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八章 “新生”的博拉克

第六十八章 “新生”的博拉克

    随着一件件往事的道出,博拉克竟然有了倾诉痛苦的感觉,将最近几年的憋屈郁闷全部宣泄了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博拉克的回忆渐渐步入尾声,发泄后的心灵变得略微澄净,似乎重新找得了前进的力量。

    夜晚寂静深远,博拉克只觉自己灵魂飘飘忽忽,与幽深的黑暗融为了一体,眼皮越来越沉。

    “契约订立成功,等你苏醒之后就是真正的骑士!”“贪婪”的魔鬼的声音在博拉克耳中飘渺不定,带给他更加浓重的睡意。

    “契约订立成功?我要成为骑士了!”

    博拉克终于放下了心中牵挂,彻底陷入了沉眠,被一片浓浓的黑暗包裹。

    …………

    十一月的冷风吹过,书房外的秘密护卫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然后彻底清醒过来,听到里面模糊的声音:

    “契约订立成功,你付出十年的寿命为代价,换取正式骑士的实力,并保留进阶大骑士的可能。”

    这位五级大骑士弗雷德里克微微颌首,看来博拉克并没有出卖自己的灵魂和家族的核心利益:“但是刚才怎么有点迷糊,难道是魔法仪式产生了诡异力量让我的意志混乱?”

    由于走廊上没有时钟,他也“忘记”了看怀表,因此认为之前的迷糊只是短暂的十几秒钟,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很多情况下,偷窥魔法仪式都会出现类似的反应,这是神秘超凡力量的自我保护。

    意识笼罩进去,静静聆听着里面“博拉克”有力的心脏跳动声,弗雷德里克略微愕然地暗忖:“这是骑士等级的心跳?博拉克竟然已经成为正式骑士?”

    “刚成为骑士”,博拉克似乎还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状况。被他从心跳、呼吸等各方面判断出了“真实”情况。

    “那样简单儿戏、莫名其妙的魔法仪式真的会有效果?”

    弗雷德里克无法相信这个事实,但“博拉克”目前的状态却雄辩地证明了诡异仪式的强大,他心中一点贪婪悄悄涌起,卡在天骑士的关隘前已经有三十年了!

    “要是再找不到突破的道路,我也尝试一下这个魔法仪式。”贪婪让他心跳加快。

    …………

    书房内,路西恩就着昏黄的烛光,看着镜中的自己,俊秀沉稳的黑发黑瞳已经变成了阳光俊美的金发蓝眼。

    “金雀花家族不愧是有名的美人家族。”金发蓝眼的路西恩笑着摇了摇头,伸手理顺半长头发。扣好领口和袖子,来阴郁黯淡的“博拉克”立刻就容光焕发,似乎回到了五年前朝气蓬勃、信心十足的模样。

    在众多流传甚广的故事、诗歌里,关于金雀花家族的描述虽然夸张、荒唐,充满了虚构的成分。但有一点没说错,金雀花家族确实是“太阳王”塔诺斯的血脉后代,他们位于安提弗勒的古老别墅底下就藏着塔诺斯的宫殿,长期有一位黄金骑士看守。

    路西恩想要混进去的地下宫殿就是这座,所以硬闯不行,必须另想办法,

    而金雀花家族有一项传统。就是等到合适的时候,将十几位继承人候选丢入这座诡秘的地下宫殿,让他们在里面互相争斗、合作和探索,最先完成要求的获胜者将成为第一顺位继承人。

    在宫殿里面。除了快要死亡时会被开启的魔法阵传出,其余不会有黄金骑士、天骑士插手,因此争斗是异常激烈,有正面战斗的。有背后下黑手的,有尔虞我诈的。有合作又背叛的,再加上宫殿身的诡秘危险,每一代的获胜者要么实力强大,要么手段高强,让金雀花家族能在鲜血之中长期保持强大的竞争能力。

    最近几十年,这种挑选继承人的方式意外泄漏,隶属金雀花的贵族们也将自己的孩子跟随丢入地下宫殿,一方面是锻炼他们,一方面是提前打好与继承人的关系,同时,不少无聊的其他大贵族子弟也会参加,近乎真实的血腥搏杀能让他们萎靡麻木的生活充满刺激!

    这也让“交际”的手腕比以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了。

    经过观察,路西恩选中了博拉克,他有强烈的和心灵漏洞,是最好“拐骗”的,而且只有金雀花家族的“血脉”才能开启内层,抵达宫殿内藏着“塔诺斯天轨仪”的密室。

    若非开启密室方法复杂,咒艰涩,路西恩都想让博拉克代替自己前去启动魔法仪式,而现在不得不亲自动手。

    对着镜子确认自己的一举一动与博拉克没什么区别后,路西恩侧头看向书房内自己花费两天工夫修建出来的密室,在心中对里面沉睡的博拉克微笑道:“等我有空,就过来替你改造血脉!”

