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十六章 “起因”

第七十六章 “起因”

    亲身经历了意外杀人、地宫剧变的杜达还沉浸在惊恐无助的状态,此时看到有人悄无声息走到自己面前,顿时全身僵直,大脑空白,不知该做什么反应,只能下意识地顺着靴子,抬起头,往上方看去。

    “是你……”看到站在面前的是交情很好的同伴安德里斯,杜达顿时放松下来,心脏开始剧烈跳动,像是要弥补之前停滞好几秒的损失。

    安德里斯嘴角勾起,带着几分莫名笑意地道:“是我。”

    “我给你讲,这个地下宫殿太恐怖了,传送出去的法阵竟然不管用!我们一起躲着,等到试炼结束。”遇到好友,杜达是倾诉起内心的恐惧,但他下意识没有提及自己杀人的事情,说着说着,他忽然疑惑地问道,“你的盔甲呢?怎么穿成这样?”

    杜达清楚地记得,早上两人一起前来金雀花家族的古老别墅时,安德里斯是穿着黑色的全身盔甲,而不像现在这样白色衬衣,紧身长裤,全身上下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那双褐色的崭新战靴。

    安德里斯还是那抹诡秘的微笑,答非所问地道:“这里很恐怖吗?我觉得很好啊。”

    他闭上眼睛,非常陶醉:“我闻到了美好的血腥味道,闻到了几百年积累下来的痛苦、怨恨、憎恶和贪婪……”

    一阵寒气从杜达心里冒起,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听到如此梦呓般的话语,正常人都会充满恐惧:“安德里斯?你怎么了?你也错手杀了人?”

    “错手杀人?”安德里斯脸部肌肉忽然超脱常规的蠕动起来,就像一团面粉,接着将手一伸,直接贯穿了杜达的盔甲,插入了他的胸腔,“像这样?”

    杜达的表情异常扭曲。充满了绝望和惊恐,看着安德里斯的面部变成有些干瘪的老者,又变成认识的同伴,最后变回了原来的模样,而他的右手已经退了出来,上面跳动着一团血淋淋的事物,它膨胀收缩,充满了生命的活力。

    原来我的心脏是这样?杜达陷入永恒的黑暗前,茫然而模糊地想道。

    “多么美好的痛苦味道啊。”安德里斯继续闭上双眼陶醉。

    …………

    大厅内,六对洁白的光之羽翼在索菲娅背后展开。让她变得如同传说中的“风之君主”,充满圣洁悲悯的气质,将自身容貌衬托得愈发出众。

    在路西恩看来。索菲娅的容貌原本也算精致绝美,但碍于年龄和经历,少了独特的气质,与娜塔莎、西尔维娅等绝色美女相比,还是缺了一两分味道。而现在,清纯圣洁的她绝不逊色于任何人了。

    她将魔杖一指,缠绕拜尔王子的风之绳再次增多,愈发凝固,而绑着马尾的德尼,面容坚毅。一剑剑挥出就像一道道闪电亮起,将拜尔逼得连连退后。

    而另外一边的阿尔滕,在得到索菲娅连续两次治疗之后。伤势居然奇迹般复原,似乎本身的血脉还有一点诡异的地方。

    他拿着黑色盾牌,冲锋几步,右手长剑挥洒璀璨星光斩向拜尔。

    刚晋升大骑士的他敢与五级巅峰的拜尔正面对决?

    拜尔带着淡淡幽绿的长剑上迎,挡住了阿尔滕的星光。立刻有一种对方力大无比,全身被往下压了几分的感觉。

    他的剑有问题?

    “嘿嘿。哥哥,阿尔滕身上有整套的五级骑士装备,叫做无名星光,凡是与他战斗的人,都会越来越沉重,越来越缓慢,哪怕你接近天骑士位阶也不例外。如果你没有被我束缚住,以他的战斗技巧和速度,当然跟不上你,注定被你虐杀,但现在,一切都不同了。”索菲娅趁他们交战的关头,手中跳跃起几道细小的电芒,瞬间出现在拜尔身上,电得他全身麻痹,眼看就要被德尼和阿尔滕双双斩中。

    突然,拜尔背后一只只光彩四溢的羽翼长出,将他包裹在内,硬挡了两人的攻击。

    电闪雷鸣,星光璀璨,一片片璀璨光芒凝结的羽翼掉落,可却让拜尔暂时摆脱了危险,幽绿长剑一扫,将德尼和阿尔滕逼退。

    可就在他要踏前一步,趁势追击时,周围空间猛然凸显扭曲幻象,整个人被拉得原地摇摆。

    “扭曲磁场”!

    德尼和阿尔滕抓住机会,稳住阵脚,再次与拜尔厮杀在一起。

    弱智术、催眠术、恐惧术、睡眠术、风之绳、扭曲磁场、磁场震荡、蛛网术,一道道辅助或束缚的魔法被索菲娅施放,她没有尝试进攻和防御,而是非常恰当地干扰拜尔,削弱拜尔,迟缓拜尔,配合两位骑士的进攻。

    她的魔法选择没有一点瑕疵,让拜尔逐渐岌岌可危——“风”元素,在古代魔法体系里,也象征着幻术。

    但是,作为“炽天使”血脉,拜尔的魔法抗力非常高,索菲娅发出的绝大部分魔法只能稍微干扰,就被他背后的六对光之羽翼“照”得烟消云散。

    索菲娅没有慌张,一边用魔法配合,一边用语言刺激:

    “哥哥,你还在想着父亲强大的秘密吗?还在想着他为什么能突破禁锢,成为传奇吗?”

