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十章 秘闻(求推荐票月票)

第五十章 秘闻(求推荐票月票)

    梦幻迷离的光罩消失,地板上的银灰色魔法阵线条全部焦黑,仿佛用木炭画成。

    中央的路西恩只觉自身灵魂与认知世界联系更为密切,变得空前强大,似乎这样发展下去,总有一天能够可以把灵魂与认知环境投射到物质世界,将以自身的虚幻化为真实!

    “这就是高阶魔法师的感受吗?”路西恩欣喜地抬起双手,打量着它们,依然修长有力,没有丝毫变化,可灵魂、精神力与认知世界的改变却是非常明显。

    不过路西恩也清楚,将自身虚幻化为真实、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只是刚刚晋升后的知觉扩大,真要达到这种程度,起码得成为传奇魔法师,比如自己老师认知世界摇晃时,能让整个阿林厄及附近地域天象变化,电闪雷鸣,宛如末日来临。

    “老师,什么是命运无迹者?”

    一道带着浓浓疑惑的声音将路西恩惊醒,命运无迹者?那是什么?和自己命运主星的变化有什么关系?当时魔法阵内是否出现了什么奇怪现象?

    这些问题瞬间涌上路西恩的脑海,如果不是有人问出,他肯定会选择隐瞒,然后到高等奥术和魔法图书馆查找相关资料,看看一半命运主星变成了黑洞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提出问题的是汤谱,他感觉到了当时魔法仪式内仿佛能吞噬一切的恐怖气息,听到了老师脱口而出的单词,于是产生了强烈的好奇与深深的疑惑,就连自己这种事务委员会的委员,八环魔法师都未听说过所谓命运无迹者,路西恩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

    费尔南多没有回答他的疑问,摸了摸傻傻呆呆搞不清楚状况的阿弗瑞斯脑袋,看着路西恩道:“晋升高阶了?”

    “恩,最后止住了命运星空的膨胀。”路西恩如实回答,接着同样“迷茫”地问道,“老师,什么是命运无迹者?我刚才努力控制命运星空时,命运主星好像出现了一点奇怪的变化。”

    “哼,你这臭小子每次不弄出点事情就不安心。”费尔南多扳着脸骂了一句,“平平静静等着三四年后晋升高阶不做,非得冒险提前进阶。”

    骂完,他顿了顿道:“本来关于你认知世界的事情,我不方便仔细询问,这是属于你自身的秘密,但既然你想知道,我就说两句吧。”

    “命运无迹者是指一类特殊的魔法师,他们在连接命运主星,形成倒影时,由于自身和外界的种种原因,倒影会坍塌成为虚无,主星则失去光芒,于是它的轨迹再也无法被观察到,也就不可能被占星术等类似魔法预言,就像他们跳出了命运长河,不被命运所束缚。”

    汤谱惊讶地道:“竟然有这样的魔法师?这简直就是命运之子!”

    说着,他愕然地目光转向路西恩,如同看到一个无法理解的存在,路西恩是命运无迹者?

    只要掌握了占星术的魔法师,都对虚无缥缈的命运,难以精确预测又无法逆转的命运充满畏惧,实在无法想象竟会有魔法师不受命运的影响!

    “什么命运之子!哼,还不是一样陨落死亡!”费尔南多习惯性地讽刺了一句。

    “陨落,老师,都有哪些命运无迹者?”路西恩好奇地打听,自己这样算不算命运无迹者?

    费尔南多嘿嘿笑了两声:“我知道的只有五位,最出名的应该就是古代希尔凡纳斯魔法帝国的执政官太阳王塔诺斯,其余四位也是传奇魔法师,但他们都陨落了。”

    “太阳王塔诺斯是命运无迹者?那他怎么成为太阳王的?为什么没有文献记载?”汤谱完全无法理解,“太阳王”可是古代星相系的传奇职业,据说要将命运主星化为太阳来晋升,他的命运主星都坍塌了,拿什么来进阶?

    路西恩也同样疑惑,难道太阳王是像自己这样?

