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十五章 变化迭出(大章 节求月票)

第七十五章 变化迭出(大章 节求月票)

    刚踏入大厅就受到这样的指责,路西恩却没什么感触,因为自己绝对是进入地下宫殿的人之中问题最大的一位,而且小朋友们的指责、愤怒和怨恨,路西恩还不怎么放在心上,难道他们联合起来就能打得过自己?

    心有底气,自然也就从容淡定。

    倒是索菲娅气得脸色煞白,修长纤美的手指不停颤动:“胡说!魔法阵出现变化的时候,我和博拉克正在分辨道路,哪有时间去改变!”

    “只有您和博拉克?没其他人看见?公主殿下,您觉得我们会相信吗?”阿尔滕绝无笑意地哈哈了几声,他身边的贵族,以及雷尔夫、克莱儿等人都开始用狐疑的目光看着索菲娅和“博拉克”两人。

    索菲娅情急之下的解释似乎有越描越黑的嫌疑!

    感受到他们的目光,索菲娅气得浑身颤抖,碧绿清澈双眸起了一层蒙蒙雾气:“这是传奇魔法师的地下宫殿,我有什么能力去改变它的魔法阵!”

    “那可不一定,我记得尊贵的皇帝陛下曾经参加过试炼,对这里的布置非常清楚,而且他现在已经踏入传奇领域,有足够的能力和智慧想出干涉这里魔法阵的方法,或许公主殿下您偶然之下就知道了这个方法,觉得能将试炼掌握在自己手中,能将荣耀冠冕阁下困住,于是挑选了博拉克这个便于掌控的废物,为你插手金雀花家族做好铺垫!”

    “要不然,您为什么会突然莫名其妙想进入地下宫殿?您可是身娇体贵的、万人宠爱的公主殿下,为什么要冒这个危险?”

    阿尔滕掷地有声地喝道,一句句推断让众人看向索菲娅的目光不再只是怀疑,已经流露出明显的戒备、愤怒、痛恨情绪,似乎随时会一拥而上,将这个外表清纯绝美内心凶险叵测的“魅魔”杀掉!

    老实说。听到阿尔滕的指责后,路西恩也有点怀疑索菲娅,无论目的,还是手段,他都分析地如此恰当,虽然臆断的成分居多,但却能合理地解释索菲娅为什么要冒险进入地下宫殿,为什么要始终拉着博拉克,为什么会突然青睐“自己”,表现出种种暧昧。而这也是路西恩一直以来的疑惑。

    可是,阿尔滕什么时候具备如此强的口才和煽动能力了?这似乎从来不是他的强项,难道他之前都在努力扮演肌肉、意志强于智慧的标准大骑士?

    而且当时索菲娅就在自己身边。并不具备完整的“作案时间”,如果是延时干涉,她有把握在这段时间内找到自己吗?再说,这种事情,她完全可以用另外理由和“博拉克”明说。能得到公主殿下不计较名誉和身份的竭力帮助,“博拉克”肯定会感激涕零,恨不得跪下来亲吻她的脚尖,用生命报答公主殿下的爱慕,不用像现在这样从旁人口中听闻后,非常容易产生种种猜忌和提防。

    索菲娅气苦地跺了跺脚。泪珠在眼眶里摇摇坠坠,就快滴落,她转头看向路西恩。凄婉可怜地道:“你相信我吗?”

    “我发自内心地相信你。”路西恩一边让自己目光“柔和坚定”,一边从大厅的布置等推算密室还有多远。

    索菲娅嘴角翘起,宛如一朵带着露珠的盛放郁金香,明媚纯美,动人心魄:“只要你相信我。我就不怕他们的诋毁了。”

    如此“柔情蜜意”的对视,让不少暗恋公主的贵族子弟妒火中烧。愈发愤怒,恨不得将奸夫淫妇一起烧死。

    阿尔滕见气氛变化,情绪到位,高举持着长剑的右手道:“雷尔夫,克莱儿,你们想死在这里吗?如果不想,那就联手吧,杀掉他们,我们才有一条活路!”

    雷尔夫目光闪烁,脸色变幻,最后高声道:“阿尔滕,我追随你!”

