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章 留言(第一更求月票)

第三十章 留言(第一更求月票)

    圣城兰斯,大光明厅。

    除了“神之光辉”贝利亚、“四翼骑士”史东、“光明天使”菲力贝尔这些驻守要塞无法离开的人员外,其余枢机主教团成员全部聚齐,多位传奇身上散发出如同实质的压抑,让宏辉堂皇的大厅充塞凝固的气氛。

    “教皇冕下,魔法议会在窥探神的领域上已经越走越远,我们不能再犹豫懦弱、畏惧不前了,必须在他们真正壮大前将他们彻底消灭。”裁判所另外一位巨头,“光之守卫”艾扎洛打破了安静到压抑的场面,再次表示了对魔法议会开战的强烈愿望。

    教皇本笃二世拿着权杖,静静听着他的请求,然后看到瓦欧里特教区枢机主教萨尔德站了出来。

    “教皇冕下,新粒子被发现只是对神学上原子问题的颠覆,与《圣典》教义毫无关系,而对于这个,很多次神学会议实际也有争论,对信徒、底层牧师以及大部分主教、红衣主教并没有严重的影响,只能说明过去几任教皇冕下对教义有了误解,无损于主的荣耀、教皇冕下您的威严。”

    萨尔德整个人安静地如同一潭湖水,看似清澈却深邃难以看透,声音平平淡淡,不急不徐,给人春风吹拂的感觉。

    “教皇冕下,萨尔德说得很有道理,几任教皇冕下改造神学以来,不是一直在根据魔法议会探索世界的成果调整修改吗?以前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很多次,绝大部分神职人员已经习惯了我们对主的慢慢靠近,为什么这次我们就要鲁莽的、在什么也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全面开战?难道就因为我们自己内部激进保守派造成的损失?”另外一位枢机主教“风之天使”艾斯提拉紧跟着萨尔德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对于他们两人的发言,不少枢机主教是在内心暗骂,两只老狐狸!

    确实,几任教皇一直在根据奥术的最新理论调整改造神学,类似新粒子这种颠覆性发现在前面两三百年里每隔几十年就会面对一次,造成的影响也不太大,应该早就习惯才对,没必要因此而大动干戈,让虎视眈眈的其他敌人趁虚而入。

    可教皇在神职人员中的威严逐渐下降正是由于反复改造神学!

    新粒子的发现对神灵的荣耀无损,对教皇的形象却是极大的打击,不是号称神灵在地上的唯一代言人吗?不是能沟通主、传达主的旨意吗?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解释错教义?

    面对萨尔德和艾斯提拉睁眼说瞎话的表现,许多枢机主教都低下头,没有反驳,能够站在大光明厅的,没有谁比谁愚蠢,说什么话只取决于站在什么立场,想要得到什么,而不是它实际是什么。

    教皇威严神圣形象的削弱,对谁的好处最大?毫无疑问,枢机主教团成员!就像北方教会那样!

    不过站在教皇一边的枢机主教团成员也有很多,于是纷纷站出来表示以前不全面开战是因为重心放在北方教会上,所以才让魔法议会实力膨胀起来,现在不能再犯以前的错误了。

    等争执达到一个高峰,教皇举起权杖,威严地说道:“事情已经发生,现在需要做的是尽快调整神学内容,让绝大部分神职人员不会因此而困扰,同时,加强对魔法议会的压迫,加强重心的转移,等到适合机会出现,就给他们沉重一击。”

    既不盲目开战,也不唾面自干,教皇折中了双方的意见。不过这也让教皇的支持者们颇为惊讶,教会历史上,真正为了维护主的荣耀而开战的次数其实不算多,可教皇为了保持自身权柄而进行的征伐比比皆是,比如长达几百年的南北教会战争。本笃二世冕下他竟然能忍耐下来?

    宣布完决定,教皇嘴角挂着淡淡笑容,深深地看了萨尔德和艾斯提拉一眼。

    “教皇冕下,在合适机会出来前,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这样会让虔诚的信徒无法感受到我们对主荣耀的维护,我建议,尽快查出新粒子的发现者是谁,将他列入净化序列,给予净化式毁灭。”“光之守卫”艾扎洛提议。

    教皇本笃二世轻轻颌首:“这件事就交给菲力贝尔他们完成。”

    被教皇刚才那一眼看得微微眯起眼睛的萨尔德再次站出来:“教皇冕下,我们要注意霍尔姆王国的神职人员状况,安德拉德这种激进复古派的出现绝不是偶然,充分表明霍尔姆教区神职人员内部已经有类似的思潮出现,不及时处理恐怕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这件事让瓦伦希尔和巴哈欧拉来解决,他们都是枢机主教团的一员,有虔诚的信仰也有能力处理。”本笃二世平静得让人怀疑他永远也不会出现愤怒、着急等情绪。

    瓦伦希尔是苦修士首领之一,是最虔诚信徒的代表,巴赫欧拉是裁判所巨头,称号为“审判者”,都是处理类似事件的当然人选,即使他们不在霍尔姆教区,也会调派他们过去。

    …………

    霍尔姆王国,光辉大教堂。

    菲力贝尔拿到了圣城兰斯的命令和修改后的神学内容。

    “删除了原子圣性的一节,添加了主创造许多基本粒子构成世界的内容,强调主是第一因,第一推动者,创造世界、人类和万物后,并不直接影响世界的运转,而是通过神迹和审判等引导世界发展和清除邪恶。”菲力贝尔语气平和地将再次修改后的神学念给巴哈欧拉、瓦伦希尔、史东三位枢机主教团成员听。

    瓦伦希尔保持着苦修士悲苦的面容:“主的荣耀已经被退化到这个地步了吗?”

