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八十二章 机会只给有准备的人

第八十二章 机会只给有准备的人

    轻轻的一叹,宛如闪电贯穿了索菲娅的心灵,浓郁的迷雾被驱散,一幅幅记忆画面浮现出来。

    自己从雷尔夫口中知道了金雀花家族的地下宫殿藏着太阳王强大的秘密后,为了成为神圣海尔兹帝国唯一的继承人,为了那虚无缥缈的皇位,竟然选择了与金雀花公爵乌尔里希、“荣耀冠冕”米达伦合作,处心积虑地设下了这个惊人的圈套,哪怕出卖自己的好朋友,哪怕出卖效忠自己的骑士,也在所不惜。

    可到了最后,合作的对象却变成了没有理智的怪物,如果不是好友德尼的自我牺牲,自己恐怕已经堕入了死亡深渊,一切野心,一切贪婪,都将成为虚无泡沫。

    究其原因,自己一步步走到如今的绝望险境里都是由于贪婪,没有克制的贪婪,没有底限的贪婪,难怪这位神秘魔法师会对着自己感慨一声“贪婪啊……”

    回想之前自己嘲笑弗雷德里克、拜尔、阿尔滕等人时的“贪婪”感叹,再对比现在的场景,真是绝妙的讽刺!

    后悔,懊恼,痛苦,悲观,绝望,自弃,种种情绪缠绕在索菲娅心中,但她又是极端珍惜自己生命的人,求生的欲望大得超乎本身想象,自己有如此高贵的地位,有被众人追逐的美貌,有奢华精致的生活,有快乐好玩的事情,有青春正盛的年龄,有属于自身的力量,怎么能就这样死去?

    不要,我还没有享受够,我还要晋升高阶术士,我还要得到自己的爱情,我还要再活五百年!

    我不要死!

    一切想法,一切欲望,一切情绪。汇成了这声呐喊,索菲娅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侧前方的路西恩身上。

    虽然他是恐怖的高阶魔法师,是自己的敌人,但至少还有理智,还能够沟通,只要开出的条件足够动人,愿意放弃所有坚持,未必不能换取到活下来的机会,如果让,让。索菲娅抬头看着大厅入口被黑色烟雾包裹的“痛苦魔鬼”米兰达,看着被他吸入黑雾中的半残破灵魂,看着那一张张痛苦扭曲的脸庞。恐惧地急促摇头,如果让它获胜,除非外面提前打破魔法阵,否则自己必将在痛苦中死去!

    碧绿晶莹的眼眸死死盯着黑色的挺拔身影,这是自己唯一能依靠的希望了。只要能活着,不失去自我,他开出的任何条件都可以答应!

    有了希望,索菲娅借助施法专注,迅速将痛苦自弃和懊恼绝望的情绪平息了下来,可新的情绪又很快涌起。

    紧张。担心,极度的紧张,极度的担心。

    虽然这“痛苦魔鬼”似乎与“贪婪”不同。还处于朦胧混沌的状态,不具备七大魔鬼特有的狡诈、神秘和诡异,但它可是以黄金骑士米兰达为主体形成的,光凭九级的力量和速度就能碾压几乎所有高阶魔法师和天骑士。

    这位神秘魔法师有办法战胜它吗?

    直到此时回想之前的战斗,索菲娅才发现。身前神秘魔法师施展的高阶魔法都是依靠装备而来,他本身灵魂内激发的法术。最高才五环,虽然对高阶魔法师来说,一个魔法有没有作用,不是看它的等级,而是看它是否适合当前的场合,当前的战斗,可自身一个六环魔法也没用过,也未免太吊诡了。

    难道,难道,他是刚晋升不到一年的六环法师,除了法术触发,还没来得及学会几个六环魔法?

    想到这里,索菲娅的心又揪了起来,绝望和悲观再次弥漫。

    “仁慈怜悯的主啊,请您降下力量于他,帮助他杀掉这邪恶的魔鬼吧。”

    信仰并不那么虔诚的施法者索菲娅,在最绝望的时候,下意识地开始祈求真理之神的庇佑,虽然让真理之神去帮助一位魔法师总有点不对的感觉,可她已经想不到那么多了。

    这么多的想法、情绪在索菲娅心中连续变化,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可实际上,从路西恩感慨她的贪婪开始,衣服口袋里的怀表秒针才仅仅跳动了三下。

    米达伦梦呓般地说道:

    “来吧,归于最深最沉的痛苦吧。”

    “世界的本质就是痛苦,生命的过程就是痛苦!”

    他像是拖着无数痛苦般一步步沉重往前,路西恩右眼内的“星辰运转”愈发激烈,可巨大的位阶差距之下,再也无法像面对“贪婪投影”时一样得到详细的解析,只能有模糊的判断:

    “似乎由于米达伦本身的力量太强,意志达到了传奇以下的巅峰,‘痛苦’魔鬼即使在他心灵内产生了投影,并汲取着力量疯狂壮大,也一时没办法彻底消化他的意识,还处于激烈的吞噬当中,表现在外的就是不像贪婪、憎恶那样诡异灵活,而是沉重呆板。”

    “可光凭九级的力量也能碾压这里所有人了,即使我拿着苍白的正义,在速度不够的情况下,恐怕连他身边的黑雾都还没完全斩破,就被他一击杀死了。”

    随着米达伦的呓语,他身周黑雾内的一张张扭曲脸庞,各自痛苦开口:

    “生命的降生带来了母亲的痛苦……”

    “成长之中的烦恼也会产生无法排解的痛苦……”

    “生病会痛苦……”

    “贫穷会痛苦……”

    “爱情会痛苦……”

    “衰老会痛苦……”

    “绝望会痛苦……”

    “死亡更加让人痛苦……”

    每一张面孔都分别述说着一种痛苦,配合自身表现出来的扭曲,就像一阵阵迷幻般的痛苦压迫到路西恩的心灵,让他有点心浮气躁。

    “不能任由他这么下去!”

