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十八章 三声叹息

第七十八章 三声叹息

    小巧精致如同玩具的天平忽地上下摇摆,一会儿白色托盘在上,一会儿又换做黑色扬起,两三下之后就取得了平衡,顿时,拜尔周围十米散发出一种莫名的诡异感觉。 />

    他身上缠绕捆绑的一根根青色风之绳毫无征兆地崩灭瓦解,脚下踩着的粗大蜘蛛网消失得无影无踪,四周扭曲的磁场平静得如同从未出现,而德尼闪耀电光雷蛇,仿佛雷神惩罚的长剑褪去了种种浮华,露出了原本的金属光泽,阿尔滕身上的璀璨星芒也悄无声息地溃散了。

    站在大厅中央的索菲娅六对洁白羽翼随风扇动,一朵蕴含了浓郁死亡之力的云彩刚刚浮现在拜尔身边就瞬间消失。

    德尼清秀的脸庞上,牙齿紧咬着嘴唇,引以为豪的雷电之力仿佛再也不无法感应到。

    秩序天平范围内,一切超凡力量重归秩序!

    趁机摆脱了束缚的拜尔,从未有过的轻松自在,扬起幽绿色的“魔鬼之角”长剑,朗声说道:“来吧,让我看看你们拿什么击杀我!”

    “就凭一个靠物品堆起来的大骑士?”光之羽翼轻轻一扇,拜尔如同空间穿梭般闪现在了阿尔滕身边,长剑从右上往左下斜挥斩击。

    此时,秩序天平力量消耗一空。

    阿尔滕盾牌前举,试图挡住拜尔的挥砍,可刚与那把幽绿长剑接触,面前的拜尔就随着翅膀扇动留下了一道残影,让盾牌的拦截落了个空。

    不好!阿尔滕星光长剑回撩,挡在背后。

    当,巨力传来,阿尔滕跌跌撞撞往前扑倒,再也无法保持住平衡,眼看就要被拜尔斩于剑下!

    一道耀眼的银色电芒亮起。双手握剑的德尼帮阿尔滕挡住了致命一击,本人则连退几步。

    “就凭一个连天骑士关隘都没摸到的大骑士?”

    拜尔战意十足,速度极快,蹬蹬瞪几下,就与德尼缠斗起来,剑光幽绿闪烁之间总让德尼有力量减弱、速度变缓的难受感觉。

    而两人小范围内留下无数残影的交手,让索菲娅是完全无法锁定拜尔,怕一不小心就会误伤德尼。

    虽然她脑海内闪过了几个适合的魔法,可却都无法施展,因为那属于力场系、变化系等。不是她血脉力量的范围。

    这就是术士的悲哀,能使用什么魔法只决定于出身血脉,与自身努力无关!

    叮叮当当的长剑交击声几乎连成一串。突然。拜尔一个闪现就脱出了战斗,让德尼扑了个空,接着他迅速闪到索菲娅头顶,双手握剑凌空斩下。

    “就凭一个刚晋升的五级术士?”

    拜尔发出战吼般的喝问,震得索菲娅浑身一颤。竟然无法随风跳跃!

    幽绿长剑斩中了索菲娅身边环绕的青色风之护罩,瞬间就让它出现了一道狰狞的缝隙,寸寸崩解。

    可这短暂的阻碍,让阿尔滕赶了过来,挥剑挡住了拜尔的后续攻击,索菲娅也趁机退后几步。重振旗鼓。

    解除了束缚后的拜尔是威风凛凛,只凭一人之力就将索菲娅、德尼、阿尔滕压得喘不过气,甚至还抽空斩杀了围攻克莱儿的一位贵族子弟。让她压力顿轻。

    “不愧是接近天骑士的强者,难怪索菲娅要处心积虑提前束缚住他。”路西恩好整以暇地旁观着战斗,自己还从未与天骑士交过手,目睹拜尔的战斗也算收获点经验。

    旁边的雷尔夫看得惊心动魄,双手不自觉紧握。完全没注意到路西恩的平静,让路西恩悄悄腹诽。这货是不是忘了学施法专注?相比较而言,战斗中的索菲娅就显得非常冷静,没有丝毫波动和惊慌。

