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六章 魔鬼契约

第六十六章 魔鬼契约

    神眷祭司赫罗托斯张开嘴巴,发出一声愤怒的狮吼,同时将手中的黄金权杖指向“圣者大门”。

    灰白的石质纹理之上一根根金灿灿的线条迅速凸显,构成了一只奇形甲虫的模样。

    忽然,“圣者大门”光芒爆发,宛如小型太阳,刺得大祭司双目泪水直流,眼前一片漆黑,短暂失明。

    在这耀眼的光芒之中,圣者大门缓缓向后打开,翻滚的黑气被压制,“波浪”迅速平息。

    …………

    圣者大门的动静让正准备气化形体的路西恩警觉,是神眷祭司发现了宫殿内的不妥?还是单纯因为德古拉亲王的压迫前来检查一下?

    不管是什么理由,路西恩都毫不怀疑神眷祭司能够一眼看穿自己留下的常驻幻影,自己的存在不再是秘密!

    启动九级卷轴跳转?路西恩一手提着苍白的正义,一手依然拿着老师费尔南多给的触发型卷轴。

    大脑飞速运转做出决定时,路西恩的目光下意识在宫殿内游走,忽然看到了狮身人之王芬克斯的黄金棺柩,顿时心中一动。

    似乎没有必要浪费这宝贵的卷轴?

    圣者大门慢慢打开,耀眼的光芒照射了进来。

    路西恩拿着九级卷轴的左手再次从储物袋内掏出了一件事物,它中间刻着十字架,周围画满太阳光线,正是马斯基林遗留的护符“日之冕”!

    既然芬克斯已经重现陷入了沉睡,那躲入死灵界缝隙似乎就不再那么危险!

    温暖柔和仿佛暖阳照射的“神术”波动传遍路西恩全身,芬克斯宫殿内的阴冷如避蛇蝎般往旁边翻滚,浓郁的死灵界气息从“黄金棺柩”方向传来。

    一条浅黑色缝隙弯弯曲曲地竖立在棺柩之上,就像芬克斯头顶悬挂着一把利剑。

    路西恩拿着苍白的正义、日之冕和跳转卷轴,拖着沉重的步伐。往两三步之外的缝隙扑了过去。

    圣者大门完全敞开,黑气彻底平静,举着黄金权杖的神眷祭司赫罗托斯走了进来,精神将整座大殿完全笼罩,可却空无一人!

    “该死的亵渎者!”赫罗托斯恐怖狮吼,让陵寝微微颤抖,让外面营地内的狮身人再次匍匐于地。

    虽然空无一人,但他确实感觉到了陌生人的气息,因此下意识认为潜入者已经逃离。这才如此愤怒。

    高举黄金权杖,赫罗托斯发出诡异的吼叫,一只眼睛变得耀眼如同太阳,另外一只则皎洁仿佛银月。

    在这奇异的双眼之中,一幕幕场景开始浮现。有戴着兜帽的神秘男子在黑气里穿行的画面,有他举起长剑,狠狠斩向黄金棺柩的模糊景象,有他最后往前一扑,空间开始扭曲的诡异事件。

    九环法术,回溯视觉!

    虽然被众多外力干扰的情况下,无法得到丰富的细节。画面模糊跳跃,非常简单,但不妨碍赫罗托斯辨认出亵渎祖先尸体的该死男子,以及他进来的主要目的。

    他竟想阻止伟大之王芬克斯复活!

    “赫罗托斯阁下。该被撕碎的潜入者呢?”大祭司鼓起勇气询问。

    “已经逃走了,他似乎装备有空间跳转的高阶卷轴或物品。”赫罗托斯声音冰冷地仿佛从寂静地狱吹来,“他想破坏伟大的狮身人之王的尸体,阻止祂将来的复活。”

    大祭司惊恐地道:“那?”

    “‘伟大之王’的力量岂是他这种小虫子能够想象?”赫罗托斯直直看着黄金棺柩。“我依然能感受到‘伟大之王’在注视着我们,感受到他磅礴浩瀚的力量。”

    说完。赫罗托斯举起权杖,借助残留的气息和宫殿布置开始预言追索。

    太阳光芒闪烁之间,赫罗托斯的黄金权杖忽然黯淡了下来,他惊恐地道:“他不在这个世界之上?不对,隐隐约约能感觉到,却又那么模糊,几乎无法捕捉到轨迹!”

