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章 助手

    半遮半掩抛出自己的“猜测”后,书房内一片安静,似乎连空气都彻底凝固,不传导一丝一毫的微弱声音。

    在原子的观点上直接抛弃了现代奥术基础之一“原子论”的核心定义,路西恩本以为自己太过疯狂的“想法”会迎来咆哮和指责,可费尔南多却保持着微笑,红色瞳孔仿佛能看穿人心般盯着自己的双眼,好长时间一言不发。

    正当这种难言的压力让路西恩有点喘不过气时,风暴主宰费尔南多轻轻点了点头:“事实上,在元素周期规律被你发现之后,经过长时间的探讨,我与海瑟薇是达成了共识,如果想继续往下研究元素、原子领域的相关问题,必须将固有的一些认知暂时忘记,其中就有原子是物质最基本组成部分的定义,它们无助于解决问题,反而会束缚我们的想法。而我们达成这个共识的前提,正是基于你刚才提到的‘最基本的应该是最简洁的’观念。”

    “啊?”路西恩没想到两位大奥术师已经在抛弃原子论部分定义的道路上提前迈出了一步,他们不怕认知世界动摇颠覆,炸掉自己的脑袋吗?

    也许是感觉到路西恩心里的疑惑,费尔南多露出了那种玩世不恭的常见笑容:“路西恩,难道你认为我们这些大奥术师都是顽固不化,不肯接受任何一个新观念,不愿意承认自己过去认知错误的蠢货?”

    没等路西恩回答,他又自顾自地笑道:“能够站在这个世界的顶峰。接近万物的本质,我们都明白一点,如果说真理是宽广无比的星空,那我们仅仅才看到了部分星辰,必须时刻保持谦逊和开放的态度,该抛弃的时候坚决抛弃。既然看到了问题,就不能装作视而不见,而是应该去研究为什么。”

    “要让传奇魔法师的认知世界坍塌,那必须完全颠覆他们认识的基础,而且是带着强有力的证据以一种突如其来的冲击姿态降临。否则顶多让部分传奇的认知世界破损凝固。难以再提升。当然,也许是我们探索得还不足够,还没出现让所有人都迷茫、动摇、无法理解的全新认知。”

    费尔南多对认知世界的描述似乎与路西恩过去知道的有些不同。

    “相对的,传奇魔法师们在观点上同样非常坚持。没有完整严密、切实有力的证明。根本无法动摇他们的态度。我和海瑟薇也是随着研究的深入。问题的发现,哲学思辨上的矛盾,才慢慢达成的共识。”

    对于费尔南多描述里有点前后矛盾的话。路西恩若有所思地颌首,这就是老师之前所说的坚持和谦虚两个矛盾单词。

    费尔南多最后总结道:“在每一位大奥术师的心里都铭刻着一句话,‘有些时候,过去的经验和知识反而是我们前进的阻碍’。”

    等到风暴主宰说完,路西恩悄悄松了口气,露出“真挚”的笑容:“老师,既然您和海瑟薇阁下在原子的观点上与我如此相近,能否支持我建立‘原子研究所’?”

    “只凭一个观点,似乎有点不够,路西恩你还有什么新奇的认识?”费尔南多笑得像只老狐狸,觉得路西恩脑子里充满了新奇的想法,再压榨一下说不定就能蹦出一个启发性的观点。

    路西恩坚决地摇头:“老师,没有了,所以我们才要建立‘原子研究所’慢慢探索啊。”

    “这样吧,路西恩,在你成为五环前,我再看看你跟着我学习的表现,要不然我支持的原子研究所什么都弄不出来,会被其他传奇魔法师嘲笑的。”费尔南多一副“小伙子,好好表现”的猥琐笑容。

    路西恩明白这隐含了考校的意思,郑重点头:“老师,我会努力的。”

    至少在晋升高阶前,自己的数理基础,以及对元素、电磁等魔法的知识掌握绝对够用了,主要问题在于比较擅长的星相系,纠结于命运、祝福、诅咒那一块,有些难以与天体力学融合起来。

    双方达成了约定,路西恩顺势请教道:“老师,您说我这份申请该怎么修改,实在是太冠冕堂皇、大而空泛了。”

    “为什么要改?”费尔南多露出夸张的惊讶,“只有你的签名,当然是冠冕堂皇、大而空泛,如果再加上我和海瑟薇的支持签名,那就是目光远大、立意深刻,弥补了议会奥术研究项目的不足,开拓了新的研究形式。”

    路西恩顿时就哑口无言。

    “好了,路西恩,你来读这些信,一封封地念。”费尔南多往高背椅上一靠,双眼合拢,仿佛陷入了沉思。

    虽然不解费尔南多为什么不选择自己阅读这更为省事的方式,而是让自己读信,他又不是那种摆谱的人,但满心疑惑的路西恩还是拿起了第一封。

    娟秀漂亮的笔迹映入瞳孔,路西恩随意瞄向信封,上面写着“雅洛蓝?海瑟薇?霍芬伯格”这个名字。

    “大奥术师之间的信也让我读,不怕泄露机密吗?”强烈的惊讶让路西恩有点呆住。

    “快读。”费尔南多催促了一声。

    路西恩收回惊讶和疑问,从头开始读起:“费尔南多,按照你的意见,我尝试改进了魔法阵的设计,让它能分离出更加微弱的差别,以下是改进后的魔法阵……”

    读着读着,路西恩是既感惊讶,又觉好笑。

    感到惊讶是因为两位大奥术师探讨的问题是自己“原子研究所”打算的研究方向之一:分离同位素!