    他们战斗归战斗,路西恩也没想过加入小朋友之间的斗殴,一边旁观,一边就继续破解密室所在,打算趁这个机会潜入地下宫殿内层,开启魔法阵。

    根据之前经过的地方,以及这间大厅的布置,路西恩已经推算出密室就在附近!但具体位置还有待进一步破解。

    “就凭你们几个联手也敢来杀我?”

    拜尔的战吼如同响雷,一连串的进攻让德尼和阿尔滕是连连后退,占据了明显的上风,而且长剑挥洒之间,就将索菲娅试图再次禁锢住他的“风之绳”斩成了一段段微风!

    索菲娅看到这样的场面,悄悄退后了几步。

    确定了密室大概范围之后,路西恩的推算是越来越准确,很快就得到了具体位置。

    “是那里!”路西恩的目光望向大厅中央的一块浅灰色石砖。

    而这时,一只穿着秀美马靴的脚一步踩在了这块石砖上面,狠狠地、用力地踩下。

    “索菲娅?”路西恩顺着这只脚看到了她的主人,索菲娅退后几步是刚好走到了密室入口!

    沉闷的响声从大厅底部传来,旁边一面石墙霍然扭曲,变形成了一道古朴的大门,并缓缓打开。

    面对密室的突然出现,雷尔夫并不意外,可却颇为惊讶,不清楚为什么公主殿下会选择这个时候开启大门!

    交战的拜尔、德尼、阿尔滕等人都没有分心,继续专心致志战斗,只是拜尔显得愈发勇猛,似乎想在变化出现前,就将两位大骑士敌人斩于剑下,避免后顾之忧。

    …………

    金雀花家族的古老别墅之中,乌尔里希公爵等人已经注意到了地下宫殿内的诡异变化,可面前的黑暗大门却拒绝任何人的进入。

    “强行打破!如果王子殿下和公主殿下都死在了里面,震怒的皇帝陛下会做出什么事情谁也猜不到,或许就是我们金雀花家族的末日!”纽伦贝克伯爵背后猛地浮现幽黑深邃的景象,无数黯淡星辰在其中运转。

    随着他的挥手,这无数星辰砸在了黑暗大门之上,发出猛烈恐怖的爆炸坍塌之声。

    可一位传奇魔法师的宫殿哪是如此好打破的!

    另外一位伯爵也在配合他,同时愤怒地道:“如果让我查到是哪个混蛋做得,我一定会慢慢剥掉他的皮!”

    这可不是夸张责骂,他会真的剥皮!

    他是“血腥天谴”沃尔夫冈伯爵。

    “为什么‘荣耀冠冕’阁下不操纵地下宫殿的控制核心。打开魔法阵?”金雀花公爵乌尔里希阴沉着脸,看着黑暗大门,并没有急于动手。

    纽伦贝克等人顿时一滞,看向乌尔里希:“你是说,米达伦阁下牵涉进了这件事情?里面有很多位贵族子弟,还有我们家族的继承人,他疯了吗?”

    “不是还有好几位继承人没进去吗?”乌尔里希目光阴郁,低声开口。

    “那我们怎么做?配合米达伦阁下?”沃尔夫冈伯爵停止打破魔法阵,微微皱眉道。

    乌尔里希摇了摇头:“继续,竭尽全力!如果他成功了。受益的将是整个金雀花家族,若是他失败了,我们事先也毫不知情。并且在尽力营救,顶多就是他那一系被震怒的皇帝陛下诛杀!”

