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十章 各有盘算(中秋快乐)

第七十章 各有盘算(中秋快乐)

    见索菲娅笑得花枝乱颤,飘逸的蕾丝边随之摇晃,其他“雄心勃勃”的贵族子弟目光都变得不善,少许嫉恨中夹杂深深疑惑地看向路西恩,他究竟说了什么秘密,能让公主殿下笑得如此开心?

    要知道索菲娅公主虽然性格活泼,但却是接受良好宫廷礼仪教导长大的正式皇族成员,是真正淑女的典范,是乔瑟琳等贵族少女极力模仿的优雅象征,很少会出现这样失态的笑声。

    意识到自己有点失礼的索菲娅抬起右手,遮住嘴巴,平静了几秒钟后,满带笑意地眨了眨碧绿清澈的眼睛:“博拉克,恩,你是一个有趣的人,比我以前认为得还要有趣。”

    年纪不算大的索菲娅活跃在社交场合的时间正好是博拉克失意的日子,面对高雅美丽、实力强大的公主,他只有深深的自卑,从来不敢靠近一步,即使本身也很想靠联姻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可身份高贵的公主岂是他这个连继承人位置都快没资格争取的失败货色能够打动的?

    因此,索菲娅对博拉克的印象只有阴郁黯淡,沉默寡言,没希望成为金雀花公爵。

    而路西恩琢磨着博拉克在“刚刚成为正式骑士”的信心膨胀情况下,又被阿尔滕挑衅,肯定会做出一定反击,如此方为正常,于是站出来用小花招逗笑了索菲娅。

    “谢谢公主殿下夸奖。”路西恩夸张地行了个绅士礼。

    这时,索菲娅背后那位看起来有六十多岁的老嬷嬷嘴唇忽然微不可及地动了动,若非路西恩灵魂强大,根本无法察觉。

    索菲娅本来已经收敛的笑容再次淡淡渲开,双手抓住裙摆,洁白修长的脖子前伸。在众目睽睽之下,凑到路西恩的耳边,呼着温热香甜的气息:“你比这些只知道享受,只知道奢侈,只知道争斗,完全不懂得幽默的贵族有趣多了,希望不要被他们同化。”

    之前还是正常范围内的赞赏,可现在的状态,就属于突如其来的暧昧了。而路西恩本来就是多疑之人,与娜塔莎、约翰等人的交好也是经过长时间的接触,共同经历了不少事情,才渐渐放下心防,因此并没有被索菲娅公主的青睐冲晕脑袋。内心颇觉古怪,为什么会一下表现得这么热情?

    一见钟情也不至于这样吧?

    简单来说,只是“小有幽默”,还没有骑士实力,还不会高雅艺术的博拉克,目前还没资格被人一见钟情,顶多种下一些好感。

    事情反常的背后必定有它的原因。会是什么呢?老嬷嬷将自己具备骑士实力的情况告诉了索菲娅,于是她想插手金雀花家族的继承人变动大事,从而使皇室对金雀花家族的掌控更深?

    无数疑惑在路西恩心中涌起,可表面上却脸庞略微涨红。情绪颇为激动,一边重重点头,一边转头在索菲娅的耳边低声道:“公主殿下,我会保持自己特点的。不会让您失望。”

    路西恩的态度是如此标准的诚惶诚恐,受宠若惊。但说话的时候,呼吸故意显得粗重,让灼热的鼻息喷到了索菲娅白皙小巧的耳垂之上,然后看到她微微颤抖,脖子到耳朵迅速染上一层红晕,眉头猛地一皱又舒展开来。

    “恩,不管是什么理由,都不会是看上了博拉克。”路西恩心中冷冷地判断着,自己可是与无数“影帝”、“影后”级“强者”对飚过演技的人物,小姑娘你还是太嫩了,需要“教授”再辅导几年。

    不管路西恩怎么看待这件事情,周围贵族子弟里已经有几道择人欲噬的凶狠目光投来,更多的眼神也往不友善的方向发展,两人表现得太暧昧了!

