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二章 步步为营

第六十二章 步步为营

    炽白的太阳垂在地平线附近,染出层层绚烂的火焰,美不胜收。

    灼热干燥的狮身人营地里,路西恩却有一种凉风吹过的感觉。

    心中挣扎犹豫着转身,还未开口说话,之前吩咐路西恩的狮身人就醒悟过来,愤怒呵斥:“贱种蝎身人,脑袋长到你XX的下面去了?一看到‘祭祀’就移不开眼睛,无法思考?还不去沐浴‘太阳水’!想变成不死生物吗?”

    沙漠贫瘠,古斯塔帝国的贵族们根本不愿意往南方拓展,所以狮身人的天敌从古代美什凯特帝国覆灭后就一直是蝎身人,骂人的话语多半与它们有关。

    太阳水?路西恩忽然想起自己观察时,这只叫做费尔的狮身人每次守卫陵墓前,总是会到正午太阳直射的小石屋内磨磨蹭蹭一阵,然后与其他几只狮身人一起前往陵墓。

    之前路西恩还以为这是费尔与相熟狮身人约好聚集的地方,催眠获得记忆时也忘了询问相关内容,因此在被貌似长官的家伙呵斥后,用自认为得体的态度匆匆赶往陵寝,想不到却适得其反。

    “对不起,我错了,我马上就去。”路西恩“惶恐”地离开,心里放松下来,不再纠结用“暗示术”、“魅惑怪物”,还是“腐囊支配”更容易瞒过九级神眷祭司。虽然它不可能监控整个营地,无法感应到微小的魔法波动,但现在是夜色降临,陵寝守卫开始换班的时刻,这“狮身人长官”很可能一会儿就得向狮身人高层祭司汇报情况。

    小石屋内,周围纹路形似太阳光芒的池子中,流淌着一层闪耀金黄色泽的液体。

    池子旁边,一位健壮凶恶的雌性狮身人用特质的黄金大勺将奇异液体舀起,向排队的狮身人“墓穴看守者”淋去。

    看到一位位野蛮粗鲁的雄性狮身人在这“姑娘”面前服服帖帖,目光和表情都明显透露出爱慕,路西恩内心忍不住嘀咕:“难道在雄性狮身人眼中,她是一只绝色美女?”

    虽然用“只”来形容“美女”有点古怪,但确实是路西恩心中真实的想法,这明明就是一只站立起来的母狮子,面容粗犷,长满了金黄蓬松的绒毛,即使形似人类,也属于进化尚未完全、找不到一点美感的那种。

    “审美观差距真大……”路西恩呲着牙走到这狮身人“姑娘”面前,任由她将金黄液体淋下,温暖得如同在冬日里沐浴着阳光,而身上没有一点湿痕。

    “费尔,你今天有点古怪。”雌性狮身人萨娜看着面前的路西恩低声道,“你失去了勇气吗?竟然不敢直视我?”

    路西恩差点又被吓了一跳,展示演技的时候最讨厌别人说古怪了!难道要直说我是怕污染自己的眼睛?

    “是,我失去了勇气。”路西恩干脆顺着这自我感觉良好的雌性狮身人说道。

    萨娜粗豪地笑道:“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让鲁莽的费尔失去了勇气?连追逐伴侣的冲动都没有了。”

    难道要上演一出以退为进,以漠视引起“美人”好奇心的经典歌剧,但这样的“美人”……路西恩深深地无奈了,幸好伟大的配角不负众望地登场了。

    后面队伍里,一只高过费尔半个头的狮身人大声道:“费尔,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不要试图用古怪的举动引起萨娜的注意!哼,你昨晚还在偷看萨娜的!”

    兄弟,你真有学问!路西恩装作图谋被看穿的惊慌模样,畏惧又期待地看向萨娜。

    萨娜恍然大悟,哼了一声,不再理睬“费尔”。

    路西恩比战胜了一位高阶魔法师还疲惫地离开了小石屋。

    …………

    “跟着我进入陵寝,不要打扰到‘王’的沉眠。”一只肌肉贲结、拿着长长战戟的高大狮身人对路西恩等“墓穴看守者”严厉说道。

    “遵命,赫尔格斯大人。”“墓穴看守者”齐声回答。

    路西恩低下头,嘴巴张开,做出说话的模样,混杂在众多的狮身人里面毫不起眼,同时弄明白了眼前这位“墓穴看守者”队长的姓名。他看起来似乎具备大骑士的实力,而几十位“墓穴看守者”中则有五六位正式骑士,其余则和“费尔”一样属于高阶骑士侍从。

