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十二章 进入

第七十二章 进入

    拜尔温和坚定的目光投向阿尔滕,微微笑道:“能够参与一次近乎实战的试炼,体验血与火的危险,是我作为一名真正骑士的追求,与皇储的身份无关。// //[本文来自]”说着,他看向金雀花公爵乌尔里希道,“乌尔里希叔叔,既然你同意了索菲娅的请求,应该不会再拒绝我的吧?我也同样得到了父亲的同意。”

    老公爵叹了口气:“你们这些年轻人……好吧,满足你的心愿。”

    他有点松弛的眼皮垂下,挡住了深蓝双眼里所有的情绪变化。

    纽伦贝克伯爵爽朗地笑道:“好样的,拜尔,骑士就应该接受战斗的锤炼!如果我没有前往北方行省,参加对沙赫兰的战争,与数不清的骑士在大地、在天空、在河底交手,屡次与死亡擦身而过,也许我这一生都无法进阶天骑士。”

    “纽伦贝克叔叔,你一直是我的榜样。”拜尔呵呵笑道,然后转身向着阿尔滕走去,仿佛不经意般地随口笑道,“作为我的好朋友,希望你能与我并肩作战。”

    阿尔滕神情立刻变得激动,单膝跪下,以骑士对领主的效忠姿态道:“这是我的荣耀,王子殿下,我永远是您的骑士。”

    追随他的贵族子弟个个兴奋异常,有了王子殿下的加入,以他的身份和实力,形势再次对自己等人有利!

    这也是阿尔滕为什么如此激动的原因,拜尔的恰到好处出现让他在沉沦的黑暗里看到了光明!

    “想不到王子殿下也来了,而且还是站在阿尔滕那边……”路西恩“下意识”地“失神”自语。

    旁边的索菲娅脸蛋肤白如脂,没有一点情绪变化,娇俏笑道:“有了哥哥的加入,事情才变得有趣嘛。要不然我们这边有两位五级,欺负阿尔滕他们就像在欺负小朋友,没有一点意思。”

    阿尔滕刚踏入大骑士位阶没多久,目前仅是三级。

    是吗?小姑娘……路西恩肚里好笑地道,自己真实年龄未必有索菲娅大,可心理年龄却是远远超过。

    路西恩的目光越过索菲娅挺翘的鼻尖,看向克莱儿和雷尔夫,观察他们的反应。

    只见克莱儿洁白整齐的牙齿无意识咬着红唇,目光游移闪烁。雷尔夫右手紧握成拳,抵在自己嘴上,他们神色都略微黯然,显然公主和王子的出现,让他们对自身获胜的希望再次出现怀疑。

    其余几位继承人候选的表情和动作都相差不多。突然,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站了出来道:“公爵叔叔,我要求退出。”

    “恩?”乌尔里希严厉的目光望向他。

    这青涩的少年沮丧地道:“他们太强大了,我没有一点获胜的希望,还是不接受打击了。”

    “非常明智。”说话的是多嘴的杜达,他正得意洋洋。

    乌尔里希公爵没有多说什么,退让并不一定懦弱。有的时候还是聪明。

    有了开头,除了“博拉克”、阿尔滕、克莱儿和雷尔夫之外的其他候选人全部退出。

    “王子殿下,您的气势将他们彻底压倒了。”安德里斯似乎不见脸红地讨好道,“您不愧是这一代骑士里最有天赋的一位。”

    神眷家族的血脉是“炽天使”。不同成员激发的不同炽天使能力往往不同,有的偏向于肉搏,有的偏向于施法,有的两者兼有。如鲁道夫二世激发的就是平衡向的“天使之王”血脉,索菲娅是纯粹施法的“风之天使”。拜尔则是偏向于肉搏的“正义天使”。

    拜尔笑着摇了摇头:“虽然我对自己很有信心,但说到这一代骑士里最有天赋的,毫无疑问是瓦欧里特公国的娜塔莎公主,能够在二十六岁时就成为天骑士,哪怕在历史记载上也非常少见,以她理顺了两种顶级血脉的意志,在成为黄金骑士前将没有任何阻碍,所以我对她非常崇慕,可又觉得自卑,希望能尽快进阶天骑士,这样就能光明正大前往阿尔托,看看最美紫罗兰是不是与传说中一样,拥有无与伦比的容貌和战斗天赋。”

    他说得坦坦荡荡,不见丝毫自卑和羞赧,反而颇有几分激励自身的感觉。

    “说不定以后娜塔莎公主就是帝国的皇后了。”安德里斯附和地笑道,一语双关。

    路西恩摩挲着自己下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哥哥的梦想永远不会实现,教会不可能允许瓦欧里特公国重回帝国的怀抱,要知道那位公主殿下已经是紫罗兰女伯爵了。”索菲娅语带笑意地小声说道。

    德尼梳理着自己额前的头发:“那可不一定,爱情有的时候能让人做出最愚蠢的事情,如果帝国和公国都态度坚定,教会也插不上手。”

    “那就得看哥哥的魅力了。”索菲娅咯咯笑道。

    你哥哥的魅力几乎没什么希望,你倒是有一定可能,路西恩暗自嘀咕道。

    见时间已到,金雀花公爵乌尔里希宣布道:

    “地下宫殿试炼开始,四位继承人候选里谁先到达挂满金雀花家族历代祖先油画的密室,谁就算获胜,如果无人到达,谁能坚持到最后,也算获胜。”

    “记住,地下宫殿随时处在变化当中,你们重金收购的地图没有任何用处,同时,每一个人进去后出现的地方也不相同,不要试图在原地伏击,那会耽误你们的时间。”

    只有目标,没有规则说明,在地下宫殿里允许使用一切手段,但试炼里,不能携带随从,检查身份除了验证血脉,也是防止有人为天骑士使用物品变形而成,将试炼彻底变成一边倒。

    乌尔里希背后的古怪石头大门慢慢变黑,就像恐怖怪兽张开的嘴巴,阿尔滕最先站到了它的前面。

    纽伦贝克伯爵拿出一根金雀花别针,直接往他手背一扎。

    路西恩目光微微一凝,眼帘下垂,明白这是在验证血脉。变形面具能够瞒过他们吗?

