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五章 芬克斯

第六十五章 芬克斯

    芬克斯,狮身人历史上第一个得到所有部落臣服,开启了狮身人黄金时代的传奇强者。

    虽然在它活跃的那个年代,比它强大的人物还有很多,但它确实是毫无疑问的传奇,是路西恩现在远远无法抗衡的存在,而且它经过一万年的“死亡”后“复活”,究竟发生了什么诡异变化,也是路西恩目前无法想象的。

    逃,这是路西恩脑海内闪过的第一个想法!

    这也是高阶魔法师面对一位传奇时唯一的想法!

    刚迈出两步,路西恩思绪翻滚,用尽全身的意志战胜了自己下意识的反应,硬生生止住了逃跑的冲动。

    逃?往哪里逃?

    直接闯出去肯定会惊动九级的神眷祭司,他一样能轻松击败自己。

    偷偷摸摸潜出去?时间上是否来得及,是否能在芬克斯彻底“复活”前离开陵寝,离开它意志能够笼罩的范围?

    寻找附近的死灵界缝隙躲进去?不行,里面就是陵寝的投影,芬克斯之所以能复活的原因肯定存在于里面,那是现在最危险的方向!

    用老师给的空间跳转卷轴逃回去?虽然这样一来就宣告了任务的失败,并且宫殿的法阵、翻滚的黑气隐隐约约与空间有关,跳转很可能会被干扰,出现意外的变化,可却是目前唯一有可行性的逃生办法!

    没有犹豫几秒钟,路西恩掏出卷轴就要激发。

    “我……沉睡了……一万……年,还……被……禁锢……在……这里……你……胆敢……惊动……我……你……这是……自寻……死路……”狮身人之王芬克斯的声音充满邪异的干瘪味道,仿佛一段腐朽的木头正在缓缓断裂。

    等一下,路西恩忽然注意到了某个单词。

    “禁锢”!

    芬克斯是被禁锢在这里?

    它的沉睡、它的复活都是它自身无法干预的?

    既然如此,一位被禁锢的传奇。似乎不再是那么强大到无懈可击,还有一线希望!

    路西恩隐藏在骨子里的冒险因子让他心脏跳动得愈发平缓,左手拿着卷轴,冷静地感应着那极端邪异力量的复苏。

    太慢了!力量复苏的速度太慢了!并非“正常复活”的情况下,那邪异气息的增长虽然坚定却异常缓慢!

    这种布置了上万年的“复活”,岂是简简单单的仪式和压力能够影响完成的!

    “至少还有三十秒钟才能达到传奇的气息程度。”路西恩完全不像身处险地,非常漠然地判断着,然后念动咒文,给自己叠加了“蛮力术”。缓冲之后,又释放了“牛之蛮力”,最后为求保险,又掏出一管“火巨人的双拳”药剂服下。

    由于这次外出比较危险,路西恩兑换了不少布置魔法阵的材料和各种有用的药剂。将年金收益抵押给老师费尔南多后得到的额外奥术点挥霍一空,可谁知道才进入黑夜高原,就用掉了大批材料困住弗拉德伯爵。

    这让路西恩不得不感叹,这就是金钱的战争,当然,比起从莱茵宝库里得到的事物,材料和药剂的价值要少很多。

    血液仿佛化成灼热的岩浆在血管里汹涌流淌。路西恩内敛匀称的胳膊顿时鼓起了一块块结实的肌肉,里面隐隐约约有跳动的火焰。

    “还有二十一秒……”膨胀的力量让路西恩感觉无法驾驭,身体都变得异常笨重,但没办法再服用其他增强敏捷、平衡和反应的药剂了。只能再次施展二环魔法“猫之优雅”,让自己稍微轻盈了一点——类似“火巨人的双拳”这种高阶的药剂,没有大骑士的身体是无法连续服用两次的,那蕴含的强大魔法力量会给**带来毁灭性的冲击。

    “十九秒。十八秒……”

    路西恩嘴巴叼住卷轴,从储物袋内拿出了一把平凡无奇的制式长剑。双手紧握剑柄。

    一股温暖的感觉从木制的护手之上反馈回来,让路西恩内心少许的惊恐、无助、担心消散一空,只余下坚定的自我意志。

    “大胆……的……凡人……我……要……让你……成为……我……永恒……的……奴隶……不管……活着……还是……死亡……”芬克斯情绪中的愤怒愈发明显,对自己力量的自信和“复活”的喜悦也在细砂磨玻璃般的尖锐刺耳中清楚地表现了出来。

    不过,它依然没有离开黄金棺柩和进攻路西恩的迹象。

    这与路西恩关于它被“禁锢”的猜测非常吻合!