    费尔南多摇头笑道:“这种秘闻只有最高评议团权限的才能查阅,恩,那些在太阳王还未陨落时就存在的古代魔法师或多或少能猜得到一点。塔诺斯晋升传奇时,是用海量的太阳石配合一种叫做奇尔奇拉的上古邪物尸体人为制造得小太阳,当时每一位传奇魔法师都认为靠这种方法晋升的他绝对无法再前进一步了,想不到他却占到了所有魔法师的顶峰。”

    “果然是命运无迹者,总是创造奇迹,而且每一位都成为了传奇魔法师,难道真是命运之子?”汤谱一边说一边将目光瞟向路西恩,“

    费尔南多严肃地看着汤谱:“哪有你想得那么恐怖,命运无迹者顶多就是免疫星相类的预言魔法,其他和正常魔法师差不多。至于文献记载的每一位命运无迹者都是传奇魔法师的事情,你应该反过来想,没有成为传奇魔法师的命运无迹者根本连被人探究的资格都没有,或许在大法师、高阶法师、中阶魔法师,甚至连接命运主星的魔法学徒阶段就死亡了,我相信,这样的命运无迹者有很多很多。”

    “免疫星相类的预言魔法也很恐怖了。”路西恩忽然有点期待自己是命运无迹者。

    “哼,我不相信有真正的命运无迹者。”费尔南多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准确来说,应该是占星术等星相系预言魔法无法观察到塔诺斯他们的命运主星轨迹,并不是他们就真的跳出命运星河了。”

    “这属于星相系魔法观察手段落后以及对这类奇怪的命运主星没什么了解造成的,我相信,随着奥术的突破,真正星辰的定位,星相系魔法的发展,肯定可以通过其他手段确定这类‘虚无’命运主星的轨迹。即使不能直接确定,也能通过观察它周围的星空变化等推测,无迹,绝不是真正没有痕迹!”

    费尔南多说到后面,语气显得颇为激昂,声音充满信心,这是每一位经历了奥术大发展时代的魔法师都具备的自信态度,尤其是费尔南多他们这种大时代的缔造者。

    “老师,路西恩是命运无迹者吗?”汤谱忍不住问道,阿弗瑞斯也充满好奇地听着,它可不是对魔法了解很少的蠢龙。

    费尔南多看了路西恩一眼,摇了摇头,有些困惑:“我最初也认为路西恩是命运无迹者,正奇怪他为什么是晋升高阶时才变化,但现在看来有点不像,他的命运主星还能观察到,你刚才认知世界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最开始是努力控制命运主星的爆发和星空的膨胀,到有点无法支撑时,命运主星不知为什么忽然自己分裂了,一部分剧烈爆发后猛然坍塌,形成了一个似乎能吞噬所有的虚无漩涡,制止了另外一部分命运主星的爆发,我也趁机控制住了星空的膨胀。”路西恩将自己有意识的分裂说成了不明原因的变化,反正命运无迹者出现的原因,魔法议会也不清楚,恐怕太阳王塔诺斯等亲身经历者都不了解。

    费尔南多疑惑地右手敲着左手手背:“命运主星会分裂?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你认知世界的组成是什么样的?如果不想说,可以不说。”

    “没什么不能说的。”路西恩笑着将自己认知世界描述了一遍,只隐瞒了火风水边界模糊和冰雪世界的部分,反正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自己提出了能量不连续的假设,并相信电子是原子内部结构的一部分——当初不能让老师知道的是,能量不连续假设对自己认知世界初步实质化的作用。

    费尔南多大概猜到了路西恩认知世界里有冰雪世界的部分,但没有说出来,非常困难地动了动右手五根手指:“我看不出这与命运主星分裂有任何关系,路西恩你的出生日期是?”

    出生日期以及其他一些因素都能干扰命运主星的选择。

    路西恩按照穿越后的身份一一做了回答,费尔南多自然没能发现问题所在,他干脆拿出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球,准备现场用占星术试试路西恩目前的状况。

    路西恩也想了解自己这命运“双子星”究竟有什么作用,于是和汤谱他们一样眼巴巴地看着老师的水晶球,没有试图阻止,反正汤谱也知道自己晋升高阶时命运主星出现了异变,私下里用占星术尝试几次就能大概清楚状况了。

    水晶球黯淡漆黑,无数星点浮现,划出莫名轨迹。

    路西恩面对大奥术师的占卜没有任何感应和警觉,背后的“黑洞”依然吸收或扭曲着光线。

    费尔南多的表情忽然变得凝重,加大了占卜的力度,过了好几分钟,才停了下来。

    “老师,有什么情况?”路西恩急切地问道。

    费尔南多摩挲着手中的水晶球:“这么近的范围内,我又锁定了你,占星术本应该可以精确地预言出你的位置和其他信息,但我从占星术里得到的反馈是,你在我左前方两米处。”

    路西恩看了看自己的位置,确实处在费尔南多的左前方,但距离就有了点不对,目测只有一米出头!

    “也就是说,对我的预言都会出现一定范围内的偏差,等级相差越大,偏差越小?但绝不会没有偏差!”路西恩有些惊喜地问道,而且占星术对未来的预测本身就不够精确!

    费尔南多郑重地点了点头:“或许该称呼你,命运诡秘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