    “你觉得那份隐秘的资料是谁藏在那里的?你觉得父亲这么深沉的人会记录自己经历过的事情?”

    拜尔心中一颤:“是你?”

    “怎么样?我模仿父亲的笔迹很像吧?如果没有这么大的秘密,我怎么骗你进地下宫殿?怎么布下圈套围杀你?”索菲娅笑容清纯,完全不像一位阴谋策划者。

    “假的?”拜尔希望落空,又被德尼的闪电、阿尔滕的星光弄得麻痹迟缓,差点就被他们斩中,而旁边的克莱儿被几位激发了血脉力量的贵族子弟围攻,也处于失败的边缘。

    “不,真的,但这个秘密只属于我们,只属于我和我的骑士!多亏了雷尔夫从金雀花家族的传说记载里发现了这个大秘密。让我明白了父亲强大的源泉,让我找到了对付你的好机会,而阿尔滕他们都是倾慕我、效忠我的骑士,愿意为了我付出一切,于是我们联手上演这一出‘歌剧’。”

    索菲娅的笑容似乎带着天然的魅惑,荡人心魄,“恩,还多亏了博拉克这个傻瓜,让你以为我是想帮助他、控制他,从而操纵金雀花家族。没有猜到我的真正目的。”

    说着,她转头看向路西恩,毫不意外地看到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庞。于是粉红嘴唇轻轻嘟起,撒娇般地道:“我真的很喜欢你哟,没有你,我怎么能骗得了哥哥?”

    “你……”路西恩应景地回答了她一句,密室的方向就快推算出来了。

    索菲娅咯咯娇笑:“我知道你没那么简单。也知道你根本不喜欢我,不迷恋我,你的所有神魂颠倒都是装出来的。”

    “你怎么知道?”路西恩这是真心实意地发问,自己的演技居然出问题了?

    索菲娅再次用风之束缚拜尔,然后娇俏地笑道:“你的热情只流于表面,我感觉不到你内心火热的感情。在这方面,女人都是很敏感的,嘿。如果不是知道博拉克你曾经是花花公子,又暗恋追求过乔瑟琳,我都以为你是没经历过感情的小男孩,因此才表演不出神髓,也就随便配合你演一下戏。不必那么用心。”

    人艰不拆,路西恩脑海里忽然浮现出这个词语。

    索菲娅不再调侃傻瓜“博拉克”。转过头,继续战斗和刺激拜尔:

    “哥哥你比我想象得心狠,竟然在我们启动布置前就迫不及待地对阿尔滕下毒手,差点就杀了他,打乱我们的计划。”

    说到阿尔滕差点身亡,索菲娅没有半点恐惧,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因此而导致的战力不足,计划失败。

    路西恩侧脸望向旁边的雷尔夫,他负责看守自己:“是你发现了秘密?”

    雷尔夫之前就对“博拉克”使用了缓慢术,让他难以自由行动,此时得意大笑:“是我!哈哈,你不是很奇怪我忽然激发了大阳血脉吗?”

    “难道是假的?”路西恩才会不告诉他,我早就知道你是魔法师了。

    雷尔夫愈发得意,肆意张狂:“不,不是血脉,我是真正的魔法师,高贵的魔法师!我们金雀花家族传承自伟大的太阳王,曾经最强大的魔法师,居然走上了被魔法师当成奴仆的血脉改造道路,背弃了祖先的荣光,这是错误的!”

    “所以我一直在偷偷学习魔法,偶然之下得到了太阳王阁下遗留的秘密典籍,从中发现了这处地下宫殿藏着一个大秘密,为什么太阳王能变得如此强大的秘密!”

    “在那挂满油画的密室里,还有一间密室,需要真正塔诺斯后裔的血脉和一半生命力才能开启,等到事情结束,我们就会用你的鲜血打开大门,获得那无法想象的力量,到时候,到时候,我就能成为太阳王一样伟大的魔法师,然后娶到,娶到……”

    他的声音低沉下来,目光偷偷望向索菲娅。

    这不是莱茵先生发现的那个密道和宫殿内层,塔诺斯的地下宫殿究竟藏着多少秘密?路西恩沉默地想道。

    见路西恩一直不说话,未能听到想象中的惊叹、恐惧和求饶,雷尔夫非常不满足地道:“博拉克,你就没什么感想吗?”

    “恩,感谢你告诉我这个秘密。”路西恩异常诚恳,双眼晶晶亮。

    …………

    听完索菲娅的“刺激”,已经被逼到绝路的拜尔却忽然大笑起来:“亲爱的妹妹,谢谢你,只要秘密是真的就好!”

    他的六对洁白羽翼卷起,将自身包裹住,硬挡了德尼、阿尔滕的长剑和索菲娅的魔法,差点断折了一只。

    这时,羽翼之下,一股恐怖又沧桑的气息陡然浮现,拜尔的右手托着一个左白右黑的小巧天平伸了出来。

    “秩序天平?”索菲娅脸色一变。

    这是神圣海尔兹帝国被“神”恩赐的器物,据说能媲美任何一位站在传奇上层的强者,很显然,拜尔手中的天平只是其力量的凝聚投影,与路西恩曾经见过的“真理之剑”复制品类同,相当于五级的超凡物品,却含有传奇以下无法免疫的特殊效果,哪怕只能使用一次,现在也是扭转局面的关键!

    ps:

    先更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