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十一章 齐聚

第七十一章 齐聚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路西恩就像恢复了自信和理智的博拉克那样,大部分时间用在淬炼血脉,熟悉力量之上,而剩余时间则流连于各种宴会,趁热闹的遮掩,与不少心思难明的贵族子弟达成了初步的“约定”,只能在短暂的空隙内回到博拉克的偏僻别墅,加固“假死术”和“强烈睡眠术”的效果,并给他补充养分,免得他活生生饿死,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血脉改造的魔法实验。**

    这一天,天色阴暗,铅云压城,寒风凌冽,似乎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暴风雪即将来临。

    金雀花家族修建于古代魔法帝国时期的古老别墅内,随时都有一种阴森的气息充斥,古老和腐朽的味道仿佛能直接用鼻子呼吸到。

    换上了全黑骑士服的路西恩身材挺拔修长,步伐坚定有力,从容不迫地走入了主屋地下室最底层。

    已经聚集在这里的几位金雀花家族高层见到他的风姿气度,不管讨不讨厌、支不支持他这个人,都轻轻点头,这样的表现才能算优秀的金雀花家族成员,才有“资格”争夺提里斯伯爵的爵位。

    “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博拉克就能将自身的状态调整得这么好,咦,他激发血脉力量了?”奥尔登堡伯爵纽伦贝克?范?安茹差点忘了将粗大的“布里亚纳雪茄”放入自己的口中。

    他是金雀花家族内仅次于两位黄金骑士的强者,八级天骑士“黯淡星光”,因此从路西恩没有刻意掩饰的步伐姿态、血管胀缩频率等判断出了对方具备骑士实力。

    金雀花公爵,七级天骑士“秩序之月”乌尔里希肯定地回答:“他从他的父亲那里得到了一些遗物,从而顺利激发了‘银月’血脉。”

    “贝克曼受到伯父的宠爱,肯定有不少珍藏。”纽伦贝克似笑非笑地看向公爵,他们同样的金发蓝眼。轮廓深邃,只是公爵头发已经有些花白。

    他口中的伯父就是乌尔里希、贝克曼等人的父亲,上一任金雀花公爵,传闻他曾经想将爵位留给贝克曼,但地下宫殿考验中,突然爆发了五级大骑士实力的乌尔里希顺利击败了拥有众多物品的正式骑士贝克曼,从而奠定了继承人的身份。

    其余金雀花家族的侯爵、伯爵都用同样的奇怪表情看着老公爵,他们甚至怀疑贝克曼的英年早逝就是老公爵做了手脚。不能激发血脉力量的博拉克自然不被他重视,可现在,一位沉稳自信。又有实力的博拉克,他又会怎么对待呢?

    金雀花公爵乌尔里希以上位者的淡漠态度道:“虽然我本身不喜欢依靠物品取得最后胜利的人,但胜利者就是胜利者。不会受到任何谴责,必将得到应该得到的一切。”

    厌恶鄙夷但公正持平的态度表露无遗。

    “这真是极好的。”纽伦贝克意有所指地笑道,任何冠冕堂皇、义正言辞的话他都抱着一定的怀疑,尤其说话者还是掌控了家族近四十年的公爵,神圣海尔兹帝国内部可不乏对金雀花家族虎视眈眈的敌人。更别提那位雄心勃勃、高深莫测的皇帝陛下,能够让家族渡过风风雨雨并发展壮大,乌尔里希的能力毋庸置疑。

    帝国皇帝鲁道夫二世,是神眷家族最初几位祖先之后,唯一能够在皇帝宝座上晋升传奇领域的恐怖人物,他给自己的称号相当古怪“新法创生”。

    古怪石门前几位大人物的交谈。路西恩没办法加入,得到他们的颌首招呼后,就与已经抵达的克莱儿、雷尔夫等人站在一起。

    克莱儿和雷尔夫都装作与路西恩冷淡敌视的态度。一句话也不说,场面相当尴尬沉默。

    没过几分钟,依然穿着自己华丽军礼服的阿尔滕与乔瑟琳、杜达等贵族朋友走了进来,自信优雅地对路西恩等人礼貌点头。

    “你们也要进去?”纽伦贝克见乔瑟琳、杜达等贵族子弟都全副武装,确认似地问道。

    黑色全身盔甲的杜达就像一个钢铁罐头。他的声音从面罩内传出:“是的,伯爵大人。我只差一点就能成为正式骑士了,父亲希望我能通过这次地下宫殿考验将潜力激发出来,而且我相信金雀花家族地下宫殿的魔法阵能够及时将我们传送出来,顶多重伤,不会死亡。”

    越是害怕越是强调,杜达“完美”地将自己心中的担忧展露了出来。

    “放心,除了魔法阵保护,‘荣耀冠冕’米达伦阁下也在地下宫殿内守护,场面不会失控。”纽伦贝克与杜达的父亲波尔蒂伯爵关系不错,微笑安抚着他隐藏的紧张,但没说明还有一支隐藏的保护力量在地下宫殿内,防止有人意外死亡,毕竟参加这个考验的贵族子弟们背后都是势力雄厚,金雀花家族不怕可也不想因此得罪他们。

