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三章 圣者大门(周一求推荐票)

第六十三章 圣者大门(周一求推荐票)

    听到大祭司的声音,狮身人因克表情一变,侧过身体,目光望向“阿斯卡”,既是在默默指证出手教训低阶“墓穴看守者”的是他,也是在悄无声息地拉开与他的距离,免得被大祭司一同惩罚。

    此时的“阿斯卡”自然已经是路西恩了,刚才选择这条走廊这个位置与“看门人”相撞,就是为了让他们顾及监视魔法阵,从而将自己拖到偏僻点的角落“教训”,给自己充裕的时间和良好的环境变形。

    走廊尽头转过来一位全身上下连同四条毛绒绒的腿都被黑色尸布裹着的大祭司,正是“圣者大门”旁边看守的那位,它顺着因克的目光,腐朽阴森的漆黑双眼冰冷地望向路西恩。

    这家伙刚出了惨烈的车祸吗,路西恩腹诽的同时,低下头,装作害怕敬畏的样子道:“大祭司,刚才有个墓穴看守者在陵寝内随意乱跑,违反了遵守神眷祭司制定的法条,被我逮住后还顶撞我,所以我忍不住教训了他一下。”

    大祭司目光如同实质地上下打量路西恩,冰寒阴冷,毫无生气,看得人心悸发毛。

    路西恩控制肌肉,让它们做出微微颤抖的假象,然后心脏跳动略微加速,咚咚咚,咚咚咚,充满了“不安”。

    配合天赋魔法,仔细检查了面前的狮身人“阿斯卡”,确定了他没有问题,大祭司才缓缓开口:“你刚才用了魔法?”

    声音平板没有波动,仿佛声带已经坏掉。

    “他,他……竟然反抗,我,我,我不是,有,有意的……”路西恩“害怕”地结巴,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就是为了让你注意到魔法波动!

    如果任由阿斯卡昏迷在这里,要不了十多分钟,赫尔格斯就肯定会来寻找“费尔”,到时候事情很容易被揭穿,而自己需要等到时机,没那么快潜入“圣者大门”,所以必须得把“费尔”送回去。

    这就不得不用“恶意变形术”将阿斯卡变成“费尔”,同时不能让高阶施法者注意到他——已经是高阶的路西恩,大骑士和中阶施法者几乎没有可能看穿他施展的变形术。

    刚才教训阿斯卡的“运动”中,路西恩先后用了两种狮身人的天赋魔法来掩盖恶意变形术,并且努力抑制这两种天赋魔法的波动,让不远处的狮身人因克都未能感应到,从而将自己伪装成克制不住愤怒使用了魔法又担心被发现的正常狮身人。

    不过,这种魔法的波动无法完全避开陵寝内法阵的感应,被今晚轮值的大祭司通过监视魔法阵发现了。

    好在这本身就是路西恩谋划的一部分,因为必须找借口亲自送“费尔”回去!

    大祭司似乎能看穿路西恩肉体和灵魂般地盯着他的双眼,从里面“读”出了惶恐、不安、慌乱等种种“正常”的情绪,以及还未消去的愉悦和爽快。

    “阿斯卡,这次的事情,你处理得很不好,除非敌人入侵,否则无论如何都不该在陵寝内使用魔法,等看守‘圣者之门’的任务结束,就来接受鞭打惩罚。”大祭司声音飘渺平板,没有任何情绪和高低起伏,听得人异常难受,像在面对一个早该死去很多年却依然飘荡在墓穴里的腐朽幽灵。

    “是,大祭司。”路西恩很“沮丧痛苦”地回答,看起来这位大祭司是担心自己看守时连续出现两起违背法条的事情会让他在神眷祭司面前受到责骂,所以选择了私下惩罚。

    大祭司继续语言死板僵硬地道:“你将违背法条的墓穴看守者带回他的小队,让他的队长惩罚他,吩咐他的队长在守卫结束后来找我。”

    不能让昏迷的墓穴看守者就这样躺在走廊上,而送他回去的任务自然不能由高贵的大祭司亲自完成,眼前犯了错误的看门人正好合适。

    “遵循您的意志。”路西恩压制住内心的欣喜道。

    等到大祭司返回“圣者大门”,路西恩“鄙视愤怒”地看了因克一眼:“你这胆小的蝎身人,以后不要和我说话!”

    因克本来有点内疚和慌乱,打算解释一下,但路西恩的态度顿时让他恼羞成怒。重重地冷哼一声:“等着被鞭打吧!”

    成功将两人关系破坏,不用再担心因为对话暴露身份的路西恩差点哼起小曲,转过拐角,拖着“费尔”就往原路返回。

    …………

    摆满黑色棺材的诡异大厅外,赫尔格斯愤怒疑惑地道:“阿斯卡,你对我的属下做了什么?”

    啪,将“费尔”丢进大厅,路西恩哼道:“赫尔格斯,你这该死的属下竟然敢冲撞我,所以我好好地教训了他一顿,让他几天都醒不过来!”