    他口中的世界指得是主物质世界加所有知晓的异度空间。

    …………

    跃过死灵界缝隙厚厚的帷幕后,路西恩感觉到了熟悉的没有丝毫生气的凝固,灿烂的世界只剩下了死寂的黑白灰色。

    这里是没有了其他颜色的陵寝宫殿,大致形状与外界相同,仿佛是芬克斯的冥居所在。

    可灰色的“黄金”棺柩之上却绑着一条条宛如蜘蛛丝的红褐色线条,它们延伸到宫殿的每一处法阵节点之上。

    红褐色非常暗淡,但与周围的苍白黑灰相比,却是如此的鲜明,让路西恩完全无法忽视,而在灰色棺柩之上还漂浮着一团沾满血污的铁锈色光球,它如同心脏般跳动,颜色同样鲜明,给了路西恩非常诡异的感觉。

    闭上眼睛,路西恩发现自己的精神力场中竟然没有这团光球!而双眼看向它时,它又如此飘忽,仿佛根不存在于此地,无法触摸,无法发现,无法真正接近!

    这团光球里似乎还藏着很多变化不停的事物。

    “这光球是什么?那些线条好像是在抽取着芬克斯的力量?”路西恩好奇又愕然地想道,非常努力才克制住自己在这里进行研究的冲动,谁知道神眷祭司会不会发现死灵界裂缝,谁知道日之冕会不会引起死灵界高层的关注,谁知道这里会不会有高阶亡灵前来巡查,必须马上离开!

    为了不再引起芬克斯的复苏和破坏莱茵的布置,路西恩心痛地放弃了搜集一根红褐色线条的想法,放弃了近距离用魔法刺激铁锈色光球的想法,放好苍白的正义,解除增加力量的魔法后,给自己叠加了层层防御,推开了灰色的圣者大门。

    这里肯定没有级的不死生物,因为神眷祭司和最上层的大祭司都能建立属于自己的陵寝!

    大门之外,同样站着两个狮身人,但却是全身绷带灰白的“冥界守卫”。

    它们四条长腿迈开。发出无声的尖叫,冰冷死板地向着路西恩攻来。

    路西恩平静地摸了摸已经戴在胸口的日之冕护符,一道神圣磅礴的光环立刻波浪般向着四周散开。

    被这无形的温暖光芒波及,两只“冥界守卫”僵直在原地,然后仿佛被上万年时光冲刷过一样,化成了无数腐朽的灰尘。

    六级神术,不死归亡!

    路西恩双脚一蹬,向着凝固似的陵寝下方冲去,身周的不死归亡光环波浪般汹涌。

    感应到了圣者大门附近的异变。感应到了与自身气息格格不入的光明,陵寝之内顿时沸腾。

    在黑白灰的凝固画面中,一具具冥界守卫举着战戟,与遮掩墙壁、过道的密密麻麻黑色甲虫一起向着路西恩澎湃涌来。

    两道截然不同的“海浪”猛地碰撞在一起,陵寝微微摇晃。接着,无形的光明穿过了凝固起来的黑灰交杂波浪。

    光明波浪过去,灰白色的冥界守卫纷纷坍塌,化为阵阵粉尘,黑色甲虫们冒出了一股股烟雾,无声无息间彻底归亡。

    顺着被净化出来的宽敞通道,路西恩急速穿过一条条灰暗的走廊。濒临陵寝出口。

    突然,一只双眼闪烁苍白光芒的高大冥界守卫,举着巨剑,带着死亡光环。从角落里扑向了路西恩。

    路西恩没有躲避,在它双手巨剑斩中自己,一层层防御被劈开之时,激发了日之冕。

    一道磅礴神圣的巨大光柱莫名而降。将拖出残影躲避的冥界守卫彻底包裹其中,一点点黑色冒起。迅速蒸发,

    等到光柱消失,原地只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坑洞,里面的底部和四周全是气化后残余的痕迹。

    八级神术,阳炎爆!

    抓住机会,路西恩奔出了陵寝,看到了死灵界永远灰蒙蒙的天空和四周凌乱的沙漠。

    “隐蔽的法阵和红褐色的线条似乎在抽取着芬克斯的力量,莱茵先生的布置也很像在窃取这种力量为己用。”

    “那最初是谁布置的?”

    匆匆扫了一遍后,凭借还算渊博的魔法阵知识,路西恩大概判断出了一点可能,“但是,那铁锈色的光球又是什么?”

