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九章 冲突(第三更)

第二十九章 冲突(第三更)

    作为教会最近的战略中心,霍尔姆王国已经聚集了四位传奇,七八位黄金骑士,比瓦欧里特公国这种传统意义上对抗北方教会的教区实力强了很多,所以即使是轮换驻守静修室,也有三位红衣主教。

    听到一位守夜人以规定的暗号敲门,三位红衣主教同时抬头,但其中一位在抬头时就已经起身,向着门边走去。

    “是魔法议会内部的情报吗?”这位红衣主教脸上没有一丝多余赘肉,蓝色双眼看似纯净,却幽深不见底部。

    守夜人拿出一封信,恭恭敬敬地行礼道:“是的,安德拉德大人。”

    接过封好的信,安德拉德在胸口画了个十字架:“主会赐福你的。”

    “唯真理永存!”守夜人庄重回答,反身离开。

    “安德拉德,是关于什么级别的情报,是否需要向枢机主教阁下汇报?”另外一位红衣主教关切地问道。

    安德拉德闻言,看向信封背面,那里有用暗记写好的情报关键词——经过前面几次的事件,教会已经要求间谍在传递情报时,将情报的关键词简略地写在信封背面,如果涉及动摇教义、神学理论的内容,更要注明,让枢机主教、红衣主教阅读情报前能够有心理准备,免得像上次那样,连苦修士首领瓦伦希尔也受到冲击而受伤。

    “圣灵级,新粒子,动摇,原子论。”

    四个关键词映入了安德拉德幽深的双眼。

    第一个是情报的级别,表明它为次于天使长级、天使级的第三极重要情报,不能私自观看,必须立刻提交枢机主教。

    安德拉德深蓝双眼微微眯起,波澜不惊地回答:“虔诚信徒级,魔法议会的常规情报。”

    “你阅读后做好记录,等等分发给主教们。”另外一位红衣主教完全没怀疑过安德拉德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

    如果一位红衣主教信仰已经不虔诚,投靠了魔法议会,那等待他的只可能是圣光吞噬,没有别的道路。

    静修室内,三张书桌呈三角形相对,因此安德拉德坐到自己的位置后,并不担心其他红衣主教的窥探,像阅读普通情报般看起了手中的信,然后在阅读记录上写道:“魔法议会内部,由于元素周期规律与原子论的矛盾,许多高阶奥术师开始反思并讨论原子论,但暂时未出现有价值的成果。属于需要跟踪后续发展的情报。”

    之后一段时间,不时有情报传递进来,三位红衣主教各自阅读了一部分,分门别类地放好并记录情报大概内容。

    接近十点时,有专门负责分发*报的主教敲门进来,把每位红衣主教书桌左上方摆的几叠拓印情报取走,它们将按照不同级别向主教、守夜人、牧师、见习牧师传达。

    抱着厚厚一叠情报的主教来到专门拓印文件的神术阵房间,根据不同级别的人数开始拓印。

    由于情报众多,他就像往常那样没有仔细阅读,打算等到分发之后再看属于自己的那些。

    十点三十分,一份份情报经过不同的人向着不同的地方传递。

    而相对平静了不少的静修室内,三位红衣主教互相交换“阅读记录”掌握情报,并开始将它们汇总,准备十一点半提交给枢机主教菲力贝尔、裁判所巨头巴哈欧拉等阁下。

    “魔法议会开始怀疑原子论了?教皇冕下是不是又得抓紧时间修改神学的内容?”一位红衣主教略带讽刺地笑道。

    安德拉德眯起眼睛,目光幽深,笑而不语。

    《圣典》是教义,是神灵说过的真理,是教导信众的福音书,而神学是对《圣典》的研究和学说,包含了对神术的改进,对教义的深入诠释,以及对各种莫名其妙问题的讨论,是教导牧师的教材,两者并不等同,前者可以充满形而上的内容,不关心具体,后者就必须有详细的解释和论证了。

    …………

    阿比达尔是负责修道院的主教,对教皇改进后的神学抱着顶礼膜拜的态度,因为他很清楚,如果没有这些改进,以自己的天赋和对教义的理解,很难在三十多岁就成为五级的主教,负责整个教区最大的一所修道院。

    “这是主对我们这些虔诚信徒的恩赐,是借由教冕下这位神灵代言人阐述的真理。”阿比达尔每天都要做类似感恩祈祷,“贪婪和软弱会蒙蔽我们的心灵,让我们忘记感谢主的恩赐……感恩是人类最美好的道德,望您的道行于地上,如同行走在您的国……”

    祈祷的最后,阿比达尔在胸口画着十字架,低声道:“唯真理永存!”