    别看这里“骑士水准”的相对数量很夸张,那是因为作为看守陵寝的一支,汇聚了周围很多狮身人部落的强者——除了世袭的守护者外,能被挑选为“墓穴看守者”是普通狮身人的荣耀。

    在赫尔格斯带领之下,路西恩看着周围巨大的石条,踏上黄褐色的阶梯,进入了陵寝之内。

    刚一进入,炎热干燥的沙漠气候立刻就变得阴森冰冷,仿佛一步之间从生者的世界来到了死亡的乐园。

    地面、墙上的长方形灰暗石砖没有任何腐蚀的痕迹,在镶嵌的宝石、珍珠、水晶等衬托下散发着一股阴冷死寂的味道。

    这座陵寝,比路西恩见过的任何一处别墅、庄园或魔法塔都要巨大宏伟,无论走廊还是房间,都可以供巨人们尽情使用。

    受美什凯特帝国的影响,在狮身人的传说里,它们掌管着生与死的奥秘,认为死亡并不是结束,而是真正不朽的开端。金字塔陵寝则是让强大狮身人通往不朽天堂的魔法建筑,所以才修得如此恢弘。

    同时,私底下的传说里,不少狮身人认为,它们最伟大的王,陷入了永恒沉眠的王,总有一天会通过金字塔陵寝复活,带领狮身人一族成为世界之主。

    而路西恩将要潜入的这座金字塔就是最伟大的狮身人之王芬克斯的陵寝。

    拿着标枪的路西恩,跟随赫尔格斯巡视着陵寝各处,看到不少大厅内挂着一具具腐烂的尸体,有的是蝎身人,有的是人类,有的是其他种族,他们被捉住后成为了殉葬的生命。

    连续爬上几层,这一队“墓穴守卫者”很快进入了一间刻满无数诡异符号的大厅,间杂的壁画涂抹着狮身人雄壮威武杀戮其他种族生命的场景。

    大厅之中,摆放着一具具黑色的石棺,从它们旁边经过时,路西恩敏锐地感觉到里面蕴含着邪恶阴冷的力量!

    “这是殉葬的狮身人?”路西恩疑惑地继续前行,“用木乃伊方式制作的狮身人‘冥界守卫’?”

    由于是潜入陵寝,怕“日之冕”引发意外,路西恩暂时将它收了起来,对死亡力量的感觉没那么夸张。

    离开这有点诡异的大厅,赫尔格斯带着“墓穴守卫者”继续前行巡视,拐过很多条走廊后,来到了两扇巨大的石门之前。

    石门上,一边雕刻着太阳,一边绘制着银月,分别象征着生命与死亡。

    即使没有展开精神力场,路西恩也清晰地感觉到石门背后凝固着恐怖的死亡气息!

    就是这道石门,在它之后,莱茵悄悄借助陵寝本身布置了一个诡异的魔法阵!

    而石门前,站着两位大骑士水准的“看门人”,它们每一条腿都比费尔粗很多。

    在它们侧方,则有一间石制小屋,一位威严的狮身人大祭司正坐在里面,祈祷着“伟大之王”的复活。

    该怎么潜进去呢?路西恩总算摸清楚了陵寝的布置,思维飞快运转,琢磨着办法——莱茵作为传奇吸血鬼,化为轻风后,是没有任何困难就进入石门,根本无法提供陵寝的详细布置和巡逻线路,路西恩只能费尔的记忆中得到部分。

    狮身人大祭司是高阶的存在,直接动手很容易惊动神眷祭司,它配合陵寝的布置可以绞杀绝大部分传奇以下的强者。

    并且,在大祭司面前,路西恩也没办法偷袭“看门人”,变形伪装成它们。

    “我们返回。”赫尔格斯对大祭司行完礼,带领自己“墓穴看守者”小队往回离开,结束了第一轮的巡逻。

    暂时没有想到好办法的路西恩只能跟随它离开,一直拖在队伍最后面,拐过走廊时,身上一枚细小的黑金石掉落下来,没有任何声音地轻轻落地,悄悄滚动到角落阴暗里。

    走过一条又一条走廊,快接近摆放石棺的大厅时,路西恩发现两位“看门人”打扮的狮身人正从对面过来。

    “去看守石门?”路西恩心中一动,接着低下头,继续跟随“大部队”,与两位“看门人”擦身而过。

    又拐过几条走廊,踏入了诡异大厅,赫尔格斯低声吩咐:“在这里休息一下,等待另外一队看守者巡逻过来。”