    “好,将你那位‘助手’招来,他是高阶魔法师,比我们办法多。实在不行,就只能请皇帝陛下亲自出手了。我们不能惊动其他传奇,必须将事情的影响控制在最小范围内!”纽伦贝克侧头看向乌尔里希。

    金雀花家族另外一位黄金骑士接受了鲁道夫二世的任务,去了帝国控制的异度空间,但作为太阳王的后裔,暗藏的无数书籍足以吸引不少古代传承魔法师悄悄前来投效。

    乌尔里希郑重地颔首答应。

    …………

    古朴的石质大门慢慢打开。发出了沉重的扎扎扎声音。

    路西恩克制住了现在进去的冲动,谁知道米达伦是不是就在密室之中,可这时。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从里面飘散了出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路西恩愈发谨慎。

    过了十几秒钟,雷尔夫也发现了不对,抽动鼻子,疑惑地道:“里面有大量鲜血?”

    索菲娅似乎毫无察觉,专心致志配合德尼、阿尔滕与拜尔战斗。

    大门缝隙越来越大。路西恩等人清楚地看到了密室内的场景:一滩一滩的鲜血溅满了墙壁,溅满了一幅幅金雀花家族强者的油画。而在妖异的鲜血衬托之下,地上摆满了无数碎肉、骨骼,有的甚至镶嵌在了墙上。

    整个密室就宛如一个屠宰场!

    在血肉尸骨之中,站着一道路西恩颇为熟悉的黑色人影,他全身发痒似扭动,然后仿佛感受到光芒般猛地转身。

    这是一张苍白的脸,可上面却布满了一根根凸起的红色血管,异常狰狞。

    他环视大厅一眼,哈哈大笑:“博拉克,我成为天骑士了!”

    “我成为天骑士了!”

    “我终于成为天骑士了!”

    被这极端恐怖的场景震撼,拜尔、德尼、克莱儿等人的战斗下意识停止,惊愕地看向这陌生诡异的男子。

    “弗雷德里克?”路西恩认出了他是博拉克的前秘密护卫,他竟然在这里?

    而这时,索菲娅嫣然一笑:“是的,你成为天骑士了,你将得到应该得到的一切,比如金雀花公爵的爵位,比如无穷的财富,比如一位像我这样的公主作为妻子。”

    “对啊,我是天骑士了,我能得到以前不敢去想的所有好东西!公主殿下,我的妻子,告诉我,你为什么皱着眉头?”弗雷德里克疯子般哈哈大笑。

    “闻”到了一股诡异又熟悉“味道”的路西恩,突然产生了一个莫名想法。

    “是他,他想杀掉我!”索菲娅指着拜尔,泫然欲泣。

    弗雷德里克“哦”了一声:“原来是王子殿下,杀掉你,我是不是就能成为皇帝?”

    他的精神似乎非常混乱,说话颠三倒四,甚至还抽空对路西恩笑道,“感谢你的贪婪仪式。”

    轰,路西恩明白了他发生的事情,却又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

    说完,弗雷德里克身影一闪,快得超乎寻常地冲到了拜尔身边,一拳击中他防御的幽绿长剑,打得他连退三步。

    看到这一幕,索菲娅半是欣喜半是感慨地道:“贪婪啊……”

    正在强行打破地下宫殿魔法阵的金雀花公爵乌尔里希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转头看了看纽伦贝克伯爵等人,蔚蓝的双眼泛起一丝怜悯和嘲笑,轻轻叹息:“贪婪啊……”

    路西恩右手放入储物袋,看着弗雷德里克将之前霸道无比的拜尔打得岌岌可危,同样叹了口气:

    “贪婪啊……”

    雷尔夫不明所以,转头看向路西恩,却看到本该动作缓慢的他轻巧地从储物袋内拿出了一件事物。

    这是一枚黑色宛如夜空的徽章,上面有着一颗颗璀璨的银星。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五颗……六颗!

    越数,雷尔夫的眼睛就瞪得越大,别的贵族或许不清楚,可理想是强大魔法师的他又怎么会不认得?

    这是奥术徽章!

    这是高阶奥术师的徽章!

    这是恒定了“普通行动自由”效果的高阶奥术师徽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