    一滴闪烁微弱璀璨的鲜血凝结在金雀花别针的针头,接着迅速被它吸收,不见丝毫血污痕迹。

    纽伦贝克伯爵轻轻颔首:“进去吧,阿尔滕。”

    阿尔滕走到那黑暗的大门边缘时,忽然回头望向路西恩,目光带着淡淡的挑衅,右手五根手指依次握拢,挥拳扬了扬,接着不等路西恩的反应。大踏步消失在黑暗里。

    接下来,就轮到路西恩了。

    平静地伸出左手,努力放松心跳和肌肉,看着纽伦贝克将别针扎入自己的血管,感受到一点麻痒。

    当别针一离开手背。路西恩的精神就立刻紧绷,做好了被揭穿之后暴起发难,挟持索菲娅或者趁乱逃跑的准备。

    那一滴鲜血仿佛缩小了无数倍的银月,淡淡光辉洒落出来,然后在针头摇晃了几下,摇得路西恩心脏差点停止跳动。

    短暂摇晃之后,血液诡异地被别针吸收。再无一丝痕迹。

    “博拉克,进去吧,你的武器和盔甲呢?”纽伦贝克伯爵略微好奇地笑道。

    路西恩指了指自己的储物袋,恭敬地回答:“都在里面。”

    明白他是将超凡物品作为自己的底牌。纽伦贝克不再多问,放他走到黑暗大门之前,而队伍后方的雷尔夫、克莱儿表情都稍稍变化。

    没有回头,路西恩不快不慢地步入了黑暗大门。

    …………

    仿佛从一层阴冷湿厚的雾气之中穿过。路西恩发现自己处在一个类似仆役卧室的房间内,宽敞却只摆着一排排制式的木床以及几个破旧的木柜。

    将织火者的手环、闪避之靴、变形法袍、食人魔怪力手套穿好。并将法袍变成银灰色盔甲模样之后,路西恩拿出闪烁幽蓝光芒的霜冻长剑,离开房间,踏入走廊,根据莱茵提供的情报和周围的布置,开始判断进入宫殿内层的密道所在,也就是挂满金雀花家族历代祖先油画的密室所在。

    “这件地下宫殿曾经有过炼金生命主持,但后来不知为什么消亡了,只能根据本能变化,而变化的规律是塔诺斯星座的星相图。”路西恩双手紧握长剑,慢慢行走,观察着能量流动和部分没有隐藏的魔法阵布置,开始破解变化规律。

    因为不清楚宫殿外的金雀花公爵等人能否观察到里面的事情,这一切路西恩做得相当隐蔽,精神力场都没有展开。

    刚拐过一条走廊,路西恩忽然看到一间敞开的房屋内,几位贵族子弟正从另外的房门走入,彼此目光骤然相遇,里面有高挑美貌的乔瑟琳,也有嘴贱的安德里斯。

    “哈哈,想不到直接就撞到了你这个废物!你的公主殿下呢?你的帮手呢?”一身黑色盔甲的安德里斯肆意大笑,“你看来被主遗弃了,所以厄运缠身!”

    他高举双手巨剑,大喝一声,冲向路西恩。

    乔瑟琳等人都流露出惊喜的神情,落单的博拉克可是相当容易对付,这样的机会实在太难得了,如果让他和公主、德尼会合,事情就会非常麻烦。

    不过,乔瑟琳惊喜神色中略有怜悯之意,好歹博拉克也爱慕了自己那么久,想到他即将被安德里斯巨剑斩成血淋淋的重伤,总有点于心不忍。

    见博拉克似乎被吓呆了般立在那里,安德里斯猛地跃起,跳斩往下,狠狠一击。

    去死吧!

    内心的呐喊刚起,双手巨剑斩到一半,剑身之上忽然多了一只闪烁银白光泽的手。

    这只手是如此冰冷无情,五指紧扣,捏着巨剑,让它再也无法斩落,而安德里斯就像一只挂在剑上的青蛙,努力蹬腿,却难以着陆。

    这样匪夷所思的一幕,让乔瑟琳等人目光呆滞,不知该有什么反应。

    惊愕的目光望去,落入路西恩幽深如同湖泊的蓝色双眸里,安德里斯不知为什么突然涌起了无法克制的恐惧,丢下巨剑,就要往后狂奔。

    突地,剑光一闪,安德里斯只觉额头发冷,忍不住打了几个寒颤,然后看着自己盔甲从中裂开,内衬衣服也从中裂开,哗啦啦落了一地,瞬间就变成了裸体。

    如果再前进一点,我就……安德里斯想到这里,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我说过,不要跪在我面前求饶。”路西恩轻轻摇了摇头,殴打小朋友真是太不道德了。

    ps:先更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