到这种两句问答就解决的地步!

    见路西恩还有点懵懂,费尔南多脸色一板:“你跟着我学习奥术和魔法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既然你愿意,我也同意了,还需要麻烦的仪式吗?”

    “不需要,老师,我没有疑问了。”路西恩同样讨厌繁琐的、不必要的仪式,所以当即洒脱回答。师徒关系在于双方内心的认同。而不是外在的其他。

    加斯东没想到路西恩回答得这么干脆,心里油然而生他们真像师徒的念头。

    费尔南多呵呵笑道:“今天是我几个学生聚在一起交流奥术和魔法研究的日子,等等你也参加吧,多听听最新的研究困难有助于你对基础的掌握和选择自己下一个研究的方向。我有点事情要和海瑟薇谈谈,你和汤谱先出去等着我。”

    一起退回书房时,汤谱微笑看着路西恩:“老师从来不夸奖别人,刚才对你的评价算是非常不错了。”

    “这也是不错啊……”猛地多了一位陌生的老师,又是出了名的脾气不好的大奥术师,路西恩心中总有点不自在。

    大概看出了路西恩的情绪,弗洛伦莎妩媚笑道:“小家伙。费尔南多阁下虽然对自己的弟子很严厉。但却是所有传奇魔法师里面最爱护学生的。若不是他,海瑟薇阁下未必同意,她更希望是拉文第阁下。”

    “拉文第阁下?”如果费尔南多不是大奥术师,路西恩宁愿是熟悉的拉文第先生。

    加斯东依然是那副古怪的表情:“据说拉文第阁下去找过风暴主宰阁下。有人听到里面爆发了激烈的争吵。然后拉文第阁下脸色苍白。像是经历了一场暴风雨般走了出来。每次提到这件事情,他的心情都不是太好。”

    …………

    阿尔托,裁判所内。

    “代行者”瓦尔多看着手中的报告。愤怒地道:“路西恩?伊文斯竟然是魔法师,他竟然是假死,教会和整座城市都被他当成了傻子般戏弄!一定要将他抓住,将他绑上火刑架!”

    “确认属实吗?”红衣主教阿莫顿眼睛半闭,表情平淡地道。

    “审查官”低沉的声音仿佛蕴含了无穷的怒意:“从约翰举报的经过以及对其余人的神术审问都可以确认,路西恩?伊文斯并没有死,别墅内是他和教授联手设下的陷阱,一方面为了除去叛徒,掩护其他知道了魔法议会总部的魔法师离开,另外一方面则是他察觉到小丑在怀疑他,所以假死脱身并陷害小丑。前后经过严丝合缝,没有一点问题。”

    “娜塔莎知道吗?是被隐瞒,还是配合?”阿莫顿眼睛睁开,目光让代行者等人升起一股寒意。

    审查官摇了摇头:“从口供来看,公主殿下并不知道,而且当时她接受了瓦尔多的阻止,没有趁势杀掉小丑,将追捕小丑的事情交还给了守夜人,丝毫不担心小丑会被提前找到,让主教大人你们治好,从这一点可以判断,她并不清楚,应该也是被路西恩利用,但事后,按照路西恩的说法,想要寻求她的原谅,目前可能是知晓的。”

    “这就好。”阿莫顿道,“教授和路西恩真是阴险狡诈,但比起教授的冷酷无情,路西恩还显得青涩,还想着带乔尔一家去霍尔姆王国,要不然身份怎么会如此快暴露。”

    代行者愤恨地道:“阿莫顿大人,我们快向外界公布这个虚伪者的真实身份,将笼罩在他身上的光环打碎!将他的假墓摧毁!将他变成阿尔托人人痛恨的罪犯!”

    “然后呢?同时告诉大家教会是白痴,是傻瓜?被誉为具有强烈赞美真神意味的《欢乐颂》,常常在教堂演出的《欢乐颂》其实是魔鬼的作品,是在嘲笑主?这种动摇信徒基础的事情绝对不能发生。”阿莫顿语气冰冷地道,“反正大音乐家已经死了,不管同名同姓也好,长相相同也好,他都是一位魔法师,可以变形容貌的魔法师,与音乐家没有任何关系。”

    “阿莫顿大人您的意思是?”裁判官若有所思地道。

    阿莫顿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接着说道:“将路西恩的事情通报给霍尔姆教区,让他们密切注意,同时派遣几位守夜人过去,他们应该很高兴见到‘老朋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