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四章 恐怖的压力

第六十四章 恐怖的压力

    浓郁的黑气从摆满殉葬棺材的大厅涌起,从陵寝每一个地方涌起,像无数张牙舞爪的怪物般向着位于塔顶的圣者大门翻滚而来。

    四面八方的“墓穴看守者”全部向着塔尖方向膜拜,平时凶猛鲁莽的他们此时乖得像一只只小绵羊,紧贴着地面,一句话也不敢说。

    黑气将他们吞没,一点点太阳光芒似的灿烂在他们闪耀,将恐怖的死亡力量阻隔在外。

    陵寝内,那挂在墙上的可怖尸体纷纷动弹起来,发出充满凶性的咆哮。

    诡异大厅中,一具具黑色棺材的盖子被猛地掀开,伸出密密麻麻的缠满绷带的手。

    白色绷带在尸油侵蚀和时光腐朽之下呈现恶心的黄褐,一片片无意识的邪恶声音与周围的咆哮互相应和,让陵寝变得异常恐怖。

    “路西恩”与因克抬起战戟,竖着对准黑气,分开波浪般让它们从自己身边绕过,涌入圣者大门。

    黑气来得汹涌,去得也快,短短十几秒的时间后,它们就消失无踪,邪异狰狞的咆哮也只剩下虚无缥缈的回音。

    见“圣者大门”恢复了正常,因克下意识对旁边的“阿斯卡”感叹道:“总算结束了。”

    “我不和贱种蝎身人说话。”“阿斯卡”冷冷地回答。

    “你!”因克愤怒转头,目光像是要将“阿斯卡”活生生吃掉,虽然他吃什么都是活生生的。

    “阿斯卡”冷哼一声,不再回答。

    因克愤怒难平,但又不敢在大祭司面前斗殴,只能紧紧闭着嘴巴,憋屈地望向前方,再也不想和可恶的阿斯卡说话!

    大祭司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但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因为两人矛盾的来源他非常清楚,只要不违反法条。就不需要操心这种小事。

    于是大祭司低下头,继续着自己的“祈祷”,寻求力量的增长。

    五环幻术“常驻幻影”能制造一个有声音、有体温、有气味、有动作的近乎实质的幻影,而且还可以预先设定条件,让幻影面对简单的情况时做出基本应对,比如当黑气涌来时抬起战戟,比如因克试图对话时先回答“不和贱种蝎身人说话”。接着冷哼沉默,比如大祭司走过来时,低头问好。

    …………

    圣者大门之后,黑气涌动,可又无声无息,充满了诡异的静谧。

    一股股打着旋儿的气体汇聚。凝结出了路西恩的身影,他已经变回了原来的模样,黑色兜帽将面容掩盖。

    “果然有死灵界的感觉。”路西恩四下打量,发现一点点灰色弥漫在黑气之中,让这里凝固般安静。

    这是一处圆形的宫殿,四周绘满了太阳花的图案,不知什么材质的地面刻着一道道宛如太阳光芒的金黄射线。顺着渐渐抬高的趋势延伸到中心的半高祭台。

    祭台中央摆放着一具黄金雕刻的棺柩,上面用银白色特殊材料镶嵌出银月的图案。

    由于整座大殿充满翻滚的黑气,带出强烈的死亡波动,屏蔽着外界的窥探,路西恩不再担心施展魔法会被发现,给自己叠加了一个又一个的防御。

    不过“日之冕”这种与死灵界关系匪浅的神术物品,路西恩还是不敢拿出来,免得就像在鲨鱼经常游过的海域滴下一滴鲜血。引起疯狂的变化,从而招来神眷祭司。

    确认宫殿的法阵布置与莱茵的描述相同后,路西恩在黑气之中顺着诡异的路线往祭台靠近。

    越往前走,越是阴冷,死亡力量近乎实质,继没有声音后,色彩也开始渐渐褪去。像是被水洗后的油画。

    短短的距离走了路西恩十多分钟,才仿佛从迷雾般的黑气里走到了祭台前面,踏足黄金铸成的台阶。

    “若没有莱茵先生的经验,一切不会这么容易。光是解析这个宫殿的法阵布置就得很多天。”路西恩站在黄金棺柩前,内心感叹了一句。

    没耽搁时间,路西恩从储物袋内拿出“狮身人面雕像”,轻轻将它放在棺柩盖子之上的一处凹陷位置。

    它们竟然严丝合缝,仿佛本该就在这里。

    退后一步,路西恩念动咒文,狮身人面雕像之上流出了丝丝鲜血,诡异恐怖。

    鲜血流出棺柩之内,黑气顿时猛烈翻滚了一下,镶嵌的银月亮起了濛濛微光,旋即黯淡。

    魔法仪式就这么轻松完成了?路西恩虽然听莱茵描述过大概的情况,但如此简单还是颇为惊讶,很想仔细研究下这个魔法仪式的布置又不敢在这里面耽误时间,谁知道那神眷祭司什么时候会来祭拜“伟大之王”。

    转过身,路西恩刚走出两步,突然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压力从外界传来,仿佛世界将要毁灭,黑暗永恒降临!

    “好强大的吸血鬼?德古拉亲王?”路西恩有月光血统,对吸血鬼本身就敏感,而这恐怖的气息还丝毫没有掩饰,无所顾忌,异常嚣张。

    黑气就像被欺负了小狗,呜咽着卷缩起来。

    芬克斯陵寝之外,已经亮起的天空此时比夜晚还漆黑,升起的太阳消失在了天际。

    路西恩感觉到有实质般的莫名注视从左到右一一扫过,扫到了自己身上。

    那无法言喻的压力,那无法想象的强横,让路西恩额头微微冒汗。

    注视短暂地停顿在冰雪勋章和霍尔姆皇冠戒指之上,然后悄然离开,继续往前。

    仿佛笼罩整个天空的黑暗消失,橘红的太阳再次浮现。

    “这就是和道格拉斯议长、布鲁克阁下站在同一个层次的德古拉亲王的强大?”路西恩这才清楚地认识到在费尔南多的书房和自己的原子研究所见过的那位和蔼老人,竟然藏着如此恐怖的实力。

    突然,在黑暗彻底消失前,路西恩背后传来一阵让人牙酸的声音。

    竟然是棺柩盖子被推开的声音!

    “是……谁……打扰……了……我……的……沉眠?”缓慢,干哑,没有一点波动的声音在棺柩内慢慢响起。

    路西恩立刻感觉到极端邪异的力量在缓慢复苏!

    “我……沉……睡……了……一……万年,还……被……禁锢……在……这里……我……要……你……承受……我的……愤怒……”那声音渐渐有了变化,带上了少许情绪起伏。

    德古拉亲王的压力竟然让这死了“一万年”的狮身人从死灵界复活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