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十三章 诡异变化

第七十三章 诡异变化

    一身银灰色盔甲,双手戴着金属手套的路西恩,在地宫“不灭明焰”照耀之下,闪烁出一层冰冷的光泽,在安德里斯眼中,就宛如世界上最可怕的恶魔,他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战败,家族给的正式骑士盔甲怎么连一剑都挡不下来!

    而乔瑟琳等贵族子弟就像在安提弗勒圣索兰大剧场看到了宣扬北方教会、宣扬各种邪教的歌剧,完全下意识地拒绝相信,一个多月前还是高阶骑士侍从的博拉克,怎么就强大得如此无法想象?

    晋升骑士位阶没多久的乔瑟琳自忖凭借父亲给的两把三级神术短剑、一套四级完美阶玫瑰鳞甲,以及其他项链、护符、腰带、靴子、手套等魔法物品,想要像刚才博拉克那样轻松地单手握住猛烈挥砍的双手巨剑,也根本办不到。

    “他身上肯定有一件能将力量提升到五级大骑士的超凡物品,那把散发浓重寒意的长剑至少是三级,而且他绝对激发了血脉力量,骑士等级甚至比我还高!隐藏得真好!”乔瑟琳惊愕地想着,一股羞恼屈辱的情绪涌上心头,博拉克起码在一年前就激发了血脉,否则不可能如此快提升到二级,他竟然隐瞒我?

    即使“博拉克”能凑齐分别提升力量、敏捷、平衡、体质、意志、恢复速度的全套骑士装备,骑士的经验、骑士的战斗反应也是超凡物品无法模拟的,从他准确握住双手巨剑的轻松动作,乔瑟琳可以明确判断出他已经激发了血脉力量,是真正骑士。

    乔瑟琳忍不住感慨羡慕:“贝克曼叔叔不愧是得到过世老公爵宠爱的幼子,博拉克身上的物品是远远好过我。”

    她出身高贵,父亲是帝国高层的大贵族,家中掌控了不小的领地。拥有普通贵族无法企及的财富,多年积累下来,中阶的超凡物品其实并不罕见。但也仅仅是不罕见,由于没有施法者,无法自行炼制物品,装备种类非常单调,比如她明明擅长双剑,家族宝库和侯爵私人珍藏里却只有五级的巨剑、战锤,好不容易才凑出一对三级的神术短剑,能大幅度力量的装备更是一件也无。

    比较起来。传承太阳王塔诺斯血统的金雀花家族就经常会有血脉术士出现,加上暗藏的魔法典籍、炼金手册等,中低阶超凡物品的种类几可比拟皇室。

    其实她并不知道。贝克曼死后,身边的超凡物品就神秘失踪,否则博拉克哪会如此失意潦倒。

    “魔鬼……”

    “他成为骑士了?”

    “快逃!”

    接连不断的惊呼声从身边传入耳中,乔瑟琳从自己的精神世界中被“拉”了出来,然后看到周围几位尚未激发血脉力量的贵族子弟慌乱不堪地逃走。没有一个敢于去拯救安德里斯。

    他们上蹿下跳,宛如乱飞的公鸡和野狗,再对比走廊上安稳如同山脉的“博拉克”,乔瑟琳发自内心地产生了强烈厌恶,一群懦夫、废物!

    虽然有把握博拉克不会伤害自己,但乔瑟琳担心他会做出什么“无法控制”的事情从而被阿尔滕看到。于是两把流淌圣洁光芒的短剑成十字交叉,有条不紊地退后,从另外的房门离开。而正如她“预料”,博拉克没有追击。

    “刚才那么危险紧张的时候,我竟然在想博拉克的装备,在感叹金雀花家族超凡物品的丰富。如果不是他,事情就变得非常危险了。哎,这就是没经历过真正战斗的弊端。不该乱想的时候居然胡思乱想!”侧退到另一条走廊后,乔瑟琳深深地反省自己,好歹她也是靠自身力量激发的血脉,“不过博拉克还有这么充满魅力的一面?”

    没有追赶,目送贵族子弟们逃走,任由安德里斯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路西恩对击败他们没有任何兴趣,而且越多人,越混乱,对自己的行动就越有帮助。

    “谁!”霜冻长剑猛地抬起,路西恩“警惕”地看向角落。

    啪啪啪,清脆的鼓掌声响起,一道穿着贴身乳白盔甲的妙曼身影俏生生地站了出来,骄傲地挺胸:“需要骑士守护的公主。”

    这正是索菲娅,她手持碧绿魔杖,笑盈盈地道:“没想到你已经成功激发了血脉力量,成为了真正的骑士。愿意守护我这个可怜的公主吗,亲爱的骑士?你刚才握住巨剑的动作太帅了!”