    教会面对魔法议会的咄咄逼人,并不是一味呆板应对,而是通过种种神学会议,探讨着神学修改的方向,一旦出现类似新粒子的冲击,就能从以前的神学会议资料里找到新的解释,最快时间削弱影响,由于这些神学内容本身就圣徒、枢机主教、红衣主教和有神学潜质的主教、牧师们提出,容易被神职人员接受,而且以后出错了,也能让教皇摆脱大部分关系。

    这次修改的内容,是前面几次神学会议上就提出的,在座枢机主教团成员都清楚,瓦伦希尔对此相当反对,认为将主的权柄削弱了很多,想不到最后还是不得不看着它成为正式神学的一部分。

    ——这个学说认为万事万物之间充满因果联系,而最初的因就是主,称为第一因,世界的种种规律探索到最后,总会出现一个开始,出现一个推动力,而主就是这第一推动者。

    传看阅读了文件后,“四翼骑士”史东略显失望和愤怒地道:“继续等待机会?我们不做点什么吗?一次次面对魔法议会的挑衅都要忍耐,我们还是主的守卫吗?”

    哪怕他们现在认为是激进的保守派导致的这次严重损失,与魔法议会的主观意愿无关,但不妨碍他们相信,发现新粒子是一种挑衅。

    菲尔贝尔露出一丝微笑:“这次的情报是由于意外泄漏才让我们的神职人员受损,反过来也说明,魔法议会还没有做好准备,应该还在转化魔法师原子论立场的阶段,所以,既然我们内部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的红衣主教、主教要么已经被圣光吞噬,要么对教义和神学信任动摇,很难再前进一步,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将新粒子的实验散播出去,要知道,很多中高阶魔法师对原子论的立场比我们的主教们坚定多了。”

    见习牧师、普通牧师等还在学习神学的阶段,受到的影响不是太大。

    “恩,反正我们的损失不会更多了,能给魔法议会造成严重打击也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情。”巴哈欧拉赞同菲力贝尔的意见。

    只是,由牧师们、主教们向魔法师“传播”新的奥术理论,未免太古怪、诡异和搞笑了?

    是不是颠倒了什么?

    “伦塔特有元素意志的总部,而绝大部分元素魔法师又肯定坚信原子论,所以我们就从伦塔特开始。”瓦伦希尔提出了行动的对象。

    史东也点了点头:“不错的计划。但我们还得查出新粒子的发现者是谁,必须给予净化!”

    …………

    霍尔姆皇家魔法塔周围。

    一位牧师一边大声向马车夫宣扬新的“神学理论”,一边偷偷看着不远处的魔法塔大门:“主最先创造了各种粒子,有原子,也有比原子更小的基本粒子,然后用它们组成了世界……”

    马车夫听得晕晕乎乎,只能一个劲地重复:“主是神圣的,伟大的,它创造了世界。”

    讲了半天,也没见魔法师来往及驻足旁听,年轻牧师有点疑惑地问道:“这座高塔为什么这么冷清?”

    “牧师大人,我听说他们最近几天在弄什么‘封闭式培训’?这每个单词我都听得懂,但连在一起,我就不明白它们的意思了。”马车夫笑容憨厚地回答。

    …………

    光辉大教堂,行动失败的汇报很快出现在菲力贝尔面前。

    “魔法议会早有准备,说明安德拉德的事情并不是偶然。”菲力贝尔语气有些沉重。

    巴哈欧拉负责调查此事,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安德拉德的思想一贯如此,可情报送达时刚好是他值守静修室,事情太过巧合,我怀疑那位高层间谍要么已经被魔法议会发现,从而被利用,要么就是背叛了我们,同时,安德拉德的思想太过激进,我怀疑他受到了引导和思维强化,幻术是最难防范的魔法……”

    书房变得安静,好不容易发展出来的高层间谍就这么没了?以前很多次行动都没动用他,只是让他传递一些不涉及危险的情报,对他非常保护,可竟然也出现了问题!

    想到这些,几位枢机主教团成员情绪变得低沉。

    忽然,菲力贝尔像是想起了什么,赶紧拿出原始情报,根据最机密的约定,解读文字里面可能暗藏的提示。

    没到一分钟,菲力贝尔就得到了那位高层间谍的简短留言:

    “博取信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