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十四章 索菲娅的变化

第七十四章 索菲娅的变化

    “你,你杀了他?”索菲娅清脆娇媚的声音明显地发颤,透着强烈的惊愕和恐慌,这大概是她第一次看到熟悉的贵族青年被活生生杀死在眼前,伤口狰狞,鲜血流淌,双目死死瞪着,仿佛完全没料到自己会死在杜达的剑下,不是应该在重伤之后被魔法阵传送出去吗?

    路西恩见惯了死人,亲手杀掉的智慧生物也不是一个两个,此时没有惊慌、恶心,也没有受到巨大冲击,只是不忍直视般抬起头,望向地下宫殿的穹顶,刚才魔法阵的诡异变化将濒死传送的效果消去了?

    这究竟是地下宫殿受到某些刺激后的能变化,还是有人故意所为?若是有意改变,幕后阴谋者的目的是什么?如此变化之后,外面的金雀花公爵、纽伦贝克伯爵等人是否就无法观察到地下宫殿内的一举一动了?

    如果真是这样,对自己来说或许算是好消息,能够毫无保留地展露实力,让小朋友们的一切阴谋诡计都烟消云散。

    在绝对的实力压制面前,自己只需要很短时间就能抵达密室,开启密道,进入太阳王塔诺斯的宫殿内层,举行魔法仪式。

    但问题在于,地下宫殿内的那位黄金骑士呢?“荣耀冠冕”米达伦呢?这才是路西恩选择和索菲娅同行,而不是直闯密室的最关键原因!

    杜达双手撑在地上,不顾满地血污地仓惶退后:“我,我没,我没想杀他,我,我只是打算击败他,重伤他。可他,竟然,竟然傻傻地站在那里,不肯传送走,他竟然不肯传送走!不是我的错,都怪他自己!不是我的错!”

    他断断续续、结结巴巴又歇斯底里地大叫,双眼无神,不停摇头,状似癫狂。

    创伤后应激障碍。不知为什么,路西恩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个心理学名词。杜达似乎是第一次杀人,而且还是在全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杀掉了一位熟悉的贵族子弟,受到的冲击可想而知,精神难免失常。

    “冷静。杜达,冷静一点,这不是你的错,是地下宫殿内的魔法阵出了问题。”路西恩最近着重研究“幻术”,加上频繁使用变形面具后,担心自己出现心理问题,所以一直在恶补《行为心理学》等相关书籍。此时非常有“专家范”地“安抚”杜达。

    温和如同暖风拂过的声音似乎让旁边索菲娅的紧张和惊慌缓解了下来,有点疑惑又有点惊讶地看了“博拉克”一眼,仿佛没想到他面对死亡,面对地下宫殿的惊天变化。会如此镇定,让身边的人不由自主跟着平静下来。

    种种情绪转瞬闪过,索菲娅柔声开口,帮助开导杜达:“对。这与你无关,是魔法阵出了问题。”

    “对。不是我的错!是魔法阵的问题!”听到路西恩的解释,杜达就像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异常疯狂。

    又安抚了几句,见杜达情绪平稳了一点,路西恩掏出怀表看了看:“能告诉我们,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急于摆脱罪恶感的杜达像在回忆噩梦般断断续续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讲述了出来。

    他进入地下宫殿后,就出现在附近的一间卧室,然后根据地图提示的布置变化特点往宫殿深处前行,试图与阿尔滕等人会和,可想不到在这里与平时有点嫌隙又分别处在不同阵营的一位贵族青年狭路相逢了,顿时,两人热血沸腾、战意十足地展开了搏斗。

    第一次在不花哨、没导师、无帮助的情况下战斗,杜达是越打越兴奋,将体内蕴含的兽性和战斗天赋彻底发挥了出来,一番酣畅淋漓的交手之后,格飞了对手的长剑,踏步上前,没有顾忌地斩向对手的脖子,反正他重伤后会被魔法阵传送出去,而外面有好几位天骑士,又不缺乏治疗药剂。

    但是,长剑之下的触感却没有消失,喷出的鲜血溅了杜达满头满脸,而平时非常讨厌的那个混蛋以一种无法相信、惊恐绝望的失神目光死死盯着自己,然后带着这种眼神软软到地。

    那双没有丝毫生气的绝望灰色,就这样深深地铭刻在了杜达的脑海里,让他一回想起来就害怕惊惧。

    听完杜达的述说,并核实了时间节点,路西恩确认就是自己感应到魔法阵变化的时刻。

    “从范围来看,是你觉得有人跟踪我们的那一段时间。”索菲娅也想起了“博拉克”之前的反常,将他拉到一旁,低声交谈,免得被杜达听见。

    路西恩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地道:“我觉醒银月血脉之后,危险的预感是越来越强。或许星辰类血脉都有这个特性,毕竟与星相有关。”