    在残酷血腥的局面前,他似乎相信了阿尔滕的指责。

    “很好,克莱儿你呢?”阿尔滕将深黑的盾牌伸出,上面一个个复杂魔法符文不停流转,防止索菲娅突然用魔法攻击。

    而索菲娅仿佛被事情的发展变化弄得悲哀如同心死,竟然没有趁他们还未联手起来的机会抢先发难,以快打慢,而路西恩“闻”到了种种诡异,决定先静观其变,同时加快对密室位置、方向的破解。

    克莱儿和乔瑟琳一样,穿着贴身的鳞甲,将苗条有致的身材展露了出来,只不过她盔甲的颜色是黑色,少了玫瑰的娇媚,多了几分冷艳。

    她眯起眼睛,突然笑道:“我?我和公主殿下、博拉克一起并肩战斗!”

    “什么?”

    “你!”

    贵族子弟们无法置信的声音脱口而出,此起彼伏。

    而阿尔滕则沉稳凝重地道:“克莱儿,你也是他们的同谋吗?”

    “哼,阿尔滕,不要胡说八道!我选择公主殿下他们,是因为……”克莱儿纤细的眉毛宛如金色的柳叶向上竖起,“我怀疑幕后的凶手是你!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停止所有战斗,安静等待乌尔里希叔叔他们进来救人吗?这是最能保证大家安全的办法!只有凶手,才会挑起争端。不趁外面的人暂时无法进来的机会杀掉想要杀掉的人,他就没有机会了!”

    “你直接指责公主殿下,意图挑起战斗,想做什么?为什么不等待乌尔里希叔叔他们,由他们来追查凶手?”

    说话的同时,她就带着追随并相信她的贵族子弟往索菲娅的方向移动,尽量远离阿尔滕。

    “还是有人相信我们,克莱儿不愧有‘智慧金雀花’的称号!”索菲娅沉静下来的脸上浮现强烈的喜悦,这才注意到路西恩在东张西望,“你在看什么?”

    大概记住周围布置的路西恩,刚好听完克莱儿“幕后凶手”的话,抽动了一下嘴角:“我在找一个叫柯南的小孩,然后把他掐死。”

    幕后凶手,地下密室。血腥屠杀……

    “柯南?没听说过哪位贵族叫这个名字,好像是霍尔姆那边的取名风格,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他也进来了吗?有什么能力?”索菲娅疑惑地问道,进来的贵族她可都认识!

    “没进来,是我认识的一位平民小孩,每次遇到他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刚才我只是开玩笑宣泄下心中的情绪。”路西恩觉得自己没事找事做,怎么就突然“幽默感”发作了,还得浪费时间来“解释”。

    大概“理解”了路西恩“心情”的索菲娅轻轻颔首,笑容浅淡又蕴含感动地看向慢慢移动过来的克莱儿等人:“以前我很讨厌你。现在才发现你是如此美丽智慧,克莱儿,能原谅我过去的肤浅吗?”

    “比起公主殿下您的美丽和实力。我确实没那么显眼。”克莱儿微笑回答,转身面对阿尔滕时,偷偷对路西恩眨了眨眼睛,表示“合作”依然如同之前约定。

    阿尔滕脸色阴沉:“克莱儿,我不团结大家一起战斗。你认为能等得到公爵阁下他们的援助吗?阴险的博拉克和公主殿下会给我们机会吗?妥协、退让是无法换来安全的!”

    “对!”他身后的一位位贵族和雷尔夫等人都大声赞同。

    未免太一致了吧?听到克莱儿的话后,就没人有怀疑,有分歧,有犹豫?路西恩计算密室位置时,抽空观察众人的反应,以印证自己这段时间学到的心理知识。

    “战斗!只有战斗才能获得安全!只有战斗才能活着出去!”阿尔滕用长剑击打着盾牌。周围仿佛出现了一圈光环,让身边的贵族子弟都嗷嗷大叫,士气沸腾。

    然后他全身染上了一层璀璨。当先向着路西恩、索菲娅和克莱儿等人冲锋,蹬蹬瞪的脚步踩得大厅都似乎有摇晃之感。

    作为“骑士”,路西恩双手紧握霜冻长剑,向着阿尔滕奔去,克莱儿则紧随其后。

    一股黑色龙卷风在冲锋的队伍里突显。将一位位贵族子弟高高抛起,又重重摔落。直接昏迷了过去。

    在五级血脉术士面前,没有大骑士的实力或者五级的超凡物品,根本毫无抵抗之力,只不过索菲娅看起来还算克制,没有试图杀掉他们,否则出去之后不好交待。

    而阿尔滕在龙卷风里坚韧如同礁石,步伐稳健地冲到了路西恩面前,一剑挥斩。

    路西恩“霜冻”长剑从下往上挥出,狠狠斩在阿尔滕的五级魔法长剑之上。

    当的一声巨响发出,路西恩心中一动,阿尔滕长剑之上竟然毫无力气!