    “肮脏的蝎身人,我的属下只有我能教训!”赫尔格斯怒火滔天,踏前一步,双眼对视“阿斯卡”,距离只有一个拳头。

    “赫尔格斯,教训了又怎样?你敢动手吗?哈哈,我告诉你,大祭司让你结束守卫后去找他,你居然放纵属下在陵寝内乱走!”路西恩得意洋洋地大笑。

    赫尔格斯的怒火当即消失,略微颤抖地道:“什么?”

    “哈哈,等着被鞭打吧!”借用着因克的话,路西恩嚣张霸气地转身离开,非常锲和阿斯卡的性格。

    赫尔格斯低声咆哮连连,又不敢真正动手,只能憋怒地看着阿斯卡离开,然后四蹄迈动,来回踱步,排解心中的郁闷。

    “赫尔格斯大人,我们要不要请祭司们来治疗费尔,让他早点醒来。”一位“墓穴看守者”上前讨好地说道。

    “治你X啊,贱种蝎身人,再给我揍他一顿!”赫尔格斯飞起前蹄,一脚踢飞妄图讨好地下属,对这罪魁祸首深恶痛绝,于是四蹄乱舞,将“费尔”践踏得满身伤痕。

    没有哪位墓穴看守者不怕惹怒大祭司的!

    …………

    路西恩与因克沉默无话地走到了圣者大门之前,接过战戟,笔直挺立地开始守卫。

    大祭司也返回了自己的石制小屋,继续着祈祷。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陵寝内愈发阴寒,一股股死亡气息翻滚咆哮,仿佛有无数不死生物在挥舞着如同森林的手臂冲击大门,换做胆小一点的狮身人,此时说不定就腿软地倒下来了。

    见大祭司在跪地祈祷,因克目视前方,没有半点低声交谈的意思,路西恩开始琢磨起怎么潜进去的问题。

    关于圣者大门法阵布置、咒文模拟的重要信息,莱茵已经教给了路西恩——即使他是传奇吸血鬼,在潜入这道大门时,也无法直接穿过。

    悄悄探出精神力,检查了一下“圣者大门”,确认知识无误后,路西恩有了初步的腹稿,就是趁黑夜与白天“交接”的界限,用圣者大门内的死亡力量短暂异动的混乱掩盖自身的魔法波动。

    事情进展得很顺利,除了赫尔格斯带着墓穴看守者小队过来巡视了几次并怒目瞪向路西恩外,一整夜都没有异常情况发生。

    清晨前,最黑暗最阴冷的时刻来临,“圣者大门”变得恍恍惚惚,宛如一道通向死者沉眠地狱的阴影大门,浓郁得死亡和阴冷气息从里面渗透出来,让路西恩骑士水准的身体都忍不住微微颤抖。

    “有死灵界的气息?”路西恩内心愕然道,虽然自己没佩戴“日之冕”,但看过、进入过死灵界几次,又与死灵界出来的高阶亡灵打过交道,自身对死灵界的“敏锐”也超过了其他施法者,在它气息如此浓重的情况下,不难感应出来!

    “难道当初狮身人之王芬克斯选择这里作为它的陵寝就是因为这里有死灵界的缝隙?它留下的复活传说和死灵界有关吗?”

    “也对,莱茵先生既然是针对死灵界布置,那肯定要选择与死灵界有关系的地方,要不然在某个节点汇聚后,也无法影响到死灵界。这么看来,寇涛鱼人祭台和塔诺斯地下宫殿也有死灵界缝隙。”

    “太阳王塔诺斯的地下宫殿有死灵界缝隙……那他知不知道死灵界存在?他的陨落与此有关吗?”

    无数疑问和释然几乎同时涌上路西恩心头,对于死灵界愈发警惕。

    现在不是思考的好时间,路西恩压下种种思绪,耐心等待着天明。

    芬克斯陵寝之外,远处难以分辨的黑暗边界慢慢亮起一层橘红色光芒,磅礴神圣的气息刺破了阴冷死寂。

    在太阳刚刚升起时,芬克斯陵寝尖顶之上就奇迹般地有一缕阳光照射,不知从何而来。

    陵寝内,那仿佛无数不死生物咆哮冲击圣者大门的死亡气息一下萎靡退缩,如同冰雪在融化。

    它“退”得是如此迅速,激发了阵阵强烈的波动,似乎随时会有异变产生。

    大祭司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圣者大门后面,因克则对熟悉的场面没有任何兴趣,目光平视前方。

    忽然,路西恩身体如同水波般晃动了一下,接着诡异地分出了一道透明身影,在“自身”掩护之下,念动无声咒文,气体弥漫似地钻入了圣者大门的地面缝隙。

    而在大门前,“阿斯卡”依然平视前方地挺拔站着。

    五环幻术“常驻幻影”!

    四环魔法“气化形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