    通过元素周期表在实践中的应用,越来越多的奥术师认识到那部分怎么测量数据都不变的原子量确实是出现了错误,只是当前的办法难以校正。而费尔南多和海瑟薇则注意到问题集中在原子量上面。因为原子量反映为一个物体的质量,所以他们尝试通过电磁、离心等方式去除“杂质”也只有传奇魔法师才能在当前条件下建立适用的魔法阵。

    路西恩觉得好笑则是因为海瑟薇的文字水平有点不符合她的大奥术师身份,往往词不达意,语言呆板混乱,不得不依靠大量的魔法符号来描述。

    等到路西恩念完,费尔南多促狭地笑了笑:“每次读海瑟薇的论文和信总是很煎熬,据说她还是公主的时候,文学课就从来没及格过。她的每一篇论文都得让她的学生或者莫里斯等小家伙再润色一遍,否则根本没办法发表在期刊上。”

    这是大奥术师的秘闻啊,会不会被灭口?路西恩幽默地想道。

    “路西恩。你对这封信的内容怎么看?我记得当初你提到过这方面的可能。”费尔南多冷不丁地发问。

    路西恩组织了下语言:“以这样的方式分离。质量差别越大越容易,应该选择重元素来实验……”

    讲完后,费尔南多又针对论文里的几个地方向路西恩提问,如果路西恩不能回答。他则详细讲解。甚至结合随手布置的魔法阵实验。

    等到问完一遍。费尔南多才慢慢口述,由路西恩撰写回信。

    此时,路西恩终于明白费尔南多为什么要让自己念信。他是借传奇魔法师之间的最前沿交流顺带指导自己,让自己在学习的时候增广见闻和眼界。

    这样的指导必须建立在弟子自身奥术基础扎实的前提下,否则就纯粹是“对牛弹琴”,于是路西恩读第二封信的时候是打起了全副精神,变得专心致志,免得被问到哑口无言,迎来咆哮。

    …………

    第二封信的作者更加有名,一丝不苟的沉稳笔迹写着“德里克?道格拉斯”。

    “……所有奥术师都知道,波动的传播需要介质,可光和精神力在宇宙星空中靠什么来传递呢……一种物质只要存在,不管它多么隐蔽,终究会有特征展现出来,被我们发现,可光的介质‘以太’从我出生前就被宣扬,直到现在也没被证实。”

    在魔法帝国,神秘的“以太”还被用来命名一种炼金材料,初学者常常容易混淆。

    “……布鲁克他们认为波动说已经彻底赢得了胜利,但我并不这么看。我设计了一个简单直观的实验来验证。如果真的有以太存在,且密布星空,当我们的世界围绕太阳转动时,必定有一个相对的阻力,它会让光的速度改变……”

    费尔南多静静听完,随口评价道:“道格拉斯在光和精神力的粒子学说上做出了很多努力,延缓了波动说的胜利。他在这方面的坚持超过了任何人,也让更多的奥术师不得不正视波动说的介质问题。对这个实验,路西恩你怎么看?”

    “即使证明了没有‘以太’存在,议长阁下的努力也不会被正视,因为这个实验是建立在他的宇宙模型成立的基础之上,可到现在为止,我们一颗星辰都没有发现。建立在一个假说上的实验是难以说服大家的。”路西恩表示了悲观的看法。

    费尔南多轻轻点头:“还算清醒的认识,但无法说服道格拉斯这个老顽固,他会继续实验下去的。不过这样的实验也有一定的意义,至少提出了一个验证‘以太’存在与否的方向,以后肯定会有不建立在假说上的类似实验。”

    接着,他针对光、精神力的粒子说、波动说提出了一连串问题,问得路西恩压力极大,努力开动思维才能顺利回答。

    等到费尔南多问完,路西恩发现自己有点疲惫,高强度的思考太消耗脑力和精神了。而对路西恩回答得不那么完美的地方,费尔南多则结合具体的光暗、精神类魔法慢慢复述、讲解,让路西恩收获匪浅。

    两位大奥术师之后,是十多位传奇魔法师、大法师的来信,涵盖了十一个派系的内容。如此全方位的指导让路西恩是既疲惫,又兴奋,想不到费尔南多老师在变形、召唤、死灵上也有独到的见解。

    读完信,时间已经接近中午,费尔南多带着路西恩前往实验室建立了一个涂成黑色的球壳型空腔,它是一个理想的热辐射模型。

    “好了,路西恩,明天依然是先读信,然后才开始实验。”费尔南多示意路西恩可以离开了。

    路西恩有种脱力感地走出实验室,好几个小时的思维激荡真是让人疲惫,助手的日子比自己想象的艰苦。

    这时,迎面走来了汤谱,他看到路西恩的脸色后非常理解地笑道:“伊文斯,辛苦了,不过这对你的奥术提升会有极大帮助。”

    “真是又煎熬又满足。”路西恩感叹道,同时略显遗憾地问,“为什么电磁传讯术都发明了,老师与其他阁下还是靠书信来往?”

    “一方面是书信能够承载更多的难以口头表达的奥术内容,另外一方面嘛,”汤谱顿了顿,悄悄看了看实验室,嘿嘿笑道,“其他阁下宁愿选择书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