    听到纽伦贝克的话,路西恩眼睛闭了闭,掩饰自己突然凝重的目光,‘荣耀冠冕’米达伦还在地下宫殿内?事情看来还有些麻烦和周折。

    他是金雀花家族两位黄金骑士之一,由于快接近三百岁,比纽伦贝克等人的辈分大很多,因此被尊称为阁下。

    “有荣耀冠冕阁下在宫殿内,我们就彻底放心了。”杜达代表自己一堆贵族朋友点头。

    虽然跟随阿尔滕到来的贵族子弟们有不少具备正式骑士的实力,而且是靠自己激发,但与黑暗山脉、沙赫兰帝国战斗前沿的瓦欧里特公国、帝国北方行省等地贵族相比,他们缺乏实战的练习,哪怕被丢在森林里训练,面对的也只是地精、狗头人等普通怪物或野兽,没有正面与骑士水准的敌人搏杀和经历血腥恐怖场面的经验,像花园里饱受呵护的花朵,靠着自身血脉的优秀展现光彩。

    此时,即将面对可以让自身重伤残疾的真正战斗,他们难免充满了紧张。

    杜达旁边的乔瑟琳见纽伦贝克目光转移过来,露出温婉的笑容:“伯爵大人。我已经是正式骑士,我要和我的未婚夫一起战斗。”

    玫瑰色的贴身锁甲将她凹凸有致的美妙身材暴露无遗,惹得阿尔滕背后的不少贵族子弟都目光闪烁地常常偷看。

    阿尔滕顿时笑容满面,充满强烈的幸福味道,而杜达等贵族子弟都将目光集中到了路西恩身上,想要看看他会是怎么样的黯然失意,嫉妒痛苦或者暴怒冲动。

    路西恩只是微笑看着他们的表现,就像在看一场让人昏昏欲睡的歌剧。

    这样的反应让杜达、阿尔滕非常失望,一位叫做安德里斯的贵族青年忍不住讽刺道:“博拉克,你真是一位女士!”

    没有一点男人该有的血气和冲动!

    看向这位棕发碧眼的年轻人。路西恩用博拉克该有的态度道:“希望你等一下不要跪在我面前求饶。”

    “哼,没有骑士实力的家伙靠什么战斗?超凡物品?”安德里斯故意激怒博拉克,视线集中在他腰带上挂着的储物袋。里面就是传闻里他父亲留下的好东西吗?

    “我可以保证,你绝对不想看到它们。”路西恩将皇冠戒指、日之冕护符等都放在了里面,并用食人魔怪力手套、霜冻长剑、闪避之靴等遮掩,反正地下宫殿考验不禁止在超凡物品,毕竟非高阶基本没办法使用高阶及以上的事物。

    就在安德里斯受不了路西恩的态度时。地下室入口再次进来一大堆人,扎着马尾的德尼走在最前面。

    “嗨,亲爱的博拉克,我来帮你了。”德尼毫无顾忌地打着招呼,可大家的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而是他背后那位清纯绝美的金发碧眼少女。鲁道夫二世唯一的女儿,索菲娅公主殿下!

    “索菲娅,你也来参加?”金雀花公爵乌尔里希眉头微微皱起。

    索菲娅笑容清澈纯美又带着点撒娇地道:“是啊。乌尔里希叔叔,我想试试传说中的金雀花家族试炼,而且我是五级术士,即使没有马妮娜女士保护,实力也是在场最强大的之一。”

    “可是……”所有金雀花家族的高层们都迟疑了。要是她意外死在里面,恐怖的皇帝陛下会有什么反应。

    “乌尔里希叔叔。让我进去吧,我绝对保证自己安全!”索菲娅娇俏地眨了眨眼睛,悄悄指了指胸口,表示除了实力之外,自己还有其他的保命手段,“以前也有皇室成员进入的,而且我已经征得了父亲的同意。”

    上一位参加金雀花试炼的就是鲁道夫二世本人,那时候他还是王子殿下。

    听到皇帝陛下同意,乌尔里希脸色略显阴郁地道:“那你一定要小心。”

    哇!索菲娅发出欢呼的声音,和德尼一起走到路西恩的身边,拉了拉自己女性乳白盔甲的战裙,就像拉着裙摆那样娇笑行礼:“还请多多照顾,博拉克先生。”

    笑靥如花,眼波流转,她就像一朵吸引着无数蜜蜂和蝴蝶的鲜艳郁金香,让人移不开眼睛。

    “我会竭尽全力地保护您,公主殿下,哪怕会失去我的生命。”路西恩用歌剧式的夸张咏叹调回答,心里充满了疑惑,为什么索菲娅要进入地下宫殿?难道里面还藏着什么秘密?或者只是单纯帮助“博拉克”成为金雀花家族的继承人?

    难道殴打小朋友的顺利过程会出现其他变化?

    嫉妒、警惕、痛恨的目光像要刺穿路西恩一样从阿尔滕那边的贵族子弟中发出,他的脸色非常阴郁,为什么公主殿下会看上这个废物?她可是五级的血脉术士啊!

    不少贵族子弟目光游移,脸色变化,在考虑是不是要转移阵营了,目前看来,有了公主殿下的强力支撑,再加上公主的“好姐妹”德尼,博拉克获胜的可能非常大!

    形势仿佛一下就发生了颠覆性改变!

    突然,地下室门口传来一道浑厚的声音:“乌尔里希叔叔,我也要参加。”

    无数道目光惊愕地看向门口,只见一位身材高大的金发男子正大踏步走进来,他五官精致却又不显柔软,沉稳而强硬。

    从他与索菲娅有几分相似的容貌猜到了他身份的路西恩更加疑惑了,金雀花家族的这次试炼到底有什么古怪?为什么他也会来参加。

    “王子殿下,你?”阿尔滕、克莱儿脱口而出。

    这位穿着简朴银灰盔甲的年轻男子正是神圣海尔兹帝国的皇储,第一顺位继承人,斯泰因堡亲王,拜尔王子!

    快要突破到天骑士位阶的天才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