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章 开明派

    突然遭遇这种事情,路西恩潜藏的恶趣味因子险些发作,差点喊出为人民服务作为回答,还好及时克制住了自己,微微弯腰将波克扶起,口中温和道:“这是每一位有良心的人应该做的。”

    霍尔姆王国的马车夫居然会做这么戏剧化的事情,难道是这里流行歌剧的缘故?

    波克没有诗人的细胞,翻来覆去就是“感谢”、“谢谢”、“希望”、“生存”、“农夫”、“丰收”等单词,等他反复念叨了几遍,终于回过神来,慌忙道:“伊文斯先生,请上马车,耽误您的时间真是对不起。”

    “没关系,你看我们也没有着急。”路西恩随意打量四周,发现很多上下列车的乘客都在好奇地注视这边,不明白波克为什么会做出类似教堂做礼拜、忏悔或正式觐见教皇、国王的礼节,难道是哪个国家的国王秘密乘魔法蒸汽列车来访?

    在波克引领下,路西恩和阿瑟登上了画着王室紫红色徽章的马车,阿瑟的护卫则散布跟随在周围。

    “这乡下泥腿子真是没见过世面,为了一次丰收就对没有资格的人行这种礼节,一点礼仪都不顾,丢尽了王室的脸面!”阿瑟心中有点恼怒地想道,然后堆起微笑,借着此事,小声恭维了路西恩一句,“还好是在六芒星站台内,敢于靠近的普通人少,否则被人看到他对伊文斯你行这种礼节,会被投入监牢的。丰收真是农夫的最大期盼啊。伊文斯你给他们带来了丰收,就意味着成为他们心目中的丰收天使。”

    路西恩像是能透视般望了望隔断车厢与马车夫位置的木板,微笑道:“根据一些历史文献记载,真理神教创建后,人类中紧跟着出现的神灵就分别有死亡、太阳、月亮、生命和丰收(狩猎),然后慢慢衍化出越来越多越来越丰富的不同神灵,而到现在则只剩下黑暗山脉西北方向的十几个国家。”

    人类对神灵的崇拜起源于蒙昧时期,可在魔法师们占据统治地位前就因为充满恐怖生物的恶劣环境消亡殆尽,除了传说,只有少量壁画式记载流传下来。而同时。人类也处在了食物链的中低层,直到部分天生精神力强大的人慢慢摸索出了模仿魔法生物的花纹结构等施展法术的能力,才逐渐崛起。

    之后很多年中,魔法帝国内完全没有神灵和教会的痕迹。要想做类似研究就得去攻击其他智慧种族或探索异度空间。

    等到真理神教浮出水面。伴随而来的还有信仰其他神灵的教会。它们联手击垮了魔法帝国,却被壮大起来的真理神教反手消灭,只有部分在黑暗山脉西北的国度逃过了打击。与其他种族的国家以微妙关系共存着。

    听到路西恩谈论这方面的事情,并且用“丰富”来形容神灵,阿瑟完全不敢插嘴。虽然他光明正大地和魔法师往来,并且在生命神赐论被修改后对教会产生了极大的怀疑,信仰再次动摇,但对真理之神,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让他依然存在不少敬畏。

    路西恩注意到他的表情,随口将话题转移到矿物与丰收公司上面,顿时双方气氛融洽,言谈甚欢。

    …………

    举行晚宴聚会的地点是伦塔特城维罗萨河畔的一间私人别墅,面朝染上了细碎金色,宛如一条光带的河流,背靠花团锦簇的自然花园,风景美不胜收。

    别墅内,路西恩再次见到了娜塔莎的舅舅帕特里克王子,他比一年多前又苍老消瘦了几分,不像是年富力强的中年人,倒显得垂垂老矣。

    “欢迎回来,伊文斯,你比我预料得早很多。”帕特里克端着一杯红酒,在几名侍从的保护下躲在阳台吹着河边过来的凉风,“我一直想像你这样在大陆各地旅行,前往不同的地方,领略不同的风俗,可惜身体不允许我这么做,对了,我亲爱的外甥女现在怎么样了?过得还开心吗?是不是又长高了一截?”

    路西恩笑着回答:“王子殿下,娜塔莎她早就过了长高的年纪,不过慢慢从以前的阴影中走出来了。”

    气氛轻松地闲谈了一阵关于娜塔莎、关于阿尔托、关于旅行见闻的事情后,帕特里克拍了拍路西恩的肩膀:“伊文斯,来,在晚宴开始前,我为你介绍几位朋友。”

    他今天的精神状态显得不错,没有像过去那样频繁咳嗽。

    带着路西恩穿梭在宴会大厅内,帕特里克王子向几位贵族暗暗点头示意,接着进入了一间休息室,跟随而来的则是三位衣冠楚楚的贵族和一位穿着黑色魔法长袍的中年男士。

    “这是王国的财政大臣海松伯爵。”帕特里克没有居高临下态度地指着一位戴着白色假发套的老者道,他有一双锐利的蓝色眼睛。

    “这位是沃尔夫堡公爵罗素,这位是佩福斯公爵詹姆斯,他们都是贵族议会内具有号召力的成员。”

    沃尔夫堡郡和佩福斯郡都是霍尔姆王国比较繁华的郡,两位坐镇一方的公爵看起来正当壮年,一位留着金色的半长头发,英俊潇洒,一位相貌凶恶的同时还给自己剃了个光头,但据路西恩所知,其实他们年纪都不小,依然保持年轻容貌是因为天骑士的实力。

    最后,帕特里克带着淡淡微笑指着那位黑发黑眼的魔法师:“他是霍尔姆皇家魔法院的哈里森子爵,同时也是巫师之家的成员,贵族议会的一员,是有名的幻术师、炼金术士,路西恩你应该听说过?”

