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八十章 心狠手辣索菲娅

第八十章 心狠手辣索菲娅

    光球不断收缩膨胀,流转浅白炫彩之光,路西恩修长手指闪烁银白色泽,眼看就要触摸到它的边缘,突然硬生生地停住了!

    咚咚咚,路西恩只觉自己心脏剧烈跳动,就像要从胸腔内蹦跶出来,与诡异光球的鼓胀频率几乎相同。

    “我为什么会选择这么冒险的举动?”

    “我对这团光球的情况完全不清楚,竟然就敢尝试触摸它?”

    “要是它爆炸了?要是它蕴含诡异的诅咒?要是它带着属于传奇等级的攻击?”

    路西恩额头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内心泛起强烈的后怕情绪,如果不是在最后关头,习惯性地谨慎和小心让自己迟疑了一下,恢复了冷静和清醒,恐怕现在已经触摸到了光球,让虚无缥缈的命运来主宰自己的生命。

    “刚才我就像被贪婪、好奇的情绪所蒙蔽,明明知道这团光球非常诡异,却还是忍不住伸手触摸。”

    “‘我’似乎在怀疑光球藏着死灵界的谜团,藏着太阳王塔诺斯的秘密,藏着未知的神秘,藏着目前奥术尚未探索到的领域,于是就变得难以克制自己。”

    路西恩收回右手,目光凝重地看着眼前的光团,内心分析着之前的情绪变化:

    “是地下宫殿的问题,还是‘贪婪’魔鬼降临带来的影响?”

    “也或者是光团本身的诡异?”

    “或许,它们其实是同一件事情?彼此有着密切的联系?”

    种种推断在路西恩脑海浮现,很快就有了决定:“不能盲目研究光球,先找找太阳王有没有留下相关的资料,唔,时间有点紧了,不能再耽搁了。必须马上举行魔法仪式,启动莱茵先生的布置。”

    这宫殿内层被莱茵仔细检查过,没有任何魔法阵之外的收获,所以路西恩也不打算浪费时间在这里。反倒是索菲娅、雷尔夫、拜尔他们口中那个藏着太阳王强大秘密的地方有很大可能存放了相关的书籍和笔记。

    拿出蕴含神秘力量的金雀花胸针,路西恩小心翼翼地将它别在了塔诺斯雕像的左胸,仿佛它原本就应该在那里。

    退后几步,路西恩开始用复杂的手势和艰涩的咒文开启魔法阵。

    …………

    大厅之内。

    随着战斗的深入。弗雷德里克脸上凸起的血管越来越密集,几乎将他苍白的脸色彻底掩盖,充满异样的诡秘和狰狞,但越是这样。他的实力就越强,已经完全将拜尔王子压在了下风,就连使用短距瞬移都会被恰到好处地打断。

    他表现出得完全高于大骑士等级的水准。让靠装备提升起来的阿尔滕再也无法参与战斗。跟不上他们的步伐,只能退到一步,守住其中一个大门,防止拜尔逃脱。

    不仅是他,就连德尼也渐渐脱离了战斗,因为弗雷德里克似乎一点也不考虑旁边同伴的存在,霸道嚣张地疯狂进攻。如果贸然上前辅助,反而容易被他误伤,于是也退守另外一扇大门,彻底断绝拜尔的逃跑之路。

    只有远程施法的索菲娅,才跟上了弗雷德里克的节奏,风之绳、磁场震荡、眩晕术等将拜尔弄得苦不堪言。

    光靠弗雷德里克这刚触摸到天骑士边缘的疯子,他认为自己应该能撑到外面发现不对,强行打开地下宫殿,可现在,每一秒都似乎是奢求来的享受,因为不知道能不能挡得住下一秒的进攻!

    而索菲娅还好整以暇地用强烈睡眠术让克莱儿陷入了沉睡,结束了另外一边的战斗,不过她没有试图用克莱儿威胁拜尔,因为她非常清楚,自己的哥哥看似温柔体贴,实际却坚毅果断,半点也不受女人拖累,没必要浪费时间,还不如将克莱儿留下来,预防等一下进入密室还有其他需要金雀花家族血脉的地方,傻瓜“博拉克”一个人的鲜血未必够用。

    这时,阿尔滕脸色一变,转身拉开了大厅之门,急促地道:“乔瑟琳,你怎么了?”

    穿着贴身玫瑰鳞甲的乔瑟琳脸色惨白,跌跌撞撞地闯入大厅,扑到阿尔滕身上:“快,快跑!安德里斯疯了,他变成怪物了,好,好恶心,好恐怖的怪物!”

