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一章 风波(第一更)

第四十一章 风波(第一更)

    阳光明媚,湖水荡漾金芒,仿佛被彻底冰封的贝拉克还未开始坠落,身边浅蓝色、雪花状的固体空气就化成了淅淅沥沥的水滴。

    雨水降到半空,很快变为白雾,融入了周围。

    空气凝结的冰块化完,贝拉克的魔法袍和身体宛如沙雕般一下垮掉,变成蓬蓬的白色粉末散落,闪烁点点晶光。

    “这威力……”“伊文斯的极寒射线”效果超出了路西恩的预料,一位六环的高阶魔法师在施展了防御法术的情况下,竟然连人带魔法、空气一起被冻结,实在恐怖。

    虽然这与贝拉克低估了极寒射线的超低温极限,选择错了防御魔法有关,但也无法掩盖单纯从冻结效果比较,这个七环魔法已经超过了绝大部分同等级冰雪类魔法的事实,更为可怕的是,它在有施法材料配合的情况下,能够让认知世界初步实质化的准高阶魔法师施展。

    换句话说,从一定层面上,路西恩将类似的七环魔法在保持威力的情况下,降低到了五六环的要求,就像魔法议会过去几百年中经常做的事情一样,很多七环、八环、九环的魔法,目前都相应降低了一两环的要求,甚至有从高阶降到中阶的,一旦遇上古代传承魔法师,机会合适的情况下,也不是不能越阶挑战。

    这就是奥术研究带来的主要进步之一!

    啪啪啪,被冻得破碎的戒指、护符等物品掉落在了湖心中央的小岛上,路西恩回过神来,转头看向阿弗瑞斯,只见它半透明的琥珀色眼睛正死死盯着贝拉克变成的冰雪粉末,似乎不敢相信,无法接受。

    它也被“极寒射线”的恐怖震惊了?得让它保密才行!路西恩心中默默想着,微笑对阿弗瑞斯道:“怎么了?没什么事吧?”

    “戒指……护符……”阿弗瑞斯稚嫩的声音蕴含“悲痛欲绝”的情绪,打败敌人,收刮战利品是它最大的爱好之一,至于恐怖的冰冻射线,能够让五环魔法师施展并一击杀掉高阶魔法师的诡异魔法,对不起,暂时没有心情去思考。

    这才是正常的阿弗瑞斯啊,路西恩抹了把并不存在的冷汗:“那些破碎的材料也很值钱的。”

    其实,路西恩认知世界初步实质化后,越阶使用“元素漩涡”已经不像以前那样会全身精力被抽干,甚至可以使用两次,所以配合阿弗瑞斯,还有不少办法干掉贝拉克,只不过路西恩小心谨慎为上,直接就使用了最强的底牌。

    “真的吗?”阿弗瑞斯一下恢复了活力,欲欲跃试地问道。

    “当然。”路西恩面不改色地回答。

    这些材料确实值钱,可比起戒指、护符本身的价值,就相差太远了,加上已经被冻坏,连一二级的魔法物品都未必比得上。但是,这种事情怎么能告诉阿弗瑞斯,反正它拿到也只是收藏起来观赏把握,不会拿去卖。

    阿弗瑞斯背翼扇动,俯冲往下,以闪电般的速度将材料收刮到手。

    “阿弗瑞斯,很开心吧?”路西恩“微笑”道,

    “恩!”阿弗瑞斯一边清点着手中的细碎亮闪材料,一边高兴地回答。

    “所以,该把‘元素’戒指还我了。”路西恩继续“微笑”。

    阿弗瑞斯一下僵直,就像被雷劈了般,然后“若无其事”地道:“我继续假扮你吧!”

    “我暂时不需要外出了。”路西恩推了推单片眼镜,分别联络老师费尔南多、同学汤谱、元素意志会长莫里斯、拉文第等人。

    耍赖了一阵,见路西恩态度坚定,阿弗瑞斯整条龙都不好了地摘下霍尔姆皇冠戒指,念念不舍地还给路西恩。

    …………

    霍尔姆王国,伦塔特。

    红衣主教艾德里安结束了对几位保守派大贵族的布道,踏出戒备森严的庄园。

    停在附近的马车夫们见状,轻轻拉动龙鳞马,鱼贯而平缓地驶到艾德里安面前。

    跟随艾德里安的十几位主教、牧师和骑士,快步向前,分成两列,“护卫“在中间那辆马车的门边,恭迎艾德里安登上马车。

    艾德里安在胸口画了个十字架,低声祈祷了几句,然后保持着红衣主教的威严和气度缓慢走向马车。

    忽然,他心中危险之感弥漫,像得到了主的警示,下意识就使用了七级神术“混乱传送”。

    一扇点缀乳白光芒,充满神圣意味的大门在他面前打开。

    可就在他想踏足进去时,这宛如天堂山入口的虚幻大门是剧烈摇晃,猛然破碎。

    九环力场魔法,“空间锁”!

