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七章 贪婪

第六十七章 贪婪

    “呃?”博拉克看着手中的羊皮纸,无法克制地发出一声疑惑,这个魔法仪式实在太莫名、太简单、太滑稽了,简直就像小孩子们玩的游戏!

    这样也能召唤出最为强大的魔鬼?

    作为神圣海尔兹帝国历史最悠久的家族之一,金雀花家族内部搜集了众多的魔法资料,让成员外出冒险、巡游大陆时,面对魔法不至于手足无措,而且传闻他们这个家族是古代希尔凡纳斯魔法帝国“太阳王”塔诺斯的血脉后代!

    因此,即使博拉克不会魔法,不懂冥想,对魔法仪式也依然有着基的了解,他从未见过这样莫名其妙的仪式过程,可在简单滑稽之中,似乎又能隐隐感觉到难以言诉的诡异,背后仿佛真的隐藏着无法靠人的神秘。

    沉默了十多分钟,博拉克自言自语起来,像在给自己打气:“反正都准备订立契约了,试试这个仪式也没关系,如果没用,就当被戏弄了一场,没什么损失,若是能召唤出来,那……”

    他的拳头又紧紧握上,表情扭曲,眼神里透露出明显的渴望、期待和暴虐。

    抬起头,见机械时钟已经快指向十一点三十分,博拉克赶紧起身寻找白色蜡烛、镜子、苹果和小刀。

    可越是急切,事情就似乎越是不顺,十几分钟之后,博拉克才找到一面镜子和小刀,白色蜡烛和苹果不知道“躲”到了哪里。

    这个时候,博拉克非常后悔自己遣散了所有佣人,给了他们一天的休假,自己这个贵族老爷平时哪用自己找东西的!

    想到即将错过午夜十二点,博拉克扇自己一耳光的心思都有了,他是如此迫不及待,不想等到明天的午夜。

    博拉克急得满头大汗。好不容易才在厨房内找到了白色蜡烛和苹果。

    从来没有哪一刻,博拉克像现在这样对这两件普通事物如此喜爱,由衷地感觉到欣喜。

    匆匆忙忙返回了书房,博拉克吹灭了其他蜡烛,只留手中的一个烛台短暂照明,然后拉上窗帘,摆好镜子、蜡烛、苹果和小刀。

    回头看了看时间,见只差两分钟就到午夜十二点,博拉克赶紧将自己半长的金色头发打散,乱蓬蓬地宛如吟游诗人故事里的邪恶女巫。

    做好这一切。博拉克静静坐在书桌后方,等待着时间的来临,突然他想起一事。顿时焦急起来:“机械时钟会不会不准?会不会错过了午夜十二点?”

    这台老笨的大钟经常会慢上几分钟,不得不固定请钟表工人前来调校,而现在又没有标准时间可以对照!

    掏出怀表,确认时间没什么差别后,博拉克又开始怀疑自己怀表的准确性。虽然他知道午夜十二点指的是十二点到凌晨一点这段时间,而不是狭义的十二点整,但总忍不住担心这担心那,患得患失。

    希望越大,紧张感自然也就越强!

    滴滴答答的指针跳动声在安静的夜晚异常明显,而且仿佛与博拉克的心跳共鸣起来。让他觉得心脏快要从胸腔内跳了出来,血液疯狂流淌,额角一鼓一胀。

    当。午夜十二点的低鸣响起,博拉克的背下意识绷直,赶紧吹灭烛台,然后手忙脚乱差点将白色蜡烛弄断地点燃了烛火。

    昏黄的光芒在镜子反射之下显得幽幽暗暗、恍恍惚惚,不停跳跃间如同隐藏了无数魔鬼在阴影里。

    加上夜晚漆黑。房间密闭,气氛立刻就变得诡异而恐怖。博拉克轻轻打了个寒颤,有些相信这个魔法仪式不是恶作剧了。

    吞咽了两口唾沫,博拉克用微微颤抖的双手拿起青色的苹果和小刀,开始削皮。

    虽然从未自己削过水果皮,但博拉克好歹也有高阶骑士侍从的实力,对双手的控制能力还算不错,哪怕动作非常笨拙,几次差点削断,也有惊无险地渡过。

    博拉克渐渐削得顺畅后,目光上移,望向镜子,只见镜子之中,自己的脸庞被凌乱的头发遮掩了部分,又被昏黄黯淡的烛光映照出了明暗凹凸之感,光芒流动间,显得狰狞诡异。

    从未以这样的方式看过自己,博拉克内心忍不住寒气直冒,镜子内的自己竟然有一种陌生感,仿佛灵魂堕入了地狱!

    手中一轻,博拉克低头看去,只见苹果已经彻底削完,一圈卷缩的薄皮扭曲地落在了书桌之上。

    “成功了?”博拉克连忙抬头,想看看是否召唤出了魔鬼,可镜子之中只有既期待又狰狞的自己!

    强烈的失望涌起,博拉克低声道:“难道做错了什么布置?”