    索菲娅放下裙摆,努力好久才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真诚”:“很高兴重新认识了你,博拉克。”

    说完,她以“博拉克”来不及回答的速度看向德尼:“我有些事情想询问你。”

    “那我们去补妆室。”德尼捏着兰花指,一摇一摆地往大厅另外一边走去,他也很想知道博拉克到底说了什么秘密,能让索菲娅这看似亲切活泼实际上高傲保守的姑娘突然变得这么开心热情。

    眼睛微微眯起,“追逐”着索菲娅步伐微快的摇曳身影,路西恩突然感觉到脸颊上有实质般的灼热。

    视线转移,路西恩看到那位黑色长裙的老嬷嬷正淡漠冰冷地盯着自己。

    勾起一抹微笑,路西恩点头“致意”,收到更加冰冷的目光。

    索菲娅公主暂时离开后,贵族子弟们就各成圈子地散开,路西恩身边顿时变得冷冷清清。

    即使有人与他说上几句话,也是毫无意义地寒暄敷衍,对比阿尔滕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对比他们热切的谈笑,充分说明了什么是意气风发,什么是失意低落。

    拿起一杯博拉克喜欢的金朗姆酒,路西恩努力让自己显得不屑又失落。

    “博拉克,这段时间你变化真大。”刚品了一口酒,轻柔的女声就从旁边传来,正是高挑丰满、五官精致的乔瑟琳。

    路西恩回头看了看阿尔滕,见他正被一群贵族子弟簇拥在大厅中央谈笑风生,于是微笑道:“当事情已经面临绝境的时候,就要懂得改变,只有改变才能带来新的希望。我已经没有什么能失去了,改变自己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含糊不清又带着点斩不去的怨怼,路西恩对自己这段话的发挥相当满意。

    “如果,我是说如果,去年你是现在这样,那我也不会……”乔瑟琳叹了口气,话未说完就端着两杯红酒离开,背影略显萧瑟黯然,惹人怜爱。

    路西恩摇晃着装有金朗姆酒的杯子,看着里面的金黄液体反射出道道细芒,内心叹道:“可惜我不是博拉克。如果换做是他,听到这一番话后。到了地下宫殿,即使有实力,也未必愿意伤害你。”他才不管乔瑟琳是真有还是假有黯然之意,反正到了地下宫殿,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路西恩端起酒杯在宴会大厅内闲逛,忽然看到对面走来一位穿着黑色纱纺晚礼服的金发美女,她双眼蔚蓝幽深,与博拉克在轮廓上有几分相似。

    “亲爱的堂兄,看到你重新振作起来。我很欣慰。”这美丽的女子举杯与路西恩碰了碰。

    路西恩平淡地笑道:“克莱儿,我还以为你会欣慰少了一位对手。”

    这是另外一位继承人有力争夺者,克莱儿?范?安茹,博拉克的堂妹,正式骑士。

    由于骑士等级与男女无关。所以绝大部分人类国家中,女士,尤其女骑士,都拥有正式的继承权。

    “不,如果没有了博拉克你,我就会被阿尔滕盯上,我可不是他的对手。”克莱儿浅笑看着路西恩。体态高挑修长,非常妙曼,“而且他太张扬了,如果他获胜。对我们大家都不好,虽然帝国没有沙赫兰的赢家通吃规则,但我担心他会做小动作,比较起来。我宁愿是你获得金眼伯爵的爵位。”

    “你想说什么?”路西恩“一切尽在掌握”地笑道。

    克莱儿笑容变得妩媚:“我们联合彼此的势力,在地下宫殿内给阿尔滕一个狠狠的教训。将这个最大的危险剔除,之后再各凭实力,怎么样?”

    “非常乐意。”路西恩学着博拉克的语气回答,不提除掉阿尔滕之后的事情。

    见路西恩似乎毫不在意后续的争夺,克莱儿芳心一沉,他真的有了奇遇?有足够的把握?