    路西恩轻轻颌首,示意自己确实听说过。按照教会和贵族们的私下约定,在有另外继承人的情况下。魔法师不能继承爵位,顶多成为各级议会的议员,而由于“另外的继承人”涵盖非常广,许多血脉关系稀薄的远房成员都有资格,所以基本没有哪位魔法师能继承自家的爵位,最多就是成为贵族后再学习魔法,只有少数幸运儿才能在机缘巧合之下以魔法师的身份继承爵位,比如面前的这位哈里森子爵。

    他更让人魔法师们羡慕的是,继承爵位时还只是五环的魔法师,结果借助子爵家丰厚的财产和本身的能力。在十五年内就晋升了高阶。

    不过路西恩听说他却是由于另外一件事情。他居然拒绝了加入元素意志,而是成为巫师之家的高层,这对霍尔姆皇家魔法院的人们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看起来他喜欢幻术胜过炼金。

    介绍完几位贵族。帕特里克王子咳嗽了几声。笑着对他们道:“我想你们应该猜出他是谁了,让我们欢迎霍尔姆皇冠奖最年轻的得主,天才的奥术师、魔法师路西恩?伊文斯先生。”

    光头的詹姆斯公爵饶有兴趣地对路西恩露出亲切的笑容。其余三位贵族则保持着特有的矜持,只是轻轻颌首。

    “伊文斯先生,我很羡慕阿瑟,他居然争取到了与你的合作,真是可惜,金坷垃简直就像一袋袋金塔勒。”詹姆斯公爵直截了当地开口,“不知道你最近还有什么研究?我觉得我们能够进行良好的合作。”

    “很抱歉,詹姆斯公爵,我刚刚结束任务返回阿林厄,还未进行新的研究。”第一次见面,路西恩自然不会交浅而言深。

    詹姆斯并不介意,呵呵笑道:“希望有机会能够合作吧。对了,我最近与哈里森在尝试一项新的产品,有没有兴趣加入?”

    “是什么?”路西恩回答前,财政大臣海松伯爵就像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充满兴趣地开口。

    哈里森端着红酒杯微笑道:“风暴主宰阁下的电磁传讯术是非常不错的东西,能够让两个人在遥远的距离直接通话。虽然很容易受干扰,距离远了还会出现噪音,但足够平常使用了,并且比传送阵便宜很多很多!”

    “你们想想,当你们在森林里打猎时,能够第一时间将喜悦和城里的朋友分享,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更别提在联络和商量事情上的应用。更短的时间,更快的反应,就意味着更大的优势。”

    他不像大部分幻术师那样阴沉飘渺,提到金钱和产品是容光焕发。

    “但它是五级的魔法物品,做出来也没多少人能够用得起。”罗素公爵摇了摇头,不太看好他们的前景,在霍尔姆,魔法物品很多,碍于价格,大部分贵族只能选择急需的或必需的。

    “当然。所以我们在尝试简化,比如通过存储电流能量的魔法阵取代恒定的魔法阵,这样一来,虽然使用时间变得有限,但价格会降低很多,而且魔法议会将河流力量转化为电能的魔法塔是越建越多,只要想办法将它们引入到我们家中,就能便捷地恢复物品能量了。现在我烦恼的只有一个问题,不管如何,这也是五环的魔法,价格再降低也便宜不到哪里去,我正在尝试改进它。”

    “如果能成功,还能绕开风暴主宰在这个魔法上的部分专属权利,减少很多费用。”

    哈里森有点苦恼地道,对电磁系魔法他并不擅长,于是目光转向路西恩,“我们天才的小朋友,你对此有什么意见?有没有简化这个魔法的思路?”

    “暂时没有。”路西恩曾经尝试过简化,可将这个五环的魔法降低到二环的水准后,就要么变成几百米范围内的“对讲机”,要么变成“无线电报机”。

    第一次见面,几位贵族也没奢望路西恩会提出什么意见,这可关系到最终的魔法物品,是赤裸裸的金钱!

    大家讨论了一阵后,话题转移到最近王国内的事情,路西恩有点无聊地听着他们一会儿批评内务大臣做事太拖沓,一会儿指责贵族议会议长是彻头彻尾的保守派,全身心都卖给了教会,并恶毒地猜测他是因为年龄太大,快走到人生的终点,所以不得不紧抱教会的大腿,希望死后能上天堂山。

    “是不是很无趣?”哈里森端着酒杯走到了路西恩旁边,“但多听听也不是坏事,至少能帮助我们分辨谁是能争取的,谁是必须压制的。这个圈子算是王国内的开明派代表。”

    路西恩抿了口“天蓝”,温和笑道:“就当是学习魔法的放松休息。”

    “不错,很能沉得住气的年轻人,难怪年纪轻轻就能拿到霍尔姆皇冠奖。等过段时间,我带你多认识一些高阶魔法师,这对你以后魔法道路上的前进很有帮助。”哈里森见帕特里克亲自介绍路西恩,明白他是魔法议会内部的亲贵族派,而且和王子关系匪浅,所以适当地表示了善意。

    路西恩无可无不可地笑道:“多谢子爵你的好意。”

    两人的话题渐渐转向魔法方面,说着说着,哈里森就提起了伊莎贝拉那篇论文的事情,似乎是审核论文并让它通过的那位奥术师将消息泄露了出来,使不少魔法师在期刊发行前就知道了此事。

    “这是完全肤浅的认识,她只看到了幻术作用于人体的表面反应,却忘了那些类炼金物质是因为什么才分泌。”哈里森有点激动和愤慨地向路西恩阐述自己的观点,“心灵和灵魂,这才是幻术的深层次根基!人心是变化多端的,是难以揣测的,不管奥术研究再怎么进步,也无法完全地解析心理活动,只有幻术才能利用它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