    突然,密闭的房间内刮起了一阵诡异的凉风,让白色蜡烛的昏黄光芒颤颤巍巍,博拉克条件反射地望向镜面,看到金发蓝眼的自己也正直直地对视过来,与刚才没有区别。

    刚要沮丧地低头,镜子内的博拉克嘴角忽然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接着撕扯着脸孔,让整张脸皮脱落,露出模糊的血肉。

    “啊!”面对如此诡异,如此惊悚的场景,博拉克恐惧地叫了起来,想要退后,却发现自己正坐在椅子之上,只能紧紧地贴着靠背。

    模糊的血肉开始扭曲蠕动,变成了一位吊眉白脸,鲜红舌头吐得很长的“魔鬼”:

    “遵循你的召唤,从地狱最深处而来,请说出你的请求。”

    冰冷死板的声音让博拉克再次颤抖了几下,但也因此而醒悟过来,自己真的召唤出了魔鬼!这个莫名其妙的魔法仪式真的管用!

    “我要成为骑士,不,我要成为大骑士,我要成为金雀花公爵!”博拉克激动地吼了出来,此时,在他眼里,对面这个长相丑陋可怖的“魔鬼”是那样的可亲可敬!

    “魔鬼的法则,要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同等代价。你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了吗?”长长的舌头掉在胸前,一摇一摆,“魔鬼”带着冰冷的笑意说道。

    博拉克刚要脱口而出自己已经准备好,突然灵光一闪,强行止住:“请求不同的事情,需要付出的代价也不同,对吗?”

    “当然,我是地狱最初、最古老的七位魔鬼之一‘贪婪’,你需要为你的贪婪付出让我满意的代价。”自称为贪婪的魔鬼说道。

    虽然从未见过这个样子的魔鬼,但博拉克听到最初、最古老的七位魔鬼之后。是一下想起自己曾经在家族秘库里面看到过一卷关于太阳王塔诺斯的传说,里面就侧面提到过贪婪、憎恶等七位异常神秘的远古魔鬼。

    想到这里,博拉克对于魔法契约是彻彻底底地相信:“尊敬的贪婪阁下。我想成为金雀花公爵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成为大骑士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只是成为普通骑士,但保留进阶大骑士的可能,又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与魔鬼的交易,绝对不能被蒙骗,博拉克想起了“父亲”的纸条。“绝对不能将灵魂卖给魔鬼,也绝对不能依仗于它”。

    “贪婪”魔鬼淡淡笑道:“成为金雀花公爵,需要将死后的灵魂交给我,放心,你会在我的领域永生,享受无穷无尽的快乐;成为大骑士。我要得到你扣除前五十年后的剩余寿命,不管你能否成为天骑士、黄金骑士,你都只能活到五十岁;若只是成为普通骑士。但保留进阶大骑士的可能,我需要你拿十年的寿命来交换。”

    博拉克轻轻吸了口气,非常犹豫,出卖自己的灵魂,永远堕落于贪婪魔鬼的地狱。实在太恐怖了,是他暂时不想选择的。尤其“父亲”还反复叮嘱不要被魔鬼蒙骗,而只能活到五十岁的话,那自己成为大骑士,竞争金雀花公爵又有什么意义?

    不过,贪婪魔鬼似乎与别的魔鬼不同,完全没有耍花样,隐瞒条款,将代价和后果都讲得清清楚楚。

    挣扎了半天,博拉克低声问道:“贪婪阁下,这次选择之后,如果我未能达成自己的目标,是否能再次召唤您,重新进行选择?”他很怕自己做出错误选择。

    “没有问题,但已经付出的代价无法收回,相当于一次新的交易。”贪婪魔鬼打消了博拉克的疑虑。

    博拉克深深地吸了口气:“我选择成为普通骑士,但保留进阶大骑士的可能。”

    “如你所愿,但这需要稍微改变你的命运轨迹,所以你必须完整地告诉我,你人生中发生过、遇到过的事情,越详细越全面,则你保留的进阶大骑士可能就越大。”贪婪魔鬼绅士般行礼。

    博拉克迫不及待地想要成为骑士,对贪婪魔鬼的要求没有怀疑,毕竟改变命运确实可能需要这些信息,从他知道的占星术知识来看,对被占卜者了解得越多,占卜的结果就越准确!

    “……我的第一次是被父亲的情妇勾引……但她现在老了,我开始疏远她……”

    博拉克将自己人生中的一件件往事、生活习惯以及性格倾向娓娓道来,不管是秘密的,还是很多人知晓的。

    而在书房外面,金雀花家族派来的秘密护卫则仿佛呆滞了般看着走廊另外一端,按照金雀花家族的规矩,护卫不能干涉继承人做什么事,选择什么道路,只要他们最后能完成考验,战胜其他继承人,成为金雀花公爵,又没出卖灵魂和家族核心利益,那么之前即使是和魔鬼勾结,也无关紧要。

    “实力和手段才是一切的根”,这是金雀花家族的铭言。

    因此,这名护卫看着博拉克进出黑市也没有阻止,只是保护他的安全并记录下来交给老公爵,刚才白色蜡烛和苹果还是他帮忙找出来,放在厨房显眼处的。

    “为什么这个魔法仪式会如此古怪诡异和莫名其妙?”在仪式开始没多久,这么护卫的意识就渐渐模糊。

    …………

    别墅另外一个房间内,戴着黑色兜帽的路西恩静静看着面前的镜子,微笑听着博拉克详细而完整地述说。

    这可比直接读取记忆得到的资料多无数倍!

    有的时候,哪怕不用魔法,也能让对方心甘情愿地讲出自身清楚的记忆!

    只要能找准心灵的漏洞,很多“幻术”并不需要直接施放!

    ps:  先更后改,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