    表面上,她也完全不露怯,举杯擦身离开时,左手伸出,握住路西恩的左手,指头轻轻挠了挠掌心,声音忽然变得沙哑性感:“不管最后我们谁获胜,都不妨碍我们拥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克莱儿……”路西恩有些愕然了。

    克莱儿笑得很有风情:“不要假正经了,博拉克,你连你父亲的情妇都不放过,堂妹算什么?而且我们也不是不能结婚,只要你能激发太阳血脉。”

    太阳血脉是要求越纯越好的特殊血脉,因此近亲结婚诞生后代是常见的现象,比如瓦欧里特公国的拉法蒂家族就是这样,金雀花家族里也不乏类似情况。

    离开路西恩之后,克莱儿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路西恩看着她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虽然不知道她有什么心思,但自己和他们想要得到的肯定完全不同。

    又走了半圈,转到阳台旁边时,一位金发男子猛然走过来,示意路西恩到阳台上去谈话。

    “雷尔夫?有什么事?”路西恩无奈地问道。这是另外一位继承人候选,金雀花家族的雷尔夫,一位英俊的男士,还未激发血脉。

    吹着夜晚的寒风,雷尔夫脸色阴沉中透着振奋:“博拉克,我想和你合作,共同对付阿尔滕。他太强势了,我们不联合在一起,根本看不到战胜他的希望。

    “这很好。”路西恩依然是“高深莫测”的态度。

    “我知道你父亲是公爵阁下最小的弟弟,肯定给你遗留了很多超凡物品或药剂,是不是看不上我的合作?”感受路西恩的态度,雷尔夫有些敏感激动,“我已经激发了‘太阳’血脉!”

    “你激发了太阳血脉?”路西恩略微惊讶。

    雷尔夫回头看了看大厅,转身郑重地道:“这是我最大的底牌,告诉你是为了表示我的诚意。”

    说话的同时,他手指上冒出了一道日光般的射线,证实了他能够施展魔法的事情。

    “很高兴和你合作,我们最大的对手是阿尔滕,之后才谈得上彼此之间的竞争。”路西恩用克莱儿的话回答雷尔夫。

    “你很清醒。我先进去了,不能被阿尔滕发现。”雷尔夫走了几步,忽然回头,低声道,“小心克莱儿,她似乎与皇室有了牵连。”

    “明白。”路西恩郑重地回答。

    雷尔夫刚离开,路西恩的表情就缓和了下来,他刚才施展魔法时好像不是依靠的血脉力量!

    大骑士或者中阶魔法师或许无法分辨,但作为高阶奥术师、魔法师,奥术审核委员会委员,路西恩如果没办法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区分出精神力施法和血脉施法的不同,那等待自己的必将是风暴主宰的恐怖咆哮。

    “你也是有秘密的人啊,雷尔夫。”

    路西恩笑着摇了摇头,但对这些并不太在意,不管他们有什么手段、计划、阴谋,等进入地下宫殿,自己就是殴打小朋友的节奏。

    …………

    金雀花家族的书房内,头发略微花白的老公爵正仔细看着手中的汇报。

    “贪婪魔鬼……贪婪……”老公爵似笑非笑地抬头,看向之前保护博拉克的弗雷德里克。

    弗雷德里克认真地点头:“公爵阁下,我偷看过羊皮纸,也亲耳听到了。”

    “恩。这次地下宫殿的考验,你作为隐藏的保护力量进入,不要让场面失控。”老公爵严肃地吩咐道。

    “是,公爵阁下。”弗雷德里克恭敬地回答。

    等到弗雷德里克离开,老公爵书房的阴影里突然钻出来一个黑袍裹住全身的人:“为什么派他进去?他会偏袒博拉克的。或者你改变了注意,想让博拉克获得继承权?”

    哼,老公爵冷笑了一声,目光凝固在文件内的“贪婪”单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