    “什么?”阿尔滕实战经验不够丰富,一时不知该用右手揽住乔瑟琳,拿左手的盾牌防备拜尔趁机逃脱,还是左手安抚她,右手长剑做出戒备模样,或者直接将她推开,顿时手忙脚乱,一边变化姿势,一边疑惑却不显惊恐地反问。

    要说怪物,这里还有一“只”的!

    乔瑟琳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恐吓,正式骑士的意志都趋于崩溃:“怪物,安德里斯成为怪物了,杀了好多人,不对,吃了好多人!快跑,阿尔滕快跑,快带我逃出去!”

    说到后面她已经吓得痛哭失声,晶莹的泪珠一串串滑过脸庞。

    好不容易调整完毕姿势,让乔瑟琳自己趴在胸口,而拜尔也未能趁机摆脱弗雷德里克的纠缠,阿尔滕顿时悄悄地松口气,这才后怕地道:“吃,吃了好多人?安德里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没事吧?”

    “我不知道,安德里斯突然就变成怪物了,然后,然后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忘了我……”乔瑟琳语不及义地慌乱回答,未能让阿尔滕听明白究竟安德里斯发生了什么变化,事情严不严重,于是将目光投向了索菲娅。

    索菲娅轻皱着细叶般的金色眉毛,让阿尔滕不由生出几分疼惜,然后她指了指弗雷德里克,让阿尔滕不要担心,安德里斯变成怪物又怎样?这里有位天骑士在的!

    阿尔滕立刻放松下来,对啊,还有弗雷德里克先生,他似乎已经开始慢慢掌握借助外在得来的天骑士力量,怪物有什么害怕的?

    于是他一边关注拜尔彻底败亡之前的挣扎,一边宽慰着乔瑟琳,而索菲娅也施展着魔法帮忙。

    一阵浅绿色光华在乔瑟琳身上浮现。充满安宁柔和的味道,让她几乎崩溃的情绪逐渐平静。

    看着乔瑟琳梦魇般的神情渐渐消失,看着拜尔在温言安慰她,看着德尼守在一边。看着其他几位贵族子弟戒备关注,又看了看怪物似的弗雷德里克,和头发散乱,六对羽翼断折似垂下的拜尔。索菲娅脸上泛起一丝得意和讽刺的笑容。

    “贪婪是最大的原罪,你们将因此而受到惩罚,等弗雷德里克再也无法控制魔鬼的力量,就是你们痛苦开始的时候。”

    想到这里。她看了看傻瓜般呆立的“博拉克”,又充满迷离“爱意”地望向雷尔夫,示意他做好准备。等一下就带着博拉克和自己、克莱儿一起躲入密室。让阿尔滕他们被怪物弗雷德里克干掉。

    “等得到太阳王的秘密,就是米达伦阁下出场,将杀掉了王子殿下、众多贵族子弟的怪物,以及召唤了这恐怖怪物的邪恶魔法师一起除去的时候了。”

    “呵呵,一位金雀花家族的继承人候选,由于始终无法激发血脉力量,于是失去了信仰。被魔鬼所迷惑,走上了邪恶的魔法师道路,后来偶然从家族秘传的残缺书籍里得到了召唤诡异魔鬼的办法以及短暂改变地下宫殿魔法阵布置的咒语,因此打算以此战胜所有候选人,窃取金眼伯爵的爵位,并彻底除去后患。”

    “结果召唤来的魔鬼无法控制,附身在一位秘密守卫的身上进行了残酷的杀戮,等‘荣耀冠冕’阁下打破魔法阵束缚前来拯救大家时,只有可怜的公主索菲娅由于及时躲入密室而幸存。”

    “让我们为勇敢正直的王子殿下拜尔默哀,为忠实守卫的阿尔滕默哀……为愚蠢却‘善良’的博拉克默哀……”

    “这真是一部毫无瑕疵的歌剧!”

    她的目光望向扎着马尾、清秀又坚毅的德尼,略带内疚和歉意地暗道:“德尼,对不起了,这件事情太重要了,除了我、乌尔里希叔叔、米达伦阁下,所有知道经过的人都必须死。”

    “只有连尸体和灵魂都找不到的死人才能保守住秘密!”

    若非金雀花公爵、“荣耀冠冕”两位的实力不是她能对付的,她肯定选择只有自己一人知道秘密。

    拜尔眼前全是弗雷德里克的残影,根本分不出谁真谁假,手臂异常沉重,已经快达到体力的极限。

    “那就拼吧!”