    能够让人在靠外力进阶骑士后还保持成为大骑士的可能,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用高阶吸血鬼的血之源按照类似“初拥”的方式改造血脉,也就是路西恩现在的身体状况。

    在最初,魔法师改造血脉的灵感就是来自吸血鬼的“初拥”。

    当时,他们发现一位血族仅仅需要注入自身血之源,进行初拥,就能发展出具有正式骑士等级的后裔,而且拥有无限的成长可能——虽然会比血之源的最初拥有者要缓慢很多,但也能非常“轻松”就获得力量,因此魔法师们萌发了疯狂的想法,想用这种方式改造出拥有其他血脉的人类。

    但后来他们发现,没有意志的强大,只靠改造永远无法成为大骑士,即使能将身体改造到天骑士,乃至黄金骑士的程度,也是血脉崩溃、爆裂的下场。

    至于博拉克拥有“吸血鬼”血脉之后,是否会受到金雀花家族的惩罚,是否会被教会净化,就不是路西恩关心的事情了,订立契约的时候可没说不能用哪些血脉。

    在这方面,路西恩表现得和狡诈的魔鬼没什么区别。

    而且若博拉克小心一点。被发现的可能是非常低,因为金雀花家族的血统来自太阳王塔诺斯,凡是与天上星辰有关的血脉都能激发,有“太阳”,“银月”,“星辰”等最顶级的,也有次一级的“塔诺斯”等不同星座血脉,其中“吸血鬼”与“银月”近似,不是被人抓住“吸血”的把柄。仔细检查,很难区分。

    吹灭蜡烛,路西恩双眼淡淡月辉闪烁地看穿黑暗,推开书房的大门,向着卧室走去。

    “激发的‘银月’血脉……”暗中的弗雷德里克轻轻颌首。

    变形之后。不能用对方的天赋能力,可不代表不能用自己的,尤其路西恩的“月光”血脉与金雀花家族的血脉融合得非常好!

    从一开始,路西恩的打算就是这样,并不担心博拉克会直接选择成为金雀花公爵或大骑士。

    选择什么结果往往只取决于选项条件的设置!

    …………

    在弗雷德里克眼中,花费几天时间“适应”了血脉能力之后,博拉克重新活跃了起来。

    一辆华丽的马车行驶在安提弗勒宽阔的街道之上。车厢左侧绘刻着“太阳照射金雀花”的纹章图案。

    “见多识广”的帝都市民们散在中央主道的两侧,与同伴们一起低声猜测着马车的主人是谁,是最近风头正盛的阿尔滕,还是那失意可怜的博拉克?

    从马车的规格。他们直接排除掉了公爵、侯爵和伯爵的可能,因为这里是保守僵硬的神圣海尔兹帝国,贵族之间不会有逾矩的失礼情况发生。

    “很明显是博拉克那个倒霉家伙,阿尔滕男爵是大骑士。有自己的独立纹章。”一位市民头头是道地说着,语气亲切得仿佛他就是金雀花家族的一员。“博拉克这么多年都没能激发血脉力量,还不如我家隔壁的里德尔。”

    另外一位市民摇头反对:“阿尔滕男爵对提里斯伯爵的爵位充满信心,出门从来不用自己的独立纹章,只等着一个月后的考验结束,光芒正大地使用金眼纹章。”

    提里斯伯爵是金雀花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的爵位,就像瓦欧里特家族的紫罗兰伯爵爵位,纹章的核心是一只金色的眼睛。

    不过金雀花家族一个月后进行考验的消息竟然从一位普通市民口中说出,实在让人不得不感慨帝都市民的消息灵通。

    放下马车窗帘,路西恩收回目光,扣上洁白的衬衣袖口,准备去参加一位伯爵儿子举行的宴会。

    “这不是博拉克吗?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带着明显嘲讽的声音从马车左侧传来,路西恩挑起窗帘,看到对面一辆暗红色的马车正与自己并行。

    窗口内,一张略微苍白的脸满带兴奋笑意地看着“博拉克”,似乎想看到他恼羞成怒或者黯淡低沉的样子。

    “杜达,很抱歉,让你失望了。”路西恩从博拉克描述的人物形象中找到了这张苍白浮肿脸庞的主人,波尔蒂伯爵的儿子,曾经博拉克的纨绔朋友,如今阿尔滕的忠实拥护者。

    杜达看到路西恩从容不迫的微笑,瞳孔微微收缩,似乎看到了几年前最意气风发时候的博拉克,他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竟然会来参加德尼的宴会,难道不知道今晚阿尔滕会带着你乔瑟琳一起来吗?”杜达很讨厌“博拉克”现在的样子,非常想将他温和优雅、自信十足的面具撕个粉碎,踩在脚下。

    “难道我需要回避阿尔滕?他还不是金眼伯爵吧。”路西恩波澜不惊、不卑不亢地回答。

    乔瑟琳是博拉克暗恋的姑娘,一位侯爵的女儿,好不容易才打动了她的芳心,准备订立婚约,结果被阿尔滕抢了过去,而这一切与路西恩毫无关系,没有情绪变化很正常。

    看着路西恩深沉安稳的态度,杜达右手下意识握紧,他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怎么短短几天时间就像变了一个人,不,不是变了一个人,而是变回了原来强势自信的博拉克,不,比原还要从容自信,仿佛所有事情都在掌握之中!

    路西恩放下窗帘,闭上眼睛,不再理会杜达,任由马车缓缓驶向德尼家的花园别墅。

    杜达也收回阴沉的目光,心中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必须马上告诉阿尔滕!

    ps:  先更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