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章 自酿的苦酒(第三更)

第四十章 自酿的苦酒(第三更)

    贝拉克鞠躬的同时,右手戴着的黑色奇诡指环亮起了一层黯淡光芒。

    这宛如两条首尾交缠黑蛇的戒指上所有光彩汇聚,变成一道幽黯深沉的射线打出,速度极快,击中了刚反应过来的路西恩。

    顿时,道格拉斯的法术吸收墙消失,高阶奥术徽章恒定的“普通自由行动”效果消失,以路西恩身体为圆心,周围产生了一个小型反魔法力场。

    七环魔法,“反魔法射线”!

    作为一名战斗法师,贝拉克比路西恩遇到过的特拉奎尔等高阶魔法师更为谨慎,一开始就选择了针对性的魔法,激发了自己最好的装备,限制路西恩越阶使用高阶魔法物品,让自身立于不败之地。

    “元素”戒指无法启动,构造的魔法难以施展,好在路西恩不是“第一次”遇到反魔法射线,当机立断就往旁边扑去,打算依靠速度、地形等暂时躲避,等到持续时间很短的反魔法射线效果结束。

    贝拉克见路西恩身体拖出残影,骑士等级颇高,毫不在意,微微一笑,将手一指,路西恩前方就立刻出现了一座高而透明的力场墙。

    啪的一声,来不及转弯的路西恩狠狠撞在力场墙上,可如此大力的撞击下,力场墙却纹丝不动,似乎除了少数几种特殊魔法之外,对别的攻击防御极强。

    路西恩没耽搁时间,借着撞击的反弹力向旁边跃去,然后绕着力场墙狂奔。

    这个五环魔法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像魔力监牢那样全封闭,仅仅只是一面墙!

    眼看就能跳入周围的湖水之中,依靠地形延缓攻击,渡过了施法缓冲的贝拉克右手食指射出一道灰蒙蒙的光线,不管路西恩怎么躲避,都只能眼睁睁看着它打在身上。

    路西恩双眼变得呆滞,被射线击中的地方开始呈现灰白色的岩石感觉,就像施展了石肤术。

    灰白色迅速扩大,只是一秒钟的时间,路西恩就变成了一具灰扑扑的石雕像。

    六环魔法,“石化术”!

    “哈哈,原初魔鬼,净化序列第五十三位的原初魔鬼实在太弱小了!”贝拉克一击得手,心中得意情绪膨胀,忍不住讽刺了几句。

    他这种做间谍的守夜人,每时每刻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不趁这种机会发泄一下,迟早会疯狂。

    不过他讽刺亏讽刺,其他事情可没有放松,连续几个魔法,将石化的路西恩束缚禁锢得严严实实。

    “任务顺利完成,可以回归守夜人队伍了!”

    直到此时,贝拉克才彻底放心下来,毕竟路西恩是风暴主宰这位大奥术师的学生,谁知道他身上有没有奇怪的魔法物品或者触发型魔法卷轴等。

    看着像刚从矿山里挖出来石块的路西恩,贝拉克黝黑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他们给的命令只是除掉净化序列第五十三位的原初魔鬼,我却直接将他活捉!哈哈哈哈,等教会在圣城兰斯将他公开烧死,奖赏、荣誉、排名提升还会少吗?!”

    “但得在圣城兰斯躲几十年了,费尔南多的愤怒不是霍尔姆教区的人能够庇佑的。”

    在霍尔姆王国,守夜人基本都是潜伏活动,一旦暴露很容易被魔法议会干掉。

    说完,贝拉克开始观察四周景色,试图辨别所在,然后将路西恩带回裁判所,换取最近五十年都无人可以比拟的功劳!

    “伦塔特东南的齐拉格湖?”空间逆流干扰传送阵之后,出现的地方是随机的,可从空间跳跃花费的时间看,应该距离伦塔特不远,因此贝拉克做出了初步判断。

    然后,他施展缩小术魔法,将石化后的路西恩变成了一尊可以握在手中的雕像,除开灰扑扑的一面,真是“栩栩如生”!

    “可惜你亵渎了主的威严,注定要被圣火净化,否则我可以请求教皇,将你制成渎神者雕像,摆在我的收藏室里作为收藏。你可是我猎杀的净化序列排位最高的家伙,当然,也是实力最弱小的一个!”

    贝拉克看着手中的“路西恩雕像”,宣泄着自己的压抑沉闷和得意张狂,“你现在明白了吗?没有足够的魔法实力匹配,哪怕你在奥术上做出再大的成就,也只是虚幻之影,随时可能被我这种奥术等级低的高阶魔法师活捉、杀掉!”

    提到奥术等级低,他就像触痛了心中的创伤,“为什么我不擅长奥术,就要被同学、老师、同事、其他奥术师暗中嘲笑为废物、白痴、蠢货?即使我的魔法等级一次次提升,他们也仿佛看不到?我喜欢的姑娘也投入了我最讨厌的那个家伙怀抱,他不就是奥术等级比我高两级吗?魔法等级还比我差一环!”

    “你知道吗,一次冒险里,他被我暗中抓住慢慢虐杀的时候,我的心情是多么的舒畅,而一直高高在上的他又是怎样的鼻涕横流,痛哭求饶,甚至愿意找机会将妻子送给我调教,奥术等级高了,其实没什么用嘛!”