    拜尔脸色坚毅,意志没有丝毫动摇,背后垂下的光之羽翼突然展开,圣洁流转。

    一片片羽毛飘落,光之羽翼急速消失,拜尔全身笼罩起神圣的光芒,就连幽绿的“魔鬼之角”都被圣光染上了一层乳白。

    “正义之怒!”

    见到这副场景,索菲娅脱口而出,这是“正义天使”血脉成为天骑士后才能使用的天赋能力!

    对所有邪恶生物额外提升一级伤害!

    拜尔他还没成为天骑士啊!

    一道纯粹的圣光一闪而逝,照亮整个大厅。

    等到光芒消退,拜尔手持长剑大口地喘着气,金色的头发枯萎掉落,瞬间就只剩下皱起的头皮,而他居然还能站着!

    弗雷德里克连退几步,脸上猛地出现了一道血痕,接着血痕迅速蔓延扩大,似乎快将他整个人都分成了两半。

    “胜利了?”拜尔内心惊喜地道,他已经没多少力气说话了。

    索菲娅脸色微变:“死了?”

    德尼、阿尔滕等人深深地震撼,拜尔还有这么恐怖的底牌?接下来该怎么办?

    脑袋快被分开的弗雷德里克嘴角突然翘起,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

    就在众人被这诡异笑容弄得不寒而栗时,弗雷德里克脸上、手上、身上凸显出来的血管就一根根掉落,像是无数让人心悸的暗红触手!

    妖异血管瞬间密布大厅,将大门、墙壁全部遮掩。

    其中主要的几根猩红仿佛针一般深深地扎入了地上的尸体之中,很快,这些尸体就浓缩变小,挤入了血管内,流向弗雷德里克。

    “融入我吧,这是我应该得到的!”

    弗雷德里克用充满贪婪口吻的语气梦呓般自语,狰狞的伤口迅速复原。

    “怪,怪物!”

    乔瑟琳再次受到了惊吓,被恶心又恐怖的场面给震住了,阿尔滕、德尼等人的目光都变得戒备,带上淡淡的疑惑和惊恐。

    他还是人吗?

    会不会失控?

    索菲娅见密室入口还没有密集的血管网路,于是悄悄拖着克莱儿往那里移动,并示意雷尔夫带上博拉克跟着,这怪物比想象得还诡异恐怖,不能再等待了

    不看雷尔夫还好,一看,她就愣住了,因为那呆滞于原地的“博拉克”在几根蔓延血管的触碰之下,像泡沫般破碎了。

    破碎了?

    博拉克破碎了!

    一时没反应过来的她,呆呆看到这几根血管延伸到了密室之内,接着化成了灰烬。

    化成了灰烬?

    索菲娅的目光凝视那里,看到一道透明人影从空气中凸显出来,变回了实体,正是“博拉克”!

    “果然不简单!”

    “你的血脉掩盖之下其实是魔法师?哼,想偷偷去寻找太阳王的‘宝藏’?”

    索菲娅一直清楚博拉克不简单,故意装作喜欢自己,暗中图谋不轨,但她并不在意,即使他有秘密能强到哪去?比得上弗雷德里克吗?比得上荣耀冠冕阁下吗?而此时,她更觉得自己摸清了博拉克的底细,恼怒地道:“德尼,你们快抓住他!”

    不仅吩咐自己的骑士动手,她六对天使羽翼一扇,“博拉克”身边就环绕起一根根青色风之绳。

    而克莱儿沉睡后,没有了敌人的一位贵族骑士约瑟夫距离密室最近,抢在德尼一道闪电劈过来之前,双手握剑,斩向了“博拉克”。

    可这时,索菲娅愕然地看到那一根根青色绳索被一道莫名浮现的光墙吸收,上面无数魔法符文流转,风之绳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道格拉斯的法术吸收墙?”

    就在索菲娅辨识出这道魔法时,约瑟夫冲到了路西恩的面前,看到了他那双蔚蓝的眼睛和温和的笑容。

    噗,轻微的气体膨胀声响起,一团黑雾直接将约瑟夫笼罩住了。

    德尼瞳孔猛地收缩,即将劈出的闪电消散在了剑身之上,因为他看到黑雾消失后,约瑟夫不见了,地下趴着一只粉红的兔子!

    兔子?

    恶意变形术!

    “你不是博拉克?!”

    索菲娅脸色大变,惊愕之中略显慌乱。

    四环魔法“道格拉斯的法术吸收墙”不重要,五环魔法“恶意变形术”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光墙能如此轻松就吸收掉自己的“风之绳”,重要的是他的五环魔法释放得这么随意!

    除了疯子一样的怪物弗雷德里克,所有人都陷入了难言的静滞。

    ps:

    四千字大章节求推荐票,求排名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