    不知为什么,这光球总是在路西恩脑海里挥之不去。

    不敢耽搁,挑选了一种死灵界最常见不死生物的血脉,路西恩激发了变形面具,开始寻找另外的死灵界出口。

    …………

    古斯塔帝国,马林堡行省,努尔子爵的城堡内。

    努尔子爵关闭房门,开启防御陷阱,然后走入自己书房的密室。

    密室内,一位位年纪不同的漂亮女性穿着风格各异的服装,静静地躺在那里,脸色红润,宛如沉睡。

    努尔子爵狂热地看着她们,像在欣赏着一件件艺术品,接着伸出右手,抚摸着一位十三四岁小女孩的脸庞,感觉到那股冰冷的松弛。

    “他们永远不会明白,只有尸体才是最美好的存在,有灵智的女性总是会背叛,会花心,会无理取闹,只有尸体才完美无缺!冰冷的触感,松弛的肌肉,都是他们一辈子无法想象的艺术。”努尔子爵双眼灼热地喃喃自语着。

    他被一位吸血鬼女伯爵转化为血族之后,渐渐有了恶心的嗜好——恋尸癖,还是恋的不能思考、不能动弹的尸体,于是被其他吸血鬼强烈鄙视,不得不借助继承的身份,躲在人类社会,享受着自己的生活。

    忽然,他察觉到一阵微不可及的波动,然后就惊恐地发现自己全身僵直,只能透过对面的穿衣镜看到门口多了一位穿着黑色长袍的神秘男子。

    “你……要……做……什么?”僵硬的喉咙只能一个单词一顿。

    努尔非常恐惧,明白自己是被三环的死灵定身术定住,而效果如此之好,肯定是高阶魔法师!

    路西恩厌恶地道:“来只是来借一点鲜血,并让你沉睡一段时间,但现在看来,只能说……”

    “借你头颅一用。”

    从另外缝隙离开死灵界后,路西恩就借助莱茵的指点寻找着离群索居或混杂在人类社会的吸血鬼,因为趁德古拉亲王追查莱茵下落的时候。变成其他吸血鬼返回黑夜高原跳转是最佳的选择,谁能怀疑一位有身份有熟人的吸血鬼是莱茵变得,尤其他才刚刚离开!

    “不!”努尔惊恐地惨叫,可僵硬的喉咙只能拖出长而缓慢的可笑颤音。

    一阵无形的光明将努尔以及他背后的一具具尸体淹没。

    …………

    神圣海尔兹帝国安提弗勒,世界上最宏伟的城市。

    站在角落,看着古代为了防备巨人入侵而修建的高大城墙,金雀花家族的直系成员博拉克范安茹目光阴暗,脸色低沉,仿佛藏着重重的心思。

    “博拉克少爷。我们走吧。”旁边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一位不起眼的瘦削黑衣男子。

    博拉克回过神,看了他一眼,轻轻点了点头:“吉兹,希望这次能有所收获。”

    “博拉克少爷不用心急,老公爵还能活很久。”吉兹微笑看着眼前情绪低落、心情焦躁的大“客户”。

    作为神圣海尔兹帝国历史最为悠久的豪门之一。金雀花家族如今依然是拥有两位黄金骑士的强势贵族阶层,掌控着一支属于自身的“金雀花骑士团”。而由于前任第一顺位继承人,老公爵的独生子早逝,拥有良好血统的博拉克成为了继承人的有力争夺者,可惜他迟迟不能激发血脉力量,被另外一位继承人三级大骑士阿尔滕占据了绝对上风。

    想到阿尔滕趾高气昂的傲慢模样,想到身边阿谀奉承的贵族子弟。与自己缠绵于床笫之间的贵族少女、少妇,在阿尔滕突破到大骑士而自己始终找不到方向后,纷纷改变了态度,变得冷淡敷衍。博拉克忍不住紧紧握住拳头,觉得憋屈羞辱。

    我一定要突破到骑士,我一定要成为金雀花公爵,我一定要让那些抛弃我、轻视我的人后悔!

    在明白家族内部药剂有严重缺陷的情况下。博拉克经过漫长的挣扎,终于选择了到安提弗勒黑市寻找神奇的魔法物品辅助。

    在吉兹的带领下。两人很快进入了一栋看似普通但地下室宽广无比的别墅,这就是安提弗勒最大的地下黑市。

    拿起一件件事物,又摇头放下,博拉克越来越失望。

    突然,他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迎面走来。

    “年轻人,我从水晶球上看到了你的命运,想要知道吗?”穿着黑色长袍,显得异常神秘的老者微微笑道。

    博拉克瞳孔猛地收缩,看向老者手中的水晶球,魔法师能光明正大地出现在黑市?