    如果路西恩还能思考,肯定会讽刺他做人失败,敏感脆弱。在魔法议会内,可没什么人敢当面嘲笑魔法等级高而奥术等级低的魔法师,顶多不太看好他,认为他潜力有限,继续提升的可能比较小。

    发泄了几句后,贝拉克强行收敛住情绪,准备隐匿身形,逃入光辉大教堂。不能再耽搁了,元素意志的高层、阿林厄的风暴主宰,随时可能发现不对,用预言术确定范围找过来!

    即使再得意忘形,再压抑苦闷,贝拉克也不会完全失去理智,还懂得判断局势,把握时间差。

    “每当其他魔法师赞扬你是议会一百年来最出色的奥术师,最有希望成为传奇魔法师的年轻一代时,我的心里就像有一只小猫在挠痒痒,恨不得将你彻底净化掉,终于,终于让我等到了这个机会!路西恩?伊文斯先生,原初魔鬼,元素秩序,你在下地狱前就好好忏愧吧,悔恨自己没有专注于提升魔法实力。”贝拉克对着“路西恩雕像”摇了摇头,身形渐渐隐去。

    突然,他眼角余光看到“路西恩雕像”的脸部,灰色嘴角微微勾起,呈现出异常诡异的笑容。

    糟糕!

    他下意识就将“路西恩雕像”扔了出去,反正摔碎了就摔碎吧!

    一切都迟了一步,“路西恩雕像”的嘴部猛地喷吐出锥形气息,幽幽暗暗,宛如不停变化的心灵。

    如此近的距离之下,贝拉克完全无法反应,被锥形气息直接喷中。

    贝拉克大脑一阵麻痹,无数思绪翻滚,却怎么也无法集中精神,整个人木木地像在发呆!

    身上一阵奇异光芒闪过,贝拉克原地消失,闪现在另外一边的半空,摆脱了锥形气息的笼罩,心灵开始恢复。

    同时,高等法师护甲防御住他的全身。

    六环魔法“法术触发”!

    高阶魔法师应付暗杀、突袭、危险情况的强大魔法!

    大脑麻痹效果消失,贝拉克立刻反应过来“心灵麻痹吐息!水晶龙阿弗瑞斯!”

    只有被费尔南多“实验改造”过的阿弗瑞斯才具备这种奇特的吐息,而不是普通水晶龙的目盲效果。

    “路西恩雕像”上一层层石头粉末抖落,越变越大,威严的巨龙气息散发出来,将湖里游来游去的鱼类吓得石头般沉底。

    阿弗瑞斯“签”完合同后,就暗中提议不管去哪里,都由它用幻术变成路西恩的模样代替,以引出诅咒花瓶的主谋,真正的路西恩则以类似镜像隐身的方式跟随,让阿弗瑞斯映照出语言、动作,不被人看出端倪。

    由于这样的幻术只能变成路西恩的模样,身上的高阶魔法物品无法伪装,必须佩带原物,所以路西恩不明白它是假公济私,还是真有这么“小心谨慎”。

    阿弗瑞斯的幻术,若七八环的魔法师不施展魔法检查,也无法直接看穿,更别提贝拉克了,因此能够看穿的唐纳德、莫里斯、拉文第等人是放心地让“路西恩”一个人跟随贝拉克返回阿林厄。

    对阿弗瑞斯来说,除了第一个“反魔法射线”,后面的几个魔法都被它强大的法术抗力豁免掉了,效果则是它幻术伪装出来的,以寻找机会突袭贝拉克。

    “恩,请叫我路西恩?阿弗瑞斯!”小水晶洋洋得意,粗大的爪子上戴着漂亮夺目的霍尔姆皇冠戒指“元素”。

    “它才晋升七环,会的七环魔法不超过三个,打不过我还逃不掉吗?”贝拉克虽然懊恼,却并不慌张,一边疑惑路西恩究竟去了哪里,一边施放魔法,准备逃跑。

    他念头刚起,还未来得及激发灵魂内的法术模型,就有一种极大的危险感油然而生。

    头顶的半空,正牌的路西恩?伊文斯由于阿弗瑞斯镜像伪装结束,现出了身影,早就抛在半空的一管无色奇怪液体正随着路西恩已经准备妥当的艰涩冗长咒文发生奇妙变化。

    一道无色无味、没有光泽的射线急速打向贝拉克,刚用了短距瞬移的他只能放弃使用干扰环境方便逃跑的魔法,激发了六环防御法术“星光斗篷”。

    对这让他感觉危险的射线魔法,他是不敢有丝毫大意。

    一道道星光凝聚,化成斗篷披在贝拉克身上,泛起层层寒气的射线直直击中了它。

    滋,仿佛响在贝拉克心底的虚幻声音中,他惊愕地看到星光斗篷急速冻结,并向着自己身体蔓延而来。

    周围的水珠被冻成了固体,氢气冻成了固体,氧气冻成了固体,所有空气都凝结成了冰块,有雪花状的,有浅蓝色的,倒映着阳光,晶莹炫彩,依稀能看到点点无色液体闪烁。

    星光斗篷无法阻挡那超寒的低温,贝拉克身上一道魔法光芒被冻住,指环被冻裂,血液成为固体,皮肤化成冰晶,眼睛里凝固着惊恐愕然的色彩,似乎不敢相信路西恩能靠自身施展出这么恐怖的冰雪魔法。

    这究竟是什么魔法?

    学着贝拉克之前的模样,路西恩右手按在胸口,微微鞠躬:

    “谢谢你的花瓶,贝拉克先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