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十四章 黑夜高原(贺第十四盟鹅毛一生推)

第五十四章 黑夜高原(贺第十四盟鹅毛一生推)

    一座阴森黑暗的古堡耸立在漂浮着黑萍的湖边,带着浓郁古代魔法帝国风格的尖顶宛如标枪。

    哈罗德?钢锤背着一袋矿石,往城堡的仓库走去,脚步沉重,行动缓慢。

    作为一名还未成年的矮人,他并不像那些挥舞巨大铁锤就像摆弄玩具的肌肉结实的长辈,这样一袋矿石对他来说确实太重了一点。

    不过,哈罗德对繁重的体力劳动没有任何怨言,至少还能活下去,至少不用像那些被挑选出来的精致矮人一样成为吸血鬼主人的食物。

    这是属于“伟大的血族伯爵”弗拉德?塞西尔的城堡,他控制着周围几百个矮人村庄,从他们之中挑选“纯净的血液和肉体”作为食物,并驱使剩余的奴隶在矿山和城堡内劳动,为他开采和冶炼黑夜高原特有的尼达姆金以及稀有的卡拉莫精铁和秘银。

    矮人们从出生开始,命运就似乎已经注定,要么成为食物,要么在压榨干净身体内的力量后早早死亡,他们人生的风景只剩下为了繁衍后代而结合的部分。

    虽然从未离开过出生的村庄和弗拉德伯爵的城堡,但哈罗德却“听说”不管是自己现在所处的荒凉南部,还是恐怖名声流传的北方,高原其他地域的矮人们,生存状况都是这样,痛苦麻木地延续着。

    想到这里,哈罗德抬起头,仰望着永远笼罩在高原上空的漆黑,仰望着璀璨明亮的星座,心里略微茫然和悲伤:

    “难道我的人生就沿着这样固定的轨道凄惨前行,看不到一丝一毫希望,难道我们矮人一族就永远无法恢复古代的荣光?”

    啪,尖锐的疼痛从哈罗德脸上传来,一道渗出鲜血的鞭痕陡然浮现在他的左脸,并横跨矮人独特的大鼻子延伸到右边。

    “走快点,发什么呆!”恶毒凶狠的声音传来,皮鞭的影子还在眼前回荡。

    对,矮人的命运不只是两条,还能背弃祖先,像条狗一样讨好吸血鬼,成为他们的血仆,反过来看管自己的同伴。

    自命优雅高贵的吸血鬼怎么可能自己管理肮脏的矿工、苦力,自然需要仆人来做繁琐的事情,不过每一位吸血鬼进行初拥都会消耗自己的血之本源,实力弱小的吸血鬼若发展多了后裔,自身就将提前腐朽,所以哪怕高阶的吸血鬼也不愿意随意初拥产生后代。

    而且吸血鬼自视甚高,将绝大部分别族生命看成肮脏卑贱的低等生物,不是非常看重或喜欢,不可能浪费血之本源转化他们为血族,因此,正统吸血鬼的数量始终保持在一个较小的范围,大量存在的是被他们吸过血又没有死亡,如同傀儡般听从命令的血仆。

    作为血仆,实力近乎正式骑士,可再也不会提高,寿命则只有主人的十分之一,而且永远无法反抗主人,甚至不会出现反抗的想法。

    哈罗德看了一眼旁边拿着皮鞭、穿着华丽衣物的矮人,垂下眼帘,不让自己双眼中的痛恨愤怒被他发现:“是,韦尔斯管家。”

    这可恶的叛徒,不知举报和抽死了多少位同族,而且明明只是一个监工,却喜欢被人称呼为管家,等到真正的吸血鬼管家加拉塔出现时,又恨不得跪在地上,亲吻对方的鞋尖。

    红发的矮人韦尔斯由于主人弗拉德颇为讨厌胡须,因此将自身引以为豪的大胡子剃得干干净净,露出了坑坑洼洼的脸皮,此时看到哈罗德“英俊”的褐色大胡子,内心忍不住地厌烦,右手一挥,再次给了他一鞭子:

    “刚才在想什么?矮人不需要思考!明白吗?我问你明白吗?下溅肮脏的混蛋矮人!”

