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五章 紧迫(第一更)

第四十五章 紧迫(第一更)

    “马斯基林的味道?”安格乌斯不是太理解阿道尔的话,但提起马斯基林这个名字时,他的语气也变得相当凝重。

    惨白的阳光下,阿道尔细腻却死气沉沉的皮肤被一层淡淡的黑气笼罩,兜帽之下两点红色的光芒火焰般跳跃:“他身上的护符是用马斯基林的特殊手法制造的。哼,他能凭借护符感应到我,我又为什么不能认出他护符的来历?”

    “所以,阿道尔大人您上次将秘密透露给索萨,不是为了费利佩?也不是为了挑动苍白之手的内讧?”安格乌斯伸手接住一块腐烂掉落的肌肉,然后将它揉进脸部。

    “那群愚蠢的人类,贪心、顽固蒙蔽了他们的心灵,被我们玩弄在手掌之中。”阿道尔冷笑了一声。

    安格乌斯声音变得阴狠:“马斯基林知道太多我们的秘密,又是强大的预言者、星相大师,他留下物品的目的肯定不单纯,既然那位叫做路西恩?伊文斯的魔法师要来海德勒领奖,那我们要不要?”

    他比了一个捏住喉咙的手势。

    “蠢货,你有没有想过在海德勒城动手的后果?你想暴露死灵界的秘密吗?你想将死灵界赤luo裸地展示在魔法议会面前吗?一位大奥术师、一位传奇魔法师,我们还有把握对付,可面对七位大奥术师,十一位传奇魔法师,我们拿什么去抗衡?别忘了,我们的目标不仅仅是魔法议会!”阿道尔用阴冷的声音喝骂道。

    “难道就任由一个随时可能泄露我们秘密的家伙活着?”安格乌斯有点气愤地回答,自己虽然地位不如阿道尔,但也是高阶亡灵,不是他可以随意辱骂的对象。

    阿道尔转过头,兜帽阴影之下的红色光点跳跃了两下:“他如果要泄露,早就泄露了。掌握这种秘密后,泄露比保密更危险,因为知道了死灵界秘密的强者绝对会让他永远闭嘴。既然魔法议会一直没有这方面的动静,那就说明路西恩?伊文斯是一个很谨慎聪明的人。”

    “他即使要泄露,恐怕也得等到自身成为传奇魔法师,拥有足够的自保实力之后,我们的时间还很宽裕,他不可能不外出探索世界,也不可能像上次外出那样,有大奥术师看护着。”

    见安格乌斯还想说什么,阿道尔警告道:“我们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抽取‘力量’,为‘主’的回归做好准备,安格乌斯,你不要擅自行动,打乱了计划,否则你就等着被投入‘灵魂壁炉’吧。”

    “是,阿道尔大人。”安格乌斯戴上兜帽,低头回答。

    …………

    元素意志阿林厄分部,魔法塔一层大厅。

    路西恩鞠躬之后,就在掌声中走下了颁奖台,而背后传来莫里斯缓和了心痛后的声音:

    “下面,我们请拉里?克拉克先生上来。”

    穿着元素长袍的拉里略显紧张地从人群走出,迎着路西恩过来。

    “恭喜你,拉里先生。”路西恩走到他面前时,微笑致意。

    拉里手足无措地摸了摸自己的黄褐色大胡子:“谢谢你,伊文斯,今天天气真不错。”

    这家伙激动地语无伦次了?路西恩好笑地侧过身体,目送拉里走上颁奖台。

    “恭喜你,我们元素意志的骄傲,史无前例的三次霍尔姆皇冠奖得主。”弗洛伦莎端着酒杯靠拢,笑语盈盈。

    路西恩双手上翻,露出几枚戒指:“感谢弗洛伦莎女士您的精心设计。”

    弗洛伦莎一边听着莫里斯陈述拉里原子价和电离理论在魔药制作和炼金过程中的重大作用,一边收敛笑容,晃动着酒杯道:“我们查清楚了,贝拉克那几天是主动申请轮值,理由是换取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其他高阶魔法师自然没有意见。”

    “也就是说,全是他一手安排的?”路西恩微微皱眉。

    在路西恩返回阿林厄后,针对贝拉克的彻底调查就开始了,因为路西恩总觉得事情太巧合,为什么贝拉克能把握到自己发现花瓶诅咒的时间,是不是还有别的人在配合他。

    可从刚听到的事务委员会调查结果来看,贝拉克只是选择了自己发现花瓶诅咒几率最大的时间——如果不能在最初几天发现,那就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无法发现,即使以后出现症状开始怀疑,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贝拉克有充足的时间准备,至于中间偶然之下发现的情况,就不在贝拉克的考虑中了,没有任何暗杀的把握是百分之百。

    弗洛伦莎轻轻点头,金色长发随之晃动:“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说,暂时没有发现别的高层配合,但其他方面有重大进展。我们在贝拉克的魔法塔内发现了洛班,从他的‘记忆’以及贝拉克残留的其他资料,我们抓获了十多位中低阶的魔法师,他们都投靠了教会,有的是因为实力停滞不前或处境不佳,从信仰中寻求心灵的安静,渐渐成为狂信徒,有的则是单纯图谋金钱、材料等,为了自身更好的发展。”

    “只要还有死亡,还有痛苦,还有绝望和困难,宗教这种东西就无法禁绝,但我们不能向教会妥协,所有的宗教都必须在我们掌控之中。”路西恩颇为感慨地道。

    弗洛伦莎愣了愣,接着咯咯娇笑起来,笑得前俯后仰,身体如花枝般颤抖:“路西恩,不,伊文斯委员,你越来越有委员的气质了,语气就和道格拉斯议长、费尔南多阁下一模一样!”