    睁开双眼,阿比达尔看到侍奉自己的牧师已经拿着几份情报等在门口,于是点头示意他可以进来。

    “今天有什么重要情报?”阿比达尔接过文件,随口问道。

    年轻的牧师恭声回答:“主教大人,都是一些常规情报。”

    “恩。”阿比达尔轻轻颌首,开始阅读,这才是正常的世界嘛,哪可能经常出现重要情报。

    由于是常规情报,阿比达尔阅读的速度很快,没过多久就看到了倒数第四份。

    他平时教导神学认真,态度严厉,经常吓得见习牧师惴惴不安,暗中称呼他为“魔鬼天使”,可现在,他那张可以让见习牧师陡然安静的脸却浮现出无法描述的惊恐表情,就像堕入了地狱,发现自己变成了最邪恶、最恐怖的魔鬼公爵。

    “大约两千分之一……”阿比达尔像是从胸腔里发出了沙哑低沉的声音。

    “原子的圣性……神学的基础……被主亲手摧毁了吗?”

    年轻牧师送达情报后没敢离开,因为还得等待阿比达尔主教看完情报对自己的吩咐。

    静静等待了一阵,他忽然感觉到整个房间变得炽热凝重,听到阿比达尔主教口中发出难以听清的声音。

    慌忙失措的年轻牧师再不顾及礼节和尊卑,双眼直接望向阿比达尔的脸。

    然后,他看到了永远也无法忘记的震撼一幕:

    阿比达尔主教铁青的脸上残存着极大的恐惧、愤怒和茫然,紧跟着,一道纯净圣洁的光芒从他身体内无可遏制地爆发,将那凝固的诡异表情吞噬。

    一点点光芒飞溅,年轻牧师彻底呆住。

    在近午的猛烈阳光照耀之下,这纯洁的圣光似乎染上了一点点金红。

    …………

    在霍尔姆教区,还有好几位对神学深信不疑的主教在猛烈冲击下被圣光吞噬——这是教会核实分发的情报,他们下意识没怀疑实验的真实性。

    另外,二十多位主教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对神学,对教义有了强烈的不信任感,以后很难再晋升红衣主教了。

    …………

    中午时分,光辉大教堂内。

    菲力贝尔正准备按照自己的习惯进行一次祈祷时,门外传来了红衣主教凌乱慌张的步伐声。

    “出了什么事情?”菲力贝尔这种圣灵牧师对危险和不好状况的预感很强,没等红衣主教开口就直截了当地询问。

    来禀报的红衣主教还处在恍惚之中,声音略显茫然地回答:“菲力贝尔阁下,有六位主教被圣光吞噬,二十三名主教信仰严重受创,还有,还有一位红衣主教维利也信仰严重受创。”

    “圣光吞噬?信仰严重受创?他们到底看了什么?报纸那里不是有神职人员专门看守吗?”菲力贝尔语气森然地质问。

    “不是报纸,是公开向主教及以上神职人员传达的情报里有,有新粒子发现实验的情报,是原子的内部结构。”这位红衣主教似乎也受到了冲击,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这样的情报会直接向主教级的神职人员传达?”菲力贝尔快出离愤怒了。

    …………

    没用多久,裁判所巨头巴哈欧拉就锁定了安德拉德,将完全没逃避意思的他带到了裁判所审讯室。

    菲力贝尔、瓦伦希尔等传奇则在外面旁观审讯。

    “你什么时候投靠的魔法议会?”巴哈欧拉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怒火,同时也非常好奇,如果投靠魔法议会,他为什么还能施展神术?

    安德拉德看了看身上的红衣主教袍,笑容平淡纯净:“我和魔法议会没有任何关系,借用魔法议会的奥术理论改造神学的教皇才是最大的异端,渎神者!”

    “他的改造玷污了神术的圣洁,亵渎了主的威严,让神职人员一次又一次被魔法议会玩弄!这样的神学必须抛弃!”

    审讯室外,瓦伦希尔眯着眼睛对菲力贝尔道:“霍尔姆教区什么时候出现这种激进的保守复古派了?”

    “直面魔法议会,接受一次又一次的冲击,总会有人开始怀疑神学改造的必要性。”菲力贝尔平静地回望瓦伦希尔。

    而审讯室内,巴哈欧拉低吼道:“那与别的主教有什么关系?你要用这样的办法杀害自己的兄弟姊妹?这样就是你的虔诚?!”

    “凡是被这个实验重创的都是已经深信渎神学说的异端,重创他们、杀掉他们就是最大的虔诚!”安德拉斯毫不惧怕地道,“烧死我吧,巴哈欧拉阁下,我将在火焰中升上天堂山!”

    …………

    议会总部。

    “诅咒之眼”阿特兰特?福曼对道格拉斯笑道:“确实,我们不能控制神职人员做违背他们信仰和根本理念的事情,可如果是他们心中已经萌芽的种子呢?”

    “找到他们的心灵漏洞,然后给予强化和暗示,这才是幻术最深层次的应用。”阿特兰特睁开双眼,黑色瞳孔内仿佛有着无数人影,异常诡异。

    “只要能思考,就会被幻术影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