    紧跟着,周围温度急速上升,空气灼热扭曲,地面化为了橙黄的岩浆,那十几位主教、牧师、骑士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变成了青烟。

    安德拉德的红衣主教袍开始融化,触发产生的“魔法吸收盔甲”和“剑刃屏障”也在恐怖的高温和火焰里像蜡烛般飞快熔融。

    九环元素魔法,“拉文第的火焰地狱”!

    触发效果产生,但“光辉跳跃”依然被锁住,安德拉德只能哀嚎着焦化死亡!

    几分钟后,翻滚燃烧的“火焰地狱”平息,马车夫们惊恐害怕地看到了一个深深的大坑,它的范围刚好将十几位神职人员包裹,而几根手指距离外的马车连同马车夫却毫发无伤,龙鳞马还在悠闲地打着响鼻。

    残余的火焰在不远处的地上烧灼出了几个单词:

    “对等报复”。

    ……

    中午时分,伦塔特城内一座安静的教堂。

    这里没有信众出入,因为它已经改造成一座专供苦修士使用的“修道院”,所有华丽奢侈的装修全部换掉,种植满象征苦难的荆棘。

    原本主教居住的房间里,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在黑暗中用痛苦和坚韧锤炼心灵,他留着板寸,身材高大厚实,给人永不倒塌的山峰之感。

    他就是这一代苦修士里最虔诚、最有天赋、对神学最有研究的亚伯拉罕,最新修改的神学内容就有很多是他提出的。虽然瓦伦希尔不喜欢他的观点,也不得不承认他很可能在五年内就晋升红衣主教等级,也是最有希望踏入圣灵领域的十几位年轻神职人员之一,甚至被不少红衣主教、枢机主教评价为未来的“圣徒”!

    当魔法议会频繁亵渎神灵,教会重心转移后,他是最先提出前来霍尔姆王国的神职人员,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唯有艰难和危险,才能纯净对主的虔诚。没有苦难和死亡,怎么彰显奉献的荣耀?”

    亚伯拉罕赤脚行走于铺满荆棘的房间,疼痛没有让他发出一点哼声,突然,他双眼一下睁开,整座黑暗的房间似乎都明亮起来,像有圣洁之物从天堂山降临。

    外面,四颗带着火焰的陨石从天而降,狠狠地轰中了教堂。

    九环魔法“流星爆”!

    这是一个横跨元素和星相两系的魔法。

    轰!轰!轰!轰!

    连续几下猛烈的爆炸后,修道院被夷为了平地。

    亚伯拉罕身体四分五裂,双眼圆睁,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死亡,不是应该通过危险的历练提升自己吗?

    高空中,莫里斯拉开“精准传送”的大门,在伦塔特防御阵启动前离开。

    ……

    光辉大教堂不远,圣杯骑士团驻地。

    六级天骑士西格玛穿着全白的圣殿骑士盔甲,率领几位骑士做着例行的巡查,甲片碰撞声清脆悦耳。

    忽然,他猛地前扑,速度极快,但天空中劈下的闪电更快。

    啪的一声,闪电击中了西格玛的后背,击中了他身上冒出来的圣洁羽翼。

    光辉跳跃,这道闪电并没有像正常那样电击麻痹,造出一片漆黑,而是高速震动,如同一把餐刀切割奶酪般轻而易举地将圣洁的羽翼、全白的盔甲切开,内里焦黑融化。

    “费尔南多的闪电熔炉”!

    这个五环魔法在八环法师手中的威力并不比普通八环魔法差!

    留下“对等报复”的单词后,汤谱迅速离开。

    ……

    阿林厄,魔法议会总部第三十三层。

    “老师,名单上的十位红衣主教、苦修士、天骑士已经清除,向教会表明了我们对等报复的决心。以后只要教会敢在阿林厄、伦塔特等地暗杀我们的魔法师,我们就十倍送还。”汤谱向风暴主宰费尔南多汇报。

    费尔南多微微颌首:“挑选的这十人是偏向于教皇的吧?”

    “是,红衣主教、苦修士都支持教皇对神学内容的改革,骑士则狂热地效忠教皇。”汤谱肯定地回答,然后有点忧心地道,“老师,我们要做好全面开战的准备了。面对这样的报复,教会不可能不做出反击。”

    “召集魔法师,做好准备,同时将消息透露给那些贵族们。他们想要两边平衡控制,就要承受这种控制带来的反噬。”费尔南多讽刺地笑了一声,“看看他们是想选择一边帮忙,还是想继续维系脆弱的平衡,或者打定注意看着我们硬拼,等待最后将双方一起拿下?”

    “全面开战肯定在霍尔姆境内,他们想旁观获利是不可能的,最好的选择还是威胁教会保持冷静,以维系脆弱的平衡。自身实力差距极大的情况下,想靠平衡获得好处,选择只有那么多!”

    听完费尔南多的分析,汤谱转身离开,准备将最高评议团的意志转达给事务委员会。

    过了一会儿,费尔南多看到路西恩带着阿弗瑞斯走了进来。

    “这次的事情,你做得还算小心。”费尔南多依然没怎么表扬路西恩,“有什么事情吗?”

    “老师,我又完成了一篇论文。”路西恩微笑道。

    费尔南多没有接过论文,红色双眼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起路西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