    路西恩略微尴尬地笑了笑,用开玩笑的方式转移了话题:“是吗?我能说我还在考虑是否建议成立‘关心魔法师成长和心理健康工作委员会’吗?”

    “‘关心魔法师成长和心理健康工作委员会’,哈哈,这是委员的权利!”被路西恩取得稀奇古怪名字逗乐的弗洛伦莎好半天才止住笑声,而拉里已经开始进行简短的演讲。

    喝了口葡萄酒润了润笑得发干的喉咙,弗洛伦莎用传讯术道:“你私下要求的调查特殊材料来源的事情,有了一些进展。虽然是教会向贝拉克提供的材料,但这种材料很特殊,我们已经掌握到了一定的线索,目前正派人去古斯塔帝国南方的沙漠秘密调查。”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路西恩由衷地笑道,不管是奥术研究,施展诅咒魔法和极寒射线,还是以后创造别的恐怖‘魔法’,这都是不可或缺的材料,必须找到矿物原产地。

    弗洛伦莎碧绿晶莹的双眸疑惑地盯着路西恩,用“传讯术”道:“特殊材料虽然是新元素,但它有这么重要吗?难道你还发现了什么?”

    路西恩论文的前面部分并没有封存,也就是发现新元素“铀”并测定很多数据的部分,得到了三十个奥术积分,此时听到弗洛伦莎的问题只能笑而不语。

    弗洛伦莎有着强烈的好奇心,但能比较好地克制自己,见路西恩不肯说,只好发挥自己想象地道:“噢,我可怜的老师!”

    两人结束了谈话,转头看向台上,听着拉里的演讲。

    拉里开始的紧张慢慢平复,声音逐渐流畅:

    “正像刚才伊文斯提到的那样,任何偶然的背后都藏着必然的规律,所以我在思考,为什么物质溶解会电离成带有不同电荷的离子,为什么元素会有价态,为什么价态会呈现周期性的变化,这与原子的内部结构是不是有着什么关系?与伊文斯新发现的电子又是否有着关系?”

    “奥术的世界里,有结果,就必然有着原因,任何现象都是被规律严格决定的,所以我们不能满足于结果和表层现象的获得,还要进行更深层次的探索。”

    弗洛伦莎笑着侧脸看向路西恩,打趣道:“越来越多的人都被道格拉斯议长带坏了,而最像他的人就是路西恩你。”

    “这是我的荣幸。”路西恩微笑回应。

    …………

    一片荒芜死寂、插满墓碑的旷野。

    路西恩、阿弗瑞斯以及一位穿着暗棕色魔法长袍的骷髅头巫妖同时出现在旷野边缘。

    “这就是‘安眠之地’?”路西恩好奇地四处打量“亡魂主宰”的半位面。

    骷髅头巫妖双眼跳跃着苍白色火焰:“是的,这是亡魂主宰阁下创造的‘安眠之地’,伊文斯,我们继续前进吧。”

    “是,摩洛斯阁下。”路西恩一把拉住想去旷野上“盗墓”的阿弗瑞斯,跟在巫妖背后往出口传送阵走去。

    “苍白之手”恨不得不颁奖给路西恩,自然不会像元素意志那样迁就他,将颁奖仪式放在阿林厄,可作为主人,他们也不能让路西恩出了意外,否则得罪了风暴主宰不说,整个组织都会蒙受羞辱,所以他们让副会长,八级奥术师,九环死灵大法师摩洛斯承担了迎接和保护路西恩的任务。

    时空变换,头晕目眩,凝固般的熟悉浅灰色出现在路西恩眼前。

    “伊文斯,你在房间内休息一下,两个小时后我来带你去宴会大厅。对了,我们苍白之手很多研究比较恶心,又非常危险,一不留神就会让你沾染上诅咒,不少死灵法师也不太喜欢你,所以你最好不要四处走动,否则出了意外,大家都不开心。”

    摩洛斯领着路西恩到了客房,淡淡提醒了一句,理由非常充足,但路西恩却听出了他话里真正的意思,“苍白之手”有很多秘密,你要是乱走窥探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送走了摩洛斯,路西恩站在窗边,望着充塞满浅灰颜色的天空,望着下方安静的街道。

    这与其他城市不同,街上来往的“人形生物”虽然非常多,但交谈却很少,大部分是飘荡的幽灵、行动迟缓的僵尸、恶心恐怖的食尸鬼、白骨森森的骷髅,以及双眼闪烁些微红光的“无皮人”、“尸狗”,它们是苍白之手新“开发”出来的低智慧死灵。

    目光转动,路西恩看到了被魔法塔包围起来的死灵界缝隙,心中油然想道:“苍白之手究竟发没发现死灵界?”

    思绪纷飞中,路西恩脖子上一点灼热传来。

    “莱茵先生有事找我?”路西恩略微惊讶地想道。

    在死灵界缝隙附近时,莱茵投影的力量会变强很多。

    “阿弗瑞斯,我休息下,你自己慢慢玩。”路西恩吩咐了一声,躺到了床上,然后催眠自己,半睡半醒地进入梦境。

    阿弗瑞斯见路西恩睡着,猛地就扑了过去,蹲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三枚霍尔姆皇冠戒指,爪子不停擦着口水。

    忽然,阿弗瑞斯疑惑地抽了抽鼻子,半透明的琥珀色眼睛东张西望,可都没有任何发现,很快,它的注意力又被漂亮闪亮戒指吸引了过去。

    梦境中,莱茵现出身影,直接说道:“路西恩,死灵界情况有了大变化,要不了多久就会发生异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