    路西恩强行敛住情绪,从储物袋内拿出了一样事物。

    一轮太阳似的幻影在米达伦脑海浮现,就像荣耀的冠冕,可却将周围的黑气压制得稀薄,让那一张张痛苦脸庞难以成言。

    “米达伦的阳光血脉与痛苦魔鬼的力量还有点冲突?”

    “机会!”

    “如果错过这个机会,就没有如果了!”

    路西恩当机立断,将手中的试管抛出。口中念动艰涩咒文,复杂的施法手势也随之做出。

    太阳光芒越来越亮,似乎要将整座大厅笼罩在内,让一切都气化成烟。

    索菲娅双眼微微眯起,内心荡漾的是苦笑和绝望,“荣耀冠冕”照耀之下,还有活下来的希望吗?

    晶莹的试管在半空翻腾,里面是凝固的无色事物,散发出深沉的寒意。

    在咒文、施法手势驱动的精神力作用之下,这无色固体扭曲蠕动。汲取着深寒之意,很快就变成了一道没有光泽的长长射线,鞭子一样抽向了米达伦。

    从老师费尔南多手中拿到冰雪勋章时。路西恩就听他说了“冰地女巫”海伦通过加压,成功制取了固态氦,因此在准备期间,拜托风暴主宰按照海伦的方法制取了两管固态氦,并用珍贵可以媲美高阶物品的容器密封保存。作为自己这次冒险的最后底牌!

    有条件的情况下,路西恩从来都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九环独有魔法,“冰雪女神之鞭”!

    长长的冰晶射线打入了闪耀的太阳光芒之中。

    米达伦在这个九环魔法成形时才察觉到危险,已经来不及躲避,黑气慌忙回卷,将自身笼罩。

    黑气凝固了。周围的空气凝固了,米兰达的血液也凝固了,皮肤变得如同冰晶。与周围反射着“太阳光芒”的其他晶状固体一起,闪耀着绚烂的色彩,梦幻美丽。

    整个大厅入口附近,没有了气体,没有了液体。变成了纯粹固态的世界,不。还有能够运动的事物,那一张张扭曲痛苦的面孔左右摇摆,却又无法从凝固的黑气里钻出来。

    这,这是什么魔法?是什么等级的魔法?好,好恐怖!

    索菲娅看到神秘魔法师抛出一只试管之后,艰涩崎岖的咒文响起,一道冰晶射线成形,似乎毫无特殊之处,结果弄出了这么夸张恐怖的场景,于是粉唇半张,美眸呆滞,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这可是九级强者,黄金骑士米达伦!

    他,他究竟是几环魔法师?

    索菲娅觉得自己再也猜不出身前神秘法师的实力了,这可不是依靠物品或卷轴!

    她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位神秘魔法师,很强大,很强大,很强大!

    “如果能像他这么强大就好了,遇到危险的情况,也能保护自己……”索菲娅震惊之下,大脑快要空白地胡思乱想。

    而路西恩此刻却并不好受,虽然是靠提前准备的珍贵施法材料才释放出的九环魔法,但毕竟位阶差距太大,一道“冰雪女神之鞭”后,自己的精神力就被抽得近乎枯竭,头痛欲裂,想要再施展其他魔法,也没有可能了。

    这时,冰冷清凉的触感从左手传来,霍尔姆皇冠戒指“起源”将提前存储的精神力反馈回了身体,路西恩的头痛顿时得到缓解,然后抓紧时间,迫不及待地施展了“蛮力术”。

    仅仅只靠“冰雪女神之鞭”的寒冷,绝对无法杀死诡异神秘的“痛苦”魔鬼,必须在冰雪融化前,再给它致命一击!

    不属于正常情况下的固态世界迅速瓦解,一道道魔法在路西恩身上闪现。

    一滴滴水珠产生,又立刻化为白雾,路西恩拿出一瓶药剂,仰头灌下。

    冰晶消失,米达伦的身体一下崩解,仿佛满天飞舞的冰雪,路西恩手握平凡普通的长剑,大踏步上前。

    那张张痛苦面孔扭曲成球,一点点黑气从中冒出,路西恩高举长剑,狠狠斩下。

    “他怎么又成骑士了?”一时没明白怎么回事的索菲娅愕然想到,心情却是相当的放松和踏实,看到那神秘魔法师用出媲美九环的魔法之后,她似乎就找到了依靠,看到了真切的希望,不再那么紧张和担心,对他信心十足。

    啊!痛苦的惨叫在大厅回荡,苍白的正义斩中了那脸孔纠缠而成的诡异之球。

    黑气在这淡淡光泽之下,烟消云散,之前不怕冻结的扭曲面容分崩离析,惨叫着化为了虚无。