    于是,“墓穴看守者”们全部停步,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休息。

    大厅阴气森森,宛如实质般向着路西恩身体内钻去,但都被“暖洋洋的感觉”阻挡在外。赫尔格斯似乎颇为讨厌这邪异的死亡气息,往前多走了几步,到大厅外挺拔站着。

    见状,路西恩悄悄往角落移动,然后偷偷摸向通往石门的走廊。

    “你要做什么?”路西恩刚无声无息地踏入走廊,赫尔格斯的声音就猛然传来!

    他四脚一蹬,如风般出现在路西恩身边。

    偷溜的时候被逮住,绝对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路西恩抬起头,“惶恐”地道:“赫尔格斯大人,我,我的宝,宝石掉在了前面的走廊里,我怕被人捡去……”

    一边说,一边还把破了个洞的口袋给赫尔格斯看。

    幽深双眼充满哀求,赫尔格斯不知为什么就心中一软,低声道:“悄悄去捡回来,不要惊动大祭司。”

    这么一位连正式骑士等级都没有的“墓穴看守者”,能做出什么事情?

    路西恩“感激涕零”,再三用混乱颠倒的句子表达自己的心情,接着转过身,轻手轻脚迈步前行。

    心理引导、真实事件配合之下,暗示术不用再全力而为,魔法波动变得非常小!

    …………

    路西恩先是加快脚步,跟上了两位前去交接的“看门人”,然后不紧不慢地缀在后面,直到他们抵达了某段走廊。

    速度变得很快,路西恩慌慌张张从两位看门人旁边经过,由于太过慌乱,狠狠蹭了一下某位“看门人”的胳膊。

    “站住!”看门人阿斯卡声音低沉,压抑着愤怒,这低贱的“墓穴看守者”撞了自己后竟然什么也没说就想离开?

    “啊,对不起,对不起。”路西恩仿佛才发现自己犯了的错误。

    阿斯卡被路西恩这态度激得愈发愤怒,眼珠一转:“独自在陵寝内走动,你的行为非常可疑!而且撞了我一下,说一声对不起就行了?”

    “我是得到赫尔格斯大人的同意才行动的,我得捡回我的宝石。”路西恩像个直愣愣的傻瓜,“只是撞一下,对不起足够了!”

    阿斯卡愤怒地低声咆哮:“赫尔格斯有什么资格?跪下来道歉!”

    “我是赫尔格斯大人的属下,他的命令就是资格!已经说过对不起的事情我不会再道歉!”路西恩身体有点发抖地回答,但依然嘴硬。

    阿斯卡又和他争吵了几句,见他无论语气还是动作,都充满了“打我啊,打我啊,有本事你来打我啊”的“挑衅”,顿时气冲上脑,就要挥拳教训这该死的咋种蝎身人。

    “阿斯卡,等一下,这里有监视法阵,小心被大祭司看到。”阿斯卡的同伴因克悄悄指了指前方拐角处,“去那里,那里看不到。”

    阿斯卡狰狞地笑了起来,一把提起路西恩:“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尊卑!”

    “对,对不起……”路西恩似乎吓呆了。

    阿斯卡满意地低笑,提着路西恩拐过了墙角,然后挥拳打向这恶心的咋种蝎身人。

    咚,阿斯卡只觉自己腹部剧烈疼痛,视线茫然下移,看到了一只闪烁着微微光泽的拳头再次打来。

    惨叫被压制在喉咙里,模糊不清,阿斯卡双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另外一边的因克听到对面传来砰砰砰的击打声和模糊不清的惨叫声,啧啧摇头,阿斯卡真是太暴力了!

    过了一会儿,因克看到阿斯卡满带笑意地走了回来,于是好奇地问道:“怎样?”

    “哈哈,我已经将那咋种打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了!”阿斯卡“得意洋洋”。

    “你们刚才做了什么?”忽然,大祭司的声音从走廊尽头传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