    只是不知道当它恢复到传奇水准时,是否能够摆脱束缚。

    “十五秒,十四秒……得留出五秒钟的时间激发卷轴,作为最后的选择。”

    路西恩感应着邪异气息的缓慢恢复,数着时间的一秒秒流逝,迈着依然沉重的步伐,再次走到了黄金棺柩之前。

    “我……已经……从……沉眠……中……复苏……归来……”芬克斯声音越来越大,激起阵阵的回声和黑气的澎湃,有往“圣者大门”之外蔓延的迹象。

    “十二秒,十一秒……这个时候直接说‘i’mback’似乎更带感,更有传奇强者的风范……”哪怕异常冷静的状态下,路西恩内心也充满了各种奇奇怪怪的想法,但不会让它们影响到自己的判断和行动。

    黄金棺柩上,盖子被推到了旁边,一层浓郁如墨的黑气将“芬克斯的尸体”遮掩,路西恩举起“苍白的正义”,用尽全身力气斩下。

    没有明亮的光芒,没有惊人的气势,普普通通的剑身带着微微闪烁的金属光泽狠狠斩在了浓郁黑气之上。

    无法言喻的温和坚定色彩一闪而过,黑气就像冰雪遇到了太阳,迅速消融分开,露出了躺在里面的狮身人木乃伊。

    它足有两三个狮身人高大,头上戴着一顶镶嵌满太阳石和月光石的黄金冠冕,脸上、身上缠着纯白的绷带。只露出一双狭长的双眼,里面闪烁邪异冰冷的光芒。

    “我……从……死亡中……归……”

    嘴巴未张,却有轰隆邪恶的声音鸣响,可话未说完,“苍白的正义”就直直斩在了它的脸部!

    “苍白的正义”突然爆发出强大的气势,坚定执着,秩序公平,一往无回,永不退缩!

    “……来……啊!”

    芬克斯发出凄厉的惨叫。在“普通光泽”的长剑之下,一根根纯白的绷带裂开,露出下面腐朽苍白的肌肉,棕黄色的狮身人绒毛已经变成了一根根黑色的污秽细丝。

    “啊!”

    腐烂惨白的肌肉被斩开,一股浓臭的腥黄液体流淌出来。在没有耀眼光彩的剑身之下迅速蒸发。

    “啊!”

    第三声惨叫之中,芬克斯体内涌出无数细小的黑色甲虫,它们密密麻麻,聚成黑云,将“苍白的正义”挡了下来。

    从开始就存在的巨大反弹之力和黑气侵蚀,让手握长剑的路西恩蹬蹬瞪退后了三步,它的身体竟然比魔法议会最为坚硬的七元素合金附加层层魔法防御还要坚硬!这就是传奇等级的身体吗?

    一只只黑色甲虫如雨落下。芬克斯身上亮起黑白灰的色彩,将黄金棺柩再次填满。

    金黄的盖子在莫名力量拉扯之下,扎扎扎地重新合拢。

    一切变得平静,汹涌的黑气缓缓起伏。刚刚“王者归来”的芬克斯就这样再次悄无声息。

    “苍白的正义”,面对魔鬼、恶魔和不死生物时,就相当于传奇武器!

    路西恩用苍白的正义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似乎仅仅一剑就耗尽了全身的力气。不过总算将“提前复活”的芬克斯打回了死者的世界。

    只有力量和进攻,没有敏捷与平衡。路西恩根本不打算同一位传奇真正战斗,能够斩中芬克斯都是拜它被禁锢在黄金棺柩内所赐,毕竟“苍白的正义”无往而不中的属性必须在它剑身范围内才能发挥作用。

    因此,见芬克斯平静下来,路西恩就不再试图推开黄金棺柩,与它战个痛快。

    “是谁禁锢了芬克斯?为什么要禁锢它?为什么还有复活之说?”

    无数疑问在路西恩心里涌现,但现在不是探根究底的时候,必须抓紧时间离开。

    正准备转身,想起刚才芬克斯“从沉睡中王者归来”的豪言壮语,路西恩恶趣味发作,微微鞠躬行礼:

    “请您继续沉睡吧。”

    …………

    德古拉亲王注视的压力让圣者之门外跪地祈祷的大祭司全身都贴伏在了地面,即使他的情绪早已淡漠了很久,此时也无法控制灵魂和身体的瑟瑟发抖。

    等他从压力中缓解,立刻就感觉到圣者大门之后,黑气出现了奇怪异动,像是在拥抱什么,又仿佛是在欢呼着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情?”大祭司抬起头,忽然心有所感,回头望向另外一条走廊,只见一位戴着黄金冠冕,脑后插着无数黑色羽毛的干瘦狮身人正速度极快地飞来。

    “赫罗托斯阁下。”大祭司惊慌地低头行礼。

    这正是神眷祭司,九级强者赫罗托斯。

    赫罗托斯脸上的绒毛已经变得微白,严肃凝重地道:“刚才有一位恐怖的传奇强者经过,我担心会让‘伟大之王’的沉眠受到影响。”

    突然,他目光一凝,看向门边依然直立的阿斯卡,他与旁边瘫软在地的因克形成了鲜明对比。

    “是幻影,有人潜入了圣者大门!”巨大的位阶差距之下,赫罗托斯一眼就认出这是幻影。

    大祭司惊愕又茫然地施展天赋法术,双眼闪过淡淡星光,终于看清不远处的阿斯卡是近乎真实的幻影!

    “有人潜入了圣者大门!”他脱口而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