    他似乎已经忘记自己也是矮人,完完全全把自身当做只比正统血族差一点的高贵血仆。

    “明白,韦尔斯管家。”哈罗德握着矿石袋子的双手青筋暴突。

    “快滚!”韦尔斯不敢耽搁进度,免得被管家加拉塔先生责骂。

    哈罗德刚走出几步,韦尔斯凶狠恶毒的声音就变得异常谄媚:“下午好,苔丝夫人,加拉塔先生,请走这边,那里充满矿石粉末,非常脏乱,而且恶臭下溅的矮人会冲撞到你们。”

    即使没有回头,哈罗德也能想象韦尔斯弯腰低头的讨好模样,以及身材高大的吸血鬼管家加拉塔一丝不苟的风格——他永远穿着黑色正装,永远打着整齐的领结。

    而苔丝夫人肯定还是那副漂亮妖娆的模样,金色的长发、纤细苗条比例适中的身材、碧绿如同湖水的双眸在她被弗拉德伯爵初拥成为吸血鬼后就再没有变过。

    一想到苔丝夫人,哈罗德就异常心痛和悲哀,她是附近几百个村子里最漂亮的女性矮人,是自己梦中倾慕的情人,可惜她被弗拉德伯爵看中,成为了他的吸血鬼新娘。

    高原凉风吹过,哈罗德埋下了脑袋,背着矿石袋子缓慢前进,清脆如同鸟鸣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加紧冶炼矿石,不要让他们偷懒。”

    “注意调查,有些偷跑的矮人组成了反抗军,不能让他们破坏了矿山。”

    …………

    一直忙到星座位置改变,与之前没什么区别的傍晚来临,哈罗德才结束了繁重的劳动,获得了喘息的机会,然后拿着下发的口粮——两根黑面包离开了城堡,往位于附近村子的家中返回。

    走着走着,哈罗德突然警惕地打量四周,见附近无人,神情立刻变得激动,转入了一条偏僻的道路,背着黑暗,披着星光,快步前行。

    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穿过了几个稀稀拉拉的黑色“风杨”林,哈罗德看到了一块普普通通的巨石。

    他再次四下打量,然后小心翼翼、蹑手蹑脚地走到巨石背后,轻轻敲打石面。

    “蒸汽至上。”古怪的矮人语单词从他口中发出,像咒文却没有任何精神力配合。

    声音刚刚消失,巨石上忽然裂出缝隙,仿佛打开了一扇大门,一位灰头土脸的矮人将脑袋伸出来东张西望,接着挥了挥手:“快进来,哈罗德。”

    哈罗德敏捷地钻了进去,看着这位矮人将石门关上并反锁,抛出一根黑面包给他:“沃伦叔叔,我先下去了。”

    “快去吧,大长老正等着你们,我的孩子。”沃伦接住黑面包,就着清水,牙口极好地撕咬着,仿佛饥饿了很久。

    哈罗德明白沃伦叔叔这些躲在地底的矮人反抗军长期缺少食物,因此才会这样,于是悲哀莫名地摇了摇头,顺着通道往地底深处走去。

    他一边喝着随身携带的清水,吃着黑面包,一边感慨祖先们修建的地底宫殿宏大壮观,让人被深深震撼:

    “如此伟大的祖先为什么会被吸血鬼击败了?”

    “难道被神灵厌弃了?”

    两边石砖上,雕刻着很多壁画,有铺天盖地的飞空艇,航行在海洋上的蒸汽机船,有向着巨龙轰击的恐怖大炮,奔驰在平原上的蒸汽列车……哈罗德虽然已经看过很多次这些壁画,但每看一次都忍不住心潮澎湃,所以他非常爱听大长老奥古斯都?断肠讲述蒸汽时代的事情,遥想祖先那辉煌的文明,似乎只是想着,人生就充满了希望,继承了荣光。