    说是没想到,可她语气中却没有半点惊讶。

    “我一直是公主的骑士。”路西恩意有所指地行礼,可即使索菲娅再聪明,也猜不到他真正的想法。

    满意地点了点头,索菲娅又好奇又羞涩地看向全身赤裸的安德里斯:“你那一剑的控制力真好,我还以为你会划开他身上所有凸出的部位,哎呀,好丑。”没有拿魔法杖的左手抬起,捂住眼睛,可指缝之间能明显看到忽闪忽闪的碧绿。

    被心中的“女神”公主殿下看到自己这副模样,还被她懵懂地嘲笑,安德里斯真是脸红耳赤,想死的心都有了。

    “走吧,公主殿下,我们得抓紧时间。”路西恩总觉得索菲娅对地下宫殿知道一些内情,所以干脆让她跟着,便于“暗中”观察。

    在她和拜尔进来后,路西恩就有了事情走向出现诡异变化的预感——这是一位星相魔法上还没什么成就的高阶占星师的预感。

    索菲娅收回目光,带着一阵清香走到路西恩身边:“恩,我来研究地下宫殿的变化,亲爱的骑士,记得守护我!”

    等到路西恩和索菲娅离开,将脸埋在地上的安德里斯才抬起脑袋,一张脸涨得通红,刚才真是又憋屈又羞愤!而“博拉克”完全将他遗忘,不将他重伤送出地下宫殿的态度,更是让他深深的愤慨,被人彻底轻视的愤慨。

    “哈哈。安德里斯,你撅着屁股跪在地上做什么?难道?哈哈哈哈!”熟悉的夸张声音从背后传来。

    安德里斯女孩般捂住下体跳起,回头一看,刚才逃走的几位同伴又悄悄潜了回来。

    “哈哈哈,你这样子,要是被乔瑟琳看到,还以为我们怎么了你!”一位贵族子弟发出幸灾乐祸的狂笑。

    “安德里斯你不是吹嘘自己是高阶骑士侍从里实力最强的吗?而且还有正式骑士盔甲!怎么连博拉克一剑都挡不下来?还要‘脱’光了衣服跪在他面前?”平时就与安德里斯不和睦的贵族青年肆意地嘲笑着他。

    “对了,博拉克怎么没有击伤你,让你被传送出地下宫殿?难道刚才你……”另外一位贵族子弟暧昧地笑道,他可是体验过不同的乐趣。

    这群没经受过严格训练。喜欢奢侈享乐生活的贵族青年毫不顾忌安德里斯心情的宣泄着自己刚才极度恐惧之后的情绪。

    安德里斯双拳紧紧握住,同伴们的嘲笑声就像一支支利箭射到了他的心上,额头血管一鼓一胀。眼前一片模糊。

    “这群该死的混蛋!”

    “刚才竟然丢下我逃跑!”

    “还嘲笑我,还把我想成那种人!”

    “我竟然在公主殿下面前出了这么大的丑!”

    ……

    羞耻、恼怒、憎恶、痛恨等情绪冲击得安德里斯瞳孔内弥漫起一阵血红,耳边似乎产生了阵阵幻音。

    “安德里斯,你没事吧?”乔瑟琳关心的声音忽然响起,安德里斯忍不住流下了两滴泪水。可心中的情绪却没有丝毫减弱。

    …………

    已经拐过几条走廊,穿过三道大门的路西恩忽然心中一动,回头望向刚才来的地方。

    “博拉克,怎么了?”仔细研究宫殿布置的索菲娅注意到了路西恩的异常,疑惑地问道。

    路西恩收回目光,微微皱眉地摇了摇头:“没什么。可能刚才有人在背后跟踪我们。”

    “可我的警戒法术没有感应。”索菲娅不太相信地摇了摇头。

    “或许是远远缀着吧。”路西恩当然不会告诉索菲娅,刚才自己感觉到笼罩地下宫殿的魔法阵发生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同时奇异的熟悉感弥漫。但又瞬间消失。这些诡异,不具备高阶魔法师的精神力以及对魔法阵的初步了解,绝对无法发现。

    “传奇魔法师的遗迹就是充满了各种诡异变化……”路西恩紧握长剑,心中回味着刚才那种奇异的熟悉感,然后尝试解析魔法阵的可能变化。

    索菲娅没再多问。提着魔法杖走在路西恩身边,不时出言指点方向。

    “她指的道路竟然全对?”路西恩一直冷眼旁观着。作为一名血脉术士。索菲娅在解析魔法阵上也有极为出色的能力?

    接下来的前进路上,索菲娅时不时逗弄路西恩说话,将自身的活泼单纯展露无遗。

    “等一下!”路西恩左手抬起,挡住索菲娅。

    索菲娅樱唇抿起:“有状况?”

    “我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路西恩认真地回答。

    索菲娅顿时有些兴奋:“难道前面有人刚结束战斗,我要让他们见识一下我的火球术!”

    “小心一点。”路西恩再次双手握剑,推开了前方过道之门。

    金属大门扎扎打开,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路西恩看见一道黑影跪在地下,面前躺着一位穿着黑色盔甲的男子,鲜血正是从那男子的身下泊泊流出

    听到有人进来的脚步声,黑影全身颤抖,猛地转身,居然是惊慌失措的杜达。

    而他的转身也将面前躺着的男子彻底暴露出来,脖子上有一道狰狞的极深伤口,几乎将颈椎都砍断,血肉模糊不堪,呼吸已经停止!

    “他死了?”索菲娅拖长的声音带出浓浓的不敢相信。

    路西恩认出男尸是雷尔夫的贵族朋友,他竟然死了?!

    “我,我不是有意的……”杜达脸色惨白,双眼呆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