    对这个解释,索菲娅没什么怀疑,楚楚可怜地道:“想不到进来试炼,还会出现这种变化,博拉克,你说会是谁做的手脚?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碧绿的双眸泛起一层水雾,妙曼的身体弱不禁风般微微颤抖,吹弹可破的脸蛋略显苍白,粉红嘴唇紧紧咬着,这样一幅绝美的画面能激发起绝大部分男性强烈的保护欲,完全忘掉她是五级的血脉术士,恨不得将她拥在怀中好好怜惜。

    从时间上大概可以排除你做手脚的可能,路西恩心里冷冷地回答,因为当时索菲娅就在自己身边,不可能瞒过自己使用特殊物品、魔法或仪式影响地下宫殿的运转,但是,很多魔法阵可以延时激发,无法彻底排除索菲娅的嫌疑。

    “不用担心,公主殿下,我会用生命守护您的。”路西恩装作神魂颠倒的模样,“情不自禁”地伸出左手,略显迟疑地拍在索菲娅纤细的肩头。

    索菲娅轻轻恩了一声,尽显娇媚软弱,顺着路西恩的安慰,抱住了他的左手,靠在他的身上,淡淡清香让人迷醉:“我是术士,需要一位坚定的骑士帮我挡在前面,才能发挥全部的实力。我们互相扶持,一定可以粉碎所有阴谋,让你成为金眼伯爵,到时候……”

    “我会将所有阴谋都踩在脚下的!”就像所有被柔情和热血冲晕了脑袋的男人一样,路西恩异常“豪迈自信”地说道,似乎觉得世界上再没有任何困难能够阻挡自己,就连紧握“霜冻”长剑的右手也垂了下来,搭在自己腰间。

    十几秒钟过去,索菲娅突然惊醒般猛地站直,面红耳赤、娇羞无比地连退几步,路西恩的右手也悄悄从腰间离开,露出了下面的储物袋,霍尔姆皇冠戒指“电子”滑落进去。

    “能做这种手脚的,只有两个人,我哥哥或者阿尔滕!一位是未来的皇帝,一位是最有可能成为金雀花公爵的人,只有他们才能让镇守地下宫殿的‘荣耀冠冕’合作,毕竟米达伦阁下已经快走到寿命终点了,需要给自己的直系后裔提供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照顾。”

    索菲娅收敛住娇羞,凝重地分析,“而他们的目标,毫无疑问是我和你。父亲很宠爱我,帝国也不是没出现过女皇,而金雀花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在登上公爵宝座前‘意外’死亡也有好几次,我们不死,他们无法安心!我就说为什么哥哥会突然来参加金雀花试炼!”

    “‘荣耀冠冕’阁下也在配合他们?那我们怎么办?他们不怕事后被震怒的皇帝陛下调查出来?”路西恩又“惊慌”又“无法置信”地道。

    “他们既然做了这件事情,肯定已经想好如何善后,说不定乌尔里希叔叔也是他们的同盟!这样就能将罪名栽在死去的我们身上,说是我们先图谋不轨,才在他们拼死反击之下事败身亡。”索菲娅脸色阴郁地道,“至于米达伦阁下,虽然他是黄金骑士,但身体已经开始衰竭,只要我们抢先抵达密室,就还有希望。”

    “希望?”路西恩“非常疑惑”地问道。

    索菲娅声音低沉:“密室内还有一条密道,能通往宫殿内层,里面可以找到高阶的卷轴,可以操控强大的法阵,这是我们保住生命的唯一希望。这个秘密,金雀花家族之人都不知道,还是父亲年轻时参加试炼偶然发现,而他也只告诉了我。”

    说完,她抬起头,庄重严肃又柔美可怜地道:“博拉克,你会和我一起战斗到底,追寻那一线希望吗?”

    “我永远是公主殿下的骑士,永不退缩,永不放弃。”路西恩“深情款款”地回答。

    索菲娅双眼再次泛起迷雾,挥拳道:“那我们立刻赶向密室!不能等待外面的乌尔里希叔叔、纽伦贝克叔叔发现异常后,强行打破魔法阵进来解救我们。”

    “我们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和彼此!”

    煽动性的话语后,索菲娅满意地看到路西恩神情变得异常激动,然后转头吩咐杜达,让没有骑士实力的他找个无人的角落躲藏,等待事情的结束。

    她转头的瞬间,路西恩激动扭曲的面容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果然知道宫殿内层的存在!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得到什么?还有,小姑娘,从“林黛玉”到“武则天”的转变太突兀了,还需要多加练习,现在只能骗骗那些被你迷晕了头的热血青年。

    可是,她为什么一定要拉着博拉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