    通道尽头,是一间仿佛祭祀用的大殿,两边是一排排的小屋子,蒸汽的轰鸣声从里面不停传来,一位位健壮的矮人正在驱动蒸汽大锤锻造武器。

    “哈罗德,你来了?”一位留着长长白胡子的矮人对哈罗德微微颌首,然后顺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轻轻叹息道:“可惜我们的文明已经失落,复杂的蒸汽机、大炮、步枪我们完全无法制造,只能打造更锐利的长剑和斧头。但这样只能对付血仆,拿吸血鬼毫无办法,更别提恐怖吸血鬼所在的北方。”

    他的语气沧桑和凄凉。

    “大长老……”几位穿着简朴但地位隐隐高过其他矮人的“高层”出声阻止,怎么能在反抗军内部营造绝望的气氛。

    大长老奥古斯都平和从容地笑道:“蜜尔娜、奎金斯……我们必须让跟随我们的族人明白我们的处境,这是一条看不到一点希望的道路,是麻木地跪着活下去,还是用鲜血捍卫祖先的荣耀,像一个真正的矮人那样死去,必须自己做出选择。”

    “蒸汽至上!”两边的小房子内忽然响起怒吼,“反正都注定会痛苦的死亡!”

    分享着食物,奥古斯都向哈罗德打听城堡最近的动向,他们选择弗拉德伯爵的地盘躲藏就是听说他早年在某场战争中受到了“神奇魔法”的创伤,一直没有完全康复,需要经常沉睡保持自身不腐朽。

    “……苔丝夫人正吩咐血仆寻找你们……”哈罗德将自己知道的仅有一点消息通报后,希冀地看着奥古斯都:“大长老,能再给我讲讲古代蒸汽文明的事情吗?”

    年纪还算小的漂亮女矮人蜜尔娜同样充满期待,听大长老讲过去的故事是反抗军艰难生活里难得的“光芒”。

    “……我们矮人曾经统治广袤的陆地,在无尽汪洋的出海口,在涅格宁河畔,在无数繁华的地方,都有我们修建的巨型城市……一根根钢铁制成的烟囱像森林般耸立,喷吐着滚滚黑烟,有时候甚至能遮蔽阳光,将白天变得阴暗……”

    “……城市之间,有巨大的蒸汽列车运行,从这里到北方只需要几个小时……每一位矮人都能得到充足的食物,使用各种机械产物,比如可以将人提升到楼顶的蒸汽升降梯,比如永远有热水让你洗澡的蒸汽锅炉……”

    “……伟大的矮人战士们背着高压蒸汽包,装着机械手臂,端着蒸汽步枪,开拓着危险的野外……蒸汽机船航行在汪洋之上,巨大的炮筒让敌们臣服……”

    虽然不太了解什么叫白天,什么叫阳光,但不妨碍哈罗德、蜜尔娜以及其他矮人听得津津有味,那是他们梦想中的天国。

    再结合壁画所绘,蒸汽机械的城市就那样鲜明地浮现在他们脑海。

    哈罗德紧紧握拳,发誓总有一天要重建这样的矮人城市。

    讲述这些的时候,奥古斯都的表情充满了自豪和向往,脸上的褶皱花瓣似盛放。

    “好了,今天就讲到这里,我们到时间祭祀蒸汽之神,伟大的生命与死亡主宰了。”奥古斯都起身,走到大殿中央,那里有一个画着奇怪图案的祭台。

    “大长老,真的有用吗?”亚麻头发的少女蜜尔娜疑惑地问道。

    奥古斯都瞪了她一眼,严厉地道:“我们发掘这个遗迹的时候,不就找到了祖先祭祀神灵的仪式吗?他们是那样的强大,那样的聪明,怎么会做没有用处的事情?我想我们的文明被毁灭,一定是因为怠慢了蒸汽之神,被祂所抛弃,所以我们需要更加虔诚,才能重新得到祂的眷顾。”

    “是,大长老。”这种绝望的处境里,任何一点机会都能让矮人们点燃希望的火把。

    因此,包括哈罗德在内,所有的矮人都聚集到祭台前方,跟随大长老做着奇怪的手势和动作,跳着莫名其妙的舞蹈。

    “伟大的蒸汽之神啊,您虔诚的仆人向您祷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