    “我不相信命运被注定,一切都是主的恩赐。”博拉克哪会轻信这种直接找来的魔法师,肯定有蹊跷!

    黑袍老者毫不介意:“没关系,命运来就是多变的,如果你真正绝望,不要忘了来找我占卜一下。”

    说完,黑袍老者直接离开。

    博拉克摇了摇头,继续寻找,这是他第九次来到黑市了——有些偏执的他认为九是最好的数字,一旦过了这次,找到神奇魔法辅助的可能就会越来越小。

    渐渐的,他失望增多,心慢慢往下沉去。

    难道没有希望战胜阿尔滕了吗?博拉克沮丧得仿佛整个人都褪去了颜色,只剩下黑白灰的背影。

    “博拉克少爷,刚才那位占星师不是说你绝望的时候,可以找他占卜吗?”吉兹当然希望自己的大客户成为金雀花公爵。

    博拉克咬牙沉默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走到那位黑袍老者盘坐的位置前面:“请帮我占卜一下。”

    黑袍老者笑了起来,摩挲着水晶球,让里面变得非常幽暗。

    一点点璀璨光芒闪耀之后,老者看着博拉克道:“你的命运面临一个极大的转折。”

    “什么转折?”博拉克紧张地问道。

    老者缓缓开口:“我只能占卜出来,转折点在你父亲留下的偏僻别墅之内,在黑暗降临之后。”

    偏僻别墅?他怎么知道!

    那处偏僻别墅是博拉克父亲遗留的私人财产,由于过去是包养情妇的场所,一直没有对外人说过。

    博拉克付了两个金塔勒后转身离开,刚走出几步,下意识回头,发现刚才的位置竟然已经变得空空荡荡!

    整个黑市内,也没有了那位黑袍老者的踪迹。

    “去哪里了?”博拉克与吉兹对望一眼,充满了惊惧又期望的情绪。

    …………

    黑夜降临,偏僻别墅之中,博拉克遣散所有佣人,发疯似地寻找转折点,可毫无收获。

    “转折点在哪里,在哪里……”博拉克双眼茫然,坐在书房内自言自语,这时已经接近深夜,银月高照。

    就当他绝望心死之际,突然看到一道银月光芒照在了自己父亲的遗留画像之上。

    在银月的衬托下,他清楚地看到父亲的右手食指指着画像内部,这是不容易看出却非常扭曲的姿势。

    内部?

    内部!

    博拉克一下跳了起来,将油画从画框内取出,细细摸索,终于发现油画后面夹着一张羊皮纸。

    一看到这羊皮纸,博拉克就“回想起了”小时候父亲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如果到了最绝望的时候,就来这张画像前汲取力量”!

    由于年代太过久远,记忆已经模模糊糊,博拉克只能“隐约”记得有这么一回事,于是再无怀疑,激动地打开了充满时光陈旧味道的羊皮纸。

    羊皮纸内先掉出了一张折叠好的白纸,展开后,博拉克看到了父亲熟悉的笔迹:

    “博拉克,当你最绝望的时候,可以考虑使用这张契约,但绝对不能将灵魂卖给魔鬼,也绝对不能依仗于它。”

    呼吸变得沉重,博拉克目光移向羊皮纸,上面用古代希尔凡纳斯帝国的魔法字写道:

    “魔鬼的法则: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同等代价!”

    “你愿意接受吗?”

    博拉克紧紧咬着嘴唇,双手不自觉中将羊皮纸握得皱起,好半天之后,才沉重点头,留下了血液印记。

    羊皮纸下面慢慢浮现一行博拉克看不懂却明白意思的字:

    “愿意订立契约之人,请按照以下步骤召唤出最为强大的魔鬼:”

    “当午夜十二点来临时,在一面镜子前点上一根白色蜡烛,然后披散头发,对着它削苹果。”

    “如果从头到尾,苹果皮不断,蜡烛不灭,你就能成功召唤出魔鬼!”

    ps:  五千多字的大章节,补昨天的两千字章节,不过明天早上的第一更得推迟到中午十二点半了。

    人品补回,求大家推荐票、月票支持,有啥要啥!

    如果看完这章大家笑了,求更加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