    随着这一剑,阿尔滕就像被狂风吹走般向后飞起,刚刚落地又发挥全部速度地倒退。

    而这时,路西恩背后传来一声娇叱,一具带着清香的温软躯体就撞在了自己背上,接着强烈的魔法波动产生,一道透明的墙壁将四周八方笼罩!

    “克莱儿你!”撞到路西恩后背的正是索菲娅,她气愤异常地喝问站在透明墙壁外的克莱儿,身上的风之护盾出现了无数裂痕。

    克莱儿冷艳笑道:“公主殿下,我一直是阿尔滕的同伴。”

    “你!”索菲娅气结,说不出话来,而同样被困在无形墙壁里的雷尔夫则沉声道:“你不是和皇族成员有关系吗?为什么要帮助阿尔滕?”

    路西恩则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透明墙壁,对它能量流动和符文变化的方式充满疑惑,于是没有立刻出手。

    此时,除了阿尔滕、克莱儿和他几位昏迷在地上的同伴外,其余贵族子弟都被困在了透明墙壁里,他们恍然大悟,愤怒指责:“改变魔法阵的人是你!阿尔滕,你这个卑鄙小人!”

    “哈哈哈,哈哈哈。”阿尔滕得意地大笑,“你们都死掉了我就放心了,克莱儿为什么要和我争夺金雀花家族的继承人爵位?她马上就要成为王妃了!”

    “是你吗?哥哥。”索菲娅像是明白了所有的一切般笑容透澈地道。

    “索菲娅,杀掉你只是顺手而为,我的目标从来不是你,而是父亲为什么能突破限制,成为传奇的原因。不过能趁机除去你也算是好事,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私下在做什么。”大厅另外一个入口处,拜尔王子温和沉稳地走了进来,克莱儿迎了上去,与他并肩而行,脸上带着所有热恋女子的容光焕发。

    阿尔滕收敛起得意笑容,恭敬地道:“王子殿下,米达伦阁下只给了我们五分钟的时间,尽快动手。”

    “开启反魔法阵,放出毒气和魔像,他们之中危险的只有索菲娅,等等再去追杀德尼。”拜尔就像在吩咐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阿尔滕从怀中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七彩印章,走到拜尔的前面,就要杀掉“博拉克”、索菲娅等人。

    突然,光芒一闪,他表情一凝,身体不由自主软倒,印章在地上翻滚起来,鲜血泊泊流出。

    索菲娅等人清楚地看到,拜尔抽出长剑,不带丝毫杀意,轻松将阿尔滕的心脏刺穿。

    “为,为什么?”大骑士强悍的生命力让阿尔滕一时没死掉,而若得不到及时的治疗,死亡只是时间问题。

    拜尔微笑道:“我的王妃也是金雀花女公爵,这不是更好?”

    克莱儿笑得更灿烂了,看着拜尔的表情愈发崇慕。

    拜尔踏前一步,长剑挥出,就要斩断阿尔滕的脖子,不给他任何翻盘的机会。

    突然,一道粗大的雷电从穹顶劈下,与拜尔及时反应过来的长剑撞在了一起!

    “德尼!”克莱儿惊呼出声,他在这里躲了多久?为什么刚才不出手?

    拜尔挡住德尼的闪电斩击之后,脸色忽然一变,一根根青色风绳将他的手臂、脚踝死死缠住。

    索菲娅带着梦幻般的笑容,举着魔杖,轻松穿过了那道本该禁锢她的透明墙壁,同时,一道“风之痊愈”光芒浮现在阿尔滕身上。

    雷尔夫等贵族子弟则有的看住路西恩,有的包围克莱儿,有的用类法术能力帮助德尼。

    “你们?”拜尔行动受到限制之下,竟然还能死命挡住德尼的连环进攻,不愧为接近天骑士的男人。

    阿尔滕咳嗽了几声:“王子殿下,我们都是公主殿下的骑士。”

    索菲娅背后一只只洁白的羽翼展开,点点青色光芒灿烂闪烁,宛如一只只风之精灵环绕,整个人圣洁绝美,让人移不开眼睛。

    …………

    杜达躲在角落,低头喘着粗气,突然看到一双崭新的战靴出现在视线里。